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启风云> 第九百六十一章 大战将起

天启风云 第九百六十一章 大战将起

  “你这孩子,就是自尊心太强了,难道清风明月阁就这么让你不待见吗。”陆清风无奈的笑了笑,他向叶吟风假意愠怒道。“小子让陆阁主费心了,只是小子现在也过的挺好的,至于修为恢复,就随缘吧。这一切都是小子的命,注定要有此劫,小子不敢对清风明月阁有半点不满。”叶吟风脸色一肃坦然说道。

  “你啊,你,怎么说你啊,你是不敢还是没有啊。你知不知道宛茹为了你孤身一人夜闯大周军营,想探探他们的作战计划,以及军事布署。那丫头本来想直接来找你的,她听到你受伤的事,比谁都着急。”陆清风长叹一声说道。而叶吟风一听,心里顿时百般滋味突涌心头,他脑海里闪现出了那个玲珑可爱的小女孩,她现在应该有十四岁了吧。

  叶吟风沉默了一会,他知道自己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小风哥哥,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可好?”他的脑海里又回响起了那时的情景。那时的陆宛茹只是一名粉琢玉雕般的小仙女。却不料一晃时间都过去三四年了。他不知道那粉琢玉雕般精致如仙的小女孩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一切恍如隔世,一切却如沧海桑田般,他心里不禁的升出一丝暖流。

  独眼老头脸色紧张的望着那名款而来的美妇,那是一名身材修长面容姣好,全身散发出一种雍容典雅般气质的美妇。他看不透那名美妇,他全身戒备着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动弹。他袖中的蛊虫不知道回旋了多少次,最终还是没有这个信心射出,那美妇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太大,一股无形的威严笼罩住了这酒肆。

  范八姨扬着一双妩媚的眼眸带着丝自惭形秽般的自卑之感,她觉得自己在那名美妇的面前就像萤火之光般,而眼前的这名美妇就是那皓月般的光芒,刺得她睁不开双眼。她不知道那美妇是敌是友,连那独眼老头都不敢轻举妄动,她就更不要说了,在那巨大气场压制之下,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那美妇优雅的踏进酒肆,她仿佛进入了自家院落般,向四周走走看看,她连看都不有看那独眼老头与范八姨一眼。她的手里提着一柄寒气四溢的宝剑,那是一柄古朴轻巧的宝剑,虽然那剑没有出鞘,但是独眼老头依然可以感觉得出那一股锋芒剑气萦绕而出,轻轻淡淡悠悠扬扬,从容典雅雍容华贵,正是这名美妇此时的特征。

  很快,独眼老头便猜出了那名美妇的身份,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想要与他们交谈的迹象,而他却也只能忽视对方。独眼老头从那后院提出了一坛酒,然后独自坐在一张刚修好不久的破烂桌子上,他独自独饮着。范八姨虽然对那美妇很是好奇,但是她不敢问,她只能乖巧的坐在独眼老头身旁,她不时的为独眼老头添着酒。

  双方都没有交谈,气氛却并不是很沉闷,但有一些诡异,美妇似乎无视了他们,她径直向那后院走去。待那美妇进入了后院,范八姨这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她扬着一张好奇的眼眸询问的目光望着独眼老头。但是独眼老头并没有回答她,他端起了酒杯似乎略有所思,那酒杯停在了他的嘴边。

  一道轻微的破空之声传进了两人的耳中,一道黑影从那酒肆的门里扑了进来,两人定睛一看,却是一名身着黑衣十四岁左右的豆蔻少女。那名少女

  扬着一双如宝石星辰般明亮的眼眸,她一进门就看见了两人,她向两人露出了一个俏皮可爱的笑脸。这是一名粉琢玉雕般精致的少女,虽然只有十四岁,却已然具有一个美人胚子的雏形。

  看着这名粉琢玉雕般的少女,两人心里更是掀起了一阵惊涛汹涌,这是一名浑身散出一股令人不能亵渎般的圣洁高贵气质,她娇小玲珑的身躯宛如一只精灵般令人倍加好感。不只是独眼老头,就是连范八姨的心里都对这名少女生出几分不忍亵渎般的感觉,这神秘的少女就像这苍茫夜色里的一道皎白月光般,挥洒进了两人的心里。

  很快,那名美妇就从后院走了出来,而那少女则如一只小鸟般飞快的扑进了那美妇的怀里。“娘,小风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啊?”那少女带着撒娇的语气问道,而那美妇则是轻轻的拍打着那少女的后背说道:“应该快了,你爹爹应该也快了。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大周的人有没有欺负你?”

  独眼老头心中不禁的一颤,他已然知道了这名宛如精灵般的少女是谁了。而范八姨的眼里则是露出一丝难掩的失落,她哪里会感觉不出那少女言语之中的意思,她有一些黯然失神。同时她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丝难言的自卑,自己以为可以在这酒肆里找到一些归宿感,但是还是被这母子的到来打破了。

  叶吟风领着陆清风回到了酒肆,一进门,他便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他看到独眼老头与范八姨默默的坐在桌旁喝着酒。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了那对母女的身上,他看到了一张精致无瑕般的面容,一道娇小玲珑宛如精灵般的少女正用宝石星辰般的眼眸望着自己。

  “小风哥哥!”那少女自然也看到了叶吟风,她如一只翩翩起舞的精灵般向叶吟风扑去。叶吟风只觉一阵清香扑面而来,那精灵般的少女已然入怀,随后他看到了那张精致的面容上泛出一抹淡淡的红晕。“小宛茹长大了,……”不知道为何,叶吟风只觉鼻尖一酸,话只说了一半就无法再说什么了。

  陆宛茹似乎很是享受叶吟风怀里那种温暖亲和的感觉,她双手环抱住对方却是久久不放。叶吟风颤颤的伸出手抚摸着陆宛茹那如滑似柔的秀发,心里却是百般滋味突涌而出,三四年不见了,陆宛茹长高了,一副精致无瑕般的标准美人胚子。他没有想到最令他感动的,却还是这名当初信誓旦旦的少女。

  “小子见过陆夫人。”叶吟风将陆宛茹推离了自己的怀里,他这才有机会向那雍容高贵的美妇躬身致礼道。而陆宛茹则是一脸的不情愿,她伸手牵住叶吟风的衣角,深怕叶吟风下一刻就会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你没事就好,你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何不来清风明月阁找我们,你这孩子。”司徒明月眼里闪过一丝柔和的目光说道。

  叶吟风一愣,怎么感觉这陆夫人与陆清风都是同出一辙的责怪他,只是他并没在这个话题上解释什么。他向陆清风夫妇介绍了那独眼老头以及范八姨,这时独眼老头这才向陆清风夫妇俩寒暄了几句,而范八姨却是只是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叶吟风明显的感觉到范八姨的神情有一些失落。

  最后陆清风夫妇带着那依依不舍的陆宛茹离开了,陆清风夫妇本就是寿州镇守大将林仁肇的座上宾,因

  战事即将爆发,他们先回寿州协助。叶吟风答应了陆清风夫妇的邀请,其实不必陆清风夫妇邀请,按照战事的发展,他也地前往寿州。大周首要进攻的就是寿州城,寿州不保,定远必亡,所以他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

  待三人离开之后,叶吟风深深的望着范八姨,他知道对方心中所想,但是他也不能要求什么。那一夜的疯狂让他心里本就充满了愧疚,他知道范八姨应该不会再继续留下来了,也知道范八姨不会跟随自己前往寿州。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叶吟风向独眼老头叙述了那稻草人带给他的信息。

  “独孤傲雪,这个名字很熟悉,是不是与南宫纤尘齐名的独孤傲雪,她不是应该在北方吗,怎么又出现在了江南?”独眼老头疑惑的问道,“我也不大清楚,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了,这一次必须找到傲雪姑娘,以她的金针刺穴之法激发我周身的经络穴位,恢复功力指日可待。”叶吟风目光精炯的说道。

  “如此说来,老头子我又有的忙了,你先去寿州城,等老头子找到了独孤姑娘并会带来与你会合。”独眼老头即刻请缨道。而这正是叶吟风所希望的,他要先至寿州,战争一旦爆发他便分身无术,只有等待战争结束才有时间找独孤傲雪。此事他也不想去麻烦清风明月阁,毕竟战争爆发,清风明月阁也会卷入这场两国之战中。

  “奴家还是留在这酒肆吧,等公子回来。”最后范八姨似乎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她低声向叶吟风说道。“那如此甚好。”叶吟风心中一暖,便大喜过望的说道,他对这本来要取他性命的范八姨有一些愧意,他以为她会离开,但是他没有想到对方还是选择留下来了。

  “奴家一生都在漂泊,其实这里也不错,有一个稳定小窝,这样已经很知足了。也许在这小酒肆终老,等天下太平之后,每日黄昏到江边去看看夕阳,看看这淮河,应该也是一种不错的结局。”范八姨眼里充满着憧憬妩媚的说道。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与叶吟风接触以来,她心里的那股嗜血般的戾气就变得越来越淡,而她的心底就越渴望平静安宁的生活,她不知道这是自己变了,还是叶吟风影响了她。

  夜很深,风很柔,月很美,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失,叶吟风立在天院之中,他仰头望着那点点繁星的夜空。他看到了一道流星从自己的头顶划过,“听说看到流星马上许愿,自己的愿望就可以实现。”偎依在他怀里的这名妩媚佳人仰着头向叶吟风说道。“那你许愿了没有?”叶吟风猿臂一环,将那佳人紧紧的搂住,然后问道。

  “没有呢,还没有来得及许愿,那流星就不见了。”佳人带着嗔娇般的羞意说道,“那我们等下一道流星划过。”叶吟风低声说道,“嗯!”怀里温顺如猫般的佳人点了点头。月光,星光,夜光,如银水般泻下,照到这两人的身上,而两人却是仰着头久久不放,这时,又一道流星从天际划过,从他们的头顶划过。

  叶吟风一低头,怀里的佳人闭上了双眼,然后非常虔诚的念叨着什么,他看到了那一翕一合艳红欲滴的双唇,顿时心底一股炽热如浆般的感觉突涌而出。他低头便向那艳红欲滴的双唇印去,他感觉那一双轻柔的手紧紧的抱住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