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道无门> 第六百七十八节:龙髯拂尘

大道无门 第六百七十八节:龙髯拂尘

  说着手中龙髯拂尘快速一扫,那拂尘发出龙吟之声,惊得厅外的鸡犬牛马听到后惊恐嘶鸣,没有不快速逃离的。

  见众人脸有异色,紫霄收了手中拂尘,微微一笑道:“这龙髯拂尘传说是用真龙的毛发所制,在刮风下雨天气晦暗时,或者到水边将它沾湿了,则光彩摇动,拂尘上的龙髯奋然立起来就象发怒了的样子。将它放在厅堂中,到了夜晚蚊子小咬等都不敢到近前。如果将它垂放在池潭旁边,那么鱼鳖虾蟹,都俯首来到近前,将水喷洒向空中,立即形成长三五尺的瀑布,而且一点也不断流。要是烧燕子肉来薰它,就会生出烟来如云似雾。此宝因是真龙物品,所以海族素来珍重,不肯轻易送人,这次要不是因为想与贵族交好,换出敖蛟道友的元婴,也不会将此宝送人。”

  巨人族族长听了点了点头,又缓缓闭上眼睛,俄尔睁开后道:“我看贵使此来颇有诚意,那么我也就不再隐瞒实话实说。敖蛟道友的元婴并非我们不愿放回,实在是因为我族圣巫祖用大神通将其摄取后,刻意要将其留下,消磨下他的戾气,要不然早就被我族圣巫祖吞噬了。虽然过了这么几个月,但圣巫祖开示说还未将敖蛟道友的元婴戾气打磨完毕,因此恐要一年后才能将其放回,我们也做不了主,还望谅解啊!”

  紫霄听了此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实在是没有想到欧老爹会拿这套说辞来搪塞自己,一时间不知道此话是真是假?但暗中看去又见欧老爹眼光贪婪的看着自己的两件宝物,脸上流露出似有不舍,但又不得不舍弃的表情,似乎不像做假。

  紫霄无奈的叹了口气,收了两件宝贝道:“既然族长这么说,那我回去回禀一下,希望你所言非虚,海族的耐心可是有限的,要不是元婴修炼所需时日较长,敖蛟道友大可以重头修炼,舍弃这具化身就是。”

  欧老爹展颜一笑道:“紫霄仙子所言极是,这一年之期是我问好的,断不会错,敖蛟道友想来在海族中的身份尊贵,你放心我们在这里也不会亏待他的化身。”

  紫霄笑道:“族长知道就好,若非他身份尊贵,海族也不会下这么大的血本来换回他的元婴,还请你们的圣巫祖好生善待。”

  “那是、那是。”欧老爹打着哈哈应了。

  没有完成使命紫霄也不逗留,出了议事厅后,身躯三扭两扭飘然不见了。众人也不知道欧老爹所言是真是假,就有那冒失的想要问圣巫祖开示是怎么回事,都被这欧老爹圆滑的挡了回去。

  只有徐长老是之情人,无端替欧老爹掐了把汗,见紫霄走了族中不明所以的人还在那问东问西,不由有些愠恼,道:“没看见族长累了吗?还在这东问西问的,有什么要问的下次再问吧。我和族长还有些要事要谈。”

  众人听见是族中资格最老的徐长老发话,都不敢做声,纷纷退了下去。欧老爹见众人都走了,这才举起袖子来偷偷擦了把汗。

  徐长老关心中略带有点责备道:“你这谎撒下去,到时候万一圆不了咋办?还有跟那些人解释什么,越解释越乱。”

  欧老爹叹了口气道:“不解释不行啊,不解释看着就像假的,这解释解释呢,不光是骗海族,也是骗自己,让他们相信咱们的圣巫祖还在以某种方式存在,对海族是震慑,对咱们是鼓舞呀!”

  徐长老听了这才知道欧老爹的深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得长叹一声。

  “至于一年后的事情,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不过我倒是相信慕圣他们应该能将事情办好。”欧老爹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徐长老无奈苦笑道。

  罂粟花的成长收割还需要时间,这段时间里慕圣正好可以静下心来练习从《太玄真符》上学来的法术。那秃了的麟角笔上也被慕圣央欧老爹,收集了圣山上符箓鸟褪下的羽毛重新装上了笔尖。

  其他的术法还则罢了,慕圣对五雷之法却是颇为动心,这五雷法分为一正一反两种,正法五雷为,神雷、天雷、阳雷、水雷、社令雷。反法为地雷、云雷、煞雷、妖雷、鬼雷。除了这正反五雷外,实际上还有一门斗雷,是集正反五雷之长的大成之法。

  天雷主正天序运四时,发生万物,保制劫运,馘天魔,荡瘟疫,擒天妖一切难治之祟,济生救产,疗大疾苦;地雷主生成万物,滋养五谷,扫灭虫蝗,斩落山精石怪,清扫山岚瘴虐,拔度死魂,节制地抵,祈求晴雨;水雷主役雷致雨、拯济旱灾,断除蛟龙、毒蛇、恶蜃、精怪,兴风起云,水府事理;神雷主杀伐,不正祀典神只,兴妖作过及山魁五通,佛寺、塔殿、屋室、观宇山川精灵;社令雷主杀古器精灵,伏原故气,伐坛破庙,不用奏陈,可便宜行持。”

  正所谓“天雷隐隐,地雷轰轰,云雷作水,水雷翻波,社令雷火霹雳响,神雷纵横玄机发,五雷正法斩邪精”。

  而要画好这些雷符,则需采聚云气电气,一般的云雷和天雷的采集,在每年春季惊蛰前后春雷初动之时,立即在静室中或房间内朝雷动方向默祝,然后行丁步而立,面朝雷响之方,左手握雷局。默念真言曰:“上天赐我威震万灵,地降震雷入吾腹盛,鬼闻脑裂,出语惊神,急急如律令。”念毕后,瞑日存想雷震方的雷气如雾,随着深长之吸气入口中,再吞咽入心腹之中,这里是用口深吸吞咽入腹,采聚七次至二十四次。

  书符箓之时,就可存想腹中电火烈焰燔然,己身如在烈火之中,喷此火于符上,或灌入笔端画符于符纸之上,符箓既成。

  采电气基本同前,左手掐煞纹,默颂真言曰:“电火电光出自南方,巽火万里上到天堂,吾奉天命收付心王,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