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四十四章 绝境反击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七百四十四章 绝境反击

  “轰!”陈水滨一刀斩下,狂猛的刀势在空中激荡开,一道肉眼可见的刀之涟漪出现,骤然绽放,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小心!”司小月和封驰感受到雄浑刀势,两双眼睛同时一颤,齐齐惊叫一声。

  此刻,他们所感受到的刀势,是前所未有的强悍,陈水滨显然是要一刀斩杀聂天了。

  聂天能抗下这一刀吗?

  聂天人在半空之中,武体已经完全暴露,一道道刀影直接冲击在他的身上,让他身形都无法稳住。

  这一刻,他近乎处在了绝境之中。

  “哈哈哈,聂天,你死定了!”陈水滨狂笑连连,似乎已经看到了聂天被刀影吞噬的一幕。

  绝死之境,聂天目光沉沉,眼中流露而出的,不是惧意,而是坚定的战意。

  他能够从三千小世界走到现在,凭借的不仅仅是实力和天赋,更多的是永不言弃,无所畏惧的雄心!

  哪怕此刻他已经到了绝境,他仍旧要拼死一搏。

  “绝魂天印,开!”一瞬之间,聂天眼神一定,手中结出印式,一道道金芒出现,冲天而起,迅地荡开周身的刀影。

  他的身形,瞬间稳住,嘴角突兀地扬起了一抹冷冽的笑意。

  “我的小伙伴们,该是你们出场的时候了。”随即,他喃喃开口,心念一动,九极之中释放出两道光芒。

  他的身边,出现了两头庞然巨兽:一个如金色火焰,一个如黑白巨龙,正是金犼和貔貅。

  “嗯?”突兀的一幕,让陈水滨眉头一皱,眼神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封驰和司小月也同时一愣,没想到聂天身边,竟然还跟着这么两个家伙。

  “吼!”

  “吼!”

  下一刻,金犼和貔貅同时怒吼一声,随即身影一动,周身狂暴的气势释放出来,直直地向着高空之上的刀影冲了过去。

  它们要以强悍兽身,硬抗陈水滨的绝杀一刀。

  而在同一时刻,聂天的目光也颤抖了一下,随即脚下一踏,接着金犼和貔貅的气势,直接冲了过去。

  两头巨兽,一左一右,好似两个护卫,挡在聂天身边。qL11

  “轰隆!”

  “轰隆!”

  随即,狂霸的刀影落下,直接轰击在金犼和貔貅的身上,空中传出激荡的轰鸣声,好似空间都在这一刻猛然静止了一样。

  “吼!”

  “吼!”

  金犼和貔貅同时出狂暴的怒吼声,合力以兽身,硬生生地挡下了陈水滨的绝杀一刀。

  “嗯?”陈水滨看到这一幕,目光猛然一凝,心中惊骇不小。

  他的吞浪斩天一刀,竟然被两大神兽挡下了。

  而就在此时,聂天的身影突然出现,嘴角挂着冰冷的笑意。

  “你……”陈水滨双瞳一缩,显然没有料到,聂天竟然会在此时出现。

  “唰!”聂天根本没有说话,眼神一沉,九道蚀骨炼魂索融合在一起,呼啸而出,好似离弦之箭,凌厉到了极致。

  陈水滨猛地反应过来,手中逆水狂刀直接斩杀出去,但还是慢了一步。

  “噗!”蚀骨炼魂索直接落下,诡异的力量化作一道破空气劲,直接穿透了陈水滨的肩膀。

  “啊!”陈水滨惨叫一声,身影直接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淋淋血迹。

  “嘭!”而在同一时刻,一股刀意落下,击中聂天,一声闷响之后,他的身影也倒飞了出去。

  聂天和陈水滨的身影,同时稳住。

  但是两人的状态,却是完全不同。

  聂天周身鲜血淋淋,全身披着无数道骇人的伤口,看上去受伤极重。

  但陈水滨只是肩部受伤,似乎并没有受到重创。

  另外一边,金犼和貔貅在狂霸一刀的轰击之下,也受伤很重,庞然的身躯之上,各自披着一道足有十几米的巨大的血口,鲜血喷涌不止,极其惨烈。

  两大神兽硬生生地挡下陈水滨的一刀,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在圣魂谷地之中,实力受到压制的,不仅仅是武者,就连金犼和貔貅,实力也被压制了。

  不过幸亏这是在圣魂谷地之中,若是正常的环境之下,金犼和貔貅根本挡不住陈水滨的一刀,绝对会被一刀双杀。

  “聂天,你的手段,的确出我的预料。但是,这丝毫改变不了结果,今天你依旧要死!”陈水滨稳住身体,一双眼睛冷冷盯着聂天,沉沉开口道。

  他只是被聂天伤到了肩膀,并不致命。

  对他这种实力的武者而言,肩膀被洞穿,只是小伤而已。

  “是吗?”聂天冷冷回应,嘴角带着极为冷冽的笑意。

  “嗯?”陈水滨目光一凝,随即感受到了不对劲,不由得脸色一变。

  他突然感觉到,肩膀上伤口之处传来诡异的疼痛,似乎有万千蝼蚁,正在疯狂地吞噬他的身体,甚至连他的神识,都感觉到了威胁。

  “你……”这个时候,陈水滨才明白过来,聂天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有诡异。

  “你被我的蚀骨炼魂索击穿身体,蚀骨炼魂之气侵入你的武体,若是在半天之内,你无法将炼魂之气逼出武体,你就必死无疑!”聂天嘴角扬起,冷冷笑道。

  陈水滨听到他的话,双瞳骤然一缩,脸上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惊骇之意。

  紧接着,他想释放力量,再次出手,却是现,他越是运转元脉,体内的炼魂之气就越是狂暴。

  “如果你此时出手,只会加剧炼魂之气的作,你可要想好了。”聂天冷冷一笑,直接威胁道。

  “你……,卑鄙!”陈水滨目光低沉着,双拳攥得紧紧的。

  他能够感觉到,可怕的炼魂之气正在他的体内疯狂肆虐,如果不能及时将这股力量逼出,真的会死在聂天手上。

  “卑鄙,也是我的本事!”聂天冷冷一笑,眼神肃杀。

  “臭小子,我们走着瞧!”陈水滨感觉到体内的炼魂之气变得越来越活跃,不敢再耽搁,低吼一声,身影一动,直接离开。

  他若是留下来出手,不一定能杀掉聂天,但他本人,必然会死在炼魂之气上。

  所以他不敢冒险。

  “呼。”聂天望着陈水滨身影消失,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紧绷着的神经,一下放松下来。

  刚才真的是好险,陈水滨总算是被他吓走了。

  聂天打开九极,让金犼和貔貅回去,然后身影落下。

  此时,他的脸色非常苍白,气息也很微弱。

  “聂天,你没事吧?”封驰见状,赶紧来到聂天身边,紧张问道。

  聂天微微摆手,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嗯?”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司小月的脸色却是突然变了,好像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