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二百九十四章 超神奥义

万古天帝 第两千二百九十四章 超神奥义

  君初见目光森寒地盯着天邪少谦,眼中流露出真切的杀机。

  聂天眉头微微一皱,目光扫过君初见,脸色不由得一变。

  他从君初见的眼神之中,不仅看出杀意,同时看出一丝惊慌之意。

  似乎,君初见在隐瞒着什么,不想让天邪少谦说出来。

  “君初见,你怕了?”天邪少谦丝毫没有理会君初见的威胁,反而是冷笑一声,目光盯着君傲晴,说道:“有些事(情qíng),这个小丫头,迟早都会知道的。”

  “现在让她知道,或许她对你的恨意,还会少点。”

  说着,天邪少谦目光转向君初见,挑衅道:“你说,我说的对吗?”

  “住口!”君初见脸色骤然变得低沉,两只眼睛闪烁着,整个人好似一头怒兽,随时都要疯狂。

  聂天看到这一幕,心头不(禁jìn)一沉。

  从君初见的反应来看,他的确隐藏了一些事(情qíng)。

  而且这些事(情qíng),和君傲晴有关!

  君初见的反应,很激动,很愤怒,同时伴随着难掩的恐惧之意。

  “究竟是什么事(情qíng),竟然让盟主大人这种反应。”聂天心中暗暗疑惑,眉头不由得皱起。

  “少主,适可而止。”这个时候,天邪少谦还想说话,却被鬼谷七祸拦住了。

  鬼谷七祸看出来,君初见已经处在暴怒之态。

  如果天邪少谦继续说下去,那就真的是((逼bī)bī)君初见下杀手了。

  君初见的实力摆在那里,要是下杀手的话,鬼谷七祸也抵挡不住。

  “滚!滚出云谷圣天!”下一刻,君初见如同狂狮一般,怒吼起来,全(身shēn)剑意激((荡dàng)dàng),非常可怕。

  天邪少谦脸色猛然一变,并不想就此离开。

  他已经见到了君傲晴,后者就是他想要带走之人。

  目标已经近在咫尺,让他此时放弃,实在不甘。

  但是他之前的赌,已经输了。

  聂天可是刚刚差一点杀了他,((逼bī)bī)得他亲口认输。

  “少主,我们先离开吧。”鬼谷七祸看向天邪少谦,低声说道。

  他们已经输了赌约,继续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

  就算君傲晴就在他们眼前,他们也无能为力。

  “还不滚吗?”这个时候,君初见再度怒吼一声,全(身shēn)的剑意,已经澎湃到极致,好似一把利剑,下一瞬间就要出鞘杀人了。

  “幽冥世家的小丫头,你真的不想知道自己真正的(身shēn)份吗?”天邪少谦没有被君初见吓到,竟是眼神闪烁一下,高声说道。

  “你,你们在说什么?”君傲晴美眸闪烁着,眼眶之中晶莹着泪珠,声音微微颤抖。

  她又不是傻子,当然猜出了一些什么。

  很明显,她不是君初见的亲生孙女,而是天邪少谦口中的幽冥世家的人。

  这一个突然的变故,让她难以接受。

  聂天此时眉头紧皱,他猜出了更多的事(情qíng)。

  君初见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qíng),瞒着君傲晴。

  而且这件事(情qíng),极有可能对君傲晴造成沉重的打击。

  “王八蛋,你找死!”就在天邪少谦话音落下之后,君初见瞬间暴怒,压抑心头的怒火,再也无法压制,直接爆吼一声。

  下一刻,他的(身shēn)影如一头狂狮,直直地向着天邪少谦狂冲过去。

  “少主小心!”突然发生的变故,让鬼谷七祸脸色一变,惊叫一声。

  君初见简直疯了,竟然真的向天邪少谦出手。

  天邪少谦若是死了,他背后的人,足以给整个圣天剑盟,带来灭顶之灾。

  “轰!”但是君初见好似丧失理智一般,一剑狂斩而出,剑影如滚滚狂浪,压向天邪少谦。

  “不要!”天邪少谦感觉到磅礴无边的压力,顿时惊叫一声,小脸吓得惨白如纸。

  他不顾君初见的威胁开口,其实就是在赌,赌君初见不敢对他下手。

  但可惜的是,他赌输了。

  君初见真的对他出手了。

  天邪少谦的实力不弱,但他所面对的人,是君初见。

  君初见的倾力一剑,足以秒杀他。

  鬼谷七祸几乎在同时出手,但他的剑势没能涨到最强,而且他之前还被君初见打伤了。

  所以,他根本无法挡下君初见。

  “嘭!”一声闷响,鬼谷七祸的(身shēn)影,直接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淋淋的血色轨迹。

  “轰!”随即,致命的一剑,向着天邪少谦袭来,杀机和死亡((逼bī)bī)近。

  这一剑若是落下,天邪少谦的下场,十死无生!

  “我······”天邪少谦再一次面对死亡,小脸已经彻底僵硬,讶然失声,说不出话来。

  然而就在间不容发之际,异变突生。

  “轰!”高空之上,一道剑意落下,如同黑暗的旋涡一般,轰然降临。

  随即,诡异的一幕发生。

  那道剑意,盘旋在半空之中,竟是将君初见的剑影,直接吸收了。

  那场景,就像是剑影没入虚空之中,被空间吞噬了一般。

  “怎么回事?”突发的一幕,让人群眼神剧烈一颤,惊骇不已。

  “好可怕!”暗夜明崖等三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神(情qíng)惊骇到极点。

  他们感觉出来,那突然出现的一道剑意,实在是可怕至极,完全超越君初见。

  君初见已经是超神剑体后期境界,比他更强的剑者。

  岂不是超神剑体巅峰,甚至有可能是超神奥义剑者!

  超神奥义剑者,这可是超神三境的最强之境。

  暗夜明崖等人只是听说过这个境界,但从来没有见过此种境界的剑者。

  他们本(身shēn)已经是剑界巅峰强者,甚至觉得,超神奥义之境,是虚无缥缈不存在的呢。

  此时看来,他们的目光,竟是井底之蛙。

  遗弃之地,潜藏着更为可怕的剑道强者!

  “超神奥义!”聂天的目光,猛然一颤,神(情qíng)惊骇到极点。

  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出来,那突然出现的剑意,释放出一股完全不同于其他剑意的气息。

  那是一种强大的气息,超然于其他剑意而存在!

  他几乎在瞬间就肯定,出剑之人,绝对是一名超神奥义剑者!

  这名剑者,绝对有着碾压君初见的实力!

  “是你!”君初见看到自己的剑影被吞噬吸收,双目骤然一缩,随即反应过来,惊骇地叫了一声。

  他的神(情qíng),几乎在瞬间,从愤怒变成了惊恐。

  他已经知道来来者的(身shēn)份,正是那名曾经在他的超神剑体之上,留下剑痕的人!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亲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