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九天帝主> 第2035章 截天七子
  “截天教?”

  凌九霄凝望姚北辰他们,道:“这里是你们截天教的地盘了?”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对于这一带,其实是没有什么特定的划分、界限,但是此地靠近我们截天教了,就差不多是我们截天教管的了。”

  姚北辰回答。

  “哦?莫非你们四大势力,占据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凌九霄好奇问道。

  “对……我们截天教就在北方,我们截天七子在外游历,到了这里,发现有动静,结果过来一看,就发现诸位了。”

  姚北辰吐出一口气,道:“好在遇到两位,不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一些道理,即使我们不说,你们终究会悟出,小事而已。”

  凌九霄轻轻摇头。

  姚北辰他的天赋很好,很高。

  虽然说不上生平仅见,只是这样的角色,往往一法通,万法通。

  一些粗浅道理,哪怕没人告诉他,他都会在一次次交手当中自行悟出。

  “道理是这样说,只是真要事事亲力亲为了……呵呵,还是难啊。”

  姚北辰苦笑:“总之今天两位给我上了一课,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只要是我姚北辰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会帮助你们。”

  “北辰……”

  之前帮姚北辰包扎的女子不禁出声。

  现在还没有确定凌九霄他们是敌是友呢!

  只能确定说,他们来自遥远的地方,估计不是其他势力的卧底。

  而且其他势力真能派出这种档次的卧底,估计早和截天教分出胜负了,至于一直纠缠至今?

  “莫要多说,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人,直觉告诉我就是如此!”

  姚北辰自信满满的说道。

  见此,其余之人叹息不已。

  姚北辰又来了!

  这种莫名其妙,不知道是来自哪里的自信,实在叫他们大为无语。

  “诸位放心,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姚北辰一力承担!”

  姚北辰拍着胸膛保证。

  结果有人白了他一眼,道:“我们是截天七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姚北辰出了事情,我们还能独善其身不成?你这是故意的!逼着我们站队你这一边!万一被发现了,还要帮着你来隐瞒!”

  此人说话的时候悲痛欲绝。

  显然,他被坑害了不是一次两次。

  “哈哈,我们都是很好的兄弟姐妹,这一种话,莫要多说……我姚北辰都记在心中!”

  姚北辰大大咧咧地说道。

  他们只能摇头叹息。

  姚北辰不但是他们之中最强的,而且还是最执着的一个!

  姚北辰决定了的事情,休想改变!

  任由天皇老子来了,哪怕是师尊来了,同样改变不了。

  故而,在凌九霄和南千秋出来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万一多了的一事,有什么变故了,应该如何是好?

  现在好了,真的被他们猜中了!

  姚北辰又要干出点什么事情祸害他们!

  “诸位放心,我就是帮他们一点小忙而已,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姚北辰无所谓的说道。

  不过,他的伙伴是真的很有所谓。

  显然,在过去的时候,姚北辰祸害了他们不少,都有阴影了。

  “不知道四大势力,除了截天教还是什么?”

  凌九霄言归正传。

  只因姚北辰愿意帮忙,这是很好的事情,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临近我们截天教的,是莫罗派!他们背后的大人物,好像在上界都是一方豪强,只是位于一些偏僻之地,很少出世,不知道为何就和我们截天教的祖师爷联手了。”

  姚北辰想了一想,道。

  “喂,姚北辰!”

  其他几位截天七子是心惊胆战啊。

  姚北辰说就说了,帮就帮了,可是不能什么都说啊!

  现在连这种机密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他们简直是要昏过去了!

  “莫要担心,其实我已经看出了,两位是早已知道这些事情了……对吧?”

  姚北辰眨了眨眼,道。

  “这是在诈我们?”

  南千秋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凌九霄。

  “应该不是。”

  回答一句的凌九霄,爽快承认:“对,我们是知道这里的一些奥秘。”

  “锵……”

  几乎在同一时间,截天七子全都拔剑,对着凌九霄和南千秋,神情警惕。

  凌九霄口中的奥秘,是他们需要竭力守护的东西,不能被旁人知道。

  “住手!”

  姚北辰沉声喝道:“就连我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们认为自己能够对付得了他们?还是同时对付两个!”

  这话说得他们哑口无言!

  没错,连姚北辰这样的角色都在凌九霄他们手上惨败,而且还是轮流着来,击溃姚北辰。

  现在他们一起上,对付凌九霄和南千秋,会有赢面和胜算?

  不会!

  估计会被一击必杀!

  对,是杀死,而不是和姚北辰交手的时候那么小打小闹。

  毕竟,和姚北辰交战的时候,他们是看出了姚北辰其实没有太多的恶意。

  因此,他们愿意和姚北辰交手一二,顺道打探关于这里的消息。

  但是,截天七子不同。

  他们是认为凌九霄和南千秋探查得了这里的秘密,要将他们除之而后快,解决隐患!

  故而,真要动手,他们必死无疑!

  考虑到这一点,姚北辰没有准备让他的同伴出手。

  如果有谁这么不识好歹,姚北辰会亲自放倒此人,免得为他们这么多人召来灾祸。

  最终,他们还是在姚北辰的眼神威胁下,收回兵器,低着头不说话。

  “年轻人冲动,我理解……你继续说吧。”

  凌九霄微微一笑,示意姚北辰可以继续了。

  “莫罗派的信奉非常奇怪,他们看上去和僧人无疑,可是却茹毛饮血,和我们知道的佛道,很不相同。”

  姚北辰知无不言,权当是对凌九霄和南千秋刚刚的退让投桃报李。

  不然,换了一人,被如此威胁,估计第一时间就出手杀人,解决隐患了。

  哪里可能像是现在这样,吵闹一番,继续说话。

  “世上的信仰极多,指不定他们的祖师,出自什么蛮荒之地……哪怕是神界,都是有这种地方的。”

  凌九霄不觉得奇怪。

  他试过神游天外,或者说身临其境,抵达神界的险恶之地。

  当时帝皇已经为他解释了很多心头疑惑。

  所以,现在知道莫罗派这样的存在,都不会觉得太过奇怪。

  “阁下倒是好见识,和我知道的人不太一样……很多人觉得莫罗派茹毛饮血,乃是天性使然,其实不一定的,可能是莫罗派的信仰就是如此,毕竟世间千奇百怪,绚丽多彩!正是如此,我们方才有了到世间闯荡的冲动。”

  姚北辰意气风发。

  很明显,他同样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到更大的天地闯荡,而不是一直留在浑沌源头界这里。

  对他来说,浑沌源界这个地方,真的有些小了!

  对于姚北辰的向往,凌九霄笑了一笑,没有评论。

  南千秋却难得说话:“其实,世间多姿多彩不假,可是究竟想要看到什么样的风景,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抉择!”

  “哦?阁下的意思是……”

  姚北辰迟疑问道。

  “你如果追求武道巅峰,你就会遇到很多武道之路上的强大敌人,他们很强大,很可怕,或者一个指头就杀死你了,若是你想要看到世间平凡,或许你会选择化凡,当一世逍遥快活的人。”

  南千秋缓缓说道:“总而言之,你刚刚的说法,太过片面了,我不喜欢。”

  “多谢指教!”

  姚北辰郑重抱拳。

  但是截天七子之中,有人觉得不服!

  既然你认为的,是你认为的而已,那么你为何将你见过的种种,强加在姚北辰这里?

  如果姚北辰的确能够看到他们看不到的风景呢?

  这样又应当如何?

  不过,在姚北辰轻轻摇头之下,这人终究是没有说话。

  这是姚北辰和凌九霄、南千秋的谈话,和他们无关,他们不能胡乱插嘴。

  如果想要发表自己的意见……可以,欢迎加入他们的谈话论道。

  只是凌九霄和南千秋太过强大,太过神秘莫测了。

  出于对他们的忌惮,其余的截天七子哪里敢多说半句话,恨不得全部都装哑巴呢。

  “莫罗派的人战力很强……因为他们擅长很多古怪的法门,例如咒杀之类的,简直防不胜防!曾经有几位惊才艳艳的人物,就是被他们咒杀干掉的,当时掀起了轩然大波!”

  说起这一件事,姚北辰自己都是咂舌不已。

  可不是么?

  对方分明不在自己的身边,却动用了某种神秘莫测的力量杀死了自己,如此之事,说不怕就是假的了。

  “咒杀啊……多半是利用了某种亲近之物吧?越是亲近,关系越是密切的东西,效果越大,所以需要保管好自己的重要东西,除此之外,就是如果感应敏锐,在察觉到这一种冥冥之中的联系之后,可以选择一剑斩断!”

  凌九霄道:“这是最好的做法。”

  “但是这就涉及了因果吧?想要斩断因果,不容易吧!”

  姚北辰犹豫问道。

  “直接斩断因果,当然难,但是,这一种难,是针对冥冥之中的因果!假如对方和你的因果,不是先天而来,而是后天建立的,那么你想斩断它,难度是有,却没有想象的那么遥不可及。”

  南千秋加以解释。

  “为什么我没有这种感觉?”

  之前为姚北辰包扎的女子又说话了:“我之前曾经被莫罗派的一个女子针对,被下了诅咒,最终还是我们的祖师花费大力气,为我转移的诅咒,如果事情真有你说的那么简单,我的诅咒为何不一剑破之?”

  “第一,这是你的因果,不是你祖师的因果,所以你的祖师想要一剑斩破,和直接斩断自己的本命因果同样困难。”

  “第二,可能是你修炼的道法,不适合攻伐!假如你的攻伐之道足够强悍,区区诅咒而已,小事,随手一剑破之!”

  “当然,这一种情况,还是比较少的,因为能够修至这种程度的剑修,很少很少,举世罕见。”

  ……

  南千秋不缓不急地说道:“我就是其中一个。当时我一剑斩回去,直接将施加诅咒的人杀死了。”

  “这……还能如此操作?”

  姚北辰惊呆了。

  他面前的二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当然可以,如果不能,就是你不够强大,你的剑不够锋利,仅此而已!”

  南千秋回答。

  “莫罗派……他们会主动出来惹是生非吗?”

  凌九霄说回正题。

  “很少,但是莫罗派的人性情古怪,或者一件事和他们,还有和你们是没有关系的,只是他们觉得妨碍他们了,他们就会出手对付你们。”

  姚北辰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女子:“就像我的青梅竹马,她就是长得比莫罗派的一位师姐漂亮一些,就被对方嫉妒了……何其冤枉啊!这还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呢,就被扣上了这样的帽子,甚至二话不说,就动手下手了,你说惨不惨?”

  “呸,谁和你是青梅竹马!”

  女子脸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那么我们最好避开莫罗派的地盘吧,他们宗门上下都是擅长此道,我们一个不好被盯上了,想要解决,不是不行,但是估计会闹出很大的动静,或者纠缠不休,这种事情,你同样不想看到吧?”

  凌九霄传音询问南千秋。

  其实,他做事还是比较沉稳的。

  关键还是南千秋。

  天晓得南千秋会不会一言不合就和莫罗派的人厮杀起来?

  到时候,很多东西就由不得凌九霄了。

  因此,一些事情,很有必要事先和南千秋说一声。

  “你觉得我是傻子么?”

  南千秋像是看白痴一样看凌九霄。

  “这个可不好说啊。”

  凌九霄洒然一笑,在南千秋发怒之前,收回目光。

  可是,他正要开口,却是神色一凝。

  “怎么了吗?”

  姚北辰试着感应一番,没有发现端倪,于是好奇问道。

  “我想问,现在藏在千里之外窥视我们……不对,是在窥视你的,是不是莫罗派的人?”

  凌九霄收回注意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