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惹霍成婚> 第903章 他失约的原因
  摄影棚。

  “滴”的一声,>

  纪微染微僵的身体动了动,抬眸,她朝手机望去,几秒钟之后,她伸手拿过手机。

  此刻,她的心跳是加速的。

  但……

  当她看清楚微信是江蔓清发来的,而不是自己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的男人时,心跳当即就停了下,很快,她的心跳恢复正常。

  她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

  仅剩的期待在这一眼中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自己都看得清楚的失望。

  又一次……因厉佑霖而起的希望。

  扯了下唇,她敛眸,起身离开。

  “走吧。”轻声的,她对一直跟在身边的邢星说道。

  邢星自然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但她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接着快她一步打开休息室的门。

  “微染姐!”从洗手间回来的小唐兴高采烈的小跑过来,“现在回去么?”

  “咕噜噜……”

  几乎是她话音落下的同一秒,她的肚子跟着叫了起来。

  小唐嘿嘿一笑,继而眼巴巴的望着纪微染:“微染姐呀,你肚子饿不饿?想吃什么?要不要我给你买?”

  “去吃火锅吧,”纪微染抿了下唇,声音还是很低,“去你一直想去的那家,再问问工作室其他人要不要一起。”

  小唐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闻言眼睛都亮了:“微染姐你最好了!吃完火锅咱们是不是再去唱歌?”

  “嗯。”

  小唐眼睛更亮了:“啊啊啊!微染姐我爱你!我这就群里问问她们!”

  纪微染扬唇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丝毫没有达到眼底。

  一旁的邢星看在眼中,眉头微皱。

  二十分钟后。

  一行人聚在一家火锅店,要了个包厢,都是一帮小姑娘,聊起天来热热闹闹的,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纪微染基本就是坐在一边安静的吃着。

  工作室员工都知道她的性子,对此一点也不意外,至于另一个安静不说话的邢星,则是太冷不太敢接近。

  从有人开始,包厢里就一直说话声不停,很热闹。

  可……

  越是热闹,纪微染越觉得难过,怎么也止不住,碗里的美食也是味同嚼蜡。

  半晌,她起身借口去洗手间,且拒绝了邢星的跟随。

  她想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儿。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碰到杨姐和她前夫拉扯,还在说着什么。

  她是前段时间从小唐那听说杨姐前夫在追杨姐想要复合,但杨姐没有同意,不愿意杨姐尴尬,她准备返回。

  不想,转身的下一秒,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传了过来。

  “厉少上次自爆已婚,他的太太就是纪微染对不对?杨兰你也不用否认,我手下有人一个月前无意间拍到厉少送纪微染去机场,那时间段,就是厉少宣布已婚的第二天,这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

  纪微染脚步一下顿住。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杨姐前夫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这一次,显然刻意压低了不少,但她站的位置巧妙,他们看不到她,而她……能听得很清楚。

  “杨兰你能不能别那么想我?!我他妈要是你说的那种人,我早就爆出去了,还用得着压下来?你扪心自问,但凡纪微染的消息,还有你现在带的江蔓清,哪一次拍到了我没有压下来?”

  “还有,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想再睡你,可也不会用这个威胁你,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找你是有重要事!你自己看!”

  他给杨兰看了什么纪微染不知道,但前后联系,她突然有了不少的预感。

  很快,预感成真。

  “这……”

  “今晚我们本来在盯周影帝的新闻,想知道他的神秘女友到底是谁,但没想到会拍到厉少和赵绾烟……进了盛希医院,虽然只有背影,但赵绾烟当初在这圈里那么火,别说背影了,就是只拍到一只手也能被人认出来!这照片我压下来了,我敢保证,除了我的人,没有其他记者,照片我给你,纪微染是你一手带起来的,你是我老婆,我当然……总之,你自己看着办。”

  “……”

  后面两人还说了什么,纪微染再也听不见,只是隐约中,她似乎听到了杨姐的挣扎呜咽声。

  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一如来的时候。

  她的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和出来时一模一样,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她落在身侧的一只手……悄然紧攥。

  走了几步,她停下,忍不住笑了笑。

  原来,他的失约又是为了……赵绾烟。

  回到包厢,纪微染若无其事的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而后继续安静的吃东西。

  但这份安静,在不久之后被打破。

  小唐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一脸悲壮。

  起先,纪微染并没有看到也没有在意,只听到有人问小唐怎么了,而后,她听到了小唐愤恨郁闷的回答——

  “啊啊啊!刚刚发现大姨妈提前来了!不能愉快的吃辣了!之前看过中医啊,医生嘱咐过我,大姨妈来的时候不能吃刺激性的东西,所以我只能吃清汤的了,嘤嘤嘤,好难过……”

  纪微染呼吸滞了滞。

  下一秒,她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一件事——

  她这个月的例假还没来,已经推迟了……

  蓦地,她又想到了一个月前她去柘城那天,她和厉佑霖欢爱的时候,似乎……没有做措施,后来上了飞机她很累没有想到,再后来是拍戏,她直接忘了这事。

  算算时间……

  拿着筷子的手骤然紧握,纪微染大脑一片空白。

  她一动不动,过了好久才敛眸,重新低下头吃东西。

  谁也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吃了邢星。

  半个多小时后,火锅结束,一帮人继续转战KTV。

  纪微染没有去。

  邢星自然也不会去,她的职责是跟着纪微染保护她。

  纪微染知道小唐爱热闹的性子,何况在柘城她也辛苦了,于是便拒绝了她要一起送她回家的要求,表示有邢星就够,让她们好好玩。

  ……

  车子平稳行驶在马路上。

  纪微染闭着眼坐在后座,一声不吭,细长的睫毛下,落下的是一片阴影,一如她的心。

  不知过了多久,她睁开眼看向窗外。

  “邢星,停一下。”

  车子在路旁慢慢停下。

  纪微染一瞬不瞬的望着后视镜里不远处的一家药店,交握在一块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她重新闭上眼低声开口:“帮我……去买样东西。”

  邢星掀了下眸。

  “好的,纪小姐。”

  二十分钟后,车子到达南园。

  “我想一个人待会儿,你回去吧,明早来接我去片场。”纪微染说得很轻,但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不容置疑。

  “好的纪小姐,等你进去后我再离开。”邢星点了点头。

  纪微染没有再出声,拿着包推开门下了车。

  只是走到别墅门口,她在原地站了很久才开门进去。

  王姨一看到她进门就笑着迎了上去:“太太,你回来啦?累不累?吃过晚饭没?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吃的?”

  纪微染有一瞬间的恍惚。

  “不用了,谢谢王姨,我有点累,想睡了。”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无异,她又重复道,“我想睡了。”

  王姨只当她工作太累,见状不再打扰她:“好的太太,那你有事叫我。”

  “嗯。”

  纪微染上了楼。

  习惯性的要推开卧室门的刹那,她愣了下。

  几秒后,她深吸了口气。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这才多久,她就有了这么多和男人有关的习惯?

  她最终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灯开,清冷的卧室映入眼帘。

  纪微染失神了很久。

  最后,她打开包包,拿出让邢星买的验孕棒走进了浴室。

  十分钟后,她再一次失神。

  纪微染失眠了。

  她试图让自己早早睡去,可躺在床上,不管她多努力,身体也抗议着多累,可她就是睡不着。

  她突然间很想做点做什么。

  可做什么呢?

  她想到了明早要回片场拍戏,想到了她的剧本,可剧本……昨天白天的时候她好像落在厉佑霖书房里。

  于是,她下床,想去拿剧本。

  可等她到书房拿到了剧本,她突然间又不想看了,确切的说,她有些……看不下去。

  这是第一次,因为私人的原因看不下去剧本,不仅如此,她还觉得心中有股烦躁在肆意的横冲直撞,心口也像是有块石头压着,让她透不过气来。

  手指一点点的攥紧,很快,剧本被她抓出褶皱。

  忽的,纪微染闭上了眼。

  不想再待下去,她只想离开。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啪”的一声,有东西被剧本带过扫落在地。

  是杯子。

  纪微染身体僵住。

  须臾,她转身蹲下捡起碎掉的杯子,可不知是不是碎片太锋利,还是她走神的太厉害没注意,等她有感觉的时候,指尖已有血珠冒出。

  她皮肤白,白与红的碰撞格外刺激人的眼球。

  她恍惚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似的把手指放到了嘴里。

  可血还在往外冒。

  怔愣间,她想找创口贴贴上,她的脑子有点混乱,隐约间仿佛记得书房里就有医药箱,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拉开了书桌的抽屉。

  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