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逆水行周> 第五百二十一章 买卖
  余文从一连串的美梦中醒来,在梦里他与一位绝色美人行了周公之礼。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余文心中想着,只觉脑袋疼得厉害,仰面躺着双眼微睁又闭上养神

  他今年二十四岁,昨天是暗恋对象——也是自己大学女同学结婚的日子,全班同学都收到喜帖参加婚礼,而一直单相思的余文则失魂落魄地躲在家里喝得酩酊大醉。

  心中女神正宗白富美毕业时还是单身,余文想着毕业后努力奋斗待事业有成再展开追求,没曾想刚过一年女神便被高富帅搞定步入婚姻殿堂。

  ‘还好没去现场,要是发酒疯就糗了...’余文自嘲的笑笑,昨夜不知喝了多少酒到现在脑袋还是昏昏沉沉,正要伸右手揉揉太阳穴,手肘却碰到了什么东西。

  “嗯?”

  余文下意识的将手缩回被里摸索,五指之下一片光滑温润,他睁开眼转头向右看去,只见身边背对自己躺着一人,一头长发乌黑柔顺。

  ‘画风不对啊魂淡,怎么会梦见贞子阿姨!’余文愣了一下猛掐自己面颊疼的眼泪水都出来了,可眼前情景依旧。

  男人?硅胶人?如花?仙人跳?!

  “嗯......”那人感受到余文的动静扭动身躯转了过来,待得看清其面容余文呆住了:容色晶莹如玉,眉如柳叶面如红霞,这是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女子!

  “好...好漂亮...”

  余文不禁喃喃自语,那女子听得人言眉头一皱随即双眼缓缓睁开,一双美目眸清似水二人目光相交余文瞬间愣住了。

  “不,不是这样的美女!”他一个激灵坐起身忙不迭解释道:“你听我解释,我,我....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

  “夫君...”那女子睡眼朦胧与余文瞧了个正着瞬间面颊泛起红晕,她目光一转看向余文脖下低呼一声将头埋在被里,余文这才发现自己不着片缕躺在榻上,榻边散落着些许衣裙袍带,旁边一个铜香炉正散发着袅袅余烟淡香扑鼻。

  茫然四顾他二人所处房间古色古香约有十余平米大小,没有桌椅板凳,根本不是余文熟悉的家里。

  阿SIR!我只是关门在家喝酒这姑娘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啊!

  耳边似乎传来警笛声,余文颓然躺下双目无神的望着上方面色痛苦,就在这时身边一只芊芊玉手伸过,将被子向上拉到他颌下,随后一团温润贴了上来,耳边响起黄鹂之音微弱而清晰:“夫君莫要着凉了...”

  言语间一阵暖暖的气息扑在余乐面颊上,他黯淡无神的双眼闪过一丝波澜,僵硬的转过头看去,女子红着脸紧闭双眼偎依在他身边。

  脑袋猛然一阵刺痛,脑海里无数画面飞驰而过,余文只觉得自己像是在观看一个冗长的电影,许多信息如潮水般向自己涌来。

  不知过了多久余文缓缓睁开眼,身边璧人正遮遮掩掩地起身更衣,他口干舌燥的扭过头去,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穿越了,是的,老子穿越了!

  不知何故,本应醉倒家中的余文穿越到了将近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周朝,确切的说是穿越到南北朝时期的北朝——周,史称‘北周’。

  周朝皇族为宇文氏,宗室出身的西阳郡公宇文温于昨日迎娶安固郡公尉迟顺之女尉迟炽繁,婚宴上喝得酩酊大醉的宇文温被穿越过来的余文灵魂附体取而代之。

  醉醺醺的余文被人扶入寝室随后与貌若天仙的妻子尉迟炽繁圆房,平白无故便成为锦衣玉食的高富帅又娶得白富美为妻,当真是喜从天降。

  然而余文却高兴不起来,作为一个扑街的业余网络写手余文尝试过很多题材的网络小说,最近正酝酿着写个穿越小说,选定的正是北周、隋朝至唐初的这段历史。

  所以他知道自己穿越附身的这个西阳郡公宇文温有着十分屈辱悲惨的下场!

  宇文温是当今天元皇帝宇文赟的堂侄,虽无实权却衣食无忧,父亲杞国公宇文亮亦是国之干臣。新婚妻子尉迟炽繁是朝中重臣尉迟迥的孙女,两家门当户对男才女貌,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然而尉迟炽繁身为宗室命妇例行进宫朝见时,那天元皇帝(即周宣帝)宇文赟当场便被其迷得神魂颠倒,强行将她灌醉留宿宫中‘临幸’。

  事情还没完,宇文温的父亲杞国公宇文亮此时正在外边带兵打仗,得知儿媳妇被皇帝强占气得仓促起兵造反结果失败,消息传来天元皇帝趁机把宇文温按个附逆罪名砍了头。

  当然了,如花似玉的尉迟炽繁自然是不可能附逆,天元皇帝杀掉宇文温当天便把她召入宫中‘笑纳’,没过几天更是迫不及待的将其立为五大皇后之一,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庭瞬间便土崩瓦解。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己’又被诬陷造反掉了脑袋,面对着即将到来的命运余文如何高兴得起来?

  怎么办?这是已经‘魂穿’北周人物宇文温的二十一世纪青年余文所面临的问题。

  皇权时代,一个手握大权的皇帝看中的女子只要他够厚颜无耻那么就没有弄不到的,俗话说惹不起躲得起,宇文温(余文)第一个念头就是躲。

  又有俗话说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按说这样躲下去总不能等妻子年老色衰再出来见人,可目前比较有利的一点是天元皇帝宇文赟没几个月好活了。

  现在是大象二年二月,按历史轨迹来看那荒淫无道的天元皇帝是五月突发疾病去世,这样看来需要撑三个月才可躲过这一劫难。

  三个月时间不算长所以让妻子装病不见人不入宫怎么着都能拖上三个月,这主意看起来不错,但是余文知道接下来是一个更棘手的问题:

  天元皇帝宇文赟死后他那才七岁大的儿子即位,然后小皇帝的外公、隋国公杨坚篡权没多久便以各种罪名把宇文宗室杀得干干净净,最后篡位登基史称隋文帝。

  也就是说天元皇帝宇文赟并不是关底大BOSS,而即将以隋代周的隋国公杨坚才是君临天下的男人,按照这个时代的惯例,宇文温被砍头后刚变成寡妇的尉迟炽繁一样要被赏赐给别的男人做妾,而且很大可能是做某个老男人的妾。

  ‘魂淡这是地狱级难度啊!’他心中愤怒的呐喊着,作为一个穿越者按说应该‘居心叵测’的开始培养势力种田称霸争天下,可现在妻子就要被强占连带自己也被砍头,连命都保不住还有心思想别的?

  同样是穿越的地狱级难度,比起被人强占妻子又被杀夫夺妻,余文宁愿选择南宋末年那个被陆秀夫抱着在崖山投海自尽殉国的幼帝赵昺,好歹死的轰轰烈烈。

  “夫君...妾身替夫君更衣...”一旁已经穿着完毕的尉迟炽繁红着脸拿着衣物跪坐在余文身边,她低着头不敢直视前方,余文尴尬的将衣物从她手上接过钻进被子里手忙脚乱的穿起来。

  虽说昨晚二人已经‘赤诚相见’,余文还没能完全放开。

  待得穿戴完毕,余文静静地看着尉迟炽繁在一旁窗边对着铜镜梳妆,朝阳透过窗户映照在她身上泛起朦胧的光芒明艳不可方物。

  夫人...你是我夫人?

  细细回味了昨晚的旖旎风光以及那让人心跳加速的感觉余文不由得痴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男青年,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各类美女不知道看过多少遍,可如今眼前佳人的美貌依然让他有魂不守舍之感。

  古人结婚年纪较早,自己占据的这具身躯的旧主年纪比新娘尉迟炽繁大一岁,但二人年纪放到现代还是学生而已。

  尉迟炽繁如今正是豆蔻年华,眉目还未长开容貌便已经让人神魂颠倒,等到了二十四岁时的花信年华那会是怎样的倾国倾城?那可是一个女人一生最美好的年纪啊!

  ‘所以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别人玷污,然后又被抢走?’余文心中爆发出激烈的念头,郁愤充满胸膛,愤怒、不甘各种情绪在心头交替浮现,他紧握拳头长舒一口气将胸中愤懑发泄出来。

  他收拾心神将自己所知道的史料和承接至宇文温的记忆汇总起来,开始整理自己当前即将要面临的一系列历史轨迹。

  如今是二月二十一日,若任由事态发展那么宇文温的父亲宇文亮便会在三月二日愤而起兵造反,也就是说按照历史轨迹余文的逍遥日子也就几天随后面临的便是一个男人的奇耻大辱。

  不管余文愿不愿意,他附身在宇文温身上娶得如花女眷得了好处就要面临接下来的一道道难关,过不去就万事皆休。

  ‘咔嚓’一声余文不由自主的将手中发簪掐成两段,梳妆完毕的尉迟炽繁见状赶紧上前探询,余文收拾心情露出笑容摆摆手说道:“我没事。”

  尉迟炽繁瞥了一眼夫君又微微低头,回想起昨夜种种不由得面色复红。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在昨晚红盖头被掀起时她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夫君的面容,样貌端正双目有神称得上是一表人才也不枉自己昼思夜想。

  “谁也别想抢走!”余文看着眼前佳人忽然说出话来,目光坚定面露决绝。

  “哎?”尉迟炽繁闻言大惑不解,夫君突然冒出这句话当真有些突兀,夫妻两家地位尊贵有谁胆大包天敢欺上门来抢东西?

  “昨夜喝多了,为夫无碍三娘莫要担心。”余文笑笑随后将妻子双手握在掌中,尉迟炽繁在家中排行第三,故而余文按照此时的风俗用亲昵的称呼叫她‘三娘’。

  “二郎...”尉迟炽繁羞涩的回应道,一双手被握着窘得不知该如何,夫君家中排行第二故而亲近称呼为‘二郎’。

  ‘我是宇文温啊...好歹不是大郎,要不就会自行脑补成武家大郎了。’余文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随后暗暗发狠‘谁也别想把你从我手中抢走!狗屁天元皇帝、隋文帝放马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