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剑与阿三打得不亦乐乎!难舍难分!

  大厅里不乏一些普通人,他们何曾见过这种级别的打架!一个个早就躲得远远的了!但又止不住心中的好奇,又悄悄咪咪的一边做着防护,一边小心翼翼的露出脑袋看着!

  旁人看热闹!场中的两人却是有苦难言!

  一番较量下来,两人的手脚,此刻,都已显得有些麻木了!最初的要将对方三拳两脚就拿下的那种念头,也渐渐消退了!

  此刻他们二人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对方能够少坚持一会儿,或许自己的少主能够及时喊停!

  秦剑此时的状态,上官飞又哪里看不出来!

  只是再有两个多月,便是那七派会武之期。按理说以秦剑的身手,足以在会武上取得一个好的名次,但若想拿到前三,显然还是有些玄乎的!

  别的宗门不说,单是青云宗的那几位领军人物,都够他喝一壶的了!

  秦剑需要磨砺,需要在强大的压力下压榨出他的潜力!

  所以,尽管此刻他知道秦剑已经很疲惫,有可能,稍不留意,便会受伤!但他依然装作不知道!

  秦剑自小与野兽为武,潜移默化之中,其性格也多多少少会有些野性在其中。

  而鲜血则是激发他内在野性的催化剂!

  在二丫瞪大眼睛的注视下,只见秦剑的动作稍微慢了一拍,那阿三斗大的拳头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秦剑的面颊上!

  我靠!

  顿时血花飞溅!秦剑直感觉一股酸爽的滋味顺着自己的脸颊神经导入自己的大脑!

  奶奶的!这是自己挨了一拳呀!

  他想不明白!怎么受伤的会是自己!

  伸手往脸上抹了一把,鲜艳的红色刺激着自己的眼球!

  这他妈是自己的血啊!

  秦剑有些不可置信瞪大眼睛!

  看到秦剑有些发呆,阿三也没有成人之危!

  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嘲讽道:“洗清耻辱的最好方式就是用对方的鲜血!”

  “怎么样?小家伙?这种滋味不错吧!”

  “你大爷!”

  “不错你姥姥!”秦健大吼一声,用袖子抹了一把脸颊,再次扑身而上!

  仿佛是刚才的鲜血刺激了秦健,又仿佛是阿三的话,让他感觉受了侮辱!

  总之,再次发起攻击的秦剑,像发了狂的野兽一样,完全不顾自身的防守,只是一味的进攻,攻击!

  最有力的防守便是进攻!

  只有拼尽全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敌人击倒,才有可能占据主动权!

  而此时的秦剑,就像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剑之所至、一切避让!

  阿三完全被她这种野兽般的打法,整蒙了!

  他这么一整,虽然自己可以打他一拳,但同时自己要承受他的一拳,

  而且自己出拳,明显比他有所顾及!所以总体下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有了这样的心思,阿三在出手时便有了些畏手畏脚,逐渐的便落入了下风!

  这些情景,黑衣女子看在眼里,眉头不禁紧促!

  原本还想着,刚才将对方打出血,机场比斗就可以结束了,没想到对方却不依不饶的,用了这种打法!

  照这么打下去,阿三肯定会吃亏的!

  正在她张口喊啊三停手的时候!

  只听上官飞突然对着场中喊道:“点到即止!莫出人命!”

  原来是那阿三在左冲右突之下,体力终于不支,脚下一个踉跄,被秦剑,抓住机会一个过肩背摔,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嗙!

  地上的青砖四散飞起!足见这一摔的力道之大!

  噗!

  一道血箭,从阿三口中喷出!此时啊三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骨架都要碎了!

  “ 额……”

  阿三,张张嘴,想说什么话来,却发不出声音,只有汩汩的鲜血流出!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秦剑此刻,正单膝跪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秦剑看着阿三才是狼狈的样子,露出凶狠的眼神,不忘回敬道:“你说的没错,耻辱,只有用对方的鲜血才能清洗!”

  阿三抬抬自己的手,想再站起来,但挣扎了几次,最终还是失败了!

  这样的结局,显然是双方,没有料到的!

  黑衣女子没料到上官飞的一个跟班,竟然就有如此实力!但却不知他们是哪个势力的?

  而上官飞则是对阿三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以及战斗意志很是惊讶!

  他忍不住心想到,如果魔族的人,都是如阿三这样,不畏死,不畏战

  ,那么在即将爆发的正魔之战中,他们这所谓的代表正义一方的人的胜算有多少?!

  他不知道!但他却清楚的知道,与这样悍不畏死的人战斗,即便结果胜了,付出的代价也会很大!

  黑衣女子一挥手!顿时有两位黑衣人叫阿三抬了回来!

  “给他用最好的药!”

  简单的一句话!确是听的上官飞眉头一皱!

  好熟悉的声音!

  却是那黑衣女子,在失神之下,忘了掩饰自己的声音!

  咳咳!

  黑衣女子佯装咳嗽两声,变换嗓音道:“没想到你的手下还真有两下子!却不知你的身手如何??”

  说着女子便走了出来,站在了离秦剑不远处!

  看到黑衣女子的挑衅。上官飞眼睛一眯!一股无形的气势散发出来!

  让站在他后面的孤莫竹神情一震,好强的修为!

  没想到此人年纪轻轻!修为竟不在我之下!难怪昨天晚上,自己借着大雨的掩护,依然被他察觉到了!

  不知不觉,孤莫竹带着二丫又向后移动了一些距离!

  上官飞将秦剑扶起!

  双手手并没有离开他的身体,也方便用内息给他舒缓身体。进而转身面对着

  黑衣女子说道:“你想跟我打?我奉陪!”

  “但你是不是得让我先把他的伤口处理一下!”

  其实在刚才扶起秦剑的那一刻,上官飞已经快速的帮他检查了身体,发现他除了脱力之外,基本没什么大碍!

  而且,修为还有更进一步的趋势,这小子也算因祸得福了!

  上官飞掏出一枚白色的丹药,塞道秦健嘴里:“原地坐下,屏息凝神,炼化药力!”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他拿的是什么药,但当他拿出那颗药的时候,整个大厅都都被他的药香所充斥!

  黑衣女子的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盯着上官飞的背影!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而他手下的那帮人更是如此!一个个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孤莫竹更是震惊的捂住了小嘴,这股香气――莫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