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九百五十五章 如意算盘

穿越之教主难为 第九百五十五章 如意算盘

  “这家的家主是……”

  “商志高,被逐出去商家人中,以商见君、商佑棠、商保安为首,这商志高就是商见君的姨表弟。”春江忙把刘二查到的资料跟黎浅浅说。

  为首的三人虽为同辈,但因不是本家人,所以他们不按商家家谱命名,也就出现了同辈,名字却毫无相干的情况。

  其实商家老祖宗当初的用意是好的,觉得自家虽收留了这些孤儿,不好让他们忘了自己的祖宗,所以随时都做好他们会分宗出去,或认祖归宗的准备。

  可这在被分宗出去的人眼中,就成了本家根本没把他们当一家人看待的证据了。

  所以说,斗米恩升米仇,在商家这里真是非常具体的呈现!

  “商佑棠拉拢了不少官员,其中不乏商家人,当然也有不少商家旁支出来的官员不愿与他们合流,商佑棠确实有点经商的天份,不过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靠本家支持才有所得,故一失去本家支持后,他必须赶紧找到靠山。”

  之所以会这么急迫,肯定是因为,之前他仗着商家的势,踩过不少人,这些人一旦知道他被分宗出来,自然不会放过扳回一城的机会。

  “商保安虽也是经商,不过他走的是船运,手底下的人本就都有点底子,他还好,问题最大的,当数这个商见君。”

  “他怎样?”黎浅浅问,不过不等春江开口,蓝棠就先开口了。“商见君呢!是经营酒楼茶馆,只不过这是明面上的,私底下,他什么生意都做,杀人放火贩卖人口,只要有钱赚,他就没有不伸手的。”

  而身为他的姨表弟,商志高自然也是参与其中。

  不过,他比商见君了得的是,他还是个举人。

  “举人?”黎浅浅顿了下,“既然都已经考上举人了,怎么没继续考?”

  “这自然是有的。”蓝棠道,“只不过他考运都用在考中举人上头了,后头的,就没那么幸运了。”屡考屡败,让人不由怀疑,他之前能一路顺遂考中举人,是不是作弊了。

  面对众人的质疑,商志高很不悦,为此还不惜和人打了几回,最后一次,对方反击力道过猛,把商志高的右手打断,这下好了,就算养好伤,他也不必参加科考了。

  商志高壮志未酬心有不甘,想了法子把害他断手的那些人狠狠的惩治了一番,对此,商大舅很不高兴,认为他行事太过狠辣。

  商大舅的不悦,商志高压根不在乎,因为他认为本家这些人全是些满嘴道德仁义的伪善者,他被打断手的时候,谁来替他出头讨公道,没有,没有人,只是把他爹娘找去说了一顿,然后就不管了。

  现在他自己想办法为自己讨回公道了,他们倒好,竟然是为对方出头的,到底谁才是他们的亲人?啊!对,他们根本不算是商家人,只是商家老祖宗好心收养的孤儿罢了!

  在本家这些人心里,他们这些旁支就是带累他们的累赘!

  商志高的思想偏激,正合了商见君的意,他正缺帮手,商志高聪明却偏激,只要找准他的脉狠戳,话都不用多说,他就自动帮自己把接下来的事情给全做了。

  那时,商见君他们还没被分宗出去,但私底下没少抱怨过本家对他们的苛待。

  “商见君和商志高两人的母亲是姐妹,所以他们一向很亲近,不过因为商志商的手残了,他的发妻就同他和离了,还把儿女全都带走。”

  “那,刚刚要来见你的那是?”

  “那个啊!是他娶的第三任老婆了!他再娶的妻子只生了一个女儿就死了,现在这个倒是能生,一连给他生了三个女儿,他就想要个男丁,可惜连妾室也都只生女儿,直到前年,他这老婆终于给他生儿子了,虽是行三,却是他的独子。”

  因为元配生的两个儿子,都被她带走了。

  “他这元配因他断手,没了前途就同他和离,他没找她麻烦?”

  “应该是没有。”蓝棠想了想和云珠对看一眼,然后回道,“他这发妻和离后,并未再嫁,自己一个人拉拔着孩子长大,只不过,她和离后,就把几个孩子改跟她姓了。”

  所以商志高才想再生个儿子,现在好不容易有儿子了,可开心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年纪不小了,再加上他们被商大舅分宗了,为小儿子的将来着想,他立刻就想到了商家认识的人当中,最有力的人士,凤家两兄弟。

  他们兄弟两个,是商家女的儿子,纵使他们的母亲已死,但他们是商家的外孙,商家有事,他们是推脱不掉的。

  如果商志高一家还在商家,有什么事,自然可以去找凤家庄帮忙,可现在他们被分出去了,这座靠山就靠不上了啊!

  这时,他的妻子便提了建议,靠不上这座靠山,没关系啊!他们可以想办法靠上去呗!嫡女剩最小的一个,排行老七的商樱璎还没嫁,因为最得宠,所以眼界很高,很挑,等闲之辈进不了她的眼,庶女嘛!也有两个还没嫁,分别是排行第八的商玫璎,及排行第九的商瑰璎,她们两的姨娘是对双生姐妹,她们虽非同胞,却也生得极为神似,两姐妹生就娇滴滴的,比嫡女还娇气,年纪虽比嫡女小,可也早就及笄了。

  本来姐妹三人担心着,会不会被商见君这位伯父拿去送人,好为他的宏图霸业贡献一己之力,没想到,父亲这回竟然自己拿了主意,要叫她们去嫁凤家庄的两位表哥。

  商玫璎和商瑰璎自知不能和嫡姐抢,所以一开始她们就把目标定在凤二公子身上,可是凤二公子只有一个人,那么她们当中不就有人得落空了?

  于是乎,她们又把眼光放到了凤庄主身上。

  凤庄主虽已有妻,但他妻子不是正有身孕嘛!如此一来,岂不正好便宜她们姐妹,到时候,她们就一人嫁予凤二公子为妻,另一人就给凤庄主作妾,相信她们姐妹连手,肯定能把凤庄主夫人给拿下,到时,由妾扶正也不是难事。

  再说,有她们两个人在,相信就是商樱璎这个嫡女,也得老实的听两位嫂嫂的话。就算她们姐妹两是庶出,且还得叫商樱璎一声姐姐,可一旦她们成功成为凤庄主夫人及凤二公子夫人后,她商樱璎就算成为凤公子的正妻又怎样呢?还不是得叫她们两一声嫂嫂吗?

  只不过在事情未成之前,她们还是得要小心行事才好。

  然而她们万万没想到,她们竟连凤庄主夫人的面都见不到?

  庶女们头也不敢抬,怕嫡母迁怒到她们头上来,倒是嫡出的商樱璎先叫嚷起来了,“你们有没有跟他们说,我爹是凤公子的舅舅?”

  “说过了,可是,门子说了,商家的大舅爷才来过,他们眼没瞎,哪能不认得商大舅爷。”回话的婆子觉得一张老脸都羞红了!

  毕竟以前仗着商家和凤家庄的势,在外行走时,谁家不高看她们两眼,谁知竟然在凤家庄这儿踢到了铁板!

  不过想想也是,凤家庄的两位公子是商大舅爷的嫡亲外甥,商家发生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想要浑水摸鱼以商家舅爷的名头混进庄里去,那无异是痴人说梦,只是他们家老爷不是一向聪明睿智,怎么会出这种昏招呢?

  看了眼和商樱璎一块在那儿跳脚骂人的商志高太太,婆子们似乎明白了。

  “老爷呢?老爷那里怎么说?”

  他们这一趟来,自然不可能只有商太太带着三个娇滴滴的闺女来,商志高也来了,就连他们的小儿子商琏宝也来了。

  商志高的算盘打得可精了,他就想,这凤老庄主的闺女儿虽然是死了,可她不是留了个儿子吗?听说这个儿子被凤老庄主带回来养,还入了祖谱,虽说记在已出嫁的女儿名下,有些不太对,可人家高兴,他一介外人没资格多嘴,再说了,带回来养好啊!如此一来,他家琏宝不就有机会留下来了吗?

  纵使女儿们嫁不成凤公子兄弟,只要儿子成功入住凤家庄,就算是给个小屁孩当玩伴,那也没关系啊!

  这打小建立起来的发小情谊,绝对要比夫妻之情来得深厚,而且,儿子要能入了凤老庄主祖孙的眼,只要从凤老庄主那儿学得一点皮毛,那也是武林高手了啊!

  在商志高的眼中,女儿得嫁高门是好,但等女儿女婿提携幼子,总觉得不怎么靠谱,还不如让儿子自个儿攀上凤家庄来得强些。

  然而他这点心思,却不好跟老婆说。

  毕竟他们还有个未出嫁的嫡幼女在,这个女儿自幼娇惯,老妻是把她当儿子养的,要是让她知道,自己有此私心,还不跟他吵翻天!

  女儿们能嫁的对象很多,可是真正能拉儿子一把的,恐怕就只有凤老庄主祖孙了!商志高或许满身缺点,但他疼爱儿子的心,倒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只是,凤老庄主可未必会如他所愿,要给小家伙找玩伴,凤家庄里多的是,为何得将就商志高的儿子?再说,他们商家的恩怨纠葛,他才不想被牵扯进去,没看人商大舅都不想两个外甥被波及吗?凭什么他就要对试图把事扯到他头上的人另眼相看?

  商志高疼儿子,是他家的事,再说了,他疼的是他家儿子,和他老头子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他就得因此对他高看一眼?疼爱自己的儿子,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拿这种事来要求别人因此对你高看一眼?呵呵,有病。

  他老头子事多着,没那闲空陪他玩。

  派人打发走商志高之后,凤老庄主把凤庄主和凤公子兄弟找来,对他们挑明,“那家子一看就是别有居心的,你们当心点,别被他们给缠上。”说着,他看向凤公子,“尤其是你,开春就要给你订亲,可别在这节骨眼上出事。”

  “是。小侄知道了。”凤公子郑重以对,对商志高一家真是说不出的厌烦。

  从凤老庄主那里出来,凤庄主问凤公子,“你就这样让这一家子,继续在凤家庄待下去?”

  “我派人把他们弄走吧?”凤二公子道。

  “不必,你今天把他们弄走,他们明天又来了,他们不达成目的,我看是不会罢休的。”凤公子若有所思道。

  秋天的脚步早已悄悄降临,冬天已然悄悄在望,因为要等黎经时的回音,所以一直没有订下确切的时间,只说订亲在湘城,成亲嘛!要到京城去,毕竟黎经时父子不好擅自离京,所以订婚,他们父子可以不到,但成亲不能缺席,那就得委屈凤公子跑京城迎娶了。

  “对付他,不用咱们动手,自然有人会出手。”凤公子可不想留下后患,订亲、成亲这一趟走下来,没有小半年是办不成的,他不想为这些不足为道的人分心,所以……

  “你打算怎么做?”凤庄主直接问,不想伤脑筋了。

  “我记得,他和商见君的关系很好。”

  凤二公子点头,他们这会儿走到了曲桥旁,湖边的草已经枯萎,有管事正领着人在除草,“当心点,别掉水里了。”凤二公子提醒了一声。

  管事和在除草的人们此起彼落的应和着,凤庄主看着上前搂住二弟的肩头,“就你细心。”

  “不是我细心,是前两日,有几个孩子,也是在除草,可孩子玩性大,边除草边玩,这一恍神就掉水里了。”

  凤二公子笑,“幸好有大嫂在,给他服了药,又让人给灌了热热的姜汤下肚,这才没事,不过之后,大嫂就交代了,但凡水边的杂事,就别让这些孩子去做了,就是大人,也得帮他们备好姜汤和御寒的衣物,免得风吹久了,寒气入体就不好。”

  凤二公子这一说,可让凤庄主得意的尾巴都翘起来了,让两个从未见过哥哥这一面的弟弟都傻眼了。

  说笑间,离了水边,凤庄主才问,“你打算怎么做?”

  “只要让商见君知道,商志高另有盘算就行了。”

  “就这样?会不会太简单了点?”凤二公子有些忧心。

  凤公子笑道,“商志高当年整治害他断手的那些人,主意虽是他出的,但他手里没钱也没人,是谁帮他出的气?”

  “商见君?”

  “就是他。”凤公子道,“可是你们仔细想一想,商志高和害他的那些人,从这件事情里,可得到什么好处了?”

  没有。

  商志高失了右手,从此断了青云路,而害他断手的那些人,有的和商志高一样,成了残疾,但也有人失了性命,这也是为何商大舅觉得商志高过了的缘故。

  “那商见君呢?他可有损失?”凤公子问。

  凤庄主和凤二公子摇头,沉吟半晌后,凤庄主道,“他不但没有损失,还得到了好,首先,他得到了商志高的忠诚,因为他帮商志高出这口恶气,得了一个军师,从此如虎添翼,而且还因为帮商志高出手,整治了这些混混,等于是替地方除害,名声自此是蹭蹭蹭的往上升。"

  “我合理怀疑,一开始这就是个针对商志高的局,商见君自知脑子没商志高好,但商志高有才,他想走仕途也无可厚非,商见君想把他留在身边帮自己的忙,都无法说出口。”

  因为那是断人前途。

  “可是商志高当官,对商见君也是有好处的,不是吗?”凤二公子不明白的问凤公子。

  “是有好处没错,但这好处能有多少?商家作官的人不少,可是这些人一旦做官,就身不由己,得接受朝廷指派作官的地方,就算花钱去打点,也得有门路有钱才成,而且一旦为官,他们还能像从前一样亲密吗?”凤公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凤庄主长叹一声,“那些人找商志高麻烦,砍断他的右手,很有可能是受人指使的?”

  “应该是,哪!商见君帮商志高出气,趁机收拾善后,把尾巴扫干净,日后就算有人怀疑是他设计的,也没有证据。”

  凤二公子听完不由惊呼,“这手段可真高啊!”

  “商见君花了这么大的功夫,才把商志高给留在身边,要是他知道,商志高竟然有异心了,你们觉得,他会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