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二百九十五章 感到意外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二百九十五章 感到意外

  君初见全(身shēn)的剑势,瞬间溃散。

  整个人好似一下失去了所有心念,变得苍老许多。

  那个人亲自来到,接下来的一切,都不是他能掌控的了。

  那个人的实力有多强,他非常清楚。

  在此人的面前,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

  他太强太强了,强到令人绝望!

  “老师!”天邪少谦死里逃生,眼神瞬间一(热rè),看向虚空之中,惊喜地喊道。

  “主人!”鬼谷七祸(身shēn)形稳住,几乎在同时喊了出来,脸上非常兴奋。

  “君初见,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这么顽固啊。”下一刻,虚空之中,一道浩((荡dàng)dàng)无边的声音响起。

  旋即,一道黑衣(身shēn)影出现,脸上戴着一个绿色的鬼脸面具,周(身shēn)释放着绵绵不绝的剑意气息,屹立在高空之上。

  这道(身shēn)影,虽然气势并不惊人,但他站在那里,好似能够直接影响一片空间,四周空气都停止流动了。

  他就像一位孤寂的王者,一双冷眼睥睨一切,带着不含任何感(情qíng)的冰冷。

  所有被他目光所及的人,纷纷低下头去,不敢正视。

  “天邪神,果然是你!”君初见猛然抬头,望着那高空之上的(身shēn)影,沉沉开口。

  他虽然看不到来者的容貌,但却非常确信,此人就是天邪神,那个曾在他体内留下剑痕的人!

  “正是本尊。”天邪神淡淡开口,声音很平淡,但却给人一种冰山一般的寒冷气息。

  “哈哈。”突兀地,君初见竟然苦笑两声,说道:“天邪神,我早该料到的,你一定会出现。”

  “你的心机,从来都是滴水不漏的。”

  “幽冥公主对你这么重要,你是一定会带走的。”

  “就算你亲自现(身shēn),也在所不惜。”

  苦涩的笑声,透着无奈和绝望。

  “君初见,你对本尊还算有些了解。”天邪神再次开口,说道:“幽冥公主本尊一定会带走,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的。”

  “幽冥公主?”人群一下愣住了,一脸的愕然。

  他们完全不知道,天邪神和君初见在说些什么。

  聂天眉头一皱,目光不由得看向君傲晴。

  他当然听出来了,天邪神所说的幽冥公主,就是君傲晴。

  似乎,对于天邪神而言,君傲晴非常重要。

  若是不然,天邪神也不会亲自现(身shēn)。

  “天邪神,为了带走幽冥公主,你不惜食言吗?”君初见目光猛然闪烁一下,沉沉问道。

  “食言?”天邪神愣了一下,随即看了天邪少谦一眼,竟是淡淡一笑,说道:“小孩子的赌约,也当得了真吗?”

  “你······”君初见双瞳一缩,顿时感觉到(胸xiōng)口一闷,直接说不出话来。

  他本来要提的,就是和天邪少谦之间的赌约。

  天邪神显然潜藏已久,只是没有出现而已。

  他知道天邪少谦刚才做了什么,但是他却直接来了一句,小孩子的赌约。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直接把天邪少谦的话,当成(屁pì)放了。

  聂天听得眉头一皱,顿时忍不住上前一步,冷笑道:“原来所谓的强者,就是这么不要脸的吗?”

  天邪神似乎愣了一下,眼神微微一凝,锁定在聂天的(身shēn)上,眸中竟是闪过一抹怪异的光芒。

  旋即,他淡淡一笑,说道:“原来你就是开启圣天剑印的小子。”

  “你的剑道天赋不怎么样,不过你的剑意,倒是让本尊惊艳了。”

  “似你这般垃圾的天赋,竟也能凝聚出这么强的剑意,真是让人意外啊。”

  笑声平静,却带着不加掩饰的轻蔑。

  聂天目光直直地盯着天邪神,丝毫不退让,淡淡笑道:“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都能成为超神奥义剑者,我才是真的感到意外呢。”

  “嗯?”天邪神的笑意,戛然而止,目光瞬间变得低沉,冷冷说道:“小子,你如此挑衅本尊,就不怕本尊一招灭了你吗?”

  “怕!”聂天高声一笑,说道:“但是怕有用吗?”

  “你早就注意到我了吧,恐怕以你的(性xìng)格,会斩草除根吧。”

  他岂能不知道,自己早已被天邪神注意了,后者只是装作很惊讶而已。

  他差点杀了天邪少谦,光凭这一点,天邪神就有杀他的理由。

  君初见看着聂天,神(情qíng)一下呆滞住。

  聂天无畏无惧的(性xìng)格,实在是令人揪心。

  不过天邪神此刻对聂天的态度,很是有点奇怪,并没有出手,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小子,本尊不想得罪你背后的人。”天邪神目光一凝,直接开口道:“这件事,你不要插手,本尊不会为难你。”

  “嗯?”聂天听到天邪神的话,目光微微一凝,脸色稍稍变了。

  他刚才还在疑惑,似乎天邪神对他的态度,有些异样。

  难道天邪神,认识那名神秘人吗?

  但是聂天觉得,那名神秘人的实力,未必有天邪神强大。

  天邪神似乎没有理由忌惮神秘人。

  “如果我非要插手呢?”想了一下,聂天目光闪烁,沉沉问道。

  天邪神目光一沉,冷冷说道:“小子,你不要((逼bī)bī)我,本尊的耐(性xìng),可是非常有限的。”

  聂天愣了一下,将天邪神的反应,看得清清楚楚。

  他看出来,天邪神心中的忌惮,非常强烈,绝不像他表面上表现得那么轻松。

  甚至聂天觉得,天邪神不仅仅是忌惮,还有些恐慌。

  “聂天,这个家伙忌惮的,并不是你见到的那个神秘人,恐怕是另外一个人。”这时,小肥猫的声音突然响起,淡淡笑道。

  “另外一个人?”聂天愣了一下,一时反应不过来。

  “圣天老祖。”小肥猫淡淡一笑,说出一个名字。

  “圣天老祖!”聂天眼神一颤,差点惊叫出来。

  小肥猫的意思是说,真正让天邪神忌惮之人,不是神秘人,而是圣天老祖!

  “难道,天邪神看出什么来了?”聂天眉头一皱,神(情qíng)剧烈地变化着。

  “有没有看出来,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小肥猫嘿嘿一笑说道。

  聂天嘴角一笑,随即一步踏出,目光直直地盯着天邪神,说道:“天邪神,看来你已经知道我和圣天老祖的关系了,是吗?”

  天邪神听到聂天直接说出圣天老祖,不由得目光一凝,神(情qíng)之中难掩惊恐之意。

  “本尊猜的果然没错,这小子和圣天老祖之间,关系非同寻常。”天邪神心中惊骇道,眼神都在不知主地颤抖着。

  小肥猫说的没错,他所忌惮之人,不是神秘人,而是圣天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