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苍黄> 第二百九十六章 清虚宗大战(中)

天苍黄 第二百九十六章 清虚宗大战(中)

  青灵心中惶恐,不悦的皱眉:“师弟,这话可不能随便说,这些师在师门多年,入宗门之前,都是经过考察的。”

  玉真子和纯阳子又都看着柳寒,眼中同样有浓浓的疑惑。

  “青灵说得不错,本宗弟子没有野修出身,入宗门前都没有修为,如果要说的话,你和萧澜才是。”纯阳子玩味的调侃道。

  柳寒微微点头,他没把这当玩笑,皱眉思索片刻,然后问道:“这些年,本宗弟子有没有人经常出去?”

  玉真子摇头:“除了参加升仙会,几乎没人出去过。”

  “本宗弟子每七天巡山一次,”纯阳子说:“可这是轮换着来的,而且不离本宗范围。”

  “可不可以这样说,本宗弟子与外人接触的机会几乎没有,是这样吧。”柳寒追问道。

  玉真子和纯阳子点头,青灵皱眉:“柳师弟,以本宗弟子的修为,就算要偷袭师傅师伯,也是非常难的,而且,本宗弟子没有理由这样作。”

  柳寒眉毛一扬:“你确定?本宗弟子就算偷袭师傅师叔也无法成功?或者说造成致命伤害?”

  青灵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玉真子和纯阳子,纯阳子也点头,表示肯定,修仙界可不是世俗界,在世俗界,那怕是个武徒,有心算无心,也能杀死柳寒这样的上品宗师。

  可在修仙界不是这样,要想偷袭,必须是同级,简单的说吧,柳寒可以偷袭青灵,但绝对不可能偷袭纯阳子玉真子这类筑基期前辈,原因很简单,他没有可能做到让对方形神皆灭,如果无法一下消灭对方元神,他甚至可能遭到对方元神的反噬,夺舍重生。

  就算不能夺舍,元神自爆,也能重伤或同归于尽,筑基期的元神可比炼体期强大太多,以甘成炼体巅峰的修为,元神自爆都能重创柳寒,若换成筑基期元神自爆,柳寒便无法幸免。

  听着纯阳子的解释,柳寒苦苦思索,神情依旧很是困惑:“这解释不通啊,他们要想占领本宗福地,必须全部消灭本宗,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怎么可能如此冒险?没有内应,他们根本没有一点可能,师叔,他们的实力能行吗?”

  纯阳子迟疑下,摇头,以他探查到的情况表明,就算不用护山大阵,四派的机会也没超过五成,要知道,清虚宗正在闭关的三个筑基期高手,都是筑基上层高手,比他的修为都深。

  名门大派的底蕴,不是那些小宗门能比的。

  纯阳子忽然想起一事,脸色顿变:“如果时间算计没错,最迟后天,阴符门的援兵就会赶到。”

  “阴符门?”柳寒疑惑的问道,玉真子的神情也变了,纯阳子点头,柳寒不解:“我们向阴符门求援了?”

  纯阳子点头:“这是几百年前,前代掌门与阴符门云笈殿达成的协议,双方互为应援。”

  数百年前,修仙界中赫赫有名的不是三大宗门,而是九大宗门,但数百年前也是因为争夺福地,修仙界爆发大战,各宗门互相攻击,其中六大宗门因此陨落,断了传承,修仙界损失惨重。

  而世俗界也同样混乱,大周末代,朝政腐败,民众不堪其负,兴兵反抗,大晋太祖在秦陇起兵,最终取代大周。

  雄才大略的大晋太祖皇帝趁着修仙界混战,立朝不久便对修仙界宣战,派兵围剿修仙界,灭了数十宗门,逼着修仙界签下城下之盟。

  清虚宗就是在那时,与阴符门和云笈殿签下联盟协议,三方约定,互为奥援,共同对敌。

  “阴符门敢背弃盟誓?”青灵不敢相信,修仙界结盟是非常慎重的,都以各自的祖师堂发誓,违背誓言,祖师堂将受到天外天魔的攻击,严重的话甚至可以断了祖师堂的魂魄。

  “如果,阴符门福地灵气即将消散,背弃盟誓,又有何不可。”柳寒反倒认为完全可能。

  玉真子沉默半响:“这事你们就不要管了,柳寒,你还是回去疗伤,放心吧,本宗岂是那样易于的。”

  柳寒和青灵互相看了眼,俩人躬身告退,玉真子以传音吩咐纯阳子,随后纯阳子也领命而走。

  玉真子独坐在此,这里是阵枢,掌控整个大阵,这里如果被破坏了,整个大阵便被破了。

  灵气,福地,一个宗门绝对无法回避。

  在灵气充沛时期,这种事便不少见,大宗门强占小宗门的福地,在修仙界实在太常见了,现在灵气匮乏,这种事自然更常见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外人都进不了宗门的核心地区。

  可若是现在这个情况呢?阴符门来援,清虚宗就不得不打开大阵,让阴符门进来。

  阴符门一旦进入宗门,在宗门内发动袭击,与外面的四派,里应外合,正在闭关的几个清虚宗高手,恐怕连反应都来不及,宗门便陷落了。

  玉真子越想越觉着可能,后背不由冷汗淋漓,这个计策真是毒辣,要不是柳寒精明,自己就上当了。

  说来这柳寒真是宗门的福星,来了没多久便为宗门找到块福地,现在又识破了敌人的诡计,挽救了宗门。

  等击破敌人的阴谋后,自己该好好赏赐他。

  一夜无事,纯阳子在天黑之后回来,他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以传音告诉玉真子,事情已经办妥。

  第二天上午,四派并没有发起进攻,纯阳子悄无声息的出去探查一番,四派的敌人并没有退走,而是在十多里外休整,他没有靠近,四派的筑基期高手不少,惊动了他们,被缠上,那又是一番苦战。

  到了下午,四派的人前来进攻,很显然,他们是来摸阵法的,在此击破了第一重后,他们没有向第二重发起进攻便退下去了。

  纯阳子和玉真子交换个眼色,彼此都明白了。

  就这样打打停停,过了两天,纯阳子再去探查,对方的警戒变高了,外围都是筑基期高手在巡查,他更加不敢靠近,远远的观察了片刻便回来了。

  回来便看到柳寒青灵一众弟子都在,纯阳子用目光询问下柳寒,柳寒微微欠身,表示伤势已经好了。

  纯阳子将观察到的情况说了一遍,玉真子没有回答,而是问柳寒,他是怎么看的?

  “师傅,师叔,我判断是他们的援军到了,”柳寒思索着说:“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阴符门到了,他们正合计如何偷袭我们,这里应外合,必须配合好。”

  除了青灵外,其他弟子都是第一次听说原本以为是援军的阴符门居然是敌人,众人都深感意外,低声议论起来。

  “师傅,师伯,弟子不解,可以问问吗?”苏椿上前小心的问道,纯阳子摆手:“柳师侄判断,外面的敌人明知不可能破阵的情况下,依旧坚持破阵,那就只有一个目的,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让内应动手,我和掌门师伯研究后,认为这内应不是本宗弟子,那么内应是谁呢?只能是来援的阴符门或云笈殿,考虑云笈殿太远,阴符门是最有可能的。”

  苏椿皱眉,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小心的问:“万一小师弟判断错了呢?”

  玉真子扭头看着柳寒,柳寒想了想,摇头说:“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攻破我们的护山大阵,这几天的战斗,诸位师兄师姐也看到了,他们压根破不了咱们的护山大阵,破不了护山大阵,他们又如何抢夺咱们的福地呢!里应外合是最好损失最小的法子。”

  苏椿没有再问,沉默半响,轻轻叹口气。

  玉真子决断道:“不要再犹豫了,事关本宗存亡,不能有半点迟疑,所以,阴符门是我们的敌人,大家都不要再存半点怀疑。”

  众人心中一凛,这个时候,有任何犹豫都可能导致宗门灭亡,自己自然也难逃生天。

  “你判断他们会如何行动?我们该如何应对?”玉真子问道。

  柳寒心中叹息不已,清虚宗实在太久没战斗了,自己作了判断,他们也认可这个判断,可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深吸口气,他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师傅,弟子觉着,他们在进来之后,不会立即动手,他们会象盟友那样与师傅商议战斗方法,但,这不重要。

  我们的麻烦是,这一切都还是猜测,没有确凿的证据,如果我们贸然动手,万一判断错了,我们在道义上有亏,名声受损,弟子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师傅的大道。

  所以,弟子以为,我们应该后发制人,让他们先动手。”

  说完之后,柳寒拿出了自己的计划。

  他的计划很简单,但阴符门进来后,玉真子和纯阳子负责接待,将阴符门的筑基期高手引入一个阵法中,阴符门其他炼体期弟子则由众师兄师姐负责接待。

  在另一方面,苏椿带领的炼体期弟子也要布置个阵法,利用阵法将阴符门弟子全数干掉。

  在杀掉全部阴符门弟子后,再发出信号,将四派敌人引入护山大阵第三重,将他们全部杀死,不让一个人漏网。

  玉真子听后,沉默着,这个计划非常大胆,稍有不慎,就是身死道消。

  在修仙界,修为几乎相当的情况下,首先出手的当然占有很大优势,后出手者,十分危险。

  苏椿和青灵看着玉真子,都想反对,可又拿不出作战方案来,俩人只好怒视柳寒,柳寒却象没看见似的。

  柳寒对这些修仙者有了新的看法,他们个体的战斗力无疑十分强大,可作为整体的战斗,他们却非常差,这也难怪,强调整体的世俗界能向修仙界发起挑战,当然,前提条件是,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