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徒成妻:谪仙神医> 第20章 神医回来了

养徒成妻:谪仙神医 第20章 神医回来了

  姜离一噎。

  如果说没有,等于承认这色·鬼身材比她师父好。

  说她看了师父光身?

  姜离耳根一烫,流·氓!

  她眨了眨眼,古怪的看向面前的男人。

  男人目光深沉,极具穿透性。他盯着姜离,刚刚那一瞬,虽然很短,但是他清楚看到这丫头眼底有一抹超越了孺慕的情丝。

  他心中冒出一丝怪异,这小丫头对宁徽玉……

  “小恶魔,你是不是……”

  “砰!”

  姜离拳头亲密接触他眼窝。

  “这一拳赏你了,以后别来招惹小爷。”姜离施施然收回手,吹了吹打疼的手背,头也不回的走了。

  临走前朝那位黑了脸的熊猫眼挥手致意。“小爷的师父岂是你这种丑八怪能比的。”

  她师父当然是世上最好看的人。

  身后安静的诡异,也没人拦他。

  “主上。”

  七卫单膝垂首半跪地面。摇光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室内。“启禀主上,已查出鬼童乃小主子一年前闯下的名头。”

  男人眉目淡漠,瞧着扭曲的食指与中指,咔嚓一声接正被掰错位的骨头。

  臭丫头深受宁徽玉婆婆妈妈仁慈性格的影响,下手都留有分寸。

  “一年前?”

  “是。”摇光继续道:“因主子每年二月皆会回庄,庄外聚集人群逐年增加,主子仁善,看到病患不忍相拒,小主子得知后暗中吓退不少人,今年所有人皆聚集在小镇内,不再靠近凌云湖畔。”

  “那臭丫头声称不是快死之人不治,她的医术与她师父相比如何?”男子单手撑住左眼框,暗中运气散开淤血。

  虽然他很想瞧瞧宁徽玉得知自己被徒弟打了是何表情,但顶着黑眼眶实在有碍观瞻。

  “小主子从不在庄内兄弟面前展示,属下等不好妄自揣测。”

  “罢了,那臭丫头最善装傻充愣,也就在宁徽玉面前乖得像只兔子。”他冷嗤一声,不予置评,随意摆摆手示意所有人下去。

  竟然让他吃个大亏。

  说到底还是小看了那黑炭头,他这个身体对那丫头下不去手。

  也不知是受那丫头体内枯颜影响,还是宁徽玉不忍的缘故。

  她那几下身手已是不俗,仅是她当时持匕冲来的速度恐怕就有七卫七八成的水准。

  大约是宁徽玉每年临走前对追影交代过,这些年追影不再向他报告庄内情况,恐怕宁徽玉自己也清楚,即便来信,他也会销毁。

  没再多想,他中了两种毒素,必须先清毒。

  他刚坐下,随即眉目一动。虽不将世间毒物看在眼里,但那臭丫头这么对他,这毒让她师父消受去罢。

  “咳咳!”宁徽玉低咳一声,颇为无奈,指尖还残留些疼痛感。

  “你徒弟的手笔,你自行消受了。”

  随着那冷森的声音消失,宁徽玉眼尾勾描的靡艳绯色胭脂凤尾消褪无踪,暗夜般深浓瞳仁澄净如剔透琥珀,肤色渐熨些许血色,不再诡白。

  唇色恢复正常,而非异常的妖红,眸光清润,五官线条柔和。

  他抬手打散黑缎半束的青丝,一一摘下发间坠饰发环等一系列华丽异族银饰。

  “来人。”

  温和如水的嗓音,柔润的声线,已有近一年不曾出现的熟悉声音。“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一个时辰后,身着雪白滚边广袖月白袍的宁徽玉走出来,他眉目柔和,衣着素淡,青丝银冠挽束,冠尾流苏柔顺,两缕青丝从肩头垂落胸前。

  即便是早有准备的七卫,在看到他时也有片刻晃神。

  这种惶然不为别的,而是很难相信一个人能够有如此之大的变化。甚至算不得易容,只是面部与神态的改变、性格的转换,导致一个人产生如此之大的变幻。

  也或许,只是因为差距过大,习练不同武艺导致的剧变。即使是同一个人,同一张脸,还是让人无法联想到天壤之别的两人会是同一人。

  不要说小主子,即使是跟随主子十几年的他们,每次看到依旧恍惚,难以回神。

  “回去罢。”宁徽玉语气中多了一丝异样。

  体内毒素已无碍,再三确认面部没有遗留离儿打的淤伤,宁徽玉才敢走出来。

  他颇有些难以言喻,被那丫头给打了,这真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让开!快让开!”

  “呀啊!”

  “救命!”

  “快躲开!”

  人流攒动的街市如同被一斧强行劈开。一辆青布圆顶马车横冲直撞。街道两旁商贩因行人躲闪接连撞得货摊倾洒一地,街头一片叫骂声。

  宁徽玉神色一顿,眉宇微蹙,视线穿过人群看到对面街道上,一名身穿麻衣之人帽子上插一根草跪在地上,那人垂着头,头上戴的粗麻孝服看不清模样。

  受惊的马拖着马车,疯魔般笔直碾压过去。

  “天枢。”

  “是。”

  天枢已知自家主子的意思,纵身跃众而出,直奔发狂的马,强行拽住失控的马缰绳。

  他的力气惊人,拉的白马恢律律仰颈嘶鸣,千钧一发之际,扬高马蹄,停住了。

  “砰!”

  巨大惯性之下,整辆马车猛然朝前倒翻。

  “啊——!”

  “救命!”

  马车中飞出一道粉衣倩影,直扑前方卖身之人。

  两人撞的连翻几个滚,砸中好几名行人才停了下来。

  宁徽玉原本打算离开的步伐,在看到痛呼受伤的人群时停了下来,他微微叹气,走了过去。

  ……

  阿离逛了一圈小镇内的乞丐窝棚,替几个患病的老弱扎了几针,留下几袋顺手牵羊来的银子,这才满腹怨气的准备回庄。

  追影这个欺软怕硬的混蛋,把她给抛弃了独自逃命,如果不是她聪明,就被那个大变态给掐死了。

  此仇不报非姜离。

  “让开!让开!”

  “快去看!是神医!神医回来了!”

  姜离气冲冲的准备找追影算账,街头人群涌动,把她撞得一个趔趄,差点摔个狗吃屎。

  什么?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