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爱丽丝和玛雅只回来换了套衣服,就被茜茜约出去了。茜茜的理由和之前一样,西区第三代的全面禁足,和她们三个南区的少女没什么关系。

  扎克当然也有拉一下爱丽丝问,“你可以说实话,你想不想和茜茜一起玩儿?不想的话我能帮你打发她。”

  在这里告诉所有持有未成年人监护权的成年人一句真理想中途介入未成年的任何社交关系,是不可能的事。

  “不用的,茜茜挺好的。而且我们不陪她,放她一个人在巴顿大街上逛我们也不放心啊~”

  “那作为朋友,你们就应该提醒她,让她有点自觉,不要随便到外面乱晃。”

  “不行,她要是呆在家里的话,会被克里斯骚-扰-……”

  扎克已经彻底跟不上青少年的生活圈了,恋爱、分手、复合、分手,现在已经到骚-扰-的地步的了??

  算了,拦不住爱丽丝,放人走了。

  不过这个周末扎克不会太寂寞,马修回南区了。下午在格兰德这里,陪扎克聊天,日落的时候会找本杰明。是的,今天月圆。

  好长时间没参与狼人的变身了,也算是给扎克现在的单人生活一点过去情怀的安慰吧。

  扎克和马修聊了一会儿最近的生活后,也就没独占马修了,毕竟老阿汉克算是马修的老师,木工上的,让马修去找老汉克说话了。

  马修去生活区没一会儿后,这几天已然把来格兰德当日常的温斯顿就过来找扎克了。

  扎克正在准备思路。难得参与一次狼人的变身,反正不用担心本杰明狼身的攻击,扎克想和本杰明好好聊聊。事情嘛,首先自然是关于韦斯特的离开,扎克想和本杰明谈谈未来狼人对吸血鬼的态度。然后以这个话题的气氛为依据,判断下面的话题是和本杰明避重就轻忆往昔,还是残酷的面对现实,开始谈冈格罗血液交易的事情。

  准备被温斯顿打断,扎克本想对温斯顿说‘老汉克被占用你就可以回家了。’但直接被温斯顿的开场

  “为什么老汉克问我:如果我有永生的机会的话,我要不要接收这个机会?”

  单这一句话,说明不了什么。这几天,温斯顿在这里和老汉克的交流,扎克无聊的时候也会听一听,除了叙旧就是纽顿的小白案件。詹姆士和韦斯经常出现在对话中,并没有任何相关异族的话题。

  扎克不知道老汉克是什么时候问的温斯顿这话,于是回答,“反正你要死了,这种问题现在不问什么时候问。”这是无聊的抖机灵式回答,和没说一样。

  温斯顿没什么反应,“我第一反应也是觉得老汉克在说黑色笑话,但我手上有多少小白我是知道的,所以我知道我还有多长时间能活,我也有所准备,永生对我的意义细想一下,其实也不大。”这家伙的觉悟,有点儿高啊,“但老汉克啊,年纪也到了,活一天少一天的老头子一个。我能看出他在格兰德过的不如意。”顿了一下,视线似乎是往生活区撇了一眼,“你们这里这帮员工,不好控制。”只是感叹一下而已,“然后我又给了他我旅馆的提议,我是一身轻了,但老汉克他,可是就要面对不确定的有限生命中,还能做些什么的为难选择了。”

  人有时候是会发光的。扎克现在就在温斯顿身上看到了光。这家伙不只是觉悟高,是觉悟到达了某个境界~

  温斯顿并没有注意到扎克脸上的惊喜,“我觉得老汉克问我这种问题,不是真的问我,是在问我的意见。我感觉,真正可能有永生机会的人,是老汉克自己,他是为自己问的。”

  扎克想说几句不漏痕迹的赞赏之言,被温斯顿抢先,“然后我又开始思考,老汉克从哪里得到这种奇幻式的机会。我思来想去,觉得。”顿一下,看扎克,“只有你了。”

  扎克伸手端起了酒杯,这本是用来帮助他思考在月下如何掌握与本杰明对话节奏的酒杯,现在提前用上了大脑需要供血,才能转起来,低级生物学,不是么。

  “不是我。”扎克否认了,同时也是事实。我们知道的,机会是弗兰克给的。

  “好奇怪啊。”温斯顿看着扎克抿酒杯,“我居然没怎么惊讶你不去辩解‘永生’这个荒谬的东西,而有些真心觉得你直接回答‘不是你’是真诚的。”

  扎克嘴角弯了小弧度。这可不是什么疏漏之类的情况。想想吧,扎克和温斯顿有限的面对面交流中,已然说过很多温斯顿这个普通人类不理解的东西了。当所谓神秘感堆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扎克嘴里放个屁出来,温斯顿都不会有荒谬的感觉。

  “因为我说的是实话。”扎克放下了酒杯,“那~你觉得呢?老汉克应该考虑接受这个‘永生’的机会吗?”

  温斯顿一时安静。

  扎克在鼓励,“随便说说,就当是练习对老汉克的回答了。”

  “那当然是接受了。”被鼓励的温斯顿接的很快,“永生啊。”温斯顿抬手,似乎想做个什么动作,但可能是肢体不协调吧,刚抬起的手在面前起了个弧度就又放下去了,“放弃吗?”

  “是啊,永生啊,放弃了多可惜。”扎克笑了笑,也收回了看温斯顿的视线心里在盘算一件事,等会儿要给肯特打个电话了,要试着接触一下温斯顿这个人了。没什么大原因,要的只是抢在纽顿的雷夫罗前面。

  最好的情况自然是成为二代勒森布拉的老汉克亲自转化温斯顿。要是老汉克墨迹的话,温斯顿这个人,托瑞多收下也行,反正不能让给雷夫罗。

  同时,扎克想到了一件事,肯特也该出来露个面,让西区人知道他这个在纽顿、掌握了西区人笼络纽顿人才资料的猎头人,还活着了。

  也是巧,刚想到了西区人那边扎克听到了耳熟的车声。

  温斯顿似乎还有什么要说,被扎克抬手拦住了,“我们对永生的讨论结束了,我们都同意永生是个好东西。到此为止,该干嘛干嘛去。”

  没一会儿,布雷克的车就开入了格兰德,副驾的车门先打开,市长安东尼先一步踏出。扎克还没什么反应,温斯顿倒是吓了一跳,看看安东尼,看看扎克,自知不该继续打扰扎克了,皱着眉自觉的走远了。

  纽顿人也是认识巴顿市长的,没办法,最近新闻老报。

  可以理解,安东尼的身份问题,他不会在白天和扎克在后廊上聊天的。下车看了眼走远的温斯顿就直接往建筑内走,扎克准备跟随却被安东尼阻止了,“我是来借你卧室休息的,要找你的是布雷克。”说完就再管扎克的上了楼。

  扎克等布雷克过来,直接给了疑问的神色,“安东尼怎么也过来了?”

  “如果不是市长要来,我根本来不了你这里!”布雷克一脸烦躁的样子,“你昨天的电话留言我接到了,家族不准我最近和任何外人接触,包括你!”

  扎克挑了下眉,随即明了。扎克猜出了西区人对操纵少数群体受害事件,达到政治目的进程受阻,但西区人并不知道扎克在跟进这进程不是么。连上周的晚宴上的内容都是‘鉴’回来转述的。西区人或许想引入扎克这个援手,但在晚宴上发生了高中青少年事件后,这打算恐怕是搁置了。

  扎克直接进了正题,“你们西区人知道格兰德被平民袭击吗?”

  “什么?格兰德也被袭击?”

  扎克听出来了,“不是也,就是福特被袭击的案件。其实袭击的是格兰德,格兰德买来了福特殡葬的尸体,案件被南区警局经手,詹姆士的原搭档寇森警探帮忙嫁接了一下,北区警局的达西接过后,整个案件放到了福特殡葬里。”扎克指了下生活区。

  不愧为政治家族的少爷,布雷克的脑子转的很快,人物关系自然也不用多费神,“这保护了格兰德的中途之家项目在记者被打后再被推到舆论中。”

  “差不多就这样吧。”扎克点了下头,“你们已经知道那种疾病了对你们这些少数群体的舆论打击吧。”

  布雷克的脸色很难看,没说话,点头。

  扎克真的没有也无意在这种会让人不舒服的话题上浪费时间,“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现在在格兰德的遗体,看上去是因为那种被人厌恶的疾病,其实并不是,是西部的曾经茨密希氏族的实验结果。”

  布雷克愣了一下,扎克继续说明,“是吸血鬼的实验。茨密希仗着这种疾病的名声,很好的隐藏了他们用人类做这种实验的真相。你们……”扎克拍了下布雷克,提示他跟上,“能利用这份情报么。”

  布雷克脸上表情变了很多次,“能!”

  “很好。”扎克再点头,“现在魔宴的茨密希氏族没人在乎,包括魔宴,所以你们用这信息发挥舆论效果应该不会有什么阻碍。但有一点我还是要提醒你们,魔宴的鲁特勒森布拉对茨密希的实验似乎有什么私人兴趣,克雷格和鲍伯也有兴趣亲自调查这些实验,所以,制造舆论可以,但你们西区人千万不要真的去调查这实验背后的东西。这是牵扯到吸血鬼利益的东西,人类……”扎克直接摇了摇头,不用说完。

  布雷克面有难色,但还是点了下头,“我们可以专注在有人在刻意摸黑少数群体上!应该就够了,舆论的导向就是有人不惜伤害无辜的生命,也要用恶意的仇恨打压无辜的少数群体!”

  扎克也顺着想了一下,觉得这个思路没什么问题。也只能靠‘觉得’了,毕竟这种事情之前也没有被放到舆论中被讨论,扎克并不肯定时代在这件特定事件上的行进方向。

  扎克安抚式的拍了下布雷克的肩膀,“你们家族需要好好讨论一下这事情的发展,回去吧,别浪费时间。”这是很中肯的建议

  有些新闻事件都是有时效性的。就比如夜店事件,我们已经看到这事情拖了一周却还没在巴顿的新闻中出现任何讨论。就和曾经这种事件一样的被丢在没人想关注的角落。再拖下去,它能成为政治工具的效果就不存在了。

  布雷克接收了建议,转身准备回车上,扎克也摆出目送的神态。两个人的对话节奏太快,居然都忘了……安东尼刚在楼上躺下……

  布雷克的车刚开出格兰德,扎克的脸就一抽。退入格兰德楼梯间,瞬间化作残影消失,在楼上的主卧扛起安东尼,再成为残影,追出格兰德,把安东尼塞到布雷克车的后座上,和布雷克瞬间惊吓、懊恼的脸对了一下,再成为残影回到格兰德楼梯间,走回后廊上站好。

  一分钟。安东尼重新走入了格兰德的后院,“你有病么,我说了我需要休息!”

  扎克歪了下头。

  安东尼根本不想理会扎克的直接走入格兰德,再上二楼,没一会儿,又躺下了。

  扎克无语的站了一会儿,甩甩头懒得管了。坐下,抿口酒,继续思考晚上的……

  “我刚是不是看到你们巴顿的市长从你面前走过了两次?”大概一直在远处看着这边的温斯顿回来了。

  扎克的思路又被打断,看着温斯顿,“巧了,我也看到了,你想讨论一下么。”

  温斯顿张了嘴,保持开着的张了三秒,闭上了,再开口,“介意我在你旁边坐一会儿么?”

  扎克转开了眼,不再理会,重新开始思考。

  安静了五六分钟吧。

  “我发觉我看到你的大部分时间,你都在喝酒。不分时间的,你一定非常喜欢喝酒。”

  扎克没理。

  又安静了五六分钟吧。

  “你是有收藏酒吧,毕竟按你的量……”

  依然没理。

  五六分钟。

  “介意我给自己拿个杯子么。”

  扎克没表情的,“介意。”

  “那我就直接用你的杯子。”温斯顿突然出手,拿过了扎克的杯子,直接仰头。

  扎克不是不能阻止,而是懒得动。

  “味道怎么样。”

  温斯顿没说话,放下杯子,起身走下了后廊,前头两步还挺镇定的保持了稳定。第三步,就软无力的歪斜。温斯顿直接趴在地上,“呕……”

  所有从温斯顿身体中倾泻出来的东西都被红色染过。

  温斯顿保持着趴伏,回头盯着扎克,“是……血……”

  扎克也终于看了温斯顿一眼,“你想讨论一下么。”

  “不,不……”

  扎克收回了视线,继续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