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四千四百零四章 谁是叛徒

万古天帝 第四千四百零四章 谁是叛徒

  温祥一脸低沉,胸口微微起伏,显然在压抑着心中怒火。

  “出什么事了?”聂天十分冷静,看向山谷问道。

  温祥没有解释,而是带着聂天等人进入山谷。

  山谷不大,方圆只有十几米,收拾得十分整齐,没有杂石乱草,倒像是一个僻静的小院。

  山谷中心之处,有一汪水池,看上去并不深,水面之上浮动着一层浓绿雾气,释放着浓郁的药味,充斥整个山谷。

  很明显,这是一个药池,从气息上判断,药池之中蕴含着极其浓郁的生命之力。

  “温候前辈就是在这药池之中闭关的?”聂天将整个山谷观察一遍,立即明白过来,问道。

  “嗯。”温祥点头,道:“此前,家父的确是在药池之中闭关,但现在,他人却不见了。”

  聂天目光低沉下来,温候因为命脉被废,肯定已经危及到了性命,所以必须在药池之中,不停地药池吸收生命力量,才能勉强活下来。

  这个药池的造价不菲,维持数万年的时间,肯定让温家不堪重负。

  但比起这些代价,显然温候的命更重要。

  “温家主,你能确定温候前辈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吗?”聂天想了一下,问道。

  “今天。”温祥沉沉点头,目光微微颤抖着,道:“确切的说,应该是刚刚。”

  “刚刚?”聂天目光一颤,惊讶不小,道:“确定吗?”温祥重重点头,道:“家父虽然闭关已久,但我一直以来都很小心,几乎每天都过来查看一次。因为昨天已经确定,要请父亲出关。所以昨晚我特地有来查看一遍,那时候

  父亲人还在的。”

  说着,温祥看向温成蛟,接着说道:“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又来查看了一次,确定父亲没事,我才去了大堂,让成蛟叔去请父亲出关。”

  “家主让我来请老家主出关,我没有丝毫耽搁,马不停滴就过来了。但我来到的时候,老家主人已经不见了。”温成蛟接下温祥的话说道。

  聂天听完两人所说,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这么说来,温候前辈就是在你们两人都不在的那段空闲时间不见的。”

  “嗯。”温祥点头,沉沉叹道:“前后不厚不过半小时时间。”

  “那温候前辈会不会还在这秘地之中?”聂天目光一颤,惊讶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

  “有可能!”温祥顿时明白过来,大叫一声,直接转身道:“成蛟叔,你快去通知家族长老会,让他们派人来秘地。”

  “是!”温成蛟答应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却是被聂天拦下了。

  “烽皇大人,你这是……”温成蛟眉头一皱,一脸不解地看着聂天。

  聂天想了一下,也不顾忌什么,直接对温伦道:“温伦,你跟管家一起去。”

  温伦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聂天的意思,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不再耽搁,立即离开。

  “烽皇大人,你怀疑成蛟叔吗?”温祥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不由得眉头皱起,脸色低沉道。

  他岂能看不出来,聂天让温伦跟着一起去,明显是对温成蛟不信任。

  “他是第一个发现温候前辈不见的人,如果温候前辈真的出了意外,或者被人劫走,他的嫌疑无疑最大。”聂天一脸沉肃,冷冷说道。

  温祥眉头皱起,脸色很是难看,但却不知该说什么。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刚才的确有些慌乱了。

  如果温候是被人劫走,此时应该还在秘地之中,至少还没有离开温府。“温候前辈在这里闭关,知道的人应该很少。而且秘地有多重阵法守护,能悄无声息地进入秘地之人,必然是温府之人,而且地位不会低!”聂天不顾温祥的脸色,沉沉说

  道。

  温祥目光颤抖着,脸色一变再变。

  纵然他不愿意相信,但也必须承认,温府之中必然有内鬼!

  正如聂天所说,整个温府之中,能无声无息进入秘地者,不超过十人。

  “我们昨天才确定,今天请温候前辈出关。温候前辈今天就失踪了,温家主觉得这只是一个巧合吗?”聂天目光低沉,眼中涌动着森寒杀意。

  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叛徒,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

  温祥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昨天在大堂之上,除了聂天等人之外,温家的人便只有温祥,温成蛟和温伦,以及温伦的两个侍女蓝清蓝澈。

  温候失踪,聂天等人同样有嫌疑,但他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温府秘地,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聂天等人也不知道温候在何处闭关。

  如此一来,温家自己人嫌疑就大了。

  温伦和蓝清蓝澈同样进不去秘地,而且他们也没有任何动机。

  这么一算,便只剩下温祥和温成蛟两人。

  温祥是温家家主,又是温候亲子,不可能背叛。

  那么,叛徒是谁,呼之欲出。

  “难道,真的是成蛟叔?”温祥显然也想通了一切,一双眼睛微微颤抖着,难以置信。

  温成蛟从温候执掌温家之时,就一直是温家最重要的几人之一。

  甚至从某个方面而言,温成蛟比温候更重要,毕竟他当了两代家主的大管家。

  温祥自认,自己和父亲都没有对不起温成蛟,那后者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温家主,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聂天当然知道温祥在想什么,沉沉说道。

  接着,聂天将目光看向范重,许久之后说道:“范重,本皇说过,你之前做过什么,本皇一概不究。但本皇希望,你能坦承。”

  范重一脸为难,沉默了数秒,终于还是说道:“烽皇大人,属下确实和鬼崖宗的人有过交易。”

  聂天微微点头,并没有太过惊讶,示意范重说下去。

  其实之前在烽天命宗的时候,聂天就已经确认,范重跟鬼崖宗一定有某种交易,否者后者也不可能对他有杀意。

  此时范重已经归服,聂天本不想追究,但此时温家出了这么大的事,让聂天不得不怀疑到鬼崖宗的头上。

  既然范重跟鬼崖宗有所接触,或许能从他这里得到一些信息。

  范重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说下去,却被一声惊叫打断。

  “二叔,你们快来!”惊叫声从不远处传来,竟然是温伦的声音。温祥等人脸色一变,身影齐齐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