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八百三十七章 就是瞧不起你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八百三十七章 就是瞧不起你

  “轰!”一瞬之间,聂天周身的剑势,骤然释放,炸裂之势,好似烈焰巨龙一般,在他身体之外,一道巨大的剑影出现,巍巍如山,浩荡无比。网  

  “好可怕的剑势!”下方的人群看到这一幕,目光剧烈颤抖,忍不住惊叫出来。

  聂天剑势绽放的一瞬,众人竟然感觉到,那股压在他们心头的窒息,都被激荡开了。

  让人们无法相信的是,聂天可是只有神境巅峰实力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一名神境巅峰武者,竟然能释放出这么恐怖的剑势。

  “嘭!”下一瞬间,那赤红利芒落下,竟是受到聂天身躯之外的剑影激荡,至极被震得粉碎。

  “怎么可能?”突然生的一幕,让侯青眼神一颤,惊叫一声。

  刚才的时候,聂天接下他一剑,让他对聂天有了一些重视。

  但他显然还是没有把聂天当成真正的对手,一名神境巅峰的废物,的确不够资格让他正视。

  不过这一刻,他却知道了,聂天是一名足以与他对抗的强者。

  只是很可惜,现在才知道,已经有些晚了。

  “给我破!”就在这个时候,聂天目光一寒,低吼一声,随即身影一动,巨大的剑影轰然动了,好似屹立在高空之上的万丈山岳,直接崩塌,向着那腥红的嗜血结界轰击下去。

  “轰隆!嘭嘭嘭……”剑影落下,震天动地,随即在一阵阵轰鸣声中,嗜血结界轰然崩碎。

  “嘭!”在无数错愕的目光之下,一声,梦想传出,侯青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

  “这……”所有人眼神再度一颤,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被眼前的一幕彻底震撼。

  一剑,只是一剑,聂天直接轰碎了侯青的嗜血结界!

  这个家伙,真的只是一名神境巅峰武者吗?

  如果神境巅峰修为就能完虐九阶半圣,那当他成长到九阶伪圣的时候,岂不是可以和真正的圣人对抗了?

  众人心中震撼得无以复加,聂天的出手,直接颠覆了他们的武道认知。

  原来圣魂外院最强之人,不是季仇五,也不是侯青,而是聂天!

  但是这些人只是看到外表,却不知道聂天刚才的一剑,动用了什么力量。

  他见到季仇五受辱,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就是在积蓄力量。

  这一剑,聂天不仅让六六再次激他体内的圣魂咒印,而且用上了天陨星石,激星辰之力,催动武体达到极限。

  他甚至还在体内纵横剑气,自燃血气,激神魔之力。

  在数种力量的催动之下,才让聂天爆出惊人的一剑。

  虽是一剑,却已经将聂天体内的力量,几乎耗尽一空!

  聂天身影一动,来到季仇五身边,将后者稳住,问道:“季仇五,你没事吧?”

  “没事。”季仇五答应一声,一双冷眸之中,分明涌动着一丝温润。

  她没有想到,聂天为了她,居然将武体逼至极限,爆出可怕的一剑。

  “臭小子,你是谁?”而在这个时候,侯青的声音响起,带着可怕的怒火,狂暴无比。

  他的嗜血结界被聂天一剑破开,人也身受重伤,脸色煞白无比,一双漆黑的眼洞,好似要直接炸裂一般。

  “我叫聂天。”聂天淡淡回应,却是显得更加挑衅。

  “聂天!”听到这个名字,侯青脸色猛地一变,惊骇道:“你就是聂风华的儿子?”

  “是又怎样?”聂天冷笑一声,同时目光扫过下方的人群。

  圣魂学院之中,不止外院,内院核心院乃至潜龙榜的人,都知道,聂天是聂风华的儿子。

  但是真正见过聂天出手的人,却是并不多。

  此刻众人看到聂天如此强悍,脸色更加震撼。

  “叛徒聂风华的儿子,怎么会这么强?”

  “他爹号称是圣魂学院百万年来第一天才,他的天赋,似乎比他爹还要可怕。”

  “可怕?我看是他修炼的某种邪术,否则一名神境巅峰武者,绝不可能打败一名九阶半圣。”qL11

  “没错,这小子绝对修炼了邪术,他的身上有一股邪气,我早就感觉到了。”

  人群说着,最后居然认为,聂天修炼了邪术。

  聂天将这些话听在耳中,却是并不在意。

  他懒得跟一群白痴计较!

  “聂天,我侯青记住你的名字了。”这个时候,侯青开口了,冷冷说道:“三个月之后,我们生死台见!”

  “生死台!”人群听到侯青突然说出这三个字,眼神一颤,惊叫一声。

  在圣魂学院之中,弟子之间禁止私斗,但是可以有正常的挑战。

  如果两人之间,有无法化解的矛盾,那就可以上生死台。

  所谓生死台,就是生死对决的地方。

  众人没有想到,侯青居然会向聂天提出生死约战。

  “聂天,不要答应他。”季仇五愣了一下,随即看向聂天紧张说道。

  “季仇五,你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了,没有资格说话!”不等聂天回答,侯青就再次开口,冷冷说道:“我与聂天之战,是外门第一之争。这一份荣耀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得到!”

  聂天愣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

  这个侯青真是对外门第一很执着,不惜毁掉自己的双眼也就罢了,此刻竟然连命都要赌上。

  “不用战了。”聂天淡淡一笑,说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外门第一是你的。”

  什么外门第一,什么荣耀,聂天根本不在乎,侯青想要,就直接给他就是了。

  他接下来的目标,可是比什么外门第一大得多。

  跟一个几乎白痴的人争外门第一,这才真是白痴到家了呢。

  “这……,什么情况?”人群听到聂天的话,愕然一愣,神情都呆滞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对于整个外院的人,外门第一都是极大的荣耀。

  但是聂天却完全不在乎,随口就认输,把外门第一的名号拱手相让了。

  “聂天,你瞧不起我?”侯青先是一愣,随即怒吼起来,好似一头狂兽一般,马上就要暴走了。

  聂天直接认输,把外门第一让给他,却是让他觉得,聂天瞧不起他,不屑与他一战。

  “对,我就是瞧不起你。”聂天目光微微一凝,淡淡一笑,毫不避讳地说道。

  “你……”侯青脸色一滞,感觉胸口猛地一沉,好似压了一块万钧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

  下一刻,他嘶哑着喉咙,低吼道:“你凭什么瞧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