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凶残至极

万古天帝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凶残至极

  第1477章武台之上

  竞武台高空之上,剑春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砸在竞武台之上。

  “嘶!”人群看到这一幕,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眼神都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虽然大部分人都隐隐猜测聂天会取得战斗胜利,但是当剑春表现出强大的战力之力,很多人都觉得这场战斗会很惨烈,极有可能是两败俱伤。

  但可惜的是,最终的结果却是聂天碾压式的胜利。

  聂天的实力,实在诡异!

  “这不可能!”下一刻,高空之中的凉亭之上,一个突兀的咆哮声响起,剑无涯身影一动,竟是一步踏出凉亭,全身的杀意轰然释放,一双冷眼死死锁定聂天,杀机沉沉。

  他想不明白,剑春是剑之骨剑者,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剑纹剑者?

  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

  剑无涯知道,剑春此刻的实力,就算比之剑秋不如,却也差不过太多了。

  连他都被聂天如此轻松地击败,那岂不是说,剑秋也很可能不是聂天的对手。

  此时此刻,剑无涯才意识到聂天的可怕!

  剑无涯冷冷看着聂天,全身的杀意弥漫着,让他整个人都变得狰狞起来。

  聂天感觉到高空之上的杀意,抬头看了剑无涯一眼,却是根本没将后者放在眼里。

  剑无涯如果不是十足的蠢货,那就绝对不会对聂天出手。

  裂云宫主前车在前,若是剑无涯还敢公然出手的话,断肠公子的惩罚绝对会更重。<="cad"><="1();</></>

  这个时候,聂天总算知道圣裁者这个角色是多么重要。

  若是没有圣裁者,这些宫主们一旦看到自己的弟子,子女受伤或者被打死,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那个时候,岂不是全都乱套了。

  “剑无涯,你想干什么?”这个时候,断肠公子的声音冷冷响起,落在剑无涯耳中,如惊雷一般。

  剑无涯双瞳一颤,身躯都是微微晃动一下,全身的杀意瞬间散去。

  聂天摇头一笑,随即身影落下,目光看向竞武台上的剑春。

  剑春挣扎着爬起来,全身鲜血淋淋,看上去受伤极重,实际却并不致命。

  “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剑阵如此厉害?”剑春一双血目盯着聂天,脸色震撼不解。

  “剑春,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实力提升了,就这个简单。”聂天淡淡一笑,说道。

  凌神剑阵,聂天的实力越强,剑阵的威力就越强,他虽然没有突破到下位神后期,却也差不多了凌神剑阵的威力当然更加强大了。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聂天无惧剑春的剧毒。

  剑春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剑意之中的剧毒,失去了这点优势,他的实力就大打折扣了。

  聂天看了剑春一眼,不再停留,纵身直接离开。

  二十四强第一场战斗,最终以聂天的胜利而结束。

  这一次,聂天还是心软了,并没有出手杀剑春。<="cad"><="2();</></>

  然而剑无涯却并没有因此而感激聂天,反而是更加地怨恨。

  凉亭之上的剑无涯,一双冷眼死死盯着聂天,恨不得将后者碎尸万段!

  断肠公子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不由得摇了摇头。

  他是圣裁者不假,但也只能在十二神宫大比期间限制剑无涯等人,大比一结束,圣裁者身份就失效了。

  到了那个时候,剑无涯若是想杀聂天,他是无权阻止的。

  其实每一次十二神宫大比之后,十二神宫之间都有激烈的交锋,很多天才弟子因此陨落。

  正是因为这样,十二神宫彼此之间的矛盾才越来越大。

  接下来,比赛继续。

  二十四强之间的战斗,是积分前十二名,对战后十二名。

  这也是为了保证实力更强的人能够进入十二强。

  接下来的一场战斗,对战双方出乎聂天的预料,竟然是独孤逆和千流杀!

  “居然是这两个人,这些有意思了。”聂天看着竞武台上的两道身影,嘴角不由得幽幽翘起。

  独孤逆和千流杀都是来自天界神域的人,但不同的是,一个加入赤月神宫,一个加入冷寒神宫。

  千流杀比独孤逆提前来到域界,实力却是只有下位神中期。

  而独孤逆刚来域界不久,实力也已达到下位神中级,再加上他有百虚之体和魔夜之瞳。

  所以这一场战斗,绝对是一边倒的战斗,千流杀没有半点希望获胜。<="cad"><="3();</></>

  “独孤兄,好久不见。”千流杀显然认出独孤逆,微微一笑,一脸示好。

  “千流杀,我和你的父亲千尘雨是同辈,你见了我,应该叫叔叔才对啊。”独孤逆阴阴一笑,一脸的戏谑挑衅。

  “独孤逆,你……”简单的一句话,一下挑起千流杀的怒火,让他顿时说不出话来。

  其实独孤逆说得没错,他在天界神域的时候,的确和千尘雨一起共事,说自己是千流杀的长辈,未尝不可。

  但是此刻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来,这就是在侮辱千流杀了。

  “千流杀,你比我提前一百年来到域界,现在也不过是下位神中期实力,你的天赋果然不是一般的渣。”独孤逆冷冷看着千流杀,沉沉说道:“我就想不明白了,雪凌天为什么要让一个废物进入域界。”

  “独孤逆,你找死!”千流杀的城府跟独孤逆完全是两个级别,彻底被激怒,沉沉暴吼一声,脚下一踏,身影狂冲过去。

  “废物,活着也是浪费!”独孤逆冷冷一笑,眼神之中是蔑视一切的冷漠。

  他连自己的老师都敢杀,又岂会在乎一个千流杀。

  “死吧!”独孤逆嘴角扯动一下,随即魔虚百化出手,一团黑色剑芒呼啸而出,直接将千流杀笼罩,魔虚剑意释放出恐怖的吞噬力,千流杀甚至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当场尸骨无存。

  “这……”人群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目光剧烈颤抖,没想到独孤逆这么凶残,对同是一个位面世界的武者出手也是如此凶狠。

  在偌大的域界,能够遇到同一个位面的武者,一般都是非常友好。

  但是独孤逆的身上却是只有凶残的杀性,其他的什么都不在乎。

  “千流杀!”就在此时,一道暴怒的吼声响起,雪无双的身影出现在高空之中,一双眼睛赤红充血,死死盯着独孤逆。

  他和千流杀一起长大,一起来到域界,两人虽不是兄弟,但却比兄弟更亲。

  他视千流杀为自己的弟弟,此刻看着弟弟被人屠杀,岂能不怒。

  “雪无双。”独孤逆猛然抬头,看着雪无双,冷冷开口,随即身影一动,直接握住千流杀的神格,手掌之上涌出一股魔虚之气。

  “啊!”下一刻,神格之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声,随即神格彻底变得暗淡。

  独孤逆,当着雪无双的面,抹杀了千流杀的神识!

  本书来自htt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