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万古天帝> 第七百五十三章 出手狠辣

万古天帝 第七百五十三章 出手狠辣

  玄丘近距离感知聂天,体内的血脉封印变得更加活跃,他能更真切地感受出来,隐藏在聂天体内的力量异常恐怖,比他预想得更加恐怖。

  刚才玄丘亲眼看到聂天吞掉云纵的元灵,那一幕实在太震撼了。

  他还在疑惑,聂天体内的力量到底是什么,为何如此强大?

  他甚至能感觉出来,聂天的武体都跟常人不一样,比同等级的武者强大太多,只有那些天地灵体的武者勉强能和聂天一拼。

  玄丘本来不想出面,但他没想到这件事惊动了云海潮。如果他此时不出来,单凭齐有义一人,不可能保住聂天。

  齐有义是执法堂大长老,但云海潮却是苍龙学院副院,后者身份比前者高了许多。

  就在玄丘观察聂天的时候,后者也在观察他。

  聂天同样在玄丘身上感知到一股潜藏的力量,很强,但是却极其收敛。

  “臣下不敢。”云海潮脸色很难看,但还是向着玄丘微微鞠躬,恭敬有加。

  如果是其他的皇子,云海潮根本不会在乎,但玄丘不一样,他是仅次于玄嚣太子的皇子,玄月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最好不敢。”玄丘嘴角扯动一下,旋即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云海潮目光颤抖一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玄丘这是在明知故问。

  他刚想对聂天动手,玄丘就带着齐有义出现,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玄月帝国有四大家族:齐,鲁,云,玉。

  人人都知道,齐家是玄丘皇子的人,鲁家和云家是玄嚣太子的人,玉家则是在两位皇子之间保持中立。

  玄丘身边的齐有义,就是齐家的人。

  很明显,玄丘和齐有义突然出现,就是为了救聂天而来!

  这个时候,玄丘却不等云海潮开口,而是看向聂天,问道:“阁下怎么称呼?”

  “聂天。”聂天回答一声,不卑不吭。

  玄丘淡淡一笑,说道:“聂天,你是当事人,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

  聂天目光微微一凝,一抹精芒闪过,上前一步,将事情的过程简单说了一遍,并不偏倚。

  最后,聂天说道:“我与周礼和云游,都不认识,是他们两人先出手,我被逼出手。”

  聂天十分精明,当然知道玄丘为什么而来。他不需要夸张,只要为玄丘制造一个借口就行了,后者自然会保他安全。

  “好一个被逼出手!”聂天刚刚说完,云海潮便怒吼起来,道:“就算你是被逼出手,那就一定要杀人吗?”

  “我杀云游,是因为他侮辱我的朋友。”聂天微微皱眉,说道:“至于云纵,是他不问是非想要我的命,打伤他,同样是无奈之举。”

  “你……”云海潮被聂天几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感觉胸口压抑一团闷气,非常难受。

  “云副院长,不要激动。”玄丘这时淡淡一笑,说道:“本王不会听信他的一面之词,我们可以找其他人再问问嘛。”

  说完,玄丘目光在围观人群身上扫过,朗声说道:“谁是周礼和黄仙儿,请站出来。”

  这个时候,周礼和黄仙儿都没有离开,听到玄丘的命令,不得已只能走出来。

  “本王问你们,刚才他说的话,是真的吗?”玄丘盯着两人,目光阴冷,透着一股深深的压迫。

  “十九殿下!”周礼吓得小脸煞白,额头全是密密的汗珠,噗通一下跪倒,竟是痛哭起来,说道:“这件事跟小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啊,都是黄仙儿,是她让我杀聂天公子!”

  周礼也不傻,当然看出来玄丘是站在聂天这边的,当下把所有事情都推给黄仙儿。

  而且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什么都不知情,只是按照黄仙儿的命令做事。

  周礼虽然被聂天打得重伤,但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比起黄仙儿被废元脉,云游被杀,云纵被吞元灵,他的确算是好的。

  黄仙儿听到周礼的话,身躯猛然一颤,也跟着跪下了。

  她更精明,岂能不知道玄丘皇子的意思,急声说道:“十九殿下,这件事都是小女子的错,是我……”

  当下,黄仙儿将苍龙山脉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黄仙儿的话落下,人群一阵骚乱,纷纷议论。

  “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黄师姐真是太过分了。”

  “是啊,聂天公子救了她,她却反过来要杀他,真是狼心狗肺。”

  “漂亮的女人就是心狠手辣啊!”

  听到人群指责黄仙儿,玄丘微微点头,眼中闪过诡异神采,高声说道:“你这女人,实在奸险,聂天救你一命,你不思报恩也就罢了,居然还让人要他的命,真是该杀!”

  “殿下饶命!小女子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黄仙儿感受到一股杀意扑面而至,顿时高声喊叫起来。

  可惜已经晚了,玄丘身上一道火焰涌出,在空中掠过,黄仙儿直接香消玉殒。

  “嘶!”人群看到这一幕,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玄丘皇子看上去彬彬有礼,没想到动起怒来,却是这般凶狠。

  黄仙儿这么漂亮的女子,也能下得去手,心性实在不同常人。

  聂天看到这一幕,目光剧烈一颤,旋即便明白玄丘的用意。

  黄仙儿站出来,把事情说了一遍,这就足够,她的用处就没了。

  留着她的命,万一她改了口,反而麻烦。

  玄丘出手的狠辣,超出聂天预料,这个皇子,不简单!

  至于周礼,什么不知道,杀不杀都无所谓。

  玄丘杀掉黄仙儿,脸色依旧如常,淡淡说道:“云副院长,现在一切都清楚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这个黄仙儿而起。聂天打败了周礼,被云游看到。云游年少轻狂,想挑战聂天,但聂天不给他机会,他就侮辱聂天的朋友。”

  “聂天一时激愤,失手杀人。后来云纵赶到,看到云游尸体,便不分青红想要报仇,谁想到却被聂天打伤。再到后来,云副院长就出现了。”

  说到这里,玄丘顿了一下,古怪地笑了一声,目光转向云海潮,说道:“整个事情就是这样,本王觉得聂天并没有什么错,云副院长觉得呢?”

  玄丘三言两语,替聂天把所有的事情推开,最后还当面问云海潮,这种手段,实在厉害。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