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第1669章 起疑(5)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第1669章 起疑(5)

  而此时的冷箫,被陈璧玉的话打断了沉思,心中烦燥的他,根本无心欣赏陈璧玉的楚楚动人,皱着眉头看向她道:“怎么了?”

  那不耐烦中透着怒意的语气,听得陈璧玉心中一惊,目光闪了闪,道:“箫哥哥,对不起,都是玉儿不好……如果不是玉儿,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呜呜呜……”陈璧玉说着,内疚的哭了起来,晶莹的泪珠溢出眼眶,顺着脸颊缓缓流淌。

  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冷箫的心渐渐柔软了下来,无声的叹了口气,大手轻拍着陈璧玉的后背,柔声安慰:“别哭,这件事情不怪你。”要怪也应该怪吴英勇,是吴英勇见色起意,想要强逼他们,事情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呜呜呜……怪玉儿,应该怪玉儿的……如果那天,玉儿一直呆在房间里,不被吴英勇看到,就不会有现在这种事了……”陈璧玉哭的伤心,难过又内疚。

  冷箫听闻她的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现在这个时节,有谁会时时刻刻的闷在房间里,走出房间,在院子里乘凉才是正常人的选择,更何况,玉儿怀着身孕,更应该走出房间,在外呼吸些新鲜空气……

  事情闹成现在这副模样,不是玉儿的错,她竟然将事情全都揽到自己身上了……

  冷箫看陈璧玉的目光,多了一丝无奈,一丝温和,一丝宠溺。

  陈璧玉敏锐的察觉到了冷箫周身气息的改变,她暗暗松了口气,嘴角也弯起一抹诡异得逞的笑,下一秒,她已恢复了刚才的楚楚可怜:“箫哥哥,吴英勇不会轻易放过咱们的!”

  “我知道!”就看刚才那些吴府家丁们,在吴英勇昏迷期间,还明目张胆,毫无顾及的继续来宅院打砸,就可看出,吴英勇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尤其是和他有过节的人,他更加不会轻易放过……

  “那咱们应该怎么办啊?”陈璧玉满眼依赖的看着冷箫,听吴府家丁们的意思,吴英勇受了伤,暂时昏迷,但他伤的不是很重,很快就会苏醒,那吴府家丁们就更加不会有顾及了,明天还会再来宅子里打砸……

  一开始,吴府家丁们也只是在大门上,外墙上泼脏东西,再后来,他们闯进了宅院,打砸宅院里的花园,假山,凉亭,到了现在,他们竟然闯进了房间,打砸她房间里的桌椅,大床,衣柜,梳妆台,那到了明天,他们是不是就要发展到打人了……

  她身娇体弱,还怀着身孕,可不经打啊,如果哪个吴府家丁狠狠打她几下,她轻则流掉腹中孩子,重则一尸两命啊……

  想到这里,陈璧玉一阵害怕,急急的抬眸看向冷箫,道:“箫哥哥,咱们离开这里吧。”吴英勇的人只知道他们居住的两个宅院,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只要他们离开青焰,就能摆脱吴英勇的纠缠,羞辱……

  “不行。”冷箫想也不想,直接回绝。

  “为什么不行?”陈璧玉不解的看着他。

  冷箫目光闪了闪,道:“陛下还在青焰。”他是陛下的皇夫,陪着陛下来青焰的,陛下还在青焰,他又怎么能离开……

  陈璧玉:“……”

  是了,箫哥哥有明媒正娶的妻子,他需要时时陪在那位妻子的身边,和那妻子光明正大的出双入对……

  不会像她这样,天天看不到箫哥哥,偶尔见箫哥哥一次,还是箫哥哥偷偷摸摸的前来……

  陈璧玉美眸里闪过一抹苦涩,低低的道:“箫哥哥可以劝陛下离开啊……”

  “不行。”冷箫摇头:“陛下来青焰,是为进贡,如今,进贡一事尚未完结,陛下是绝对不会离开的,就算我劝,陛下也不会离开……”

  陈璧玉:“……那什么时候进贡完?”

  冷箫大致算了算:“半个月后吧……”

  这么久?

  陈璧玉紧紧皱起眉头,吴府护卫家丁天天来这里打砸,且打砸的一次比一次厉害,如果等到半个月后再离开,她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

  “那玉儿先离开……”她带着冷府侍卫,冷府暗卫们回塞上,箫哥哥就回驿馆陪女皇,如此一来,他们两个就都可以避开吴英勇,不必再受吴府家丁们的羞辱了……

  “不行。”冷箫再次回绝。

  “为什么?”陈璧玉不解的看着他:吴英勇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只要他们离开宅院时,小心一点儿,不被吴英勇的人跟踪,他们就可以摆脱吴英勇的纠缠……

  毕竟,她回塞上国可以走一些小路,让吴英勇派人追都追不到,而箫哥哥,在驿馆陪女皇,那风流、好色的吴英勇绝对想不到箫哥哥是别国人,住在驿馆,就算他派人在京城里搜索箫哥哥,也不会进驿馆搜索,只要箫哥哥不出驿馆,就绝对遇不到吴英勇……

  这样一个两全其美,对他们两人都好的计策,箫哥哥为什么不同意?

  陈璧玉一连串的询问,听得冷箫心中烦燥,脱口而出:“你走了,我的计划还怎么进行?”

  “计划?什么计划?”陈璧玉怔了怔,不解的看着他。

  “没什么……”冷箫意识到自己说多了,伸手捏了捏鼻梁,颇为疲惫的敷衍:“吴府护卫家丁前来打砸一事,我会解决的,你怀着身孕,就别多管了。”

  陈璧玉居住的房间,是主宅的主卧房,宅院的丫鬟,嬷嬷们自然最先整理那间房间,很快就收拾好了。

  冷箫瞟一眼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卧房,朝陈璧玉道:“你怀着身孕,站这么久,肯定累了,先回房休息吧,我出去一趟。”

  望着冷箫那无需置疑的面容,陈璧玉到了嘴边的问询转了个弯,换了内容:“好。”

  陈璧玉的听话,让冷箫缓和了面色,转过身,阔步向外走去。

  望着他快速走远的身影,陈璧玉眯起了眼眸,眸底的神色晦暗不明……

  隐在暗中看热闹的慕容雪,望着别院外,快速走远的冷箫:“……冷箫刚才说的那句话,你听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