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格兰德的第六天。正午的阳光并不热烈,在前后都看不到头的公路上,扎克控制着车,依然在加速。

  路边一支‘你正在离开xx市,欢迎再来’的路牌被瞬间甩在身后。稀云神色烦躁的侧着身体、撇着头,盯着路牌直到再也看不见。重新在副驾上坐好,看向前方、这在郊外不知道会通往哪里的公路,再撇一眼平稳开着车的扎克,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安全带,紧抿着嘴,没说一句话。

  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困惑。咱们从头说。

  前五天的车程,扎克只停了十次车,没错,一天两次,一次正午,一次午夜,补给休整,错过就等一下次的没有任何讨论的空间。

  从第二天的时候,稀云和迈尔斯开始意识到了一点儿不寻常的地方除了最早的出巴顿、进纽顿时,扎克开车进了城市,之后车程,他们在没有看到文明聚落的痕迹城镇、村落,仿佛是主动避开了扎克的车,他们眼中看到的只有路,或蜿蜒,或笔直,鬼知道会通往哪里的路。

  第三天的时候,趁着中午的一次加油站休整,迈尔斯牺牲了自己午餐钱,买了一份联邦地图。到了午夜他们在某个破旧的路边汽车旅馆住下的时候,迈尔斯又牺牲了自己的睡眠时间,强拉着稀云讨论扎克的行车路线扎克很抠,给自己开了单独的房间,却只给迈尔斯和稀云开一间房。

  也就是这一晚上,两个格兰德员工得出了扎克并没有走直线的结论。那严格限制停留休息的时间,不停前进的目的是啥?而且,扎克走的也绝对不是观光路线。啧,除非在联邦这个国家,连路都算的上风景了。

  第四天一早,稀云黑着眼圈把一样黑着眼圈的迈尔斯卖了,“他偷买了张地图,对你的行进路线很大的意见和不满!”

  扎克根本没理会。

  然后,中午停车一次,地图被没收了,午夜停车一次,扎克给迈尔斯和稀云开的房,是单人房,哪怕前台的小哥不停的说明我们有多余的双人房……

  第五天。一只狗,一个婴儿,三个成年男人,连续数天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一辆封闭的车里时,大家可以想象这个车里的气味有多……醉人。啊,醉的是别人,扎克永恒的‘香’。

  这让人难受环境只是个导火索,它点燃了一些东西。

  “让那只狗不要磨牙了!”稀云在副驾上对后座的迈尔斯下达了‘命令’。

  “它没有磨牙。”迈尔斯拒绝了,“它只是在咬亚当的项圈。”

  嘎嘣嘎嘣嘎嘣……

  “那就让它不要咬了!!”稀云转身瞪着迈尔斯。

  迈尔斯的黑眼圈,比昨天的更严重,同样的瞪着稀云,“我要有本事让狗不乱咬东西,我就不会在这里了。”

  “我*你****!你再说一遍!!”

  “怎么,要咬我么。”

  爆了。

  副驾上,稀云强行扭着的身体、不断拉扯着安全带的对后面的迈尔斯挥拳。后座上,迈尔斯已经尽力的靠背躲避了,但依然被擂了几拳。迈尔斯痛呼了几次,然后他看到了后视镜里的扎克仿佛根本不知道车里发生了什么的看着前方的道路,继续专心的开着车……

  迈尔斯开始反击了。一发不可收拾。

  嘎嘣嘎嘣,砰啪嘿哈,“嗷!”“啊!”“呜!”“哇!”

  正午,扎克自己停了车,补了油,看车里两个还没能在纠缠中下车,一脸漠然的重新发动了车,继续上路。

  第六天,今天。

  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两个员工至少达成了一个共识扎克不在乎他们两个。

  而让这个情况更莫名的是,不管车里发生着多么激烈的情况,两人在车里打的头破血流,婴儿亚当,一直是,“咿呀~咿呀~”的看着大丹犬咬他的平安锁。比眼都不眨一下的扎克,更诡异。

  所以,迎来第六天,稀云和迈尔斯都消停了,老实的等待前面五天一样的流程。身心都被磨透了,他们无法再错过一次停车的休整了,他们都觉得自己会疯掉。

  但今天,变了。

  上午末尾的时候,扎克如往常一样的平静的开着车,前方的道路也如前几天一样,看不到任何城镇的影子。

  突然,“今天爱丽丝开学,现在应该已经开完开学典礼了。”扎克突然说话了,“为庆祝我妹妹升学。”升年级,有啥好庆祝的??扎克没有解释,“我们进城,你们想吃什么,现在决定。”

  然后就仿佛幻术一样,城市出现了,路边“欢迎来到xx市”的路牌一闪而过。

  正午,在人来人往的餐厅中……真正的餐厅,不是监狱里的食堂。稀云和迈尔斯的面前摆满了他们想要的所有食物。扎克,扎克不在,扎克抱了亚当在餐厅外的路边电话亭里,和爱丽丝打电话。

  稀云和迈尔斯,是紧张的,甚至有些恐惧。周围餐桌上的人们讲的大部分对话他们都听不懂……

  不仅仅是前罪犯太久没有在真正的社会中生活中,还有,这个社会……

  前面的餐桌上坐的是两个中年人,看起来很体面的那种,他们在聊市政,但他们嘴里的市长,不是巴顿的安东尼。左边餐桌上坐的是一对情侣,真正讨论下午去看某个文化展,而这个文化展,不是巴顿几年火起来的印安文化。右边餐桌上坐着一群年轻人,在分享他们未来计划,说着打算离开这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找机会,而不是在巴顿的那样的巴顿最牛逼。后边的餐桌上坐的是……

  理所当然的啊,六天了,扎克虽然一直在走奇葩的路线,但他们已经远离巴顿那个他们终归还比较熟悉的社会六天了。稀云和迈尔斯这两个都忘了真正的自由是什么感觉的前罪犯,正身处一个彻底陌生的环境中。于是,不安。

  另有继续增加这不安感的事实是,被留在他们身边的大丹犬,已经跳上了餐桌,已经快要把扎克的食物吃完了……

  “别!别吃了!下去!!”稀云试图维护扎克的食物。

  没成功,稀云试图让迈尔斯加入自己,“你和它坐了几天了,你叫他下去!别吃老板的东西了!!”意思大概是迈尔斯至少和大丹犬比较熟。

  迈尔斯用不断的往嘴里塞食物来掩饰他自己的不安,并同时,“你也和老板坐了几天了,你看过老板吃东西么。”

  大丹犬在稀云愣神的时候舔完了扎克盘子。

  等稀云反应过来的时候,去看路边电话亭的扎克时,扎克已经不见了。

  “老,老板呢?”

  这个问题没被回答,大丹犬舔着自己的鼻头,跳下了餐桌,在稀云的呆愣的注视下,晃着屁股出了餐厅,一转眼,不见了。

  稀云和迈尔斯,被丢在餐厅里了。

  被遗弃了吗?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哎,反正,扎克不在乎他们,对么。

  就在两人都以为扎克不会再出现的时候,扎克出现了,一个人,没有婴儿亚当,也没有大丹犬金,“吃完了?”扎克看着两个仿佛经历了末日的员工,“那上路。”结账,出餐厅,上车,离开城市。

  现在了,稀云看着离开城市的路牌消失,收回视线的时候,和看着身边空出来的后座、刚发完呆的迈尔斯对了一眼,再看向没有任何情绪的平稳开着车的扎克,两人的共识都多了一样,保持安静。

  让人困惑的东西说完了,现在开始答疑时间。

  啊~先确认一下,扎克没有把本杰明的儿子卖了。扎克只是把人暂时交给某个绝对可以信任的人了~

  一样,从头来。

  离开巴顿的第一天。扎克开着车进了纽顿。没啥好说的,想出巴顿,除非走水路,否则必须要经过纽顿市。这就是巴顿是纽顿怀里生出的城市带来的地理遗留问题~

  之后的道路扎克就可以随意安排了,第一目标是甩开那些从纽顿就跟着扎克的恶魔。啧,某些恶魔就是不长记性。上次扎克去西部的路上也被恶魔骚扰过,记得吧,扎克也是杀了一路。这一次扎克就完全不给机会了

  扎克根本不走人口聚集地,没有人类附身的恶魔,呵呵,对吸血鬼来说就是个高级点儿的缚地灵~可能更糟,因为塞姆想表现。他一直很在意老是在扎克面前说自己多擅长灵魂巫术,却没有机会展现。在巫术终究对恶魔的效果有限的情况下,塞姆拉了吸灵怪曼菲尔一起表现~顺便用上点儿鬼的技能,让吸灵怪多了解一下共和的异族。

  扎克很满意吸灵怪和塞姆的‘交流’,有意的绕了一下路,勾-引-了一下周边的恶魔。在迈尔斯和稀云意识到扎克的路线很诡异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他们身后,飘了一路恶魔残骸~

  这花了两天。

  第三天的时候,扎克知道自己已经接近联邦中部的边界了,示意大丹犬可以开始行动了。于是,从这一天开始,大丹犬不在舔墨平安锁,开始啃。

  嘎嘣嘎嘣。

  在这一天的午夜,迈尔斯和稀云在他们的房间里讨论已经过时了的行进路线时,扎克的房间里,扎克与大丹犬一起,在给墨摊牌。

  扎克:“墨,我给你一个机会,主动离开亚当。”

  墨:“不。阿尔法的祖们事务所,是我们共和万千异族生灵的唯一机会!”

  大丹犬面瘫。

  扎克:“本杰明的祖们事务所,不是为你们共和异族开的。”

  墨:“祖们事务所的宗旨是帮助异族生活不是么,还是说这不过又是你们联邦这些白皮的虚伪政治正确?”白皮的虚伪政治正确?为啥这话听起来这么……

  大丹犬面瘫。

  扎克:“好。我们即将进入中部,墨,我要提醒你,中部有之前巫师家族利用帕帕午夜,流通到印安社区普通家庭中的对共和异族武器。墨,你了解我,你猜如果你坚持用亚当威胁我,我会怎么对你?我真的不想我们走到那一步。”

  墨:“哼,说的好像你敢在中部的印安社区冒头一样。你敢的话,巫师家族不会让你活着离开中部的!”相互威胁呗~谁不会啊。

  大丹犬面瘫。

  扎克:“我不用冒头,需要混迹在中部的印安社区中得到对付你的武器的人,不是我。墨,离开格兰德太长时间,你跟不上了。”

  墨,没说话,在思考。

  大丹犬面瘫的口吐人言,“托瑞多的合并氏族,藏在联邦中部的阿萨迈特氏族。”

  墨自闭了,拒绝再交流。

  第四天,进入了联邦中路,没收了迈尔斯的地图,趁着中午两个员工吃喝拉撒,扎克自己研究了一下白得的地图,“塞姆,别管恶魔了,去给我找阿萨迈特。”在地图上划出一条线,“我走这条路,你去前面在路的周边探索。晚上回来汇报情况。这个路线,估计我们能在中部拖延四天的样子,尽快找到阿萨迈特。”

  “收到~”

  这天午夜,塞姆如约出现,“抱歉,今天没找到。我明天覆盖的范围再广一点儿。”

  扎克略失望,但也没办法。瞥到了两个员工,如果不是这两个家伙跟着,哪还会有什么时间限制,扎克可以开着车随便在中部的道路上晃。哼,扎克对旅馆的前台小哥,“两个单人间,我和孩子一间,他们两个一间……不,就是单人间,谢谢……”

  回房间后,扎克抱着婴儿,看着被大丹犬啃了两天却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的平安锁,“还倔着么,墨,如果你放弃,我们还能好好谈,总能找到共和那么多异族的安生之所的,别吊在这最下作的方式上。”

  墨不回话。

  扎克对大丹犬,“明天继续啃,用力,别吃惯了软的东西就没力气。你可是经历过两个国家发展文化的易形者,有点儿自我觉悟。”

  大丹犬面瘫。

  第五天。嘎嘣嘎嘣的声音变得更激烈了,然后,迈尔斯和稀云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打起来了。呃,扎克没工夫关心,看着前方的路,希望着在外面飘着的塞姆有所收获。

  午夜,有收获了。塞姆在扎克白得的地图上点了一下,“我找到阿萨迈特了!这里!”

  “明天能到。”扎克很高兴。

  第六天,今天~

  今天的车里的气氛有些低沉哎,关乎异族格局的大事有着落了,扎克终于有心思关心一下自己的两个员工了。呃,昨天两人有打的这么激烈么,怎么都鼻青脸肿的。算了,这几天也是可怜他们了,对他们好一点儿吧。想个理由……“今天爱丽丝开学……”

  找了个看上去不错的餐厅,扎克给两个人点了丰盛的午餐,然后抱着亚当去联系阿萨迈特氏族的人了。

  大丹犬拖延了一会儿,啃了几天硬物,难受,大丹犬需要些符合自己喜好的食物补偿,清空了扎克的餐盘。

  阿萨迈特来的很快,不,来的不是吸血鬼,是人类,和阿萨迈特绑定的人类!扎克非常满意,将亚当交过去,“平安锁。”

  “塞姆已经说明白了。”

  “恩。”大丹犬也来了,扎克也将大丹犬递过去,“两个共和异族的代表都交给你了,和平解决是最好的,共和异族的数量和能力,不是我们联邦可以轻视的,谨记这一点。”

  对方笑了,“放心,客观理性的权衡,是阿萨迈特的专长~”

  扎克点点头,心情大好~回去找到两个员工,“吃完了?那上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