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飞手中一颗小小的药丸,让若大的大厅满是飘香。

  众人脸上的神情,上官飞的神识都捕捉的清清楚楚,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色淡然的,将手贴在秦剑的后背,助他快速化开药力!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上官飞撤回了自己的手掌!

  气定神闲的来到黑衣女子面前。

  “姑娘方才是想试试我的斤两么?”

  听着上官飞说话的语气,黑衣女子就忍不住来气。

  正要开口,却被身旁的一个老者模样的人,拽了一下衣袖。

  黑衣女子疑惑地得看了看老者,只见老者传音道:“少主,此人暂时得罪不得!”

  其实,在刚才看到上官飞取出丹药的那一刻,黑衣女子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对上官飞出手了,但就是看不惯他在自己面前不可一世的样子!

  他这样登徒子,根本就不配拥有那样高级的丹药!

  但为了大局,黑衣女子只好忍气吞声!

  “哼!姑奶奶看你刚才不惜损耗自己的内力,救治手下!姑奶奶才不屑于成人之危!”

  “等你身体状态恢复到最佳!姑奶奶,有的是时间找你!

  我们走!”

  黑衣女子言语间干净利落,说走就走,一行人动作迅速,不知道给那啊三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啊三已经能独立行走!

  上官飞看着他们离开客栈,踩着泥泞的道路,远远而去!

  心头默默的想,这些魔族人,无论在战斗力,智力,还是心里方面,都不输于这片大陆的人。

  真是一群可怕的对手!

  那名老者,在他们一行人中很明显充当了军师智囊的角色!

  不好对付呀!

  上官飞叹息的甩了甩脑袋!自己刚才就是故意拿出那枚品质还算上乘的丹药的!

  也想借用这个没丹药

  ,去测验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测!

  测验的结果,跟自己预料的还有些出入!

  没想到他们,对自己拿出那枚丹药,竟然会那么渴望!但也从侧面证明了,这群人知道这种丹药的价值!甚至还服用过这种丹药!

  以魔族这么强大的底蕴

  ,拥有这种丹药他丝毫不感到意外,令他意外的是,这个头戴斗笠的黑衣女子,似乎也对这种丹药感兴趣!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四门三宗之中没有他这号人物呢?

  想不通的问题,上官飞也懒得再去往深处想!

  来到二丫面前,“吓着你了吧?小妹妹!那现在你不用害怕了!那群人已被那个大哥哥给打跑了!”

  二丫,此时还真没觉得有多可怕了!

  因为在刚才他已经确定,那群黑衣人不是屠戮他们村子的那帮人!

  二丫没有说话,反倒是原先一直沉默的孤莫竹说话了。

  “你知道为什么,二丫会如此害怕与陌生人交往吗?”

  孤莫竹的声音充满了冷漠,无形中让上官飞感觉了寒意!

  看了一眼二丫,那依旧充满着对自己恐惧的眼神!上官飞回答说

  “没有人是生来就怕与陌生人交往的,除非是在后天成长中遭遇了什么重大打击?或是经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刺激?”

  “以她的表现来看,要么是经历了失去亲人的痛苦?要么是

  ……”

  说到这里上官飞没有再说下去,他不想再在小女孩的心口上,再割上一刀!

  “她能够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幸运!遇上你这位姐姐,也是她最大的不幸!”

  照理说,上官飞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孤莫竹应该生气的!

  但她却是叹息着附和到:“你说的对,遇上我,或许是她最大的不幸,因为她再也回不到以前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了!”

  二丫听不懂他们两个说这些话的意思,但是她听的出来,他们两个人在为自己的身世叹息!

  所以,这个时候她不再怯懦,而是大胆一只手拉着孤莫竹,一只手拉着上官飞“姐姐和这位哥哥都是好人,遇到你们才是我最大的幸运!”

  小姑娘发自内心的话,让孤莫竹与上官飞内心一暖!

  小孩子的世界永远是那么单纯

  ,你只要单纯的对她好,她就会认为你是好人!

  “你们和花姐姐一样,以后都是二丫的亲人!”

  二丫说到动情处,提到了一个让上官飞极为想了解的人的名字!

  “你叫二丫是吧??”

  上官飞不动声色的问道。

  “是啊!不过二丫现在跟莫姐姐姓,叫莫素问!”

  “素问?很好听的名字呢!刚才哥哥好像听到你提到了一个花姐姐?”

  “你能不能告诉哥哥?那个花姐姐是谁啊?”

  听到上官飞这么问,二丫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说漏嘴了,赶忙捂着小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眼见二丫说漏了嘴,孤莫竹哪里还肯让他再继续追问下去!

  主动开口解释道:“二丫口中的花姐姐,曾经在他们村里住过一段时间!教给他一些医学药理!”

  “但不知为什么,她的那个花姐姐突然离开了!而且在她离开的那段时间,二丫他们那个村子,在一天晚上,被人屠戮的干干净净!”

  上官飞,听到这里,神情震动!

  孤莫竹在继续说着“那些人在屠戮了整个村庄以后,放了一把火。整个村庄被烧的干干净净!”

  “二丫她命大,因为采药,回来的晚了,躲在一个草丛里,虽然躲过了这场劫难,但她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邻居,一个一个的倒在自己面前!”

  “她一个几岁的孩子!如何能够承受这种灭绝人性的杀戮!她虽然活了下来,但从那以后,却也变得恐惧,自卑,尤其是不敢跟陌生人接触!”

  “虽然她变得很胆小,怕生,但她的内心依然那么善良!为了拯救一个陌生的濒死的婆婆,她甘愿去向陌生人祈求!”

  “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她的!不为别的!只为她那份在遭遇了那么大的委屈,磨难之后,依然能够保持心灵的善良!她值得我去保护!”

  二丫听着没姐姐说这些话,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几转,最终却被她坚强的收回了,唯有握着孤莫竹的那双手,情不自禁的紧了又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