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第二十一章 詹姆士和乔治娜

巴顿奇幻事件录 第二十一章 詹姆士和乔治娜

  重新坐下后,扎克很自然的拿出了自己的方形酒瓶,瓶盖刚旋开。

  “我们这里不允许酒精饮料。”女孩儿皱着眉。

  扎克稍微一愣,第一次看向了这位服务生的胸牌,“乔治娜,我是个酒精上瘾者,我需要酒精。”

  扎克是笑着说的,似乎在说一件认真的事情。

  “嘿,乔治娜,你那边有什么事吗?”

  乔治娜在迈克和扎克这里耗了太长的时间,已经引起了其他店员的注意。柜台后的男服务生越过了柜台,往这边走着,大声的询问。

  乔治娜抿着嘴,扎克的笑容让她一时无法说出什么回应,拿着点单的手指紧紧,最终回过了头,挥挥手中的点单,“没什么事,只是东西有点多。”

  “哦。”男服务生点点头,视线在两个坐着的客人身上打量,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那明显是酒瓶的金属瓶,说明那个笑着的先生显然对店里的饮料并不感兴趣。

  “别忘了推荐我们今天特别供应的布朗尼。”男服务生最后提醒了一句,退回了柜台。

  乔治娜光滑的额头间皱起,因为迈克已经在问布朗尼是什么东西了。

  “如果里面加了酒,我很乐意点一份。”扎克笑着着说。

  乔治娜显然情绪不怎么好,没有回答迈克的问题,在点单后加上了今日特供,快速离开了这张桌子。

  【时间精灵】是一间咖啡厅,所以到并不用担心点的东西会太多,因为每一份并没有多少,毕竟这些食物只是为了配合饮料的点心。但是当小桌上摆满了各种小蝶时,扎克还是有些无奈。

  乔治娜拨弄了半天才找出一块空位,留下了账单。明显不想和客人交流的她做完了事情,连基本的‘还需要什么吗?’都没有问,迅速离开,躲回了柜台。但是偶尔的,扎克还是能用余光看到,那个探向这边的脑袋。吸血鬼也只有做做样子,优雅的用小叉子切割下一角布朗尼,塞入嘴中。毕竟是咖啡厅而已,是红酒的。

  詹姆士并没有让他们等太长时间,这位年轻的警探推开咖啡厅的门,第一时间不是搜寻扎克,而是看向了乔治娜。

  “嗨。”詹姆士居然给人一种腼腆、温文尔雅的感觉,“今天忙碌吗?”

  “还好。”乔治娜也是一样,眼睛盯着对方,嘴角已经不自觉的弯起,露出好看的牙齿。

  就这样让人着急的对看半分钟后,这位女孩儿才想起了其它事情。她的脸色有些怪异,“你的,恩,朋友。在那边。”

  詹姆士似乎费了好的劲才把视线扯向乔治娜所指的方向,然后脸色经过了一个十分不自然过渡,变成了不悦。

  “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对吧?”乔治娜当然注意到了詹姆士的神色转变,压低了声音。

  詹姆士无奈的摇摇头,如果他不知道吸血鬼的听力有多强大,或许他会老实的承认不是。但是现在,他只能违心的说,“呃,算是吧,和,恩,工作上的事情有关。”

  乔治娜睁着眼,愣愣的点点头。线人?卧底?证人?……在女孩儿脑中划过的无数种幻想就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了。但是似乎可以解释詹姆士两次见到对方都不高兴的原因了。

  乔治娜开始在反省自己,是不是态度有些差了。

  詹姆士皱着眉头,走向了扎克所在的桌子,先是疑惑的看了陌生的迈克一眼,然后把目光放在了满座的食物饮料之上,“你在干什么?”

  “坐下,詹姆士。”扎克侧侧头,似笑非笑的看向詹姆士,“如果你们不能解决完这些,就只能带回去给金了。我想你和我一样,都不想纵容他的暴食。”

  詹姆士的脸彻底垮了下去,金的暴食带给的他的阴影到现在还在,特别是寇森夫人,每每见到他,必会准备一堆食物。

  “这是谁?”詹姆士看着桌边坐着的陌生人,犹豫着不知道该往哪边坐下。

  “迈克。”恶魔牧师迈克很有礼节的站起,伸出了手,“很高兴见到你。”

  “兰斯警探。”詹姆士皱皱眉,谁知道这个迈克是姓氏还是名字,所以报了个正式称呼,握住了对方的手。并没有低温之类的特别感触。

  “你们现在认识了。”扎克微笑着,“很好,迈克是克劳莉的手下,也是一名牧师,我是他参观教堂之外世界的向导……”

  詹姆士并没有听进去扎克后来的话,因为在‘克劳莉的手下’这里,就让刚和对方握过的手掌上,传来一阵莫名的恶心感。从右掌开始,往小臂、大臂、肩膀、直到大脑。

  扎克闭上上嘴,眯着双眼看向詹姆士的神态。他似乎小看了詹姆士对克劳莉的厌恶,不过,至于吗?

  吸血鬼是无法理解了,灵魂被强-奸-的感觉,在吸血鬼的生命历程中,并没有一件可以类比的经历。

  “他为什么在这里。”詹姆士的声音阴冷低沉。

  扎克思考着,是放着詹姆士对克劳莉的厌恶不管,还是帮他克服这吸血鬼并不能完全理解的心理障碍呢?

  迈克可以感觉到詹姆士全身散发出来的敌意,他有些紧张的问,“兰斯警探,怎么了?我做了什么冒犯你的事情吗?如果有,实在对不起我并不习惯这个时……”

  “闭嘴!”

  詹姆士突然暴起的声音吸引了咖啡厅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当然,最在意的,是那个本就关注着这边的乔治娜。她担忧的看向这边,虽然可以确认让詹姆士发怒的是那个问题很多的人,但是她扫向扎克的眼神也不怎么友好。

  扎克皱皱眉,吸引注意力并不是他的本意。他看了一眼正在往这边走来的男服务生和乔治娜,扎克从座位上站起,拍了拍詹姆士的肩膀。这位警探已经意识到自己引起了不必要的关注,粗浓的眉毛紧紧的挤压向中间。

  “詹姆士,我们去你家,就我们两个。你可以让乔治娜暂时照看一下迈克吗?”扎克的思考还没有结果,不过,不管结果是哪一种,现在让迈克继续呆在詹姆士的视野中,都不是明智的做法。

  詹姆士猛的瞪向扎克。

  扎克的嘴角扯扯,似乎在不满詹姆士的把他往坏处想,“名牌,詹姆士,任何人都能看到她的名字,你以为我是多么无聊的家伙。”

  詹姆士的脸色缓和一点,但只是一点而已。把一只恶魔留在咖啡厅,显然不是詹姆士想要的结果。

  扎克并没有给詹姆士多余的思考时间,笑着看向了男服务生和乔治娜,“能麻烦你们照看一下我们从外地来的朋友吗?我和兰斯需要暂时离开一下。”

  在说这些的时候,扎克将几张多尔放在了堆满食物和饮料的桌上,“还要麻烦乔治娜,能够继续为我的朋友介绍美食。”

  詹姆士想要开口,被扎克按在他腰部的手止住,他的脸色又阴沉起来。扎克笑着看向乔治娜,“我的朋友很长时间没有来外面走走了,许多事物都不了解,希望你不会介意。”

  扎克似乎是要刻意的加深某种误解。詹姆士·兰斯身为警探工作上的‘朋友’,在休息日偶遇会心情大坏,在工作日会特意从警局赶来见面,加上‘很长时间没来外面走走了’。

  就让想象力飞吧。

  乔治娜观察着詹姆士的表情,不情愿、又除此之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表情。这位女孩儿突然一笑,就像一个正常开朗的咖啡厅女服务生一样隆起的脸颊下出现了两个凹陷的酒窝。她拍了拍一起过来的男同事的后背,“我来搞定。”

  男服务生耸耸肩,转过了身,“红酒布朗尼,店里请。”在安抚完受惊的客人后,他加入了和其他同事们一起赠送点心的行列。

  这并不算损失,扎克留下了足够的小费,乔治娜分一张出来,就能填补了。

  乔治娜已经走到了依然站着、不知所措的迈克身边,主动拿起的菜单,微笑着朝詹姆士点点头,然后向迈克详细的介绍菜单上各种名称所代表的成分、制作方法。

  扎克按在詹姆士腰上的手稍稍用力,詹姆士不得不最后朝乔治娜点点头,往外走去。

  刚出咖啡厅,扎克下意识的松开了手,遮挡强烈起来的阳光。詹姆士居然忍住了没有马上爆发,而是默默的走过了咖啡厅的落地窗,转入了阁楼的巷子。

  不知道是物尽其用,还是詹姆士的身份让他不屑于楼梯。不过是两层楼而已,詹姆士走向了最里面的、他的专属升降梯,沉默的拉起了栅栏,踏入,推动了扳手,升降梯在一阵震动后,开始缓慢的上移。

  扎克将手中的酒瓶收起,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沉默的詹姆士,“你怎么不因为我又要挟了你而发怒?”

  詹姆士的外套上,在后腰出,有一个小小的洞口,那是吸血鬼的指甲刺破的。

  升降通道中的昏黄灯光将升降梯如笼子一样金属栅壁投影在两人身上,詹姆士低着的头微侧,撇了扎克一眼,“有屁用。”

  扎克皱皱眉,这是他听过最粗鲁的‘谢谢’了。詹姆士翅膀硬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