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五百零五章 强词夺理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五百零五章 强词夺理

  向一如和常雨枫两人,本来只是在观战。天籁小说WwW.⒉

  但是当他们看到,聂天和苏千帆拼的难分上下的时候,心中不免生出歹毒之意。

  于是,两个人在刚才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同时出手。

  他们认定,聂天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还手,只有被杀的份。

  “轰!”

  “轰!”

  两道绝杀之招,带着死亡的气息,狂暴袭来。

  向一如和常雨枫都是半步巅峰强者,偷袭之下,当然是倾力出手,一定要一击必杀。

  聂天若是被两道攻击之中的任何一击,正面击中,下场绝对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在这一刻,众人的眼神一沉,脸色惊骇到极致。

  所有人都认定了,聂天这一次必死无疑。

  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聂天被直接轰杀的一幕。

  “蚀骨炼魂索,出!”生死一瞬之间,聂天却是并不慌张,低吼一声,体内狂涌出咒术枷锁,在你身躯之外凝成九道蚀骨炼魂索,缠绕周身,成了炼魂之盾!

  “嘭!嘭!”随即,两道攻击几乎同时落下,两声闷响同时传出。

  “轰!喀喀喀······”一声轰鸣声中,蚀骨炼魂索寸寸崩碎,聂天的身影倒飞出去。

  下一刻,聂天的身影稳住,全身的蚀骨炼魂索已经彻底崩碎,但他本人,却是毫无伤。

  “这······”人群看到这一幕,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心头震撼到了极致。

  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让人难以置信。

  聂天在那种情况之下,被两名半步巅峰强者偷袭,竟然神奇地挡下了,没有受伤,实在太强了。

  要知道,他可是仅仅只有至高神后期实力啊。

  “怎么可能?”向一如和常雨枫同时愣住,惊叫一声,眼神之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刚才的一次偷袭,聂天竟然能挡下。

  “你们两个,找死!”而在此时,聂天目光如杀地锁定向一如和常雨枫两人,冷冷开口,杀意沉沉。

  “混蛋!谁让你们偷袭的!”而在另外一边,苏千帆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怒吼一声,眼中怒火熊熊。

  一切都生在转瞬之间,让他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

  他根本没有想到,向一如和常雨枫两人会偷袭,而且是同时偷袭。

  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了聂天的可怕。

  扪心自问,如果刚才被偷袭的人是他,他或许死不了,但绝对会重伤。

  而聂天,轻松挡下向一如和常雨枫的偷袭,毫无伤。

  “我们······”向一如和常雨枫愕然一愣,眼神惊骇无比,张大了嘴巴,却是说不出话来。

  两人当众偷袭,还没有成功,这脸真是丢到姥姥家去了。

  “我本不想杀人,你们却屡次逼我,这就怪不得我了。”就在这个时候,聂天的声音响起,身影一步跨出,全身剑意轰然而起,澎湃到极致。

  “你,你要杀我们?”向一如和常雨枫感受到聂天周身的凌冽杀意,不由得对望一眼,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是你们自己找死!”聂天低吼一声,一步踏出,手中星辰天斩直接斩下,剑影凌厉如杀,轰然而落。

  向一如和常雨枫两人,在第一时间竟然吓得愣住了,呆在原地,半天反应不过来。

  其实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如果联手和聂天一战,并不是没有机会。qL11

  但可惜的是,他们却胆怯了。

  “轰!”剑影呼啸而下,恐怖的气势蔓延在虚空之中。

  若是这一剑落下,向一如和常雨枫两人,十死无生。

  “住手!”但就在此时,虚空之中突然响起一道厉喝声。

  随即,一道浮空手印出现,挡下了聂天的致命一剑。

  聂天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看向虚空之中,他目光所及之处,凝立着一位黑衣老者。

  那黑衣老者周身气势雄浑,一看就是神境巅峰强者。

  此时,那名黑衣老者,正在用一双低沉如杀的眼睛,盯着聂天。

  “常长老!”而在此时,另外一道声音响起,又是一名老者出现,气息丝毫不比另一名长老弱。

  “向长老。”那名叫常长老的老者微微点头,语气低沉地回应,一双恶毒的眼睛,却是始终没有离开聂天。

  “爷爷!”

  “爷爷!”

  紧接着下一刻,两道喊声同时响了起来,正是来自向一如和常雨枫。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马上反应过来,这两名长老,正是向一如和常雨枫的爷爷。

  万重山宗的实力果然强大,之前聂天见到的第一宗主以及三长老,都是神境巅峰强者。

  而此时出现的常长老和向长老,也是神境巅峰强者。

  毫不夸张地说,一个万重山宗的实力,就足以碾压九大域界!

  “四长老!五长老!”这个时候,另外一边响起苏千帆的声音,脸色有些惊讶,同时也有些慌张。

  这两名长老,正是向一如和常雨枫的爷爷。

  四长老是向一如的爷爷,名为向青山,五长老是常雨枫的爷爷,名为常坤。

  向青山和常坤脸色同时一沉,看向向一如和常雨枫,眼中流露出心疼之色,同时也非常愤怒。

  “向一如,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向青山率先开口,沉沉问道。

  “爷爷,我的脸是被那个叫聂天的小子削掉的,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向一如当着众人的面,竟然哀嚎起来。

  “小子,你好狠的手段!”向一如脸色骤然一沉,目光森寒地看着聂天,沉沉说道:“对同门之人,竟然下这种狠手!”

  “狠吗?”聂天冷笑回应,眼神没有丝毫畏惧,高声说道:“你说我狠,但你却不知道,你的宝贝孙子更狠,如果我的实力弱于他,恐怕我早就没命了!”

  他知道向青山来者不善,显然是要给向一如报仇。

  而且他对向一如所做的事情,看上去非常狠,其实已经是很收敛了。

  向一如多次挑衅,若是换做其他人,聂天早就直接将其杀掉了。

  “强词夺理!”向青山冷冷低吼,说道:“你殴打羞辱同门弟子,这可是犯了宗门规矩的重罪,本长老现在就可以出手灭杀你!”

  “是吗?”聂天冷笑一声,说道:“那你怎么不问一下,我为什么要削去向一如的脸?”

  “放肆!你身为万重山宗的弟子,就是这样跟本门长老的说话的吗?”而在此时,一旁的常坤开口了,目光低沉的看着聂天,冷冷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