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到自己的小说中> 第二百六十一章

穿越到自己的小说中 第二百六十一章

  风宗,天峰大陆八大极致宗门之一。

  对外,很多人是只知道风之极致只有风圣这一位圣境强者,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刘攀是在自身彻底僵尸化后才隐匿气息潜入风宗的。

  拥有近乎神一般的感知力,刘攀是很轻易的就发现了好几个压制着自身气息的存在。而这些人,气息虽是寻常,但修为却都跨入了圣境。

  “五个,难怪。”刘攀自语,心中原有的一些猜测在这一刻被得到了证实。

  对于天峰大陆所拥有的圣境强者,最初的时候刘攀也以为只有八大圣者这八个。然而,后来的一些事情却是让他对此产生了怀疑。

  当初在初到黎云城万宝楼与徐小湛再相见的时候,刘攀是第一次发现了雷圣的存在。

  当时的刘攀是有疑惑,只是因为黎云城本就在雷宗所属范围内,且当时经营着万宝楼的也只有徐小湛一个人。所以,虽然疑惑,但刘攀也并没有去深入思考太多。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疑惑变得越来越深,刘攀是不自觉的去深入思考了一些东西。

  对于八大圣者,天峰大陆最强的八个人。毫无疑问,他们应该是无拘无束,无人可挡的存在,然而,为什么至始至终监视万宝楼的都只有雷圣一个人?

  如果说最初的万宝楼只有徐小湛一个人坐镇,没什么可监视的价值,那么就算一个圣者都不来,刘攀也不会觉得奇怪,可后来刘狂出现了,他是这所有事件的主角!

  最大的问题也就在这里,从刘狂出现一直到万宝楼圣级拍卖会结束八大圣者里依然只有雷圣一个人出现,这很不正常。

  几个无拘无束无人可挡的存在,在面对刘狂这唯一有可能能让他们破虚成神的诱惑下,他们怎么可能按捺住自己的内心,不亲自跑来盯着刘狂以避免任何有可能发生的意外?

  这完全说不过去!

  除非……有什么事情拖着离不开身?或者,有不敢长时间离开去监视的理由?

  后来,在进入雷宗之后,刘攀是对这一情况有了更加确切的猜测。

  雷宗不止雷圣一个圣境修士,那么显然,其他宗门也可能不止有各自圣者这一个圣境修士存在。

  雷圣在回到宗门之后是找机会灭掉了宗门内的一个圣境修士。当时的刘攀是还有些不明所以的莫名其妙,而现在感知着风宗内的这五名圣境修士,他却是忽的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五名圣境修士里没有风圣,刘攀是很确信这一点。而这五人之中,三人是在圣境初期圆满,两人是到了圣境中期的修为,而圣境中期之中似乎还有个是才刚突破不久的……

  没有人会甘心屈膝一辈子,更何况还是资质满足且已经突破到了圣境的天骄。

  现在回想,雷宗里雷圣干掉的那个圣境修士的修为似乎在圣境五阶的样子,刘攀是不知道他在雷圣刚离开宗门去监视万宝楼的时候是个什么修为,但现在他是觉得那应该也是一个不甘屈膝的主。

  原本只是随意的养着,现在却成了隐患跟枷锁?

  刘攀感知着这五人的状况,心下是有着诸多的念头。

  对于这五人,资质是有不比风圣差的,只不过因为一直以来受到风圣的压迫,故而境界缓滞不前,甚至根本不敢有明面上的修炼。

  而如今风圣离开,虽不知会离开多久,又何时能归,但这五人无一例外的都开始了自身修为境界的提升。

  这还真是够讽刺的。

  刘攀是不知道风圣之前是出于什么心态没有宰掉这几个破了境的圣境修士,但如今,从客观的现实来判断,刘攀觉得,若是没什么太大的变数,风圣很可能不会在短时间内去考虑宰人的事情了。

  对于风宗的这几名圣境修士,不例外的几乎都是比风圣晚了几个千年才破入圣境的。虽然从外表上来看,他们大多都是发须一片白的糟老头子,但事实上,无论是从精气神哪方面来说,他们都要比风圣更强一些。唯一不及的或许只有修为。(ps:风圣还未出现,此处对比是刘攀以雷圣作为样本进行的对比。)

  而要对宗门里的这些圣境修士下手,若是如雷宗那般一共就只有两人,那自然是没太多可顾忌的。可风宗内有五人。一旦风圣对其中一人动手了,其他人会怎么想?

  虽说有绝对的修为境界的压制,这五个圣境的修士在风圣面前也掀不起什么太大的浪花,但这对精气神各方面都处在弱势的风圣而言却也绝不会是什么小的消耗。

  故而,在没有确切十足把握的前提下,刘攀是觉得风圣在短时间内不可能会对这些圣境修士动手。甚至,风圣很可能会一直放任这些修士,即便是他们再次破境,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权当没看见。

  圣者要面临的问题,在以前是没有,但在刘狂这个手握着大荒刀之人的消息传入其耳中的时候就有了。

  对于天峰大陆高层人物都能想到的那些问题,圣者自然也能想到。甚至他们比其他人想得更多,更细!

  破境成神的丹药,就目前的情况,就算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那也只会有两粒,也只可能会有两粒!

  万载前火圣刘落寒的那次炼丹,虽是没人知道具体的丹方与炼制手法,但一些特殊的药材却不可能瞒住所有人的眼睛。

  而那些药材,在经历了万载时间的各种试验与“糟蹋”,如今还能凑整的也就仅仅只够两副。这还是八大圣者在怀着恐惧、不甘、害怕以及些微希望的复杂情绪所小心翼翼保留下来的东西。

  如今,这炼制神丹的材料或多或少的都掌控在八大圣者的手中。余下,这些材料会被陆陆续续的“送”到刘狂手中,而后八大圣者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八个人,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不止八个人。

  这些人都在等待,然而神丹最多也只可能会有两粒。

  以刘狂如今的修为境地,谁也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开始着手研究炼制神丹。如此情形,八大圣者自然也就不会有谁愿意去做对自身消耗极大的事情。

  再者说,若是真有谁大动干戈有了消耗,其他圣者恐怕是巴不得能少一个竞争对手,于是乎乘机联手落井下石也不是不可能。

  如今的八大极致,明面上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暗地里却谁也不知道究竟藏了多少其他极致家族里的奸细……

  风圣不会对自家宗门内的圣境修士动手,其他圣者同样也不会对自家宗门的圣境修士动手。如此,这就形成了一个僵持的局面——圣者不能去守着刘狂,他们要守着各自宗门里的圣境修士。

  能修炼到圣境的修士都不会是什么泛泛之辈,如若完全放任,天知道后果会是怎样。恐怕没有哪个圣者会愿意看到在刘狂炼制神丹成功之前又冒出几个圣境巅峰的强有力竞争对手。

  更何况,这多出来的竞争对手很可能还会因为长期被压制的缘故而带上毫不掩饰的敌意……

  既不愿动手消耗自身,又不想再多出对手敌人。如此,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守着。毕竟,在各自的眼皮子底下,这些人还不敢明目张胆的进行修炼。

  不过,显然,只是守着不做其它是一个蠢办法,甚至可以说是保留了巨大的隐患。

  毕竟,在刘狂着手研究炼制丹药的时候,八大圣者是不可能再与宗门里的这些圣境修士进行僵持的,而在他们离开之后……

  能破境成神的自不必多说,可若是失败了,即便能全身而退,那要再回宗门也不知是多久之后了。

  而因为仇恨,想要再回宗门的圣者要面临的恐怕会是不亚于抢夺破境成神丹的惨战……

  万载后再次出现的破境成神的机会,似乎,这也成了八大圣者独断专权崩溃的开端。

  刘攀的脑子里是想了很多。对于这修炼界的复杂,他是能够坦然接受。毕竟曾是小说作者,比这更复杂的存在他都见过!

  观察了风宗内的这五位圣境修士,虽然刘攀想了很多,但显然他是不可能忘记自己潜入风宗来的目的。

  没有打扰这五位正全力修炼提升自身境界的修士,刘攀收敛着气息,而后是没费多大的力气便找到了风宗收藏历史古卷的阁楼。

  镇守风宗古卷阁楼的是一名武帝境的修士,不过显然,武帝境的修士在如今的刘攀眼中根本就不够看!

  无声无息的,刘攀直接将这武帝境修士给放倒在地,而其他在这古卷阁楼内溜达查看的风宗弟子修士更是不值一提,很快就全都躺了下去。

  毫不客气的,刘攀将古卷阁楼内的古卷连同放置其的架子一同塞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

  不得不说,风宗收藏的古卷是真的多,在刘攀的估算下,这至少比雷宗所收藏的那些多了五倍之多!

  小半个时辰之后,刘攀抬手在古卷阁楼入口处的墙面上留下了一些痕迹,而后便施施然的走出风宗古卷阁楼融入夜色消失不见……

  风煌城外,叶清翘首望着风宗山门之内,他是觉得这一切都太安静了,无论如何他都没想过刘攀在潜入风宗之后会是这样的安静,这让他莫名的有些心慌。

  “看什么呢?”

  突兀响起的声音是让叶清吓了一跳,而后叶清便看到了一双泛着幽绿色的眼睛,同时他还感受到了一丝极细微的阴寒邪恶……

  “没……没什么。”叶清开口,浑身是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相信道:“大哥,你事情办完了?”

  “嗯。”刘攀点了点头,而后转身迈步,道:“走吧,这已经没什么用了。”

  叶清闻言赶忙跟上,而后随口问道:“那大哥,接下来我们去哪?”

  “先随便转转吧,再之后我们去北原。”刘攀开口,却是忽的想到了什么,道:“对了,你跟在我身边是可以修炼的,不用像之前那样将自身的境界给压制着。”

  “啊?”叶清怔了怔,却是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不会不明白吧?”刘攀开口,转头看了叶清一眼,道:“雷圣让你跟着我,那他在某种客观的事实上就已经约束不了你了。如此,你修不修炼又有什么关系?再者说,你觉得雷圣最终破虚成神的概率有多大?他成神了会怎样,没成神又会怎样?这对你有影响?”

  叶清闻言沉默,一句话也没说,然而那闪烁的眼神却表明着他此刻的内心一点也不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