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徒成妻:谪仙神医> 第232章 宁徽玉的怒火1

养徒成妻:谪仙神医 第232章 宁徽玉的怒火1

  蛮儿在宗门内完全就是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历来顺遂惯了,此次她去信请她来明月山庄接自己时,专门提到过姜离多管闲事擅自阻拦病人上山求医。

  姜离心思狠辣,见死不救,只会拖累宁前辈的名声,而宁前辈于天月宗有恩,身为天月宗弟子之一的蛮儿,怎么可能会容忍她?

  若是半道遇到,蛮儿肯定会直接动手。

  想到这里,傅瑶心中一跳,愈发觉得可能是她,毕竟能够请动大批江湖高手护送的怎么会没背景?

  她心中一阵激动,最好在宁前辈赶去前,蛮儿能将姜离废了!

  山脚已经不少人围观,高手过招,往往能够学到很多东西,吸引不少人的视线。

  宁徽玉脚步飞快,琥珀色的凤眸冷凝含冰。

  此次绝对是有人恶意寻他小徒弟的麻烦!到凌云镇求医之人,很少有不知离儿的,她阻拦寻衅之人已经不是一两日,而是数年!

  若是这些人没在山脚遇到她也罢了,不会想到是他宁徽玉的弟子,可是遇到后却妄图恶意的以多欺少,究竟是想落他的面子,还是冲着离儿去的?

  宁徽玉后悔自己的仁慈,明明有些病患根本不是为了看病的而来,若他设置一些限制,不会累得离儿暗中阻止心思叵测之辈,如今却遭人围攻。

  他心疼的无以复加,心中一阵阵怒意。

  尚未走近,山脚大片密林变成空地,有呼啸刚猛的起劲刮倒树木的声音传来,宁徽玉身影一晃,人已在原地消失。

  明月山庄中不少隐藏在暗中的暗卫纷纷跟紧其后。

  小主子行事时不想让人觉得是明月山庄以多欺少仗势欺人,做这种事都是她一人出手,身边没有人帮衬,想到此,一群黑衣人脚下生风,只恨爹妈没给多生出两条腿。

  究竟是谁,欺人太甚!跑到明月山庄的地盘撒野!

  既然是来山庄求主子办事的,竟然还如此狂妄的给小主子下马威!

  追影面色冷沉,唇角紧抿,心中第一次埋怨自己的主子,博爱众生,为何不心疼一下小主子?她悄悄在背后做了多少事?就为了主子能够轻松一些。

  主子不喜权贵明里暗里的拉拢,也不想卷入是非,可他这般心肠怎可能完全置身事外?多少人如潮水般涌入凌云山?

  黑脸全被小主子接了,背地里只怕不少人恨毒了她,为了威慑那些没事找事的人,她得罪了太多人,而最终得益者是主子。

  他依旧是世人心目中仁慈如仙的明月神医,明月山庄依旧超然物外,小主子却变成一个唱黑脸的修罗,理解的人不过说她一句年纪小不懂事,护短的厉害。不理解的人只恨她多管闲事,仗势欺人。

  如今竟然有人在家门口给小主子难看!

  一群人赶到出事地点时,此处已经人满为患,里里外外都是人。

  宁徽玉举目望去,细长微挑的凤眸触及场地中央的争斗,眼瞳微缩,心底一股戾气翻涌。

  十七名身形彪悍的男子正在围攻他的姜离,一群人打的难分难解,将姜离围在中间,攻势凌厉,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地上甚至还躺着几名无法动弹的壮汉。

  大批的暗卫赶来,人群中零零散散的一些一流高手立马察觉到气氛的异常,暗自警惕。

  “暗中只怕来了不少高手。”人群之中,有人私下交流。

  “不清楚具体人数,来的方向是凌云山……”

  说到此,已有人暗暗色变,隐约猜到是那方势力了。

  “要不要我们也上前帮忙?看来那小童的确是宁神医的弟子。”

  “那孩子,只怕不用我们帮忙,何况与她对峙的势力不好得罪……”

  更重要的是,很可能是明月山庄内部问题,谁都清楚,明月山庄的宁神医似乎隐约与天月宗有些渊源。

  随着一些旁观者心思的转变,原本旁观者已有人想加入战局帮姜离一把。

  站在人群之中,一名身穿粉丝罗裳,俏生生的可爱少女单手叉腰,高声娇喝:“谁敢帮她就是和我天月宗作对!”

  那少女扬起下颌,傲气凌人,娇俏脆甜嗓音明媚动人,吸引不少男子侧目。

  姜离身形快如闪电,身手利落,如一道黑色闪电,她墨色的瞳仁凌厉冰冽,嗓音清越。

  “天月宗的废物也敢在本公子面前狂妄!”

  姜离一声清喝,一拳击飞一名直冲而来的男子。

  “砰!”被打飞的男子如离弦的箭倒飞而出。

  外面观战的人心中暗暗骇然,到底是宁徽玉的徒弟,竟然被几十人围攻丝毫不落下乘,旁观者没有上前帮忙,忌惮天月宗是一个缘故,更多的只怕是因为根本无须他们帮忙。

  “全都给我上!”少女骄哼一声,朝后退了一步,身后数名短打装束的男子陆续加入。

  她就不信车轮战还耗不死姜离!

  姜离眼底闪过冰芒,没完没了!

  她五指蓦然从袖口伸出,数道锋利银线如蛇般笔直扑向来人!速度快的R眼难及,惊得外围之人一时无法出声。

  “噗噗噗!”

  凌厉的杀气迸发,所有围攻之人全都如同被定身般维持着攻击姜离的姿势,在他们身上的数道重X被D穿。

  “呲——”

  姜离冷漠的收回银线,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砰!”

  一人砰然倒地,接着如骨牌般接二连三的倒地声响起,原地没有一个笔直站立之人。

  宁徽玉缓缓踱步而入,冰雪般清润精致的五官昔日温柔敛尽。

  砰!

  其中一人倒在他脚下。

  他一袭雪色锦袍,姣好玉颜精雕细琢,素衣广袖,清冷皎然,当唇角笑容不再,冷冽如同万年寒冰。

  原本站在圈外正暗自惊骇的众多官宦权贵、江湖名流或者豪商富贾看到他的瞬间,登时眼珠子一突,纷纷侧身为他让开一条道。

  他竟然出现在这里!明月山庄的主人!

  这边寂然无声,那边娇喝昂扬,俏丽少女大怒,啪的一声甩出手中蛇鞭,纵身跃出,动若脱兔。

  “姜离!你狗仗人势,欺人太甚!竟敢私下攻击上山的病人,这般恶毒心肠,怎配当宁前辈的徒弟!今日本姑娘就替你师父清理门户!”

  她自持身份,量姜离也不敢将她如何,排众而出,宛如春日嫩柳,娇媚天真。

  姜离冷冷凝视她,正待开口,一道清寒如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宁徽玉的徒弟不劳天月宗一个小辈清理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