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五十九章 五条路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五十九章 五条路

  韩立收回视线,心中念头一动。

  看丰庆元等三人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感知到前面传来的那股时间法则波动?

  若是三人此刻都在演戏,那也太过逼真了,他可是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

  “看样子前面还有建筑,只是我等方才穿过的这片宫殿也没有仔细搜寻,现在几位打算如何行动?是前进,还有返回宫殿内继续探查?”魁梧大汉任豪看向其他三人,说道。

  韩立三人都没有说话,但目光都向前望去。

  “呵呵,看来大家是英雄所见略同,既如此,我们继续前进吧。”任豪呵呵一笑。

  然后几人同时迈步前进,并排而行。

  这条白玉道路虽然颇为宽阔,但对于几人来说并不长,很快就走到了头。

  这是一处位于山顶的广场,约莫千余丈大小,地面铺着一块块白色玉石地砖,广场中央耸立着一尊百余丈高的黑蓝色石像,俨然又是那个大头童子。

  这座石像并未遭到破坏,静静耸立于此,似乎历经了亘古岁月。

  四人看了这雕像一眼,很快便移开目光,看向广场前端。

  只见五条较小的白玉道路,从这里继续延伸而出,各自朝着不同方向,蜿蜒消失在前方白雾中。

  每条道路旁,都竖立了一块一人多高的蓝色玉牌,上面分别写着:弟子坪,三水塔,五灵阁,承天殿,天药谷,五个地名。

  四人眼见此景,面上神情各异。

  韩立看着这五个地名,目光微闪。

  从名字判断,弟子坪和天药谷倒是好猜,应该是真言门水衍宫这一脉的弟子洞府,以及存储灵草丹药的地方,只是三水塔,五灵阁,承天殿这三个地名就有些笼统,猜不到具体的详情。

  任豪,丰庆元和枫林也审视着五条道路,面色变幻不定。

  “前面道路分开了,看来我们也要各自分开前进了,不知诸位想选哪条路?”任豪定了下神,说道。

  韩立目光朝着第二条,标注了三水塔的道路上望了一眼。

  他可以感受到,那股时间法则波动,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他正要开口,任豪蓦然开口道:“我就选这条路吧,在下修炼的是水属性功法,就讨个一致,去这座三水塔。”

  韩立闻言眼皮跳动了一下,然后随即立刻恢复了过来。

  “妾身想去这天药谷看看,希望能采到几株合用的灵草。”枫林理了一下垂下的发丝,看似随意的说道。

  “既如此,在下就选这承天殿吧,这名字不错,希望能有些收获。”丰庆元说着,已走到第四条道路上。

  韩立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到了第三条,写着五灵阁的道路上。

  “既然大家都选好了道路,那就再次分别,预祝我们都能有所收获。”任豪长笑了一声,踏上了第二条道路,大步向前而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前方雾气中。

  韩立三人也各自踏上自己选择的道路,身形也很快消失。

  白玉广场上,很快变得寂静。

  片刻之后,一道青影从第三条道路那里飞射而回,落在广场上,现出了韩立的身影。

  他目光左右望了一眼,脚下一点,整个人再次化为一道模糊青影,无声无息的朝着标注“三水塔”那条道路飞掠而走。

  韩立的身影消失不久,第四条道路上也出现一道人影,正是丰庆元。

  他没有丝毫迟疑,也踏上了第二条道路,身影很快消失。

  丰庆元身影刚刚消失,紫影一闪,枫林的身影也出现在白玉广场上。

  她美眸闪动,也迈步走上了第二条道路。

  韩立将一身气息尽数隐匿,沿着道路一直向内,很快前方地势就变得开阔起来,在他身前千余丈处,出现了一座巨大的三层塔型宫殿。

  其最底下一层成八角形状,由巨大的方形青砖垒砌,上面刻画着细小的符纹,一道三丈来高的巨大拱门正对着他。

  韩立四下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任豪的踪迹,也没发现什么其他异常,身形顿时几个闪动的朝前急掠而去。

  来到拱门近前,他发现漆黑的殿门朝内敞开着,门上两只衔环异兽的眼珠已经破碎,似乎是原有的禁制被破坏后留下的痕迹。

  他没有着急进入殿内,而是站在门口向内张望了一阵,只看到里面弥漫着一层淡淡烟雾,看起来仿佛轻薄无物,却让人看不清里面景象。

  韩立略一思量,抬步一迈就跨入了殿门之内。

  一入大殿,他的眉头不禁一皱,只觉得周围蓝色雾气忽然变得浓重了数倍,空气中也开始弥漫起一股呛人的气味。

  紧接着,一股灼烧火热之感随即从他脚下传了过来。

  韩立低头一看,顿时一惊。

  不知何时,他的脚下已经化作了一片赤红火海,炽烈的火焰刚刚点燃他的靴子和身上的法袍,开始冒出浓烈的黑烟,那刺鼻的气味正是来源于此。

  “又是幻境……”韩立眉头微皱,心念一动,炼神术随即默默运转起来。

  下一刻,他识海之中仿佛有一阵清风扫过,立即重归清明澄澈。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火焰立即快速收敛退缩,火苗子飞快变小,最终全都化为点点莹光消散开来,只剩下满室的蓝色烟雾,依旧凝而不散。

  韩立双目之中紫色光芒一闪,将九幽魔瞳施展开来,朝着四周飞快一扫视。

  原本被蓝色烟雾遮挡下的大殿内室,立即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只见空旷的大殿之内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崩毁的石柱和木块,地面之上更是坑坑洼洼漆黑一片,全都是干涸凝结的血液。

  一层干枯尸骸几乎铺满了整个大殿,每一个都死状恐怖,形态凄惨。

  从身上一些尚未完全朽蚀的法袍来看,这些人中既有真言门弟子的尸骸,也有天庭之人的骸骨,显然是经历过一场极为惨烈的厮杀。

  另外,在这些密集堆积的尸骸之中,还夹杂着许多蓝色的人形傀儡,基本上都已经被打成了碎片,灵气全无了。

  宫殿之内犹有重重隔墙,韩立循着殿内布局一路向内搜寻过去,只见沿途墙壁伤痕累累,到处都是漆黑血迹和尸骨断骸,一道道深入墙体的巨大裂痕触目惊心。

  在最深处的一重大殿内,韩立看到了一架巨大的白玉楼梯,蜿蜒着通向了宫殿二楼。

  一柄阔刃巨剑还犹自插在阶梯之上,只是表面朽蚀严重,已经与凡铁无异了。

  巨剑四周,同样散落着一层层尸骨,堆积起来足有丈许来高。

  韩立目光微凝,踩着脚下的尸骨在大殿之内搜寻了一圈后,并未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便朝着楼梯口处赶去。

  其身影宛如鬼魅,从那些尸骨上一掠而过,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来到楼梯口处,他轻灵一跃,足尖一点阔刃巨剑的剑柄,身形一闪之下,便来到了宫殿二楼。

  一进宫殿二楼,韩立顿时感到一阵刺骨幽寒侵袭而来,体内仙灵力便自动运转起来,抵抗这股冰寒之感。

  他放眼望去,只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片全新的极寒空间。

  眼前地面之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蓝色冰晶,石柱之上包裹着一层厚厚冰晶,墙体和窗棱也完全被冰晶覆盖,就连头顶上也有无数根冰锥倒垂而下。

  到处都是冰蓝之色,使得韩立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这二楼空间似乎比一楼还大,事实上只是二楼少了一楼内的重重隔墙,显得更加宽敞罢了。

  不过一样的是,二楼上的地面上同样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具真言门人和天庭之人的尸骸,一个个同样的死状凄惨,只是这里的尸骸看起来生前修为更高一些,尸骸之上犹有丁点灵光残存,面目也大都没有完全腐朽。

  除此之外,在靠墙的一些区域,韩立还看到了许多巨大妖兽的尸骸,不过几乎都残损得厉害,头颅碎裂,骨骼四散,很难再辨认出原本为何妖物。

  这里的尸骨,不管是人还是妖兽,四周凝结的煞气之浓郁,都远远超出一楼。

  韩立在大殿二楼内缓步而行,面无表情地走过一具具尸骨,朝着最深处被冰封的那架巨大楼梯走了过去。

  走出数十丈后,他的神色忽然一变,低头朝身下望去。

  只见光滑如镜般的冰晶地面上空空如也,只将自己的身影倒映在了其中。

  “刚才明明感应到了一丝异样气息……”韩立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就在这时,他的眉头忽然一挑,赫然发现身下冰晶中映出的倒影,嘴角突然咧开一个远超正常范围的弧度,露出了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

  几乎同一时间,他的手掌拧转,一柄青竹蜂云剑已经赫然握在手中,剑锋直指身下倒影,剑气暴涨三分,重重刺了下去。

  然而,其身下倒影却是如同游鱼一般向前一划,看似虚幻如烟般的身体躲过了青竹蜂云剑的剑锋之后,骤然从韩立正前方的冰面上冲了出来,身躯由虚转实,双手一并,朝着韩立的胸口直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