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明佛> 第五百七十四章 缉逆贼
  自从凡俗之人绝大多数迁至城外的雪桃谷之后,雍州这座小小的边城便冷清了许多。尤其是到了晚上,街道上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影;若是站在高楼上放眼望去,整个雍州城虽然不凡光彩之处,但都布着禁制结界,看不清也听不见,除非有人如此刻的徐传山一般,仗着修为高绝,放出神识故意硬闯。

  徐传山,已然起身离席,不过离那窗户还有好几米。若是有人在外面下方的街道上,用肉眼去看,是根本看不到的。徐传山背负着双手,双目泛着摄人的灵光,对着的方向,正是城主府。

  他已经数次传讯给悟虚了,悟虚却没有任何回复过来。事到如今,他也不再避讳,竟是直接将神识探到城主府。他在城主府任右参事多年,可以说,除了那间城主专属的密室进不去之外,其余地方尽可一览无遗。

  一个多时辰,对于修行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张翠露等人站在密室外面,一动不动,忽然张翠露等人忽然感应到有一道神识窥探过来,身形刚微微一动,便听到徐传山神识传音,“城主大人何时进密室的?怎么还没有发动护城阵法?”

  张翠露神情恢复如初,微微行礼答道,“师兄进去多时,却不知道为何未曾发动护城阵法。”

  只听得徐传山淡淡地“哦”了一声,便收回了神识。

  徐传山收回神识之后,脸色沉了下来,不着痕迹地朝着老神在在地朱元璋看了一眼,“城主大人,似乎进入密室闭关去了。”

  朱元璋依旧闭着眼睛,答道,“徐道友是怀疑在下暗中透了消息?”他话音刚落,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片雪花,从窗户外飘了进来,带着一丝寒意。

  雍州地处冰雪之地,但因为护城大阵的缘故,那些冰雪和寒冷全都被挡在了外面,城内一年四季如春。此处又在城内中间地带,又布下了禁制的,又怎么可能会飘进来一片城外的雪花呢?

  朱元璋随即想到了什么,睁开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徐传山却是一脸惊喜,随即肃然站在那里。

  秦泰也反应了过来,有些拘谨地朝着窗外望去。

  他却没看到身后的那片雪花,稳稳地停在了半空中,然后升起一道白光。紧接着,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地从白光中走了出来。

  “传山,见过二伯父!”徐传山,抱拳行礼,尽显大家族子弟的教养风范。

  不过到此为止,并没有主动将其介绍给朱元璋和秦泰。

  这徐传山的二伯父,面容灰白,一袭灰袍,给人很冷很冷的感觉。他对着徐传山点了头,随即朝着依旧坐在椅子上的朱元璋看来,整个阁楼顿时寒冷无比,犹如冰窟一般。

  “阁下便是马仙子推荐到我大周天人书院的朱元璋?”

  “正是!”朱元璋,猛地站了起来,身后浮现一道龙影,虚幻却隐隐透出睥睨四方的阳刚气势。

  一时间,小小阁楼,似乎寒暑交替。

  儒门马灵华仙子,在人世间,为隐人耳目,曾为朱元璋的妻子。这在天外天已经算作不是秘密的秘密。这徐传山的二伯父如此言语,实在令朱元璋生气。

  “真龙帝诀?哦,徐某倒是忘了,你在下界乃是帝王出身。”那人微微有些吃惊,片刻之后,缓缓收敛了一身的寒意,伸手掸了掸袖袍,好整似暇地坐了下来。

  朱元璋,随即也将身后龙影隐去,一边坐下来,一边眯着眼睛,看着对方,“徐氏家族,有春夏秋冬四季秘术。阁下莫非便是冬之一脉四大雪郎君的飞雪郎君,徐飞雪?”

  对面之人笑了笑,不置可否。旁边站着的徐传山,笑吟吟地说道,“我大伯父整天风花雪月,哪有功夫跑到这里来。好教朱道友知晓,此乃我二伯父徐暗雪。”

  暗雪郎君?朱元璋,双眼眯得更细,随后,笑道,“在下早该料到,是阁下前来。”

  暗雪郎君,心恨手辣,擅长暗杀,喜欢化雪潜匿,悄无声息以寒意杀人。许多修士暗地里叫其暗血郎君。

  那秦泰应该也听说过,这暗雪郎君。他是此刻唯一没有落座的,他是此刻唯一没有落座的,他听闻暗雪郎君这四个字的时候,便不由浑身抖了抖,也不敢多言,只是执着酒壶,给朱元璋、徐暗雪,还有徐传山,小心翼翼地斟上酒。

  徐暗雪,微微一笑,只是透着些寒意,“这便是雍州城主府侍卫长吧?不错不错,在这个穷乡僻壤也修到了真人大圆满层级。你也坐下来啊,你一人站着,我们多别扭?”

  秦泰额头冒出冷汗,低声应承了一声,像个小媳妇般别别扭扭地坐了下来,屁股一大半还在椅子外。

  “那和尚没发动护城阵法,本是意料中的事情。只要到时候秦侍卫长,配合一下便是。”徐暗雪,冷声说道,“这次,天人书院,有什么安排?我们合计一下,速战速决吧。徐某,还要赶回去参加皇上册封贵妃的大典。”

  “二伯父,”徐传山,听得徐暗雪最后一句,顿时一片惊喜之色。

  徐暗雪朝其微微颔首,却是止住了徐传山后面的问话,似乎朱元璋和秦泰没必要知晓此事一般。

  朱元璋望着眼前这个实力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徐暗雪,暗自深深吸了口气。自从上了天外天,像这般的眼神和态度,朱元璋见得多了。天外天的修士,似乎对从人世间上来的修士,有一种天然的歧视和排斥。更不要说像徐氏家族这样的大家族出来的修士了。

  片刻之后,朱元璋平复了心中的怒火,沉声道,“天人书院,门徒众多,在这雍州城也有不少。但此事,以徐氏家族为主,天人书院只是稍作配合。若是徐道友能够解决,那我们天人书院便只有我一人出面。”

  徐暗雪,傲然一笑,随后对着徐传山吩咐道,“带路。”

  数息之后,四人便站在了一处高门大院之外。

  这时候,子夜已过,护城阵法所显化的星空,也黯淡到只有遥远的数点星光闪现。

  这一处,除了大门外面十余盏用来充气派的灯笼,便是里面隐约有些不肖子孙所在之处,还透着禁制结界闪烁着光芒,一大片建筑已然巍巍峨峨地融入了夜色中。至于声音,更是一丝一毫外泄出来。

  徐暗雪,冷冷一笑,身形随即淡去。

  片刻之后,朱元璋、徐传山,还有秦泰,便看到一片雪花,若有若无般出现在这高门大院内。

  三人遂飞至这高门外。任凭那十余盏灯笼,带着丝丝灵气,将自己映照得清清楚楚。

  高门打开,一人在身穿甲胄的侍卫簇拥下,走了出来,待看到徐传山三人容之后,顿时吸了口冷气,“徐参事,朱监军,秦侍卫长,三位大人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要事?”

  徐传山,对着这人,点头笑了笑,似乎是老相识了。然后,便见得秦泰走了出来,看也不看这人,只目不斜视地厉声说道,“奉城主之命,前来缉拿逆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