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邪世帝尊>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舆论双簧

邪世帝尊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舆论双簧

  西陵辰贾大富事件,网络上的舆论持续发酵,和月橘持相同看法的人还有不少。

  虽然媒体报道,都是在一定程度上维护着西陵辰,但下方的评论,却完全是一边倒。

  贾大富的私生活,并不是此案的重点,毕竟他随便想娶多少个老婆都是他的自由,不犯法,但西陵辰却是实实在在的逼死了人,死者为大。

  每一个发表看法的人,都在骂着西陵辰,甚至骂他已经成为了“正确三观”。当所有人都在骂的时候,如果你不骂,就会同样被归入敌方阵营,遭到群起而攻之。

  简之恒也看到了这样的“舆论乱象”,他想说几句公道话,却都被别人以“西陵辰水军”的名义喷回来了。

  还有其他几个观点类似,呼吁大家理性看待的人,也都遭到了同样的待遇。

  简之恒开始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这些人会这么疯狂,好像他们一个个都成了贾大富的家属,看到亲人被商业对手活活逼死,以致对西陵辰产生了切齿痛恨……否则的话,如果只是普通的围观群众,真的会和贾大富家属同呼吸共命运,同仇敌忾到了这种程度么?

  换句话说,为了正义自发激起的热血,真的可以燃烧得这么激烈么?

  但如果这个社会就是这么充满正义感,为什么在贾大富跳楼的那天,群众的呼声都是“快跳”呢?那个时候,他们的正义感又到了哪里去?

  此外,简之恒也算是看过了几场网络战争。除了偶像的争议还算势均力敌,粉丝和黑粉战得旗鼓相当外,在社会热点事件中,舆论倾向却往往都是呈压倒性倾斜。好像一方是纯洁无瑕的天使,另一方就是残害天使的恶魔,但人性是否真有这么非黑即白?

  不同人的观点,就应该是多样化的。也就是在不同观点的碰撞中,促进了社会思想的进步。为什么网络战争中,所有人的观点却都是高度集中呢?在统一话语权的背后,又是谁在暗箱操作?

  更奇怪的是,西陵辰绝对是操纵舆论战争的行家,他有多少次成功的商业炒作,都是靠着抓住大众心理,引爆舆论而起,他竟然会默认着这样的舆论一边倒,默认整个网络都充斥着对自己的攻击,而不采取任何行动?

  在这起事件中,既得利益者是明显的。西陵辰被骂得越惨,另一边贾大富的妻儿也就越招人同情。已经有很多人自发给他们捐款,希望能帮助他们“走出债务危机,今后生活得好一点”。

  就连那位自己很喜欢的网络作者杯底月,同样写了一篇抨击西陵辰的文章,并在个人主页置顶。

  经过上次的公益真人秀,将她的小说改编成剧本,公开搬上荧屏,也让这位向来不争不抢的作者,小小的火了一把。

  现在她的评论区里,已经不再仅是粉丝“圈地自萌”,而是来了很多的新人。这些人每次的言论,则是褒贬不一。

  在热门评论中,简之恒看到了这样几条。

  “啊啊啊,月月也关注了最近的案子嘛?”

  “刚看了最新的章节,总觉得那个新人老板就是在暗指西陵辰?”

  “我也看了!两个房地产老板,一个是老牌巨头,一个是地产新人,竞争同一个楼盘,但是那个楼盘是即将被政府征地的,其中一个老板早就得到了消息,大获全胜,另一个老板受不了打击,跳楼自杀。除了名字不一样,这就是西陵辰和贾大富啊!影射太明显了吧?”

  “虽然月月说过,书里有很多故事都是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但是至少以前我光看小说,看不出是哪个案子,这次就连我这么不关注时事新闻的人,都一眼看出来谁是谁了……虽然写得挺解气,但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不想月月卷进这个案子里…希望月月好好的…”

  从这几段话看来,似乎是杯底月将近期的案件写进了书里,并且进行了几乎直指其名的影射。对这一举动,评论的观点也分成了两拨。

  一边是正方,认为看得大快人心,大多是感性派。

  “嘘!我们看破不说破,如果那谁谁的下场,真是像小说里这样就好了[偷笑]”

  “对啊,最可气的就是,最近两湖商会的股票不但没跌,反而还涨了!这时候好希望人死后真的有灵魂……”

  另一边是反方,认为作者有承担法律责任的风险,以理性派居多。

  “服了,这是真不怕被告?”

  “建议作者还是修改一下吧。影射成这样,明摆着侵犯名誉权,严重的还构成诽谤。当事人一旦要追究,删书赔钱还是轻的,闹大了还要坐牢的!”

  而杯底月对这些读者,仅仅是回复了几个表情,似乎也想表达“看破不说破”之意。

  是啊,这里的状态看上去才是正常的。简之恒查看着那些留言,也是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们有着不同的看法,有的趋于感性,有的趋于理性,有的同情贾大富,有的支持西陵辰……这才像是一群真实网友的样子。不像热搜报道下的评论区,观点高度统一,就像是一批机器人。

  或许就因为杯底月这里流量不高,没有必要控评,才能呈现出一些真实的声音吧。

  随后,简之恒也去查看了众人热议的最新章节。

  前半段确实就是两人商战的真实写照,“除了名字不一样,其他都一样”。“贾大富”也还是没有逃过死亡的结局,他在一群乌合之众的呼声中,从楼顶直坠而下。

  但就是在他跳楼后,剧情却慢慢发生了转变。

  “西陵辰”本来以为自己高枕无忧,但由于舆论沸腾,以及主角团的全力推动,终于引起了官方重视,彻查后证实了他的一系列犯罪事实,被捕入狱。

  那些不义之财大部分被充公,剩下的一半被补偿给了“贾大富”遗属,一半被用来做慈善,拯救了许多的“希望工程”。

  “西陵辰”在失去所有后,终于在狱中忏悔。

  也许,这就是杯底月本人,希望施加给西陵辰的结局,虽然在现实中无法实现,就寄托在了小说剧情中。

  但就像那些理性派的看法一样,这一章的写法,也让他感觉很不妥。如果放任不管,她是真的有可能会吃官司。因此犹豫再三后,他还是在微时空上私聊了杯底月。

  简之恒:你好

  简之恒: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作品,但是最近这个案子,我觉得你的观点跑偏了

  简之恒:首先我不是为西陵辰洗白,我会向你详细说明我的看法,我们理性探讨,可以吗

  以往他和杯底月的接触并不多。她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天宫门名人,就表现出任何的巴结。而她似乎也并不喜欢和网友闲聊个人生活话题,总的来说,她的态度就是礼貌而疏离。“嗯嗯,好的,谢谢”,是她最常使用的词语。每一句都很礼貌,每一句却也都在结束着聊天。

  简之恒也不知道,自己贸然劝她,究竟能起到多少效果,她是否会认为自己多管闲事?

  杯底月:嗯嗯,你说

  对面很快就回复了。简之恒定了定神,将脑中的思绪又是快速整理一遍,终于开始在键盘上敲击着。

  简之恒:其实不止是你,这次大多数的网友,可能都是被舆论带偏了

  简之恒:西陵辰在整个事件里扮演的角色,是策划了一场恶性商业竞争,他真正值得被抨击的点,也无非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简之恒:但贾大富是自杀。在生意失败之后,他原本可以重新振作,东山再起,但是他自己选择了放弃,选择了自杀,是他自己剥夺了自己生存下去的权利

  简之恒:大家都在说西陵辰“逼死”了他,这并不合适。生存与否,都是个人自己的选择,只要一个人自己不放弃,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真正的“逼死”他

  简之恒:现在热议的焦点都是“西陵辰逼死贾大富”,这是并不成立的,这样一来,反而是模糊了他的恶性商战本身

  简之恒:贾大富最终自杀,归根结底,是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他当惯了老板,所以无法承受一点点的失败

  简之恒:现在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为什么当代人们的心理却越来越脆弱。很多人由于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选择了使用自残、自杀等等极端的方式来结束自己

  简之恒:他们在遭遇挫折的时候,思想是怎样走偏了路;我们普通民众又应该采用怎样的方式,来帮助这部分群体,我认为这才是真正需要探讨的问题

  简之恒: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常常在说商战,经商的确无法避免竞争,那么商业竞争的底线在哪里。怎样的竞争,属于正当的良性竞争,怎样又是恶性竞争,应该出台怎样的法例,来打击恶性商业竞争

  简之恒:【发送图片】

  图片里,是一段被点了几万个赞,推上热门的评论。

  【评论:每次类似的事件,看到网上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也许评论者天真的以为,对方拥有着和你一样端正的三观,他拿着钱,发表反面言论,同时还要承受着良心的谴责。

  但我想告诉你们,你错了。三观不同的人,是无法互相理解的。对这部分人来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三观和底线。陌生人的悲痛,不会在他们心里掀起任何波澜。无论言论倒向哪一方,他们都不需要承受任何的良心包袱。因为‘良心’这种东西,对他们本来就是不存在的。

  这段话,对西陵辰适用,对那些收了钱给西陵辰洗白的水军,同样适用。】

  简之恒:三观不同的人无法相互理解,这没有错,但只要是稍微提出异议的人,就会立刻被打成水军,你不觉得这很奇怪么?什么时候,网络上就只能允许有一种声音了?

  简之恒:可能有些围观群众,他们看到另一种声音,原本可以理性的思考,但看多了“水军论”,默认不同的观点就是水军洗白,认为最响亮的声音也就是唯一正确的,这样的后果很可怕

  简之恒:为什么和自己观念不同的声音,就会轻易的被打成水军,这一点同样值得探讨

  简之恒:这次的案子,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个社会现状,一味攻击西陵辰,是在避重就轻,还有可能落入有心人的操纵。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引导大家进行正面的思考,让我们的社会能够朝着更加理想化的层面发展

  简之恒:记得你的本职工作是记者,作为记者,更加应该发出客观的声音。我认为比起批判西陵辰,我上面所列举出的观点,更值得写几篇文章,号召社会关注

  这大段大段的话全部发送后,简之恒舒了口气,同时却也有几分紧张。

  毕竟,他和杯底月并不熟。贸然说这些话,不知是否会被对方认为“交浅言深”。如果她无法接受自己的观点,是否又会因此而反感自己?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简之恒凝视着屏幕,虽然他可以再加上几句缓和气氛的话,但要为了迎合对方而说出违心话,那并不是他所能接受的。所以他唯有等待,希望杯底月如果真是一个成熟的作者,应该会理解他说这些话的用心。

  半晌,玉简中传来“叮”的一响。

  杯底月:好的,我知道了

  杯底月:你说的有道理

  简之恒一怔,对于如此轻易的说服了对方,反而有些不敢相信。

  简之恒:诶诶?就这么轻易的接受了?

  杯底月:干嘛,我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好不好[调皮]

  简之恒:哈哈,没有没有,就是觉得你是个挺有思想的女生,可能要跟我辩论个三百回合呢,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我说服了,都有点佩服自己了[大笑]

  杯底月:其实只要言之成理就可以说服我

  杯底月:我只是不喜欢别人把我当小孩子,一副“懒得跟你说”的态度

  杯底月:而且就是有思想的人,才应该能接受不同的思想

  杯底月:既然你都夸我了,我总不能辜负你吧[调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