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们注定是对手。”凤清音道,它的神色有些复杂。

  无论是因为当初的事,还是因为眼下的局面,它其实都和时玉一样,不想和对方交恶。

  “为什么?”时玉眼睛望着它,“就因为你是妖兽我是人族?但你我都很清楚,所谓的立场归根究底不过是利益之争。

  人族担心被妖兽赶去下重天,而妖兽担心人族壮大,所以才这么水火不容。但是我们和你,并没有利益的冲突。

  甚至,你只差一点就突破到半圣,我也能助你一臂之力。”

  凤清音神色一动,“你能帮我?”

  “对,我能。”

  这天底下,能这么底气十足说出这话的没有几个。

  但是曾经受过时玉恩惠的人,都对此坚信不疑。

  凤清音好半晌没吭声,它看着时玉看了一会儿,最后突然一笑,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在这么点时间内达到如此境界?我认了一位主人,是他让我的修行一日千里,也是他让我在天上天有立足之地。这次会来妖兽王城,同样是他告诉我说我突破的契机就在这里。

  我既然已经认主,此生便不会再有自由。就算现在我们不会对立,但将来却是未必。”

  时玉却是没想到背后还有这层缘由,她还以为是凤清音找到了自己的机缘。

  虽然凤清音满口拒绝,但她还是想再争取一下。

  “人族有一句古话,叫明日事明日忧,至少此时此刻,我们不是敌人。既然不是敌人,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这么剑拔弩张。”

  “可我记得你们人族也有一句话叫‘防患于未然’,潜藏在身边的危害比那些光明正大的敌人更需要注意。”凤清音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你不会。”时玉道,“清音绝响,不似人间。内心污浊的人,配不上这么好的名字,也不配让我站在这里伸出橄榄枝。”

  凤清音听到这,嘴唇张了张,不免笑道:“都说人族油嘴滑舌巧言令色,令人防不胜防。我原先是不信的,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认可让我很受用。”

  时玉见它这神态,知道它这是接下了自己的橄榄枝。

  “言语是交流的途径之一,你会高兴,这说明在你心里对我也很认可。”时玉笑道,“既然不是对手了,那我们也就没必要这么剑拔弩张了。风洛,”她侧身对不远处的风洛道,“麻烦你去带其他人回来吧。”

  风洛还有些愣神。

  这……就没事了?

  什么时候妖兽也都这么好说话了?

  带着不解,他来到了林凡他们这边。

  素年他们也都看到了时玉,知道时玉也突破成半圣后心理本来还挺激动,现在一看竟然没打起来,妖兽王城里的那些妖兽们就屈服了,一时也有些奇怪。

  “走,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们依旧选择谨慎行事,并没有让其他的人族过来,依旧是他们自己先进妖兽王城探探情况。

  回到妖兽王城后,朱雀眼皮子直抽。当初扩建妖兽王城花费了它不少的心思,现在外城全都被毁,它的心在滴血。

  https:///2/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