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九十四章 圣月皇子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九十四章 圣月皇子

  外院大殿之上,数道身影迈步走了过来。?????

  殿上众人的目光,不由得望了过去。

  为一人是一名年轻武者,身材微胖,容貌清秀,眼神之中透着一股坚毅,一袭金色长衣,显得华贵明亮,身上散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

  而在这人的身后两侧,则是两名中年男子,一脸的冷峻,不苟言笑。

  高贵男子的边上,还跟着一个人,竟然是聂天熟悉的面孔,之前挑衅他的景鸿!

  “二皇子殿下!”白若竹看着那名高贵男子,赶紧走了过去,淡淡开口喊道。

  这名自带高贵气质的年轻男子,正是圣月皇朝的二皇子,景锐。

  “白老师。”景锐淡淡一笑,显得非常敬重。

  众人目光纷纷集中在景锐身上,脸上的表情很是欣喜。

  在圣魂域之中,四大皇朝是足以比肩圣魂学院的存在。qL11

  而圣月皇朝,就是四大皇朝之一。

  这一次,圣月皇朝的二皇子亲自来圣魂学院,挑选长公主殿下的护亲使者,足见圣月皇朝对这次结亲的重视。

  “二哥,就是这个小子,打伤了我!”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景鸿突然开口,一双眼睛恶毒无比地盯着聂天,歇斯底里地喊道。

  众人被景鸿的声音惊得一愣,纷纷看了过去。

  刚才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景锐身上,根本没有去看景鸿。

  此时众人才看到,景鸿脸上的两道剑痕,是那么得明显,那么得刺眼。

  聂天的剑意非常强,而且他刚才还使用了神魔之力,所以景鸿脸上的剑痕,没有数月时间,是不可能消去的。

  “糟了!”巨山巨河看着景鸿,同时眼神一颤,心中惊叫一声。

  景鸿是圣月皇朝的三十七皇子,虽然在皇朝之中,不怎么被看重,但毕竟有着皇子的身份。

  聂天在他的脸上留下两道剑痕,这简直就是在打圣月皇朝的脸。

  白若竹看了景鸿一眼,然后又看向聂天,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脸色变得无比尴尬。

  “二皇子殿下,这件事情……”想了一下,白若竹上前一步,准备帮聂天把这件事扛下来。

  但是她还没有说完,景锐就直接摆手,打断了她。

  景锐上前一步,一双眼睛好似鹰隼一般,释放着锐利的锋芒,在聂天的身上游离着,却是并没有说话。

  现场一片死寂,众人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不敢出半点声音。

  谁都不知道,景锐此刻在想什么。

  而在景锐打量聂天的时候,后者也在打量着他。

  聂天看着景锐,目光微微凝紧,心中说道:“此人年纪不大,实力却是非常强,竟然已经近圣强者。他的目光低沉复杂,城府极深,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许久之后,景锐终于开口了,却是嘴角带着笑意,看着聂天问道:“景鸿脸上的剑痕,是你留下的?”

  “是。”聂天并不隐瞒,淡淡回应,没有半点紧张。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景锐眉头一皱,有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聂天竟然这么平静。

  “你应该问他。”聂天依旧淡淡回应。

  “二哥,这小子是圣魂学院最大叛徒聂风华的儿子,我只是说了一下,就把他激怒了,他就在我脸上留下了剑痕。他如此羞辱于我,是在挑衅我们圣月皇朝啊!”这个时候,景鸿早就忍不住了,一脸激动地上前说道。

  “住嘴!”但是景锐却猛然转身,狠狠瞪了景鸿一眼,吓得后者身子一缩,倒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众人也都是一愣,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按照道理来说,聂天在景鸿脸上留下剑痕,这是极大的羞辱。

  景锐应该非常生气,恨不得要直接杀掉聂天,但是为什么,景锐却怒斥起景鸿来了。

  聂天此时也很奇怪,不知道景锐在打什么算盘。

  “你是聂风华大人的儿子?”这个时候,景锐突然笑了一声,淡淡问道。

  “嗯?”聂天目光一凝,心中更加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景锐在说起聂风华的时候,用了敬语,似乎是在向聂天示好。

  “你叫聂天吧。”景锐再次一笑,说道。

  聂天再次点头,随即直接说道:“二皇子殿下,你有什么话,尽管直说吧。”

  “嗯?”聂天的态度,让众人不由得一愣。

  此时景锐表现得很恭敬,倒是聂天,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在旁人看来,聂天现在的举动,似乎有些嚣张了。

  不管怎么说,景锐都是圣月帝国的二皇子,身份尊贵无比。

  而且传闻之中,景锐是圣月皇朝众多皇子之中,少数几个具备皇位竞争能力的人。

  也就是说,以后的景锐可是有可能成为圣月皇帝的,这个身份,足以比肩圣魂院长了。

  聂天如此冷淡的反应,实在有些张狂。

  但是接下来生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惊掉下巴。

  景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淡淡一笑,说道:“聂天,景鸿年幼无知,说话没有分寸,做事太过鲁莽,我这个做皇兄的,代他向你道歉。希望你能海涵一二,不与他一般见识。”

  淡淡的声音落下,却是让在场众人,齐齐惊呆了。

  所有人直接石化,目瞪口呆地看着景锐,似乎在怀疑自己听错了。

  而最惊讶的人,当属景鸿,一双眼睛瞪得铁圆,那表情好似在说:二哥,我是你弟弟,还是他是你弟弟啊?

  景锐的话,让聂天也预料不到,眉头不由得一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但他看出来,景锐不是那种真正宽容待人的人。他此刻表现得如此恭敬,绝对是另有所图。

  “聂天,你和景鸿之间的事情,到此为止,你说可好?”接着,景锐看着聂天,再次说道。

  “二皇子如此说了,我当然没有意见。”聂天淡淡点头,平淡回应。

  不管景锐此刻举动是真心还是假意,聂天都必须还之以礼,否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多谢。”景锐淡淡一笑,随即目光闪烁了一下,看着聂天,一脸真诚地说道:“聂兄,本王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聂兄能够答应。”

  众人听到景锐的话,刚刚缓和一些的表情,再一次僵硬住了。

  景锐居然称呼聂天为聂兄,这无疑是承认,聂天在他眼中,是平起平坐的。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殿下客气了。”聂天目光微微一凝,说道:“殿下有什么要求尽管说,若是聂天能够做到,自当不会推辞。”

  景锐此时的态度,让聂天不得不表现得客气一些。

  “多谢聂兄。”景锐微微躬身,淡淡一笑,说道:“这一次的护亲任务,本王想让聂兄担任护亲团团长,不知聂兄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