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狼与兄弟> 729 威逼利诱
  “你是想让我相信你,是吗?”帝王嘴角挂着笑容,上下打量着王赢“你和他仇恨再哪儿,你几次公司他都没少帮你,小天堂也给你了,茗和茶庄也给你了,而且人脉圈子也没少给你介绍,李辉未来的老丈人,你弟妹的亲爸爸,你现在是想来告诉我,让我相信你和夏宏盛不是一伙儿的,你想对付他,是吗?”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夏宏盛早就想干掉我了,只不过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抓着他的心态,一直牵着他走,他还没有下决心干掉我,但是我们两个也是不死不休的关系,他迟早会对付我的,女人没了可以再找,李辉和夏芸的感情早就名存实亡了,夏芸那么嘬的女孩,有几个男人受得了,我和我弟弟也早都聊过这些,他也早受不了了。”

  “我来说和你谈交易,那也是因为夏宏盛手上握着孙琪展的投名状的问题,孙琪展是我的亲兄弟,我们哥几个这么多年,我不想他的人生以后被夏宏盛掌控,这才是我和夏宏盛翻脸的关键,而且夏宏盛和李氏家族的仇怨更深,多少年前就开始了,你也是知道的,我和李沙漠我们两个这样的关系,我是一定要保护我弟弟的,这些你心里面也是清楚的吧?所以我才要搞掉夏宏盛,我这个时候来找你,是因为我知道,你也曾经是盛会的人,盛会的人,夏宏盛的手下,按一定就会有投名状再他那里,但是你却敢从他的手下直接反,我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有什么可以制约投名状的东西?让夏宏盛他们不敢把投名状亮出来,你看老五和宁孩,这两个人,老五没有被投名状,是因为老五之前是张超的人,都是盛会的,所以夏宏盛不会随便动老五,但是宁孩不一样,宁孩早就变成了通缉犯了,到现在这么多年了,也不敢随便露面,那就是投名状发挥的作用,我不想孙琪展也变成这样,但是你却没事,你的筹码是什么?”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高浪从边上点了点头,这一刻,他才彻底相信了王赢,确实是要帮自己的两个弟弟,他这一番话,也是说到了关键。

  帝王听着王赢说这些,从边上笑了笑,随即开口“闹了半天,绕出来一个大弯子,你的目的原来再这呢?”帝王其实现在心里面也有些相信王赢了,毕竟王赢首先很真诚,二来他说的确实都很有道理的,最起码动机能让帝王相信了。

  帝王也是老谋深算了,他直接跳过了王赢最关心的这个投名状的问题,随即说道“就像你说的,刚才你口口声声要给我活路,要给我谈交易,我听听什么活路,什么交易”

  王赢听见帝王这句话的时候,他长出了一口气,这是明显的,帝王已经被他说服了,至少是有些心动了,他嘴角挂着笑容,说道“三点,第一点,你不是要钱吗,钱我们给你,只要你开口就行,数字你随便填,不仅钱给你,还会帮你从Z市,重建公司,帮你那些已经倒闭的公司,提供人手和资源,前提是你愿意用,你只需要把公司的股份还给我们就行,不光还给我们,还要帮着我们从东宇那里,把他手上的股份想办法拿回来,我相信你有这个办法的,东宇手上的股份只要拿回来,哪怕那些钱,给你,那也是没问题的,这个比你直接拿李氏集团要方便,直接的多,你拿了李氏集团,你也没有办法经营,你确实不是商圈的人,李氏集团只有再李沙漠这样的人手上,才能发扬光大,才能越做越好,再你我这样的人手上,不会发挥他的价值的,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显然咱们两个人擅长的,都不是做生意。”

  王赢冲着帝王笑了起来“第二点,你和夏宏盛的决战不可避免,你既然也都准备好了,我也知道,不可调和了,我可以帮你今天晚上把灰血和宋剑两个人控制住,除了灰血和宋剑以外,还有灰血和宋剑的那群下属,这一伙人绝对是一股子中坚力量,灰血和宋剑你和他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你心里面肯定知道他们的分量的吧,至于怎么控制他们,是我的事情,我会让孙琪展和我演戏,一起把这些人控制住,你可以安排人从边上看着,或者安排着人参与进来也可以,我提前动手,而且控制住这群人之后,我还能从夏宅搞出来一群人来营救他们,这一下,我们控制住一伙人,夏宅再出来一伙人,那夏宏盛的夏宅守卫力量,肯定就要比往常薄弱不少,你和夏宏盛斗了这么多年,你帝王也不是什么普通角色,你再夏宏盛的身边,一定还有不少后手,这一决战,这些后手肯定也都会出来,这样一来,也是再暗中帮了你极大的忙。”

  “第三点,是我个人和你保证的,那就是夏宏盛必死,他今晚再他的夏宅,你的人打进去,就算你的人打不死夏宏盛,我也一定能把夏宏盛干掉,这一点让高浪作证,我把我自己的脑袋压在这里,只要你的人开始进攻,那夏宏盛就必死无疑。”,酷6(匠o%网永,久免;费v看k小说*

  “就凭你?还能让夏宏盛必死无疑?你有什么资本这么说话?”帝王一脸的鄙视。

  王赢看了眼帝王,一瞬间,显得其实磅礴“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是我王赢告诉你,我没有靠山,自己就是山!我没有天下,自己打天下!我没有资本,自己赚资本!我弱了,所有困难就强了。我强了,所有阻碍就弱了!活着就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这就是我的资本!”王赢这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这个事情自后,你与我之间所有的恩怨扯清,大家绝对不在相互敌对,这就是最后的结果,一起干掉夏宏盛,你告诉我怎么处理掉孙琪展的投名状的问题。”

  帝王从边上一听,嘴角挂着笑容“王赢,你这说来说去,是想花钱拿我当枪使啊?”

  “那得看你怎么理解,你理解成为我花钱拿你当枪使,你知道我怎么理解的吗?”

  王赢笑呵呵的开口“我理解的就是你本来就是要和夏宏盛鱼死网破玩命的,本来只有三成的胜算,我给你把这个胜算加到了八成,还加了一个夏宏盛必死的筹码,而且我给了你钱,这就是你的活路,你别管我怎么做,我愿意把自己的脑袋压在这里。”

  王赢说到这的时候,深呼吸了一口气,他也是有些累了,从边上拿起来一瓶子矿泉水,自己“咕咚,咕咚,咕咚”的就全都给干了。随即看着边上的帝王“敢不敢赌一下?赌命的,反正你今天晚上也都已经安排好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吧?”

  帝王现在眼里面的王赢,和很早之前那个狗屁都不懂的小孩子,已经判若两人了,王赢从头到脚,有理有据,先和自己讲理,句句实话,算下来理,自己确实是差他一分,讲完理,讲利益,虽然是光明正大的要把他当枪用,但是仔细一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说的也正确的道理,而且帝王自己也清楚,冤家宜解不宜结,这话是肯定的,王赢这么一说,倒也确实是帮了自己不少忙,本来他的心思里面嘴要对付的就是夏宏盛,这才是一号仇敌,也不知道王赢哪儿来的这么大的信心,能保一个夏宏盛必死,王赢说的确实是有道理,就算是他掌管了李氏集团,他依旧运作不好这个公司,哪有直接要钱来的实在,他眯着眼,其实内心已经完全动摇的,如果不对付王赢他们,自己还能省出来一大批人,王赢能帮自己削弱夏宏盛的势力,自己也能增派更多的人手对付夏宅,这绝对是好事一件,依照他对于王赢的了解,王赢肯定会帮李沙漠和孙琪展,那也是正常的,毕竟他虽然阴狠,但是绝对算是一个对兄弟极其讲义气的人。

  他这边沉思了片刻,王赢能感觉到,帝王现在已经被他说动了,随即王赢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歃血为盟,对天起誓,这个事情之后,我们两不相欠,就算是扯平了,钱我先支付给你一部分,剩下的那一部分,事成之后我支付你,你可以先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把安排到我们这里的那部分调走去对付夏宏盛就好了,然后自己全心全力的对付夏宏盛,我会让你看,我如何把灰血和宋剑控制,让夏宅里面出来人救援,削空夏宅的势力的,而你只需要告诉我投名状的事情就好。”

  王赢说完,帝王站在边上又不吭声了,王赢也不说话,就从边上等着,片刻之后,帝王从边摇了摇头“不行,事成之后,我自然会把投名状的事情,告诉你,告诉你怎么避开,现在绝对不可以,因为我还是不足够相信你。”

  “大家为人处事,将心比心,我做了这么多,你还是不够相信我,那我问你,你凭什么值得我相信的?我这次来找你,这么有诚意,你现在就这么展现你的诚意?”王赢这话一说完,帝王从边上笑了起来,一脸的无所谓,两手一摊,那股子不讲道理的霸道劲儿又上来了,眼神当中透漏着无所谓,也挂着凶残,这架势就是要干掉王赢一样。

  “是你来找的我,不是我来找的你,老子和你不一样,我帝王是守信用的人,但是你王赢不是,所以我不相信你,那是正常的。”帝王嘴角微微一笑“合作不合作,随你”

  王赢心里面也有些不乐意了,但是他来之前就想过了,和帝王谈判这些,肯定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他简单的思索了片刻,伸手一指帝王“你既然这么喜欢装逼,那好啊,我看看你怎么装,我马上就去夏宅,让李沙漠他们躲起来,有本事你就去找李沙漠,看看这么大个世界,你能不能让你的人对付他,然后把灰血宋剑他们都弄回夏宅去,估计夏宏盛现在自己还不知道把你逼到什么份儿上了呢,你的很多情况,都是只要我一个人了解的,这也要多亏了我的探子,我很乐意把我的情报与夏宏盛分享,到时候我就要看看,你杨凯明多少人能把夏宏盛的夏宅给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