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湘信有鬼> 第一千玖佰伍拾三章 开怀

湘信有鬼 第一千玖佰伍拾三章 开怀

  本来以为只是出门历练,谁都没有想到会招来横祸。这其中自然有着许多的始料未及,还有就是想当然的结局。许多人只知道自己行事,却没有发现接触的人越强大,其实危险也就越多。

  虽然说机会也是更多,就好比荷塘六杰,根本就还没有达到和江湖人称雄的本钱,却已经涉及到了江湖人的手段!所以最后甚至到了被向家的人控制,这些人都没有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

  即使诸如杨紫,年幼时得到过牛堪的教导,后来不断的帮助几个哥哥完全任务,修炼也是更加的得心应手。不过因为平时没有人和她说起,她的入梦境法术,会对人造成多大的影响,所以她一直不知道自己的境界状态。

  后来万万没有想到,从苗疆外围沿途来到湘东之后,布局时就在车上碰到了意外,因为那个姓沈的男子,确实给人造成了一些威胁。到后来按照杨紫大哥的说法,这种手段的施展出来,居然逐渐成为了他们自己的噩梦。

  如果杨紫知道,养大她的牛堪,更大的秘密在县郊那古墓里,不知道杨紫心里会如何感受。

  当然,此时的这个人,自然也是不知道,这里还有人会识破这种手段,所以即使他在这里施展出手段,甚至感觉到自我良好,最后看到这种结局,还是大大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如今外面是初秋的天气,这个男子不由自主的看自己。因为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人,他真的感受到不一样的危机。

  此刻张芝麻确实已经跨越空间,和骆冉这些人到了一起。这些人看到张芝麻的时候,骆冉站在没动,向蔏却都居然差点往前跑了。不过因为张芝麻的状态,还是令向蔏震惊。在骆冉提示下即使收脚,还是很难控制住了自己的念头。

  如果是平时的话,这肯定是极为搞笑的事情,但是这个时候向蔏哪有心情笑出来。站在骆冉身边,心里却有了更多的不解,因为她寸步不离的搀着张芝麻,大家都看着骆冉,一时间似乎不知道怎么办。

  “是不是有什么不对?”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但是看到他不住偏头四下张望,向蔏隐隐便感觉到了,这是一种防备!

  “你没有感觉到很熟悉吗?”骆冉话不多,甚至声音有些低!

  抬头看向骆伯伯的时候,却隐隐有着心灵的悸动,我没有吱声的意思,却终于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因为就在我刚刚使劲往前跑的时候,竟然看到前面那片火红的荆棘丛里,好像突然的发现有着一张脸庞。

  这里的火焰没有开始的大,虽然到处都在冒火,却令人惊讶的是没有冒烟的。到处都是熊熊的烈火,看着那似乎有些熟悉的燃烧荆棘丛,还有那张时隐时现模模糊糊的脸,这一切却似乎令我感觉到熟悉。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人待在里面没事,就像我站在这焰火边都感觉到撩人,可是想到开始自己做梦时的经历,一时间还是有着不出来的感受。可是我看到那处地方,隐隐的在脑海里浮现出某个人的头像来。

  一会儿看着好像是张燕,一会儿看着好像是向茜菲,一会儿变成了唐家姐妹,一会儿忽然模模糊糊的,又变成了那个杨紫。

  对!

  真的看着像是杨紫,不过依稀仔细来看,却又好像是一个我想不到的人,居然是沈晓华!

  虽然我的头脑一片迷糊,但是这刻我却看得极为清楚。她居然浑身破破烂烂的,就被包围在那熊熊火焰的荆棘丛里。不过她看着好像丝毫没有痛苦的意思,而且居然还正含羞带笑的看着我。

  静静的微笑看着我,正好像每次到学校看到他时的那副情形。

  如果不是不是知道,自己和骆伯伯还在这阵里,我一定会认为那是真的。不过此时看到她的时候,我心里虽然咯噔了一下,但是想着她终究是惊讶的,心里却忍不住便念诵起《清心渡厄决》。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骆伯伯似乎没有约束我,而且顺手松开了我。我虽然微微一愣,但还是瞬间奋不顾身的跑了过去,这一刻在我的心里才知道,自己一直都压抑着这种恐惧。

  此刻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想问问她为什么在这里!

  可是就在我要接近荆棘丛的时候,不知道究竟是因为我忽然想到了,自己还在阵里,如果我就这么跑过去,身后骆伯伯他们是不是又要分心来照顾我。还有那隐藏在暗处的人或者怪物会不会作怪?

  虽然只是在心里起了这个念头,顿时便有那么几秒的停顿,我的身子几乎便站在荆棘丛边,看到触手可及的沈晓华,顿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沈晓华似乎也在朝我招手,好像是让我也进去荆棘丛里一样。我很想伸手去拉她,可是容不得我多想,隐隐感觉到自己身后一股炙热的感觉接近。

  那是一阵狂风扫动的火焰飘过来的风声,我本能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可是回头看到身后的骆伯伯还有龙峰治几个,都静静的看着我。于是我居然侧身闪过荆棘丛,再次往折回往这边飞快的跑回来。

  我自然没有看到,就在我错身闪过这片荆棘丛之后,留下那在荆棘丛里的人。虽然看着她既像沈晓华,又像别的人的样子。其实这一切都不重要,因为在她脸上,居然闪过一丝恼怒。

  虽然只是在这阵里,但是她的神态却惟妙惟肖,在那朦胧中让人感觉到惊讶。我不知道骆伯伯和龙师傅有没有看到,但是我看到这个人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可是心里却无比的清晰。

  那便是我体内的蛊基异样在涌动,走是体内蛊基受到了某种刺激,然后在诱发某种反应。这使得我格外的惊讶。因为每次只有在遇到异性特殊的体质时,这蛊基才会反应的。这种反应我隐隐听骆伯伯提过,那是蛊基对某种体质的异性有需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