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三千零八章 再说一遍

万古天帝 第三千零八章 再说一遍

  ♂

  聂天知道千幻婆婆与黎光同尘交情不浅,但他决不允许千幻婆婆打若雨千叶的主意!

  若雨千叶是他的逆鳞,谁敢染指,他就杀谁!

  “聂天,你还好吗?”若雨千叶看着聂天,一双美眸之中消失了原本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万种柔情。

  一句淡淡的话,却是道出了心头的万千心心念念。

  “嗯。”聂天微微点头,没有多余的话,只是上前一步,将若雨千叶轻轻搂在怀中。

  若雨千叶娇柔的身躯微微一颤,眼中涌动出湿润。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放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沉的怒喝声响起,随即千幻婆婆的身影来到,冷冷看着聂天,沉沉低吼:“聂天,放开若雨!”

  “千幻前辈,我敬你是千叶的老师,黎光前辈的朋友,给你该有的恭敬。”聂天脸色一沉,轻轻松开若雨千叶,一双眼睛低沉如杀地盯着千幻婆婆,冷冷说道:“但你带千叶参加天择末路,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千幻婆婆冷笑一声,苍老的面孔瞬间变成了一张高贵冷艳的脸,冷蔑笑道:“我带我的弟子参加天择末路,跟你有什么关系,需要跟你解释?真是笑话!”

  “嗯?”聂天脸色瞬间一沉,没想到千幻婆婆竟然会这么说。

  当初千幻婆婆将若雨千叶和聂雨柔带走的时候,就对聂天表现得很厌烦。

  但聂天没有想到,千幻婆婆竟然会如此绝情。

  其实他对千幻婆婆也没什么好感,但鉴于对方的身份,所以一直很恭敬。

  千幻婆婆此时的冷漠,让聂天心中仅存的一点恭敬之意,彻底消失。

  “若雨,回到为师身边来。”千幻婆婆随即看向若雨千叶,冷喝一声。

  “聂天,我过去了。”若雨千叶眉头皱了一下,但还是跟聂天说了一声,身影一动,回到了千幻婆婆身边。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他当然能看出来,若雨千叶显然是在忌惮着什么。

  “柔儿!”下一刻,他就明白过来,心中不由得一沉。

  当初若雨千叶和聂雨柔一起成为千幻婆婆的弟子,但是现在只有若雨千叶一人出现,却不见聂雨柔。

  聂天猜测,聂雨柔一定被千幻婆婆控制了。

  若雨千叶害怕千幻婆婆对聂雨柔不利,所以才会如此顺从。

  “聂天,如果你真的为若雨着想,就不要再纠缠她,你和她不是一路人,你们走不到一起的。”千幻婆婆看着聂天,冷冷说道。tqr1

  “千幻前辈,你是千叶的老师,但也只是老师而已。你决定不了她,更决定不了我。”聂天目光微沉,冷冷回应。

  “聂天,你别忘了,你妹妹聂雨柔也是我的弟子,你不要不知好歹。”千幻婆婆冷艳的面孔瞬间一冷,沉沉说道。

  “千幻婆婆,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聂天眉头一皱,眼中闪烁出寒意。

  他猜得果然没错,千幻婆婆居然将聂雨柔当成人质了!

  “只是提醒你一下,不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千幻婆婆冷冷一笑,说道。

  “那好,我也提醒你一下。”聂天眼中寒意瞬间加剧,沉沉说道:“如果千叶或者柔儿出事,我必杀你!”

  这个提醒,是最直接的威胁!

  “聂天,你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你的威胁,本婆婆会在乎吗?”千幻婆婆笑了一声,眼神冷蔑至极。

  一个二阶近圣强者,威胁她这个九阶伪圣,简直就是笑话。

  “你最好在乎。”聂天却是眼神如杀,再次说道。

  这一刻,他已经不再掩饰杀意,神情冰冷到极致。

  “嗯?”千幻婆婆瞬间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竟然让她忍不住心头一沉。

  不过下一刻,她就恢复了正常,冷冷说道:“聂天,你还是先通过天择末路再说吧。依本婆婆看,你根本不可能通过天择末路。甚至连眼前的天择道台,你都爬不上去!”

  “是吗?”聂天冷笑一声,眼中涌动而出的是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

  少年意气,铿锵傲骨,万丈豪情,在他淡淡的声音之中,尽显无疑。

  “好,我们拭目以待!”千幻婆婆冷笑一声,随即转身离开。

  若雨千叶深深回望聂天,无限情意,尽在一眼。

  “千幻婆婆,我聂天不仅要通过天择末路,我还要成为天择之星!”聂天望着千幻婆婆的背影,心中冷笑道:“我很想看看,当我踏上天择道台的那一刻,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小子,若雨千叶是天之娇女,不是你这种蝼蚁可以染指的。你最好认清楚自己,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寻死路。”而在此时,另外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一名黑衣男子出现在聂天的身边,正是游屠。

  “嗯?”聂天目光微微一凝,看向游屠,脸上难掩惊讶之意。

  游屠年纪不大,实力竟然已经是一阶伪圣,武道天赋之强,可想而知。

  不过游屠的身上,戾气很重,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杀意沉沉,还带着狠毒之意。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若雨千叶是我的女人,你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滚得远远的!”见聂天没有说话,游屠冷笑一声,极其张狂地说道。

  “嗯?”聂天脸色瞬间一沉,眼中寒意骤升,冷冷说道:“你再说一遍!”

  “你是聋子吗?本少爷说,若雨千叶是本少爷的女人,你给我离她远一点!”游屠冷笑一声,直接低吼出来。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瞬间,聂天突然上前一步,随即一道冷冽肃杀的剑意呼啸而出,破空凌厉。

  “噗!”下一瞬间,游屠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半点反应,便看到一道剑芒在他眼前一闪而逝,他的脸上多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剑痕。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四周人群的目光投了过来。

  等众人看到游屠脸上的那一道剑痕的时候,脸色瞬间一沉,惊骇无比。

  谁能想到,聂天竟然在游屠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啊-!”游屠在第一时间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整个人如同狂兽一般怪嚎一声,瞬间变得疯狂,厉吼道:“臭小子,我宰了你!”

  众目睽睽之下的剑痕之辱,让他如何接受!

  “轰!”下一瞬间,游屠的身影直接动了,狠狠一掌拍下,顿时无尽的煞气充斥了数万米之内的虚空,恐怖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