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23 贝奇某旅馆2
  “当你对詹姆士说魔宴的托瑞多是你的事情的时候。☆→頂☆→点☆→小☆→说,”奥兹·科齐尔看了眼扎克,“我以为这些冈格罗,你也准备自己处理。”不过既然他用这种陈述的方式表达了疑问,表示他没有读心。

  也不是奥兹没有读,是扎克没有让他读到任何东西。没有任何需要警惕的东西,又在绝对的安全下,我们的吸血鬼很自然的控制着自己的血流,少往脑部流……别怀疑,扎克可以做到一点,副作用只是让他的思维有点迟钝而已。

  毕竟谁都不喜欢有个可以把自己大脑当书翻的家伙,在身边时刻翻一翻。

  说到绝对安全,他们现在正在某个夹在酒吧中间的钟点旅馆的门口,安全的不是这个地方,而是扎克看从门内下来的方向——疾风夫妇,对,疾风夫妇,身后还有几个猎人,扎克问,“上面情况怎么样?”

  丝贝拉的脸色不怎么好,“虽然被刻意处理过,但我们还是找到了些痕迹,比如地板下的血迹,战斗的痕迹等等。而且冈格罗也留下了一些刻意让同伴发现的线索,加上,哼,如果你说到是对的,是冈格罗和两个魔宴托瑞多,那他们的移动的方向只能是往背光的东向,线索足以我们继续追踪。”一边说着,一边朝身后的猎人招手,示意他们去追,递给了扎克一片衣料样的东西。

  扎克接过,看到了上面粘着的一些毛发,稍微分辨下,就得出了这是蝙蝠和狼的毛。看来就是冈格罗给自己同伴留下的线索了。

  “那我们就不用去了。”扎克微笑着摆摆手,“在这里等就好,魔宴托瑞多的两人伤了‘将军’,在托马斯四个后裔的攻击下。还能重伤两个逃走,两只半吊子的冈格罗,没什么希望了。”

  丝贝拉皱着脸,“那我也不让我的猎人去面对危险。”她招手,招回了准备去追踪的猎人,“在这里设陷阱。我们的目标只有冈格罗,魔宴的两个,哼,让他自己去处理吧。”

  扎克只是笑着,没说什么的转向了奥兹,“我不是在亲自处理么,只是想到……”他朝丝贝拉笑了一下,“猎人们在巴顿受到交换人质的协议约束,恐怕会太无聊。给他们找点事情做,活动下身体。”

  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贴心的在詹姆士离开后,扎克清理了两堆冈格罗‘遗骸’,然后前往派斯英。顺道把艾米丽亚和威尔士暂时放回了科齐尔的店内,给还在处理爆破物的墨做个伴儿。同时,奥兹并没有明确的说他要跟着扎克同行的原因,但扎克也不会拒绝奥兹这个免费司机。

  到了派斯英后,扎克直接以他已经被邀请过的自觉。在一堆印安猎人的注视下走进了丝贝拉的客厅,讲述了一个略曲折的故事。以“巴顿中有些不受欢迎的吸血鬼在肆意妄为,如果你们的专业还没有彻底生锈,一起去看看怎么样”成功煽动了手痒的猎人们。最后,一起来到了贝奇。

  从两个已经化成灰的冈格罗那里,读心人奥兹已经知道了这些冈格罗藏身的地方,但同时知道他们正在搜索贝奇抢食物的吸血鬼。所以我们的吸血鬼扎克,加读心人,加印安猎人的组合先在意料之中的扑了个空。

  然后,扎克弄来一帮印安猎人的先见之明就体现出来了。

  “冈格罗在野外是很难追踪的吸血鬼族群,因为他们可以混入动物中。”某个猎人好心的解释了。“但在都市,特别是白天,他们就是自找死路了。人的形态对他们来说太脆弱,动物的形态才足够强势和方便,但是在周遭都是人的情况下,狼或者蝙蝠的身体又太过显眼,所以他们必须要频繁的切换形态,留下的就是……”

  莫名被扒光的流浪汉和随意塞在垃圾桶中的衣服……

  别觉得可笑,扎克他们就是这么找到这间旅馆的,要知道在森林中猎捕动物的猎人,靠着枯枝烂叶中的脚印和动物排泄物寻找猎物,可比在都市发现裸-体-的流浪汉要艰难许多。

  当然还有一些辅助的信息,比如,这条街附近的杂货店在今天凌晨的时候被洗劫了罐状物,一些神形虚弱的勤劳工作者提供了昨夜曾接到让人不爽的生意之类的。

  “呃……”扎克看着一个拿着某种机关式的东西从自己身边经过的印安猎人,“你知道如果你用上这种东西,我就完全不会动手了吧。”扎克在说这话的时候,还稍微远离了一下对方。

  那是一台可以向某个方位扇形发射银网的陷阱,扎克说的没错,如果有一台这东西摆在前面,扎克这种完全靠近身‘抓挠’敌人的家伙就废掉了。

  “用不着你!”对方扯着嘴角回了一句,不在理会扎克了。

  “看。”扎克看回奥兹,摇了摇头,“他们需要活动一下,不然,谁知道这些鳖得过于充沛的精力会发泄到谁身上去。”

  又一个猎人从扎克身边走过,开始巷内的墙上帖一些被涂装成砖色的玻璃小瓶。扎克皱着眉,退到旅馆内部,那是印安配方的火药瓶,看那个猎人贴的速度和频率,一旦点燃,这巷内,就是一条被拉长的焚化炉。扎克绝对不想呆在那里。

  “有些太隆重了……”扎克撇着嘴,看也在门内站着、指挥猎人的丝贝拉,“你不觉得么,只是几个冈格罗而已。”

  “五个。”丝贝拉没语气的回答,看了眼奥兹,“你的情报如果准确。”

  “准确。”奥兹接了一句,看来都是不喜欢被质疑的家伙。

  “冈格罗的变形能力很麻烦,狼形态的爆发和蝙蝠形态的灵活度,都是威胁。即便你说他们对冈格罗的能力掌握还很差劲,我们不能给他们任何机会,”丝贝拉皱了皱眉,看了看已经街外已经迷离起来的霓虹光芒。“要瞬杀。”然后拿出了一瓶药剂,吞了下去。

  这药剂我们见过的,查普曼曾喝过麦姬给的一瓶,隔绝。

  “虽然你认为去追魔宴托瑞多的两个没有回来的可能,但是他们遭遇的时间是白天,魔宴托瑞多的弱势期。我不准备有侥幸心理。而且……”

  扎克发现所有的猎人都拿出了同样的药剂,连奥兹都被丝贝拉递了一瓶。

  丝贝拉继续了,“即使不防范冈格罗返身,也要防范两个魔宴托瑞多返身。他们在这里治疗休养,然后被发现,按照你说的,他们昨天一夜都在遭遇吸血鬼中度过,东南部的‘将军’,南区伊克斯顿的冈格罗。最后到贝奇。

  如果他们稍微有点智慧,就应该发现东南部的‘将军’是你的人,是托瑞多,是他们出现在巴顿的本质原因。但本就是帮派据点酒吧就是‘将军’的据点,同时他们昨夜也故意放了‘将军’去找你,显然有什么打算,我不管。

  南区伊克斯顿冈格罗是托马斯的后裔,有他们自己别墅。应该是真正让魔宴托瑞多意外的情况。让他们发现巴顿还有其他吸血鬼势力,那么想要处理掉你这个托瑞多的情况就开始变的复杂。但哼。那是圣徒茜茜的别墅,在共和看到她做的一些事……”丝贝拉突然打住,啧了一声,似乎不想多谈共和的事情,略过了。

  “已经和伊克斯顿的冈格罗战斗过,他们自然该有体会。伊克斯顿的冈格罗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在不清楚你这个托瑞多和冈格罗的关系之前,他们就应该谨慎。最后,只有贝奇这里了。”

  丝贝拉摇了摇头,“我们是知道这些是搏击俱乐部的残党。被托马斯忽略的冈格罗,但刚来巴顿的魔宴托瑞多不可能知道,明明是讨厌文明的冈格罗,却没有和伊克斯顿的冈格罗会和,在城市文明中最混杂的地方靠站-街-女猎食。那足够明显了,贝奇这里的冈格罗就是巴顿吸血最脆弱的点。返身从贝奇这里突破,顺便获取巴顿吸血鬼的势力情况,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似乎有道理,但,我们知道的,罗伯特不是这么想的,比起有风险的在贝奇弄清巴顿的吸血鬼势力,他觉得直接隔绝巴顿吸血鬼的攻击——十三氏族的通病,印安人产业的邀请规则,更明智。哎,我为什么要为罗伯特解释!无视掉吧。

  扎克听着丝贝拉说了这么多,用他迟钝的大脑想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挑起了眉,这情况有点……扎克歪着头看着丝贝拉,“你……想让我做诱饵?”

  隔绝的效果,以前曾说过,屏蔽人的一切气息。现在猎人们完全隐藏自己,那意思就很明显了,完全不准备打正面而是彻底的埋伏。

  “不然呢?”丝贝拉皱着眉,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这些冈格罗是俱乐部的残党,现在他们不是是想找到巴顿的吸血鬼么,这是你自己说的。如果那些留给同伴的线索没把他们引过来,就由你这个巴顿的吸血鬼把他们引过来!”

  丝贝拉还没说完,“如果魔宴的托瑞多返身回来,哼,那更好了,你这个他们的本质目标在这里站着,不怕他们不进来!”

  一边这么说着,丝贝拉继续指挥着猎人布置让扎克不得不继续退后,想避让到楼顶的陷阱。

  哦,这旅馆的主人,在某间客房睡觉,对他的旅馆被改造成一个吸血鬼只进不出的绝杀陷阱毫无察觉。

  在第一位搂着浓妆女人的男人被旅馆门口的印安保镖轰走后,扎克和奥兹已经站到了旅馆楼顶,俯视着下面的霓虹。陷阱是布置好了,但猎物来得很墨迹。扎克真不知道自己还要让大脑迟钝的在这儿站多长时间。

  但扎克也不后悔找了丝贝拉,因为——

  一抹黑色的痕迹从两人眼前划过,刚一落地,暗红的皱纹亮起,带状的咒文猛然从地面升起,横向抽向身体刚开始蠕动变形的冈格罗!急速横飞的身体骤然被从楼顶地面上弹起闭合银光贯穿,一点声音都没有。在巨大的捕兽夹似的的东西重新淹没在地面阴影中的时,被它捕获的东西已经变成了灰,消散在被霓虹渲染的风中。

  冈格罗来了,这只是第一只,从上方靠近的。

  “我懂了。”奥兹突然在扎克身边开口了,“你找来这些猎人的原因。”

  扎克一动不动,丝贝拉布置巫术陷阱的时候他是看着的,不能动,一动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但还是回应了奥兹的话,“你懂什么了?”

  “你想让我这个魔宴的伙伴,见识一下巴顿的力量。”奥兹回答着,同时,楼下传来了一声轻微的机簧声,赤红的光芒在被霓虹晕染的空间中闪了一个刹那,灼烧的噼啪响也就只出现了一个刹那,就消失在热情的贝奇中。

  这是第二只,一只笨到从正门走的冈格罗。

  “你现在才懂么。”扎克没什么表情,“如果你一直不理解,我都要主动要求你读我的思维了。”

  不要忘了奥兹·科齐尔是从西部魔宴伙伴,是跨越整个联邦,来巴顿这个小城市的魔宴人!他是来为魔宴做事的!魔宴对巴顿,有特别的打算……

  管这打算是什么!扎克先让这个他们见识一下巴顿的本地力量!让他们掂量掂量,巴顿是不是那么好惹的!

  “呵呵,不敢不敢……”奥兹在夜风中笑着摇头,他当然只能这么说,虽然他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在勒森布拉身边呆的时间足够长,就会知道他们讨厌别人揣测他们的思维。发现你和他们很像,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

  “是么。”扎克侧过了头,空中,银色的丝线在盘绕、追逐,某个想要远离的黑色身影,“是什么让你这么认为的?在我的记忆中,十三氏族还没有分裂成隐秘和魔宴之前,托瑞多和勒森布拉的关系也就一般,非常一般,一般到相互都不想接触,我对他们的品行没任何看法。”

  “这是互相的。”奥兹顺着扎克的目光,也看向了空中被银丝追逐的身影,“所以你们分别处在了不同的联盟中。”被追上了,见过烟花么,这是烟花的倒放,散开的烟火轨迹向中心聚拢、会和、下降、消失。

  “哦。”扎克收回了目光,“那怎么样?我猜你在巴顿看到的事情,还是要回报给魔宴的吧。”

  “不幸的,是这样。”奥兹的脸色是严肃,似乎在精心考虑接下来的用词,“我会回报魔宴,关于进驻的计划必须要推迟,巴顿中巫师和猎人的力量,威胁过于巨大。”

  进驻巴顿?略迟钝的扎克等了一会儿,才挑起了眉,刚好迎上对方贴心等待后的继续。

  “但,詹姆士和我这边的计划,因为只是在人类社会上的行动,不会有任何影响……”没等扎克给出反应,奥兹继续了,“但詹姆士的进度过于落后,在巴顿警局混的奇差无比,连西区的几个家族的人都没有认识全,和局里上层的关系也十分糟糕,我的建议会是,耐心等待,至少这一次的市长选举,不要指望詹姆士有任何建树了。”

  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