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盗墓:父亲的笔记> 第750章 水落石出

盗墓:父亲的笔记 第750章 水落石出

  我太激动、太害怕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我无法组织语言,甚至连呼吸都困难。我艰难地喘息着,眼泪、鼻涕流的一塌糊涂。我现在一定很不像样,浑身污垢,头发蓬乱,哆嗦着、颤抖着、喘息着,串联起来的线索快让我发疯了!

  我用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一开口我就要掉眼泪,我实在是太没用了!我不应该趁他不备一刀捅死他吗?我不应该假装不动神色找机会逃生吗?尽管事实已经完整摆在我面前,我还是不肯相信。我要质证他,我要让他亲口承认,否则我死不瞑目!

  我咳嗽、喘息了好一会,柳昭也很听话,没有渡水过来。可是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我前面水里的笼子。

  我鼓起自己全部的勇气,拼劲全力让自己镇定,否则我连嘴都张不开。我顺着柳昭的目光,问:“你,你知道这笼子里是什么人吗?”

  “可能是几十年前日军囚禁的人,也许,这里是水牢。”他昂头打量了一番。

  竭力抑制痛苦后的我稍微有些麻木,我感觉很无力,虚弱地说:“里面是一个少年人,已经变成了一具骷髅,可他身上的衣服质地却很好,一点也没有腐烂,更关键的是,我曾经看到秦承志的人穿过这套衣服。”

  是的,没错。在香巴拉的时候,秦承志带队晚来,那批人中大部分都穿过这具骷髅穿过的衣服。这衣服我第一次见阿珞的时候她就穿过,“耗子”死的时候穿的也是这一件。这衣服可以称作是他们的队服,他们的制服。

  柳昭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只是僵直的站着。

  我一抬头看钢丝绳,眼泪瞬间又滑落,“这钢丝绳十几年了,也没有很旧。还有,你从我手中击飞的小塑料瓶,是当年和你一起训练的那群少年带进来的吧。”

  周围光线很暗,柳昭的手电筒对着水面,对岸的我根本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像一根钉子一样钉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以前来过这里,知道这里。阿珞曾经和我说过,你们一起在秘密基地受训练。她说,你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就天赋过人。阿珞告诉我,那些属于你过往,我都记在心里,只是没想到今天都派上用场。”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浓重的水气时有时无又在弥漫,我勉强想要站起来,可柳昭从一开始以来的骗局深深地打击到了我,我几乎无力站稳。

  十几年前,阿珞和柳昭他们还是小孩子时,就在这里接受过很危险的训练。

  那个无花果的瓶子也是那个时候随着那些少年们被带进来的,他们那队里不知道谁带进来吃的零食。最后,无花果塑料瓶子卡在下水道里,被我发现。阿珞说过,受训练的小孩子和他们当年不多年纪都只有十几岁,还都是孤儿,进来的有七、八个但活下来的没有这么多人,大概有不少死在了这里,那个笼子里穿着队服的少年人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的任务让他们下潜到水底找什么东西,所以钢丝绳和绞盘机也是他们安装使用的。潜水、在水下找东西是训练项目之一,有不少盗墓要倒的都是水洞子,而水洞子进去的难度相当大,需要严加训练。

  只是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可怕的状况,他们来不及把笼子升上来,也没办法潜水去打开水底的笼门,一个少年被仍在水下的笼子里,携带的氧气耗尽了,他也就活生生憋死在水下。十多年过去,他的尸体早就腐烂成为骨殖,却在今天被我用绞盘机升起,告诉我真相。

  这里不是别的地方,这里也没有什么“莲花胎”。这里只是柳昭小时候受训的地方。我们,这些所有知道“莲花胎”秘密的人被柳昭骗到这里来。

  他要杀人灭口。

  在这个无人区里,把所有知道秘密的人聚集在一起都杀光。可有一点我不明白,他要杀我们,把我们骗进地堡里就可以动手了,为什么要转来转去制造还有其他人在的假象?

  柳昭一直低着头,既不承认也不反驳,一如既往对我的话不回答。

  他站在那个位置距离笼子挺远,周围又很黑,但他的视力极佳,堪称鹰眼。我想他应该能看清楚水下的那个死人。我指着笼子里的那个死人,说:“水里的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

  沉默了许久的柳昭突然开口叫人,却不是叫我,“阿泰。”话语间带着忧愁的思绪。

  这里勾起了他的回忆,他管笼子的骷髅叫,阿泰。阿泰是那个人的名字吧,他们当年让他困死在笼子里也是不得已。柳昭这么叫那个骷髅无疑是招认,他曾经来过这里,曾经和一群人在这里战斗过,也承认了我的猜测都是对的。

  在他回忆的时候,我已经有力气爬起来,我快速往后退,发现绞盘机斜后方不远处有一条不起眼的通道。

  我的动作无疑刺激到了柳昭,他没有再回忆,而是命令我:“别再往后走。如果有办法我也不想回到这里,更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让你知道。”

  他的话毫无疑问是承认了这一切都是他的骗局,承认了他的罪行。

  “是吗?那你想要用什么方式让我知道,还是说,你希望我死的时候都对你抱有美好的希望?”我不敢再往后退,因为看样子我再往后退,柳昭就要跳水来抓我。

  “死?你怎么会死?”柳昭诧异道,“我从没想过自己要杀死你?”

  “是吗?”我开始说话,想要转移柳昭的注意力,暗中测算自己和通道的距离。假设,柳昭跳水游过来,追上我要多久?三分钟之内,我能跑多远?我感觉自己的力气在巨大的打击下逐渐恢复,但还没有全部恢复,我还想要知道更多。

  我接着说:“这么说起来,你似乎并没有想要直接杀死我,还是说,你知道我的不死之身,所以只是想要控制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