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一百九十九章 脸还疼吗?

万古天帝 第两千一百九十九章 脸还疼吗?

  聂天身影屹立在高空之中,眼神微微颤抖着,许久之后,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一抹笑意。

  流炎禁制符文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之前司马连昭和欧阳传战斗的时候,小肥猫告诉聂天,流炎禁制符文的力量,足以瞬间重创司马连昭,然后聂天再补上一剑,足以将司马连昭击杀。

  但是现在,流炎禁制符文超乎想象,聂天甚至都没有出手,司马连昭就直接死了。

  “我······”元胎空间之中,小肥猫的一张猫嘴张得老大,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很明显,他也低估了流炎禁制符文的威力。

  “小肥,这禁制符文的力量,怎么这么强?”聂天终于反应过来,忍不住问道。

  “本尊也没有想到。”小肥猫脑袋晃了晃,突然目光闪烁一下,说道:“看来,流炎玉石的价值,比本尊预料得还要大啊。”

  流炎禁制符文,是用来保护流炎玉石的。

  禁制符文的力量越强,说明流炎玉石越珍贵。

  此时,小肥猫有点觉得,把流炎玉石送给欧阳传,似乎有点舍不得了。

  “小肥,流炎玉石是我和欧阳宗主之间的约定。”聂天看出小肥猫的想法,淡淡一笑,随即目光闪烁出一抹怪异的神芒,说道:“我只是帮他取而已。”

  “不过这禁制符文的力量也很可怕,几乎可以媲美半圣级别强者的攻击了。”

  “那岂不是说,凭借着禁制符文的力量,我能对抗半圣强者?”

  小肥猫听到聂天的话,不由得撇了撇嘴,苦笑道:“聂天,你想得太多了。本尊只是吸收了流炎禁制符文,并没有融合。”

  “这些禁制符文已经用光了,本尊体内已经没有这种力量了。”

  听到小肥猫的话,聂天脸色一僵,非常无语。

  他还以为,流炎禁制符文,可以随时使用呢,谁知道竟然只有这一次。

  不过就算只有一次,也足够震撼世人了。

  此刻众人一脸呆滞的神情,便足以说明他们此刻有多震惊。

  聂天目光扫过所有人,最终锁定在欧阳传的身上,直接拿出流炎玉石,上前一步,淡淡说道:“欧阳宗主,这是你要的东西。”

  说着,聂天手一扬,将流炎玉石扔给欧阳传。

  欧阳传感受到一股炽热灼烈的力量,僵硬的面孔瞬间有了反应,眼神一热,伸手接过流炎玉石。

  “流炎玉石!真的是流炎玉石!”感受着流炎玉石的气息,欧阳传竟是激动得难以自制,状若癫狂地大喊起来。

  聂天眉头一皱,心中笑道:“不就是一块火性玉石吗,至于这么兴奋吗?”

  他哪里知道,流炎玉石对欧阳传,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有了流炎玉石,欧阳传不仅可以完全摆脱七煞阴寒之力的折磨,更为重要的是,他可以借助流炎玉石之内的力量,晋升半圣强者。

  “聂天,本尊估计,这个家伙如果能够彻底吸收流炎玉石的力量,至少能够晋升为半圣强者,甚至更强。”小肥猫笑了一声,对聂天说道。

  聂天目光一颤,怪不得欧阳传这么开心,都快要疯了。

  但是聂天丝毫不心疼,他是一个守信的人,流炎玉石是交易之物,本应送给欧阳春,没什么可惜的。

  而且欧阳传刚才的确是差点死在司马连昭的手上,仅凭这一点,他也应该得到流炎玉石。

  “欧阳宗主,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接下来,我该做自己的事情了。”聂天淡淡一笑,随即转身,目光锁定在了第五层第十七号山洞。

  接下来,他准备去寻找时空晶元。

  找到时空晶元之后,再去处理林晨的事情。

  “聂-天!”然而就在聂天转身的一瞬,他的身后却是响起了一个阴冷低沉的声音,透着极为浓烈的杀意。

  “嗯?”聂天眉头一皱,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下一刻瞬间反应过来,嘴角扯动一下,沉沉开口,喊出了一个名字:“阴袭月!”

  猛然转身,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绿衣肃杀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阴月皇朝长公主,阴袭月!

  “聂天,本公主终于找到你了。”阴袭月森然一笑,肃杀的眼神闪烁着难以掩饰的杀意。

  “阴袭月!”这个时候,围观众人突然反应过来,神情微微一变,纷纷想起阴袭月的身份。

  “她是阴月皇朝长公主,阴袭月!”有人惊叫一声,一双眼睛都瞪直了。

  阴月皇朝在整个遗弃之地,都算是顶尖的大势力,所以阴袭月这个长公主,也是非常有名。

  众人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阴月皇朝长公主,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看阴袭月的架势,明显是为了聂天而来。

  “难道阴袭月公主和这名银发小子有什么仇怨吗?”人群心中猜测着,眼神灼灼放光,显然是在期待着更精彩的好戏上演。

  “找到我应该很容易吧。”这个时候,聂天看着阴袭月,淡淡一笑,眼神极为挑衅,说道:“阴大公主,看起来上一次的教训,还是不够深刻啊。”

  “你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是想让我再给你一点教训吗?”

  “聂天,你张狂什么?”阴袭月被聂天戏谑挑衅,顿时暴怒,低吼一声,一双眼睛,似乎要吃了聂天。

  “噢,忘了问你,你的脸还疼吗?”聂天却是冷笑一声,眼中的戏谑之意,更为明显。

  “聂天,你······”阴袭月听到聂天的话,顿时胸口一颤,整个人都摇晃起来,感觉到喉咙里憋着一团闷气,咽不下吐不出,非常难受。

  她怎么能忘记,聂天曾连扇她十几巴掌,一张俏脸,都成猪头了。

  这份耻辱,她永远都不会忘!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辞万里,追杀聂天!

  那十几巴掌,就像是刺在她心头的钢针,时刻让她心痛欲裂。

  如果不能杀掉聂天,阴袭月心头的钢针,永远也拔不出!

  聂天的一句脸还疼吗,简直就是直接撕开了阴袭月的伤疤,让她整个人都变得狂躁起来,随时都要疯掉。

  “月儿,你退下。”就在这个时候,虚空之中突然响起一道阴翳的声音,随即一道黑影闪过。

  一名黑衣武者,出现在阴袭月的身边,一双冷眼盯着聂天,阴阴说道:“这个小子,交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