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兽破苍穹> 2102章 攀龙附凤
  “呵呵……”

  原东升听到老仆忠叔威胁的话,笑了起来。

  其实不用透过老仆忠叔打开的房门,原东升也早就已经通过奥义法识看到青年仆人从吉府各处召集而来的仆人、护卫帮手了,甚至是对于吉府里的人员也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的。

  原东升的了解程度甚至是不亚于在吉府深耕了数十年的老仆忠叔,甚至是不止是原东升,就连坐在床边的连晋和东莱蓬,还有西城高空上的夜轻寒和邓杰都是如此。

  几个奥义境生命都知道吉府之中的护卫总共有三十二人,平日里分为两班倒,为吉府执勤守卫,也就是在同一个时间段里,一般是有十六个护卫在工作。

  今日也是如此,而休息的十六个护卫里,有四人外出不知道做什么去了,所以青年仆人在将十六个护卫召集了以后,又将还留在吉府之中的十二个护卫也一并着急在一起,才凑够了二十八个护卫一起赶到吉贤庆的卧房外,赶来营救老仆忠叔,小吉、吉贤庆、老妪主家一家三口的。

  至于和一同被青年仆人召集过来的仆人也有十余个,都是在吉府之中干力气活的,有的是开生物艇的,有的是修缮生物艇的,有的是打理吉府庭院的,有的是修剪、移植、栽种吉府花草树木的……

  除此之外,还有七八个都是上了一定年岁的大妈,有的在吉府之中做的精活,有的做的是粗活,总之这些大妈来也是帮不了什么忙的,所以青年仆人并没有将这些大妈召集过来。

  至于当髡城里的小姑娘早就在各种传言里,将吉贤庆当成了色中恶魔,自然不肯来吉府之中工作了。

  另外一些想要攀龙附凤的年轻女子,也不知道吉贤庆是因为什么原因,虽然一直在外面包养了许多女子,但却从来将这些女子领回过家。所以那些想要攀附吉贤庆,或是冲着吉贤庆钱财去的女子,都只需要在吉府以外和吉贤庆在一起,就可以达成自身的目的了。

  其实,这也是吉府外界那些以讹传讹的谣言,让当髡城里的小姑娘对吉贤庆误会了而已。

  吉贤庆虽然为人风流,但却绝对算不上下流,也绝对不可能是什么色中恶魔的存在,对于女人这方面来说,吉贤庆还是很有要求的,不止是身材、相貌都要是极品的存在,到了后期吉贤庆在女人方面更是达到了没有特色,没有让自己一眼心动的感觉,则根本看不上的地步。

  所以,外界的年轻女子不敢来吉府工作,的确是对吉贤庆个人产生了天大的误会。

  “看样子,你们也很渴望那些护卫、家仆们能够将你们救下是么?”

  原东升在轻笑一声过后,并不理会对自己进行言语威胁的老仆忠叔,而是一转头看向脸上突然露出希望神色的小吉、吉贤庆、老妪一家三口,冷嘲热讽起来。

  “你认为他们能够救得下你们?”

  原东升指了指门外隐约可见赶来的仆人和护卫以后,又指着小吉、吉贤庆、老妪一家三口面带不屑的笑了起来。意思在说让小吉、吉贤庆、老妪一家三口不要如此单纯,以为光凭四十余个仆人和护卫就能将他们一家三口给救下了。

  “他们……”

  吉贤庆和老妪倒还好一些,一方面承受着生老病死的痛苦轮回,一方面被寒族大陆的严寒天气给侵蚀着,脸上就只有痛苦的表情,而小吉在听到原东升的话以后,却是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就连小吉自己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但却是在听到原东升嘲讽的话音的一瞬间,小吉就知道原东升所说的话绝非虚言,绝对不是什么假话,原东升说得出那就一定会做得到。

  这些个护卫、仆人不仅救不了自己一家人,反而会因此送命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你们别过来了,快跑,赶紧离开!”

  一想到这里,小吉瞬时想要回头对正在赶来的护卫和仆人们警醒,让他们不要再过来白白送命了。

  只可惜小吉根本不能动弹,在说话的时候,只能背对着那些护卫和仆人们,那领着护卫和仆人们赶来的青年仆人听得断断续续的,还以为是小吉在向他求救,让他赶紧带着主家一家三口离开呢!

  青年仆人不由还在心内感叹,老话说虎父犬子,主家这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看这小少爷长得身强力壮、孔武有力,却是没料到这小少爷居然如此胆小,只是个样子货,胆气还不如常年混迹烟花巷的大老爷呢!

  “人太多了,房间小,这些卑微凡俗中的下等人,就更没资格进来了!!”

  不用原东升动手,连晋对着房门甩了甩手,青年仆人领着的四十余个仆人和护卫,就自动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飞行了高空不知名的远方。

  在不知情的旁人看来,青年仆人领着四十余个仆人和护卫化为一道流光冲天而起,就好像羽化登仙,被象神祖先接引着离开了一般。

  但实际上青年仆人和领着的四十余个仆人和护卫,却是在连晋这一甩手的示意下,被直接化为虚无了,回归成了本源,但以为本身在神象位面生存了许久,在化为虚无的时候,还有许多空间粒子和各种能量依附着他们的虚无状态。

  而这一切都被神象位面的天道目睹在眼中,担心他们再在连晋这个奥义境生命的面前晃来晃去,会引起连晋的不快,所以才立马就他们给召唤着离开的,那一道流光正好就是神象位面天道施展了意识的动作。

  “你们这些魔鬼!恶魔!你们会不得好死的!”

  老仆忠叔指着连晋、原东升、东莱蓬三个奥义至圣者?目切齿的怒骂着,好像只有将原东升三人给骂死,他才能够一泄自己心头之恨。

  其实,这也是因为老仆忠叔在吉府之中深耕多年,虽然老仆忠叔没有任何异心,但也架不住吉府中人会对老仆忠叔进行讨好,所以就有不少护卫和老仆忠叔家中眷属和亲戚联姻了,其中有好几个护卫算起来都是老仆忠叔的子侄辈。

  当老仆忠叔一下见到自己的那几个子侄,连同其他的仆人和护卫都被连晋给击杀了,才会如此悲愤的。

  毕竟,老仆忠叔一心忠于吉府,一心忠于吉老太爷,到如今已经是年过古稀的八十高龄,膝下还没有任何子孙,可以说这几个子侄辈的护卫,老仆忠叔完全是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而这几个护卫不管平日里是出于什么目的,是真重视感情也好,还是想要讨好在吉府位高权重的老仆忠叔也好,总而言之这几个护卫,每一个子侄都让老仆忠叔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天伦之乐。

  所以,老仆忠叔一直是将这几个护卫子侄视若己出的,如今见到这几个护卫子侄被连晋给杀死了,自然是在心理上接受不了的,情绪上有些愤怒、崩溃也实属自然。

  “我们不会死,要死的人只会是你!哈哈……”

  一直没有发话的东莱蓬,这时指着老仆忠叔毫不留情的嘲笑起来。

  等到东莱蓬的话音落下,老仆忠叔整个人就直接漂浮了起来,飞出了吉贤庆的卧房之外,悬浮在了距离地面两丈半的半空中,顿时吓得老仆忠叔呜呜哇哇地大叫了起来。

  老仆忠叔虽然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但还从来没有‘腾云驾雾’过,像这样被人漂浮在半空之中,老仆忠叔这还是第一次,自然免不得异常惊慌的了。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忠叔!”

  过了没多长时间,谁也没有料到的是老仆忠叔居然是在半空中被活活吓死了,就算是原东升、连晋、东莱蓬三个奥义至圣者都没有料到七八十的老仆忠叔会如此胆小。

  “哈哈,卑微的凡俗,不过是离地两尺高,居然就被活活吓死了,这也实在是太可笑了!”

  不过,原东升、连晋、东莱蓬三个奥义至圣者却对此毫不怜悯,甚至是动手将老仆忠叔悬浮起来的东莱蓬,还得意的大笑了起来,好像是对自己的恶作剧感到非常好玩和有意思。

  这其实也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原东升、连晋、东莱蓬三个奥义至圣者其实都知道不管是在乾族大陆、寒族大陆、象族大陆哪一块大陆,都已经普及了离地飞行的生物艇。

  而原东升三人也乘坐过这生物艇进行伪装和搜寻那些奥义尊行者的下落,所以三人都知道这生物艇坐上去以后就会有一种失重感。

  而老仆忠叔是吉府之中的大管家,而吉府中的生物艇数量又不在少数,原东升三人确确实实没有料到生物艇是近几十年才兴起的,老仆忠叔正是因为讨厌坐上生物艇产生的失重感,是以在经过一次试乘以后,老仆忠叔就对这生物艇相当排斥了。

  在这之后,老仆忠叔就再也没有乘坐过一次这生物艇了,所以迄今为止,老仆忠叔也一直特别害怕站立于高空之上,和类似一种生物艇上的失重感的。被东莱蓬悬浮在半空中,然后被活活吓死,也就不稀奇了。

  另一个原因则是老仆忠叔因为侮辱了原东升、连晋、东莱蓬三个奥义至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