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2 对不起和欢迎回来

巴顿奇幻事件录 2 对不起和欢迎回来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刚亮,扎克揉着还僵硬的脸,胳膊上挂着还未穿上的衬衣就出了格兰德,直奔本杰明的仓库。

  直接站到本杰明的床前,“醒醒,本杰明,醒醒。”就和本杰明叫醒扎克时也从不温柔一样,扎克抓住床的一角,毫无规律的摇晃。

  本杰明被摇醒了,深陷在柔软枕头的里脸转了方向,对着扎克露出一张微张的眼,“你想死么。”

  “不。”扎克在床边坐下,开始好好的整理领子,“你是本杰明吧,不是另一个本杰明?”

  本杰明的头又转回去,床上的身体挪了一下,远离扎克。

  刚‘睡’醒的吸血鬼是冷的,呃,大家懂我的意思,血液需要点时间才能唤醒吸血鬼的身体,现在扎克怎么拨弄都无法把领子捋顺的僵硬动作就是证明之一。

  “你是本杰明吧。”扎克又问了一遍,这次带了表情,只是出于脸还僵着的缘故,这表情卡在了个奇怪的角度。

  感觉本杰明是对枕头叹了口气,在床上供了一下,然后立起上身,看着扎克那张如融化了一半又凝固的蜡像似的脸,“你有事么。”想继续睡是不可能了,本杰明非常清楚这一点。

  “没有。”扎克这么回答了,“我就是想来叫醒你。”

  本杰明面无表情的看着扎克不停尝试的用僵硬的手指去扣领间的扣子,嘴角微小的抽动了一下,捞过了床边的T恤,轻松套上。继续看扎克笨拙的扣扣子。

  现在不用本杰明说话,这个吸血鬼自己会说。

  果然。

  “我总感觉昨天漏掉了什么事情。刚才被露易丝提醒了。”扎克成功的扣上了第一颗扣子,脸上的僵硬也稍微缓解了一点,“所以来看看你。”

  本杰明依然懒得说话,越过扎克,直接站在了床边摊着的裤腿洞里。弯腰、提起、嗞啦的拉上拉链,裤子穿好了。回头看一眼扎克,吸血鬼正在往第三颗扣子努力,本杰明摇摇头,抬脚套上靴子,原地垫了垫脚,稍作舒展,跳下楼了。

  扎克跟着跳了,“另一个,恩,‘你’,昨天没出现?还是我错过了?”暂时放弃了扣子,整理了下翻起的衬衣。哦,昨天是周三。

  本杰明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出了仓库西侧的门,进了露天浴室,撇了眼跟进来的扎克,一扯嘴角,放弃了淋浴,抓起牙刷。

  “是因为游戏夜被取消了么?”扎克非常‘自觉’的占据了大半面镜子,完全放弃扣子了,开始专心的揉脸,“我以为另一个你很珍惜这种‘放风’机会,所以果然他更在意的是和菲兹那帮人接触么……”

  扎克暂时闭嘴了,因为本杰明侧着头,咧着嘴,在重复刷一颗探出口腔两三厘米的尖牙。上、下,上、下,在镜子的一角让那颗牙不断在刷毛的起伏中展现在扎克的眼中。

  扎克捋了捋自己的衬衣,让开了镜子,用还是有点僵硬的动作做了个请的手势,“镜子是你的了。”

  尖牙收回,本杰明手里牙刷开始照顾其它牙齿了。

  “我想说对不起。”扎克重新开始扣扣子,“昨天有太多分心的事情,内特的‘审问’,员工出院回来,查理的布鲁赫血清空……如果不是露易丝刚才提起菲兹昨天下午来了个电话说游戏夜取消,我都忘记昨天是周三。”

  本杰明没有任何回应,盯着镜子中的满嘴泡沫。

  扎克用他刚恢复情绪表现的脸来个皱眉,“还有昨天我一直在想的,你有小秘密事情要做,斯高尔的尸体,我大概不该打扰。导致我完全忘记另一个你会在周三出来……”

  扎克又暂时闭嘴了。因为本杰明看了他一眼。

  然后是不太理解的摇头,“解释一下,你对不起我什么?”这是本杰明对扎克的第一个回应。

  扎克没表现的太激动,“恩,尽管我很明确的表示了,我不喜欢另一个你,但我认为。”修正一下,“我以为,当另一个你控制你的身体的时候,你希望我照看好你的身体,别让他乱来。”

  “呵。”本杰明似乎被扎克逗笑了,随便吐了一滩泡沫,“他的乱来就是在贝奇混一个晚上,你的,呵呵,‘照看’也没什么意义。”

  “这倒是实话。”扎克居然同意了,看来这对不起也没多少诚意,“但至少我要知道他跑哪里去了,而不是昨天的,我完全忘记了要关心一下这个。”说这个的时候,扎克拍了拍本杰明的肩,是非常具体的表达‘照看这副身体’。

  本杰明侧头,看着扎克的手在自己肩上拍了两下,然后停在半空缓缓的收回,之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还有其他无聊的东西要说么。”

  扎克的状态已经完全恢复了,迅速的解决掉自己的仪容,“里欧把查理变成一座石雕了。”有点不屑的,“完全不需要,但他要帮这种麻烦的忙。”摆了摆手,“所以随便好了,我让他把心脏完整的抠出来,一晚上了,应该已经做完了,你想看么。”

  漱了口,本杰明一指方向,这就是要看的意思了。

  但两个异族还是绕了路,因为南侧的生活区出现太阳面世后的第一声婴儿啼哭,这意味着贝恩的妻子马上就要醒了,而扎克没穿裤子,外裤,依然,有碍观瞻,所以没想提。现在只是到了不得不提的地步了——

  绕个路而已,格兰德的两兄弟发现了在西侧树枝上挂着的墨。

  “呃,现在你们发现我的‘秘密’了。”墨从树枝间飘落,一脸不耐烦的讽刺,“我睡在这里,睡在在野外,地为铺,天为盖。”讽刺对象还不明。

  “我以为你不睡觉。”扎克没看墨,看的是同墨一起飘下来的奥尼尔·怒涛。

  别多想,这是两个灵魂异族,不可能发生什么让大丹犬担心的事情。

  “比喻!你和露易丝占了主卧,我也是格兰德的员工,名义上我得有地方呆吧。”

  “主卧本来就是我和露易丝的。”扎克撇撇嘴,“查理占了地下室,我们只是回主卧而已。”

  “我只是说而已。”墨耸了耸肩,“但格兰德现在有普通人住进来了,我需要有自己房间!”

  这话让扎克感觉墨是故意在这里等自己的,为了表达自己对房间的需求,哎,那满足好了,“即使我们都知道玛雅经常偷偷跑到爱丽丝房间去,但那间客房依然是玛雅的,我不能给你。你只能和塞姆一样在生活区选房子。”

  “不!我要呆在格兰德!我不要自己买家具电器,我喜欢格兰德的娱乐室!”

  “你想让我在娱乐室给你弄张床么?”扎克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讽刺,墨先来的不是么。

  墨没来得及反讽回去,本杰明说话了,“你可以住马修的房间。”然后也没给扎克说什么的机会,“让马修和我住,反正他只是偶尔在格兰德过夜。”

  扎克没什么可说的了,转移目标了,“奥尼尔,你倒是一点也不浪费时间。有任何进展么。”

  奥尼尔和墨在一起的理由需要提醒一下么——奥尼尔在考虑缚地灵之后的选择,排除掉普通灵魂异族和圣主信仰的死灵,就只有墨这种外国货了。

  “不幸的,没有。”奥尼尔的脸色并不好,看了眼墨,“她的存在,都违反了所有我学过的知识。”无奈的摇着头,“我猜我要在缚地灵的状态停留很长时间了。”

  扎克用了奥尼尔自己的话做回应,“总会有办法的。”也用了奥尼尔的行为,距离对方肩膀悬空一厘米的拍了拍,示意本杰明,不理会了。

  本杰明先去地下室的时候,扎克先完善了自己的衣着,来到地下室的时候本杰明正从一脸萎靡的里欧手中接过一只写实的心脏雕刻作品。

  “冰冷的和石头一样。”本杰明翻转着这颗心脏。

  “因为那就是石头。”扎克则跨上了石台,在青灰色的石雕查理身上半蹲着,看着他胸前那口心脏形状的开口,“我说了把查理的心脏抠出来,不是在他胸前开个洞。”扎克抿着嘴,手指深入查理的体内,字面上体内,触摸着血管、骨骼的断层,很平滑。

  “呃……不开洞怎么拿出心脏?!”里欧虽然挺疲惫的样子,但对扎克的无礼要求还是用了全力去表达不满。

  “简单。”扎克抿着嘴,就是他对里欧所谓帮助的‘不屑’,看向了石台旁的杂碎细物,伸手捏起了一片纤薄的、仿佛壳一样的东西,“皮肤可以切开。”摇摇头,放回去,又拿起了一块儿仿佛细小纤维聚合的东西,“肌肉也可以切开。”放回去,最后拿起了几节扁长的段状物,继续摇头的,“骨骼也可以切开。然后都可以缝合、接回去。”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里欧,“你指望我怎么把这个洞填上,用胶水么。”

  对,刚才扎克拿起的东西是查理胸前的那个洞,皮肤、属于锻炼的胸肌、肋骨,当然的,在炼狱守门人的石化之触下变成石头了的。

  “等你把心脏放回去后,他会自愈!”里欧不准备任由扎克贬低他的‘帮助’。

  “当然,他会自愈。”扎克从石台上跳下来了,按住本杰明不停抛接这石头心脏的手,“小心,虽然是石头,但这还是查理的心脏,碎了他就死了。”然后是继续对里欧,“但同时,他会醒着看到自己裸露的心脏被重新包裹起来。里欧,告诉我,你觉得看到给自己提供生命本源的心脏,对生物来说,是件‘美好的体验’么?”

  不理解扎克这提问的人可以去找找手术的录像,感受一下医生在给别人开膛破肚时看到的东西。接着自己躺到床上,去想象一下自己是在被手术的人,然后在手术台上醒过来了,看着自己被开膛破肚……

  “我发誓!!吸血鬼!如果这又是在强调你们吸血鬼是‘生物’,而我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我发誓我要……”

  扎克转开视线了,“多谢提醒,我本来没那个意思的,既然你提到了,我倒明白了,你是不可能理解我们这些生物的想法。算了。”

  听过那种骨骼摩擦的脆响么,把那声音锐化一点,变的更清脆一点,没有血肉包覆的明显一点,然后叠加在一起,最后得到的声音就是在那边全身颤动的里欧身上发出的声音。

  但终究什么也没有发生,颤啊颤的,里欧走到了角落抱着腿缩成一团不动了。

  本杰明换了个手拿那颗石头心脏,皱着眉看着手心的一抹红色,“这东西该漏血么?”本杰明眯着眼翻转着心脏,似乎在寻找这血是从哪里漏出来的。

  扎克拿过了心脏,靠在额前感受了一下,“空了。快点把这事情结束掉好了。”随手丢了块布给本杰明擦手,“你大概会想看接下来的事情,那些吸血鬼最糟糕的一面都会发生。”

  本杰明退开了一些,“恩,我听说过一些,吸血鬼的换血,你要把你的血注入查理的心脏?”

  “恩。”扎克的双眼变的赤红,发出了一声鼻音后大张着嘴,开始活动下颚。

  “别告诉你要咬那块石头。”本杰明又退后了一点,他已经在帮扎克粉饰了,他说的是石头不是心脏。天生就因为血而容易拉仇恨的吸血鬼,现在连心脏都要啃了。扎克是对的,吸血鬼最糟糕的一面。

  并不输之前被本杰明特别照顾的尖牙长度,扎克的牙开始延生。以至于声音都有了些特别的口音,“我也不想,但某人坚持要帮忙,我也没办法。”

  这个某人,在角落缩的更紧了。

  本杰明靠到墙边了,最后帮扎克粉饰一下吧,“我希望查理不介意你没刷牙。”

  咔嚓。

  扎克重新跨坐上了石台,双手离开捧握在嘴前的事物,按上了查理前胸的空洞,摸过每一处平滑的切口。

  不知道是时间停止了,还是地下室里的人都没有动作。是后者,这里依然有可以揭示时间在流逝的痕迹——

  是什么呢?是被吸血鬼的利齿强行嵌入的青灰色、石雕心脏上布满的裂痕,还是作为一颗健康心脏该有的,那遍布周生的细小血管。不管是什么,扎克嘴前的那颗东西在变的殷红。像被缓慢点亮的灯。

  扎克开始转动自己的头,按照每一个平滑切口对齐的方位调整着,啃?叼?衔?随便选个合意的词,调整*着的‘灯’下落的位置。

  动脉?静脉?反正就是把心脏吊在胸腔里的那些粗大管口,为全身供给生命源泉的关口,在这里,在扎克嘴前,是切口,开始有殷红流淌而下。

  扎克本来就很白,现在,更白了。因为那些平白暴露、在没有输送管道延续的切口处淌向空气中的殷红,是他的血,现在正从他嘴前的‘灯’里满溢出来,不为扎克所意愿的淌满他的整张脸。

  “你在急速虚弱,扎克,你准备往那颗心脏里注多少血……”本杰明紧皱着眉,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

  扎克扑向了查理。

  一声不可能被人听到的……呵,刚好这地下室里现在没人,有的只有异族,所以非常清晰的,一声鼓动。

  扑通。

  青灰色的查理被点亮了。从扎克终于得以闭合下巴抬起的胸口开始,殷红在查理的身体上蔓延。

  扎克重新获得言语能力的后的第一句话是回答,“足够让查理在第一次心跳中复苏的血。”第二句话,伴随了动作,直接按住了查理刚被殷红罩上的脖颈,“别往下看。”在查理那青灰的眼球染上赤红,获得了传递情绪的可能,并第一个情绪是明确的痛苦时,扎克牢牢的抵住了查理的下巴,“没人喜欢你现在胸前的‘风景’。”

  然后,是满脸的红,实在让人无法体会的微笑,“欢迎回来,查理·托瑞多。”(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