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狼与兄弟> 1334 边杀边救
  天才壹秒記住『』,。

  王赢怒吼了一声,随即直接就扣动了扳机,他叫吼着,不停的扣动扳机,开始扫射,这一刻王赢已经把什么都豁出去了,因为他心里面清除,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状态,想要躲过去,那也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干脆他直接和他们玩命了,能多拉一个人垫背就多一个,反正都是他的仇人,他也解气,这一番疯狂的射击,对面的四个人全都倒在了地上,王赢把枪往地上一扔,从地上一手抄起来了一把冲锋枪,他就靠在大树的边上,跑的话,他是跑不动,就带着耳机,她知道,这边的枪响,一定会把所有人都引过来的,他靠在树边,嘴角挂着笑容,一手抄着一把冲锋枪。

  耳机里面还有命令传出“西三点方向有枪响,一组,东九方向绕行,二组,西南七点方向绕行,速度!”王赢听着耳机里面的声音,思考了片刻,也没有看见人,先是抱着冲锋枪,冲着侧面,东九的方向,全是一人高的草丛,他直接就扣动了扳机,整整一梭子的子弹,全都打完了,随即他又把另一把枪,对准了侧面西南七点的方向,再次的扣动了扳机,一梭子子弹又打完了,他的耳机里面还传来了声音“大家小心!都小心!绕过去!绕过去!!”所有人都很焦急“我这兄弟受伤,过来帮忙!”

  王赢靠在树边上,两梭子子弹也都打完了,他的嘴角挂着笑容,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烟,给自己点着了,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他自己手上还有一把手枪,他抬头,看着夜晚的月亮,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没有跑了,他一脸的不甘心,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他张开了嘴,把枪口塞到了自己的嘴里面,他的手已经放到了扳机的位置,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滑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身影,一下就从侧面冲了出来,一脚就踹倒了王赢的小臂处,这一下,就把王赢手上的枪给踹出去了。

  王赢转头,看见了侧面的这个身影,这个身影四处看了一眼,上去一个手刀就砍到了王赢的脖颈的位置,王赢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就晕厥过去了,随着王赢晕厥,身影起身就把把王赢背在了自己的身上,王赢好歹也是一百四十多斤的人大老爷们,这个身影看起来不高不壮的,但是却很轻易的就把王赢给背起来了,背起来王赢之后,他再树丛里面,也是健步如飞,很快,就消失再了树丛当中。

  这个黑影前脚刚刚离开,不到一分钟的样子,后面彭辉带着人群已经冲过来了,除了彭辉之外,白俊杰一行人也冲过来了,看着地上倒着的人,还有枪,胡一林也站在了边上,他看了看周围,彭辉一行人也开始弯腰蹲下检查,片刻之后,彭辉从边上伸手一指“就在前面。”说完之后,彭辉转身就冲,身后的人群也都跟上了……

  整整一夜,彭辉,胡一林,这一伙人,是整整的找了一夜,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踪迹,到了后面的时候,甚至于连一点踪迹都没有了,王赢好像就是人间消失了一样,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王赢受伤了,肯定是跑不远了,可是这一夜,一点踪影也都没有…

  天色渐渐的明亮了起来,在一处小木屋内,王赢是突然之间就睁开了眼睛的,这是一间很简易的小木屋,只有一张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还有一扇窗户,阳光透过木屋的窗户照射进了房间,王赢赤裸着身体,只穿着一条内裤,他盖着一个毯子,自己的伤口,也是明显的被处理过的,他想要起身的时候,挣扎了一下,结果发现自己的手和脚,全都被铐起来了,他是属于,被固定在了这张床上。

  床是铁床,王赢使劲的晃动手铐,一点作用也没有,他也挣脱不开,是手铐再床头晃动的声音,让房间的大门也被打开了,一个男子,带着面具,出现在了王赢的身边。

  男子嘴角挂着笑容,看着醒过来的王赢“怎么样,感觉如何?要不要谢谢我,是我救了你,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刚才就已经完蛋了!”

  王赢听着男子这么说,又使劲的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还是有些虚弱的,随即他从边上微微一笑“那我还是真的得好好的谢谢你了。”

  两个人互相看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房间里面这一刻,还是有些安静了,许久之后,带着面具的男子长出了一口气,说话的声音明显的也是有些沙哑的“这些日子,你先从这里好好休息吧,把伤养好了再说,放心,这里很安全,他们找不到的。”

  “你是谁?”王赢从边上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救了我,然后还要控制我?”王赢说完之后,晃动了晃动自己手腕上面的手铐,说话的语调,也是阴阳怪气的,话里有话。

  “以后你会知道的,但是不是现在,你先好好养伤吧。”男子说完,转身就要走。

  就在他要出门的时候,突然之间,男子叹了口气“银子啊,说实话你让我很失望!”男子转头,又看了眼王赢,再他还想说话的时候,王赢从边上直接笑了起来。

  王赢这一笑,整的男子有些不适应了,他没有出门,只是看着王赢,看了好一会儿“你笑什么,很好笑么?”男子带着面具,也看不清楚他的脸上的表情。

  “说实话,我真的挺想当做认不出来你,陪着你一起演下去的,但是我好累啊,这么着有意思么?怎么着,你还想着套路我呢?我告诉你,没人可以套路了我,你自己心里面也清楚的,如果我那么容易被你套路了,估计你也不会相信的,是吧?”

  面具男盯着王赢这边,看了好一会儿,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的王赢也平静了不少“行了,白俊杰,别装了,我知道是你,这样有意思吗?”

  “哦?”男子再次“呵呵”的笑了起来,这沙哑的声音“白俊杰?你真会猜啊,王赢”

  “我不是会猜,我是知道,一定是你,原因很简单,你们需要钱,还想要我手上的百官行述。”王赢说的简单明了“曈昽和蔡汉龙不一样,蔡汉龙是不缺钱的,曈昽是缺钱的,而且曈昽现在手上总共就没有几个城了,这百官行述里面,大部分城,都曈昽现在所拥有的城,因为原因很简单,当初是曈昽一个炸弹送到我们家,想要结束我们所有人的,那颗炸弹炸死了小尾巴,还让我兄弟再病床上躺了好几年。”

  “所以后来伟哥的所有针对,都是针对着曈昽来的,谁和曈昽走的关系近,他就先惦记和曈昽关系近的人手上的城,这里面曈昽的几个心腹,虫丑,阿涛,刘子枫,都在内,那会包括星芒,也是在内的,只不过星芒自己嘬死了而已,但是反过来,相比于蔡汉手上的城,还真的没有几个,所以如果我再这么霍霍下去,最遭殃的人,就是曈昽了,其实我和蔡汉龙没有什么仇恨的,他是后来的接管盛会第一话事人的人,但是和曈昽就不一样了,之前所有的仇恨矛盾,几乎都是曈昽一手造成的。”

  “所以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第一时间,我也是想要对付曈昽的,至少要拉着曈昽下水,曈昽不是一般人,虫丑他们这些人,跟着曈昽,都是上下一条心的,包括城内的所有人,都是一条心的,否则的话,曈昽也不敢反了盛会,曈昽在盛会第一话事人的位置上面呆了这么多年,这点本事,他肯定还是有的,你们想杀我,也害怕我死,百官行驶,真正的对于谁的杀伤力最大,那就是对于曈昽这一伙人了,还有他的下属。”

  “如果我死了,你们害怕我手上的证据传出去,如果落在蔡汉龙的手上的话,那你们就更完蛋了,本来盛会的最高级别的保护伞就在蔡汉龙他们那边,如果我这样下去,曈昽会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所以曈昽想抓住我,想从我手上把东西套出来。”

  “我之所以拆穿你,不想和你演戏,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往,我要知道,凡骁,还有鬼无才的安危,如果你说话算话的话,咱们两个直接探,如果你说话不算话的话,你就让曈昽来直接和我谈,放我的两个兄弟离开,我可以给钱,可以给百官行驶,我自己都无所谓的,但是如果不放的话,就不要谈了,我不想陪着你演戏,我累了,很多事情,还是直直接接的好,你说呢,白俊杰!”

  “不过曈昽猜的还真没错,幸亏我没死,如果我死了,那百官行述一定会在最关键的人手上,发挥最关键的作用的,到时候他曈昽后悔都来不及的!”

  王赢挂着一脸自信的笑容,脸色苍白,随即从边上“咳咳咳”的咳嗽了几声,又把头抬了起来“被带着那个面具了,嘴里面还咬着那个东西,说话难受不?我们直接谈条件,我没想着自己跑,我要是想着自己跑的话,我就配合你演戏,看看你能耍出来什么了,但是我想我的兄弟安全,所以我就直接拆穿你了。”

  /酷L匠网C&唯N|一K、正版9,其W他#都L是$盗版c

  带着面具的男子,再原地站着了好一会儿,片刻之后,白俊杰把自己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他往边上吐了一口,嘴里面一个变声器也被吐了出来,他瞅着王赢,“小兔崽子,都说你这小子阴狠狡诈的,直到现在,我才相信,你还真的挺有两把刷子的啊,有意思,有意思!”白俊杰一边笑,一边从边上开始拍手,鼓掌叫好。

  王赢也笑了起来“凡骁和鬼无才在哪儿,让我看见他们,我要先确定他们的安危!”

  “而且,我每天都要和外面保持联系的,如果有超过四十八个小时没有和外面我的人联系,那样的话,就真的没有挽回的机会了,反正我王赢现在就一个人,孤家寡人,死了就死了,但是你们不一样啊,曈昽现在这么大的产业,走到这一步,他肯定不甘心就这样完蛋了,是不是,否则的话,也就不会让你一边杀我,又一边救我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