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六百二十一章 枪中邪皇

万古天帝 第两千六百二十一章 枪中邪皇

  聂天和封驰听到山谷之中传出的声音,一时愣住了,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

  就在刚才,山谷之中发生了毁灭的一幕,里面怎么可能还有人?

  聂天和封驰两人愣了数秒钟,这才反应过来,随即开始下意识地往后退。

  “两个小家伙,既然来了,又何必着急走呢。”而在此时,尘浪滔天的山谷之中,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森寒的气息。

  声音落下之后,聂天和封驰后退的身影,猛然一滞,再也无法后退半步。

  “可恶!”聂天低吼一声,目光猛然一沉。

  他再一次感觉到虚空之中的无形巨力,而且这次比刚才更加可怕,就算他释放星辰之力,也无法让身形移动半步。

  “两个小娃子,你们俩的实力太弱了,想要从本皇的手上逃脱,根本不可能。”山谷之中,阴冷的声音响起,邪异无比。

  聂天和封驰一脸低沉,非常难堪。

  他们完全不知道山谷之中的那个声音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山谷之中的人,到底是谁。

  但可以肯定的是,山谷之中的那人,实力非常强大。

  两人无法动弹半分,只能一脸惊骇地看着。

  许久之后,虚空之中的尘土终于散去,空中再次出现那道枪影。

  而此时,在枪影之上,竟然屹立着一道虚影!

  那是一名黑衣男子,五官俊美而邪异,尽管只是一道虚影,但是那双目光,却是阴冷至极。

  此刻,这名黑衣男子,正在死死地盯着聂天和封驰两人,眼中涌动着炽热的光芒,贪婪而渴望。

  “这是一道残魂!”聂天看着那名黑衣男子,不由得眼神一颤,心中惊叫一声。

  很显然,刚才的声音,就是这名男子发出。

  而这名男子,并非是实体,而是一道残魂,就像之强的帝释天和剑倾池一样。

  但是这道残魂,是从哪来的呢?sges

  刚才的时候,山谷之中可是没有这道残魂存在啊。

  “小子,你竟然能够抵抗圣力压制?”这个时候,那道残魂目光盯在了聂天身上,有些惊讶地说道。

  聂天冷静一下,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刚才的时候,残魂所使用的力量,正是圣力压制,可以压制圣人之下的任何武者的元脉。

  但是聂天居然能生生地冲开圣力压制,实在不可思议。

  圣力压制,的确可以压制圣人之下的任何武者元脉,但是聂天的第十道元脉是星辰元石,不受任何力量的压制。

  “嗯?”那道残魂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聂天竟然这么镇定,没有半点慌张。

  “哈哈!”随即,残魂却是突兀地笑了一声,说道:“你们两个小家伙挺好了,本皇的名字叫,冷残心!”

  “冷残心!”听到这个名字,封驰目光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怪叫道:“你是枪中邪皇冷残心!”

  “咦!”冷残心惊讶一声,随即看向封驰,说道:“小家伙,你居然知道本皇的名号。”

  “我,当然知道你!”封驰脸色骤然一沉,眼中竟是杀意沉沉。

  聂天见封驰这样的举动,脸色不由得一变,不知道后者这是怎么了。

  而在下一刻,冷残心的目光也变了,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看着封驰,冷然开口:“小子,你是封家的人?”

  “是!”封驰冷冷回应,一双眼睛赤红充血,显然非常愤怒。

  “枪之战神封夜,是你什么人?”冷残心再次一愣,沉声问道。

  “我的祖父!”封驰沉声回答,一双眼睛,怒火奔腾。

  “哼哼!”听到封驰的回答,冷残心冷笑一声,说道:“没有想到啊,今天居然还能遇到故人之后。看来本皇与你们封家,缘分不浅啊。”

  聂天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明白了什么。

  似乎冷残心是封家的仇人,所以封驰才这么气愤。

  “小子,你的祖父还活着吗?残心骨咒的滋味,不好受吧。”接着,冷残心笑了一声,一脸阴沉地问道。

  “祖父大人还活着,就算他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也比你只剩下一道残魂好!”封驰冷冷怒吼,整个人好似要癫狂一般。

  “封驰,你冷静一点。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和你们封家,有什么仇怨吗?”聂天担心封驰太过冲动,赶紧问道。

  “他叫冷残心,冰封遗迹十几万年前的枪界巅峰强者,人称枪中邪皇。”封驰稍稍冷静,低沉说道:“十多万年前,我的祖父,同样是枪界巅峰强者,人称枪之战神。”

  “我的祖父和冷残心,并称为枪界双峰。”

  “但是冷残心为了争夺第一枪者之名,与我的祖父约战枪神峰。”

  “当时我的祖父正值壮年,当然有争强好胜之心,所以就答应了冷残心的约战。”

  “但是谁知道,冷残心却是大战的前一夜,找到了我的祖父,暗中在他的身上,种下了残心骨咒。”

  “第二天的决战,我的祖父败了,受了重创,勉强留下一条残命。”

  “直到现在,我的祖父还要天天忍受残心骨咒的折磨,以秘法延命,生不如死!”

  “所以冷残心,是我们封家,最大的仇人!”

  封驰说完,眼中的杀意,更加浓烈。

  虽然他这是第一次见到冷残心,但是他却天天看着自己的祖父忍受折磨。

  聂天听完,不禁眉头皱起。

  这个冷残心,简直比无我剑魔秦秋寒还歹毒。

  秦秋寒为了第一剑者之名,使了一些龌龊手段,搞了一出弟子代师一战的大戏。

  但是这样的手段,好不算太卑鄙。

  而冷残心为了第一枪者之名,竟然是用阴毒手段,实在可恨!

  试问,用了这样的手段,即便胜了决战又怎样?

  这个第一枪者之名,真的名副其实吗?

  怪不得,封驰听到冷残心这个名字之后,这么激动,一副恨不得生吃掉对方的样子。

  “冷残心,你使用卑鄙手段,就算打败我的祖父又如何?”这个时候,封驰突然一笑,说道:“现在的你,不是照样被困在这里,人不人鬼不鬼,生不如死!”

  “是吗?”冷残心冷冷一笑,阴狠的目光在聂天和封驰的身上扫过,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淡淡说道:“本皇之前的确被这可恶传承之力困住了,但是现在好了,苍天有眼,把你们送过来了。”

  “有了你们两人,本皇的这一道残魂,终于可以重获新生了!哈哈哈!”

  说到最后,冷残心不禁狂笑起来。

  他竟是要吞噬聂天和封驰之中的一人,夺体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