顶点小说 >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904.899·【回归篇·三日月ENDING】·3

苏爽世界崩坏中[综] 904.899·【回归篇·三日月ENDING】·3

  柳泉:?!

  她猛然睁开双眼,  把目光投向声音的来处!

  ……街道的对面,穿着一身笔挺的深蓝色西装、剪裁优良的昂贵面料合身地裹住他的蜂腰长腿和修长身材,  把自己俊美的面容衬得有如天人下凡一般耀眼到几乎不可逼视的天下五剑之中最美的那一位——三日月宗近,  就站在那里。

  柳泉:???

  他……他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没错,  藤泽庄司当初作为针对她之前调查永禄之变的任务奖赏,  确实是额外开恩批准了她今天借用非现世界管理局的秘密交通网络回到家乡,与柳沐见面。并且,  条件不过是绝对不能在任何现世的人们面前提起有关于自己的工作、身份、经历等等的一切。

  换言之,只要她对一切都守口如瓶的话,  就可以得到今天这个机会与柳沐——自己现存的“家人”之一——见面。

  不过,  藤泽庄司同时要求她和之前的普通审神者休假时一样,  带上一位付丧神一同前往——这位付丧神同时要担当她的近侍、随从及监视她的作用。

  ……可是,她选择的,  明明是烛台切光忠啊?!

  没有选择三日月宗近的理由很简单——她不太希望他又动用什么巧妙的手段来影响和蛊惑她,让她动摇;也不太希望他又擅自脑补了什么危险的、其实并不存在的事情,然后在本丸与她为难。

  相比起来,拥有长船派“能力超卓外形俊酷”的阵营技能、然而平时却能以一种安全可靠的稳重姿态处事的烛台切光忠,  是更适合也更省心的人选。

  然而,出门前烛台切光忠居然忘记带管理局同样发给他的临时通行卡。没了那张通行卡作为证明,  一旦离开“非现世界管理局”的管辖范围、到了异国,就不免有些麻烦,说不定还要接受一番藤泽庄司的训斥。

  可是约好的时间近在眼前,  柳泉不想在这个时候迟到,  于是她就急匆匆出了门,  让烛台切光忠回去取了卡再回来追上她,反正她本来也打算在会面的时候让烛台切光忠假装不认识自己,在别的地方等着她,免得柳沐又分心去猜测和烛台切光忠有关的事情——而他脑补的内容,她敢肯定,百分之百绝对都是错的!

  ……然而现在,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追上来的不是烛台切光忠,而是三日月宗近?!

  柳泉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盯着那位穿上西装之后,居然显得身姿秀颀气质优雅风度翩翩,男神指数又翻了一番的天下五剑之一。

  隔着一条街道,他好像注意到了她的呆然,于是他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一个悠然自得的笑容,又提高声音说了一句:

  “记得吗?我说过的——好姑娘理应得到奖赏。如果没有得到的话,你就来找我吧。”

  柳泉:!!!

  这句话毫无理由地猛然撞进了她的心底,害得她的心脏发出咚的一声重跳,然后就活像是运转失灵了一样,吱吱嘎嘎地发出好大的杂音。

  终于,她深吸了一口气,迈开脚步穿过凡间繁忙的街道,径直一路跑到他的面前才停下,微微仰起头来望着他。

  三日月宗近就好像今天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擅作主张地替代了烛台切光忠来到这里的这种事一样,含笑俯望着她,说道:“回来了呢。很好很好~转换心情也很重要啊。”

  柳泉顿了一下,扑哧一声失笑了出来。

  真是的……这个时候飚什么审神者长期留守御迎的台词啊。就好像……她已经离开了本丸——也离开了他——很久很久一样?明明只不过是一个上午而已啊?

  不过,她并没有把这句吐槽的话说出口。就好像——只要看到他出现在这里,就什么也不必再说了一样。

  她没有回应他的那句御迎台词,而是含笑问道:“怎么今天要穿上这套衣服呢?”

  三日月宗近那双著名的、内蕴新月的双眸探究一般地在她的脸上慢慢滑过。片刻之后,仿佛得出了什么结论似的,他微微一勾唇角。

  “啊,因为这是你送给我的啊。”他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答道。

  “大家都在预测……说不定这次见面结束以后,雪叶君会心情不怎么美妙呢。所以,大家让我穿上这套新衣服,到这里来,好好地把雪叶君迎接回本丸去。”

  柳泉有点惊讶。“啊……是这样吗?那还真是……真是……谢谢大家了啊——”

  总觉得大家派三日月宗近打扮得帅气逼人地来现世迎接很有可能在这里受到挫折的自己,好像……有哪里不对啊?

  这到底算是什么啊……?美男计吗?还是……那种,事先张扬的安慰计划?

  她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有一点儿荒谬了,不由得失笑,摇着头说道:“嘛……该说什么好呢……就算初衷是令人感谢的,可是——把堂堂的天下五剑当作是安慰剂,这也太……”

  她顿了一下,脸上漾起一丝开玩笑似的俏皮神色。

  “啊说起来,你都不会觉得别扭吗?……想想看,我自己以前还曾经大言不惭地说过什么‘寝当番难道不就等于把理应在战场上英勇战斗的武器当作肆意对待和暖床的人偶吗’之类的话呢。”

  她的笑声里含着一抹叹息。

  “可是现在想想,害得自己手中的名刀去当安慰剂,也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啊——”

  “不。”三日月宗近突如其来地打断了她的话。

  那双蕴有新月的美丽眼眸向下望去,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只要这能作为给予好姑娘的奖赏,并且真的能够很好地安慰那位好姑娘的话……我觉得暂时当一下那个什么……呃,‘安慰剂’,也没有关系哟。”

  柳泉:?!

  她露出愕然的神色。然而三日月宗近还没有说完。

  “如你所知道的那样,我不擅长打扮。一直都是由别人帮忙的。今天出来之前,大家为了帮忙我穿好这套新衣服,也好好地努力了一阵子呢。”

  “来到这里之前,我也曾经犹豫过,想着这一次你会不会生气我的自作主张。”他的语气意外地坦率。

  柳泉:?!

  ……原来,他也知道啊?可是,他就是会径直自顾自地按照自己的心意和步调来行事呢——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啊。所谓的“究极的my  pace”,是吧?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叹息了一声,并没有否认他的话。

  三日月宗近好像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受到打击的地方,他含笑继续说道:

  “不过,我今天并不是来干涉你的。”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雪叶君。”

  柳泉:!!!

  她的脸上有短暂的一瞬间的空白。然后,她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猛地睁圆了双眼盯着他,就活像是他说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一样。

  “你……说什么?”她的声音听上去都有点发飘了。

  三日月宗近弯起了眉眼。

  “来吧。”他站在距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朝着她伸出了右手。

  “我们回家,雪叶。”他那优美的声线此刻听上去仿佛格外温柔,竟然有种能够蛊惑人心的意味。

  “大家都在等着你呢……假如在外面遇上了不开心的事情也没关系,为了安慰你,回去之后,我们就举办一次全本丸赏花大会吧?”

  柳泉起初被他的温柔所震慑心神,然而他下一秒钟就抛出什么“全本丸赏花大会”的提议,弄得她的心悸与动容一瞬间就变成了啼笑皆非。

  “什么‘全本丸赏花大会’——”她黑线地重复了一遍那个古怪的名称,刚想吐槽,就听到三日月宗近那格外温润——也格外宁静的嗓音,在午后的清风和暖阳中轻轻扬起。

  “欸~是呀。”他说。

  “所以,我们一起回去吧?”

  “……就像那一天你放弃了你念叨着的什么‘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也放弃了去往其它时空、与其他人重逢的机会,回到本丸,回到……我的面前一样?”

  柳泉:!!!

  三日月宗近的右手仍然停留在半空中,掌心向上,伸向她的面前。

  “来我这里,雪叶。”

  那双蕴有新月之形的美丽眼瞳直直地望着她,天下五剑之中最美的那一位神明大人脸上悠然的神情消失了;此刻他看上去竟然显得有丝郑重与认真。

  “因为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你都经过了怎样的努力和战斗……也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你闪光的价值。”他说。

  “我知道你通过了怎样的艰苦的奋斗才终于走到了今天,这样的你,理应作为一个绝顶的好姑娘被人赞美,也理应得到最高的奖赏——”

  在说出下面一句话之前,很难得地,天下五剑之中那位最受瞩目也最受爱戴的神明大人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很多人都想要获得你的青睐。”他用一种极端坦率的口吻继续说道。

  柳泉:!?

  还没等她露出惊异的神情,就听见他的结语。

  “但是,我觉得你也应该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永远站在你面前,站在你身边——”

  正当柳泉刚刚被一阵强烈的感动所侵袭,心中想着“啊终于有一天这个究极的my  pace的老人家不是在试图左右我的观点,而是表达出自己永远站在我身边支持着我的意愿;这真是太好了”的时候,下一秒钟这位天下五剑之一就重新说出了那种简直主观到极点、正算是所谓的“究极的my  pace”的台词。

  他说:“……所以,我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去选择别人的哟?”

  柳泉:“……”

  三日月宗近十分自然地在她满脸黑线之前,又追加了一句。

  “……如果你愿意的话。”

  柳泉抿着嘴唇,睁大眼睛用力地瞪着他。就这么绷了好几秒钟之后,她终于破了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跨前一步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霎那间缩短为零,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双臂环绕过他的腰间,脸颊熨帖在他的胸前。

  三日月宗近似乎怔了一下,好像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主动又直白地表达出自己的热情;他哈哈笑了。

  “哈哈哈,这就是传说中的skinship吗~”他又恢复了平常的那种万事在握、超脱世外的悠然状态,说道。

  柳泉:“……”

  啊,终于出现了啊。三日月宗近在游戏原作里最著名的本丸看板台词。她带着一点调侃与轻松的心情,这么想道。

  然而即使是这样,她也有点无法忍耐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要玩梗的这个老人家,于是她干脆趁着自己正在环抱着他、双手放在他腰后的大好机会,警告似的捏了一下他的后腰。

  结果另一句他在游戏原作里最著名的本丸看板台词又被触发了。

  三日月宗近似乎一瞬间就绷直了后背,然而他很快又不露声息地放松了姿态,笑着说道:“哈哈哈,可以可以,可以摸哟~”

  柳泉:“……”

  很好。她想。第二句也来了。

  假如今天还要触发第三句著名的本丸看板台词——“嘛,无论是人还是刀,大一点是好事”——的话,那么她就真的要暴起敲他的头了啊!

  ……而且,集齐三句本丸看板台词的话,会发生什么事?

  难道是——可以进入这条感情线的happy  ending了吗?

  这么想着,柳泉微微翘起唇角,无声地笑了。不过,为了防止三日月宗近真的当街就飚出第三句要命的本丸看板台词来,她立即就微微踮起脚,凑近他的薄唇,悄声说道:

  “没有人告诉过你,假如不会说话的话就不要说了——还是做点别的更有益处的事好了?”

  三日月宗近那双著名的眼眸一瞬间因为惊讶而微微睁大了。不过,下一刻他就意会到了她话语背后更深层次的含义和暗示,于是他意味深长地弯起眼眉,露出志得意满似的神色,从善如流(?)地俯下脸去,准确地攫住她柔软的双唇。

  在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之后,碍于这还是在凡间现世的街头,他们很快就分开了,并没有做出太过激(?)的事来。

  三日月宗近微微抬头,扫了一眼街道对面的那家咖啡馆。然后,他笑着垂下视线,目光深邃地望着柳泉,似乎想要单单用那双内蕴美丽新月的著名眼眸,就将她勾魂摄魄、吞吃入腹一样。

  然而他表面上的神情依然一派柔和从容,看上去温和无害,就像个真正的、可靠的、优秀的恋人那样。

  他说:“走吧。我们一起回去,回家开赏花大会,什么事就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柳泉不由得笑了,点了点头,应道:“是这样啊。”

  她半转过身从他的怀里来到他的身旁,十分自然地牵起他的一只手,微微仰头望着他那张俊美的脸容,轻轻摇晃了两下她牵着的那只他的手。

  她的唇角噙着笑意。“……毕竟,没有什么事是开一次赏花大会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开两次——对吧?”

  清风在他们身周萦绕。她的正红色长裙的大裙摆被风轻轻吹起了一点,似乎在他深蓝色西裤的表面拂过,像滚滚的红色海浪,卷上来打算要包围高不可攀的蓝色高塔一样。

  这个……算是什么?她记得现世有句话,叫做——“自古红蓝出cp”,是吗?

  柳泉抿着唇,目光闪闪发亮地望着三日月宗近的脸,望着那双著名的、蕴含着一弯新月的眼眸——

  毕竟,她很确信,正如刚刚她的那位不知道多少代的侄孙在咖啡馆里说过的那样——因为她是个这么好的人,本就应该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得到世上所有的幸福啊。

  .com。妙书屋.co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