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风之驱魔师> 第二百六十八篇
  地之王自然明白乔苍山夫的意思。宏川之前怎么样暂且不提,但今天可是自己一到这紧接着大晚上的就闹了这么一出,任谁都得怀疑这事与自己有关。

  这回可就不只是乔苍樱子误会自己那么简单了,她误会归误会,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但宋成杰和正义之盾可不一样,之前就跟自己你死我活的,在这么一搅和天晓得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不行,越是这样我越得去找他解释清楚,是我干的我认了,但这种黑锅谁爱背谁背去。”地之王说罢便再次起身,眼看着就要解除自己身上隐匿气息的术式,“我是不是要把她也带过去?”

  乔苍山夫抬头看着他,有些无奈:“四面的骚乱刚消停,人家有没有空搭理你还不知道呢。再说,你现在去就能说清楚了?倒不如等老朽暂且休息一晚,明日陪你一同前往,也好见见那个宋成杰。”

  “也好,有你在的话,至少算是多了个证人。不过话我先说清楚,你明天可再别坑我了,我现在还被父皇和他们通缉着,明天去本来就是打算谈完了就跑,到时候别再给我添乱。”

  地之王明白,乔苍山夫虽然和宋成杰没什么关系,但他是呼延尊者的老相识了,凭着一层的关系,至少能让宋成杰冷静下来听得进自己讲的话。要不然两人一见面他肯定就直接动手了,那还谈什么啊。

  再度倚着墙放松下来,地之王望向北方山林中隐约的灯光,那里是自己两度率军都未能踏足的地方,明天却因为交涉一些稀里糊涂的事情就要正大光明的进去了,还真是有些讽刺。

  此时,正义之盾宏川支部的一间毫不起眼的小房间里,刚从最后圣地回来的宋成杰随手把门一关便直接躺倒在地,把同行的黑曜吓了一跳。

  “没什么好担心的,就是那些死气……让我有些头晕而已。”微闭着眼,宋成杰通过契约感受到了黑曜的担忧,解释道,“我躺一会就好,你先帮我把桌上那几份文件拿一下。”

  “主上,你就先好好休息吧,如果可以的话,这些公文让黑曜处理就可以的。”

  “你有这个心就够了,但是有些事情是我必须要做的。”宋成杰揉着太阳穴,虽然之前在乔苍兄弟面前一直表现的游刃有余,可说到底自己还只是个人类,那些从死物上凝聚而来的诡异气息怎么可能对自己一点影响都没有,“大叔说得对,我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宏川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有责任啊。但是……我也不想让事情这么发展啊,明明是我接手了没人管的烂摊子,可我这一上手,就那么多人争着抢着要来坐这个位子。”

  虽然很担心宋成杰的身体状况,不过黑曜还是把桌上的公文拿了过来,只不过趁着宋成杰还没睁眼,自己偷偷藏了一大半:“主上,其实你可以安排个书记秘书的啊,光靠你和隼人两个人,总还是不够的。”

  现在的宏川支部,虽然绝大多数的事情都交给了隼人处理,但处理的结果和意见却还是要宋成杰来确认的,虽然工作量不比隼人,可对于一直以来习惯了在战斗中发挥作用的宋成杰,却也是一次不小的挑战。

  努力克服着疲乏的感觉翻了个身,宋成杰靠着墙坐了起来,抬手接过了黑曜递过来的文件:“我现在可是臭名昭著的人,谁愿意跟我搭档啊,也就你们两个器灵还能天天跟我说说话,其他人我一天都见不到几次,就更别说那些本就看我很不爽的家伙了。”

  “慕风那孩子也可以啊,而且主上是想要做她的老师吧?”

  “慕风不行。一来我不想让她看到太多我们内部这些腐朽的东西,二来也是怕多余的工作会让她分心。再说了,林然那小子对慕风的意思你又不是看不出来,总得给他创造点两人独处的机会吧,也省的他天天吵吵着找我报仇。”

  黑曜点点头,笑道:“主上还是很关心这个仇家的嘛。”

  “总归是自己有错在先不是,台面上说不出什么软话来,只能这么暗地里搞些动作也好让自己心里舒服一些了。对了黑曜,我不是说了以后不要叫我主上了吗,叫我名字就行了。”

  说话间宋成杰已经看过了一份文件,黑曜马上跑去桌子那边取了个文件夹过来帮他装订起来:“我还不是很习惯嘛。”

  看着黑曜这一会围着自己忙前忙后的,宋成杰心里一阵的感动,因为他想起了那句话: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你什么时候要是能教一下你那啥都不干的姐姐就好了,你来之前可从来都是我一边忙这些一边还得担心她是不是又莫名其妙的生气了,哪像现在。”

  黑曜听了却没什么太过高兴的神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堪的过往一样,眼神里居然闪过一瞬的黯然:“我也是被逼的啊,谁让自己的创造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甩手掌柜呢,什么都不干,天天玩失踪。”

  远在魔界,正陪着灺逛街的阿蒙打了个喷嚏,只觉得自己背后一阵恶寒……

  宋成杰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你也不容易啊。”

  “还好吧,总归是学到了不少。而且主上,其实姐姐她会生气也完全是因为你眼里只有工作不陪着她吧。别看她平时嘴上仆人仆人的叫你,可实际上心里很依靠你的。包括这次也是,主上大可放心把一些事情交给我,留出时间去陪姐姐说说话吧。”

  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宋成杰是打死都不会相信:开玩笑啊,她居然还会依靠自己?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不过说出这话的毕竟是黑曜,她总归是没可能随便扯谎逗自己玩的,这就让宋成杰感到有些难办了。

  “去陪她是肯定要去的,总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里。”宋成杰说着又草草看完了一份文件递了过去,故意岔开了话题,“这一份折个角,我之后还要拿去给其他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