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家俏厨娘> 第110章 上山
  “住手!”云景之喝止,他想要阻止,但距离远,根本来不及。

  就在他以为那一巴掌,肯定会打在方十一脸上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一只小巧的手,一把掐住方有财的手腕,看似一折就断的小胳膊,却能让五大三粗的方有财动不了。

  这一情景,难道还不够奇特吗?

  方有财呆呆的扭头,看向方十一的手,“你……你……”

  你了半天,却又你不出什么,说实话,他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以后再敢乱动手,我废了你的手!”方十一恶狠狠的甩开他的手,好像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

  还是用拳头说话最管用,瞧瞧现在方有财的眼神就知道了。

  云景之眉头拧了起来,心里虽有疑问,但是有旁人在场,也不好多问,只能目光沉重的看着方十一,倒把方十一看纳闷了。

  马娟紧追而来,只是远远的看见了,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当家的,事情成了没有?”

  她只关心方有财当庄头的事,至于应酬什么的,她才不懂。

  云景之收敛心思,神情语气已有些冷淡,“抱歉二位,我想我还是留在这儿,重复的话,我不想再说一遍,相信你们也不是傻笨之人,应该听的懂。”

  他也不傻,从方十一的语气中,他能感觉的出来,方十一跟这个被称为二叔的人,关系不好。

  方有财满脸灰败的走了,纵然他很不甘,但是他也不敢再留下,万一惹怒了云少爷,别说庄头,就是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

  人家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捏死。

  不相干的人走了后,方十一就开始忙碌起来,云景之连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阿福一直在准备马车,他们得赶快回去了,要不然老爷夫人就该着急了。

  光是他们两个,肯定不行,万一车子走在半道上陷进泥里,他一个人根本不成。

  所以,想了想,最好的办法,是从村里雇两个人,护送少爷的马车回县城。

  他把主意跟云景之说了之后,在主子的同意下,才去村里找人。

  自然是很好找的,村里多的是年纪劳壮力。

  因为天气不好,他们连打短工都不成。

  方十一早上熬煮了稀饭,摊了几张葱油饼。

  坐在堂屋吃早饭的时候,云景之觉得再不问,今儿就没机会了。

  “方……十一,你会武功是吗?”方姑娘还是叫不出来,叫十一好像更亲切一点。

  方十一连头都没有抬,只轻轻的嗯了声。

  见她不以为意的态度,云景之无奈的摇摇头。

  用过早饭,他便跟阿福回县城了。

  是赶着马车走的,道路虽多大泥泞,但是阿福雇了两个人陪同。

  要是再不回去,云府肯定就要乱套了。

  他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村长跟方家二叔。

  这两人巴不得呢!

  连工钱都不想要,还是云景之硬让阿福给的。

  有价的付出,能用金钱衡量,那就尽量做到银货两讫,免得将来扯皮,就不会有人情欠着。

  云家少爷离开之后,方家的生活也在缓慢的行进当中。

  生意一天天的做着,虽然赚的钱不多,但是日积月累,也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在年底到来之前,方十一攒够了钱,还给了方有财。

  她不喜欢欠人钱,无债一身轻嘛!

  还钱的时候,她也没傻到随随便便就把钱拿了出来。

  找来裴炎做公证人,双方还写了契约,按了手印。

  事实证明,她这么做,太有必要了。

  不过半个月之后,一伙狼狈逃窜的散匪,从村子经过,方家二叔遭殃了,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

  见到什么都抢,不仅如此,还将每家每户都翻了个遍,找到什么,都用包袱一裹,背上就走。

  散匪都是被官府通缉的,他们才不在乎多干几件事。

  抢了人还不够,还在村里祸害了几个女人,其中就有吴小菊。

  吴氏哭天喊地,要死要活。

  方十一带着两个妹妹,之所以能逃过一劫,主要还是因为她的警觉。

  在码头卖小吃的时候,听到船工们议论散匪,再询问过裴炎这一片的地形。

  她分析散匪,很可能会经过他们村子。

  她给裴炎提了醒,但是裴炎觉得她一个十岁小娃娃的建议,没什么好重视的,也就没在意。

  她也给村里人提了醒,只有牛耿认真听了,之后就开始把家里的东西想办法藏起来。

  宝二跟他的小伙伴,没什么好怕的。

  他们一穷二白,除了一条命,也没啥了。

  但是方十一还是提醒他们,为免那帮人把他们带走当苦力,还是要防范着些。

  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人把她的话当真。

  县城大户人家都养着家丁打手,入了夜,府门紧闭,又是在县城,安全许多。

  那些散匪,大多数时候,也只敢在野外四处游荡。

  他们也不敢真的跟官府做对,免得把他们惹毛了,再派兵围剿。

  方十一在山上找到一个隐蔽的山洞,两面都是悬崖,山洞藏在一棵大树后面,周围都有灌木,而且离山道也有段距离,已经是很好的藏身地点。

  她提前准备了粮食跟柴火,还备了很多干草,确定可以躲上一两个月才罢手。

  她不是圣人,救不了所有人,更不可能丢下两个年幼的妹妹,跑去村里救人,这山里很危险,尤其是入了夜之后。

  反正只要无愧于心就好。

  她把家里的小动物都带了出来。

  小鹰已经长的很强壮,可以很机警的在门口放哨。

  经过方十一不太精通的训练,还算有点成效,也知道护主。

  一般的家猫家狗,都不敢靠近它。

  大黄蹲在它身边,两个家伙的关系很要好,总是形影不离。

  驴子也跟进山洞,好在山洞很大,它也不显得特别占地方。

  方七是有点害怕的,山里跟村子里一样安静,可时不时传来动物叫声,还是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小妹年纪太小,还不知道害怕,入了夜,就呼呼大睡。

  方十一蹲坐在火堆边,手里握着木质的锅铲,火堆上架着一口黑乎乎的锅,里面煮着米粥。

  半年时间,方十一的身量猛长。

  如果不看年纪,会以为她是十二三岁的大姑娘。

  方七也长了,但是没长这么多,所以看上去,比姐姐矮了不少。

  “阿姐,我们要在这儿待多久啊?我想回家了。”方七蜷缩着坐在地上,紧紧的抱着膝盖。

  方十一知道战争的残酷,现在还只是匪患,如果真的发生战乱,恐怕他们的日子比现在难过一百倍。

  想了想,还是不能给方七灌输太多不安因素。

  轻轻的摸了下她的头,柔声道:“明天凌晨,我下山瞧瞧,你带小妹待在这儿,哪都不要去,也不要出山洞,外面有蛇,我很快就会回来。”

  “嗯!”方七失落的应声。

  第二天一早,方十一带上自己的剑,还有一副弓,回来的时候可以打猎,带点好东西回来。

  经过半年的练习,无论是剑术还是弓箭,她都练的极好。

  真正好到什么程度,除了喜欢跟着她的黑鹰之外,再没有人知道。

  弓箭几乎达到百发百中的程度,秦伍给她的武功秘籍也已练完。

  两个月前,秦伍消失了,悄无声息的消失,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有说他被人暗杀的,也有说他犯了事,逃走的。

  方十一去他住的小院子看过,看似原封不动的房子,好像没什么不对,但她还是警觉的闻到血腥味很淡。

  不只她闻到了,黑鹰也闻见了,一双犀利的鹰眼,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地方。

  方十一寻着黑鹰的指向,找到隐蔽墙后的一个暗格。

  打开之后,是一个巴掌大的紫檀小盒子,不过没看到锁,也没有锁眼,暂时没打开,被她带了回来。

  寻着几乎看不见下脚处的荆棘道路,方十一下山了。

  她挑了处最不好走的方向,快到山脚时,站在杂乱的树丛中,看着山下的村庄。

  前两日,她下来时,还能看到山匪模样的人,在村子里走来走去。

  他们似乎挑了村长的家,做为临时窝点。

  不过,以村子的地形来看,这里不是可以长期盘踞的地方。

  所以他们一定是在储备粮食跟银财,打算把这里掏干净为止。

  姚庄村离县城不算远,如果有官兵,早就该到了。

  看来吃公粮的那群家伙,当了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

  其实她还真是冤枉裴炎等人,他们哪是不敢出来,还不是县太爷下了死命令,让他们保护县衙,还有他的一家老小。

  方十一观察了片刻,发现村子很安静,连炊烟都没有。

  她悄无声息的摸了下去,经过菜园,翻入一户人家的后院墙,探听着里面的动静。

  能听到睡觉的呼吸声,这家人她认得,从呼吸上判断,没有少人。

  不敢停留,她快速摸到牛大海家。

  他们家做了防范,但是没有带着全部家当逃走,只把值钱的东西都藏了起来。

  方十一敲了牛大海的窗户,其实她不敲,也能看见里面的情景,窗户太破,漏光了。

  “大海!”方十一压低了声音喊他。

  牛大海一个激灵,从床上弹坐起来,双眼睁的大大的。

  最近被吓怕了,睡觉都不踏实。

  “大海,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