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管辂传>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刘玄起名

三国之管辂传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刘玄起名

  刘玄见三弓床弩已经造好,一千兵士也能熟练操作三弓床弩,对毌丘俭说道:“现在,该是我们反攻高句丽人的时候了。”

  毌丘俭道:“不错,高句丽人凭借着三弓床弩的厉害一路杀到临瑜,如今我们也有了三弓床弩,比他们的威力还要大,我们一定会把高句丽人赶回去。”

  刘玄叹息道:“可惜我们兵力不足,如果兵力充足,我们可以把三弓床弩留下一半,兵分两路,一路去追击柯比能,与步度根联合把柯比能部落全歼,让他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一路兵出临瑜,把高句丽人赶回去。如今我们只能先顾及高句丽人,让柯比能和步度根内耗。”

  毌丘俭道:“无妨,等公明赶走了高句丽人,再回头收拾柯比能也不迟。”

  刘玄暗暗叹息一声,告别了毌丘俭,推着带着三弓床弩带领一千兵士离开涿鹿,赶往临瑜。

  刘玄命令用布把三弓床弩盖住,掩人耳目。一行人浩浩荡荡从涿鹿来到蓟县,穿行在蓟县大街。蓟县百姓见有军队路过,纷纷观看。

  突然人群中冲出一人,跑到队伍前面,拦住队伍的去路。那人看着刘玄大声道:“管公子,管公子。”

  刘玄与公孙燕定睛看去,原来那人正是那姓常的车夫。兵士见有人拦路,早有人过去将车夫抓了起来。车夫急忙道:“我认得管公子,我是来找管公子的。”

  刘玄道:“不要为难他,他是我的朋友,让他过来。”

  兵士听说是管辂的朋友,当即把车夫放开,车夫三步两步来到刘玄跟前,突然跪下磕起头来。刘玄急忙下马把车夫扶起,问道:“这是为何?”

  车夫道:“管公子救了我们一家人,我这几天没有干别的,天天在蓟县到处乱转,打听管公子在哪里,今天终于见到了管公子,我要谢谢管公子,谢谢管公子救了我们一家。”说完又要跪下磕头。

  刘玄急忙拦住,公孙燕也认出了车夫,从马上跳了下来,奇怪道:“玄哥这些天一直在涿鹿,管公子如何救了你一家人?”

  车夫哽咽道:“上次我赶着骡车带你们回来,路上管公子突然对我说:我妻子要上吊了,让我赶紧往家赶。”

  公孙燕想起上次坐车夫的骡车确实有这回事,惊道:“你妻子真的上吊了?”

  车夫道:“对,我妻子在家中被我母亲责骂,一时想不开,竟然回到屋中上吊了。幸亏我及时赶到家中,将妻子救了下来,送到郎中那里救治。母亲见到我救了妻子,才知道妻子已经上吊。”

  公孙燕哦了一声道:“那也是管公子救了你妻子的性命,怎么你说是救了你一家人呢?”

  “郎中救我妻子的时候,为妻子把了脉,原来我妻子已经有了身孕,可怜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如果妻子死去,死的也就是他们母子二人。真的是那样的话,只怕我妈也会心疼而死,我也不活了。这还不是救了我们一家人吗。”

  公孙燕道:“原来如此。“车夫道:“管公子救了我们一家人的性命,我母亲让我无论如何要找到管公子当面致谢。我在蓟县已经找了好几天了,正打算如果再找不到,就去临瑜找你们呢。不曾想在这里见到你们。这真的是太好了。管公子,你们可否到家中一坐,我母亲说了,她一定要当面致谢。“刘玄笑道:“既然大人孩子都平安无事,那就好,回去告诉令堂,就说管辂心领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去临瑜。“车夫急道:“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恩公接到家中当面致谢。草民知道管公子没有时间,我们只请管公子到家中稍坐,我们是穷苦百姓,没有什么能招待管公子,也付不起管公子的酬劳,我们只想聊表我们的谢意,管公子要是看不起我们,就不用去了。”

  这时,一个副将过来厉声道:“管公子何等身份,身上不知有多少事情等着处理,如何有时间去你家。”

  刘玄见车夫说的诚恳,只好副将说道:“你先带着人马前行,我到他家稍坐片刻就去追你们。”

  车夫听了一下蹦起来多高,副将见管辂如此,只好吩咐兵士继续前行。刘玄与公孙燕牵了马跟在车夫身后来到车夫家中。

  车夫父母妻子听说管辂来了,一起到大门口迎接管辂,众星捧月一般把刘玄接进家中。让刘玄坐了上座。

  刘玄打量了一下车夫的家中,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人家,家中很是普通,但供奉祖先牌位的地方,刘玄赫然发现,一个牌子上写着:恩公管辂之长生牌位。

  刘玄看了一愣。车夫母亲说道:“我们不敢忘了恩公的恩德,所以为恩公立了长生牌位,早晚三炷香,恭祝恩公一生平平安安,幸福美满。”

  刘玄挠了挠脑袋道:“这如何使得?”

  车夫母亲道:“当然使得,恩公救了我们一家人,如何使不得。”

  于是车夫家人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赞颂管辂恩德,见管辂跟公孙燕一块,以为他们两个是一对,顺便也就恭祝他们两个白头到老,喜结良缘。把公孙燕说的倒是尴尬了起来。

  刘玄道:“好了,不要再夸我们了,我们都找不到北了。大婶,以后对儿媳好点,人都是有感情的,只有大家互相理解,互相爱护,所谓家和万事兴。一个家才真正的像一个家。”

  车夫母亲红了脸说道:“我也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会对儿媳好。”

  媳妇说道:“恩公,婆婆如今对我可好了。比我亲娘对我还好。”

  众人听了哈哈一笑。车夫母亲喃喃道:“管公子,你是神算,能不能麻烦你再给算一下,我媳妇怀的是男是女?”

  刘玄当即打开天眼看去。可是车夫的媳妇刚刚怀孕没多久,孩子还没有完全成形,如何能看的出来。刘玄道:“这样吧,你写个字,我来看看。”

  车夫挠头道:“恩公有所不知,我只会写几个简单的字。”

  刘玄笑道:“只管写来。”

  车夫想了一下,拿起一个木棍在地上写了个“日”字。

  刘玄道:“恭喜恭喜,日写在地上,乃是日出地上之兆。日者,乾也。一定是个男孩。”

  众人听了当然高兴万分。只听刘玄接着说道:“从这个字来看。日出地上,乃是旭日初升之兆,这个孩子将来必定不是普通人。你们一定要好生培养。”

  车夫喜道:“既然如此,我们都是不识字的人,烦请管公子给我孩子起个名字吧。”

  刘玄想了一下道:“就叫常林吧。一个木字是木,两个木字是林,只有树木多了,紧紧团结在一起,才能避风挡雨。”

  众人谢过管辂。刘玄见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起身道:“我们还有事,这就告辞了。”

  车夫母亲急忙从屋中拿出几个煮熟的鸡蛋,还有几张大饼,说道:“我们知道管公子算卦的酬劳一向很高,这些不能算是管公子的酬劳,只能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管公子务必收下。”

  刘玄知道,这几个鸡蛋和大饼,那是给孕妇准备的补品,自己怎么能要。当即举手推辞。

  车夫母亲急道:“我知道管公子对这些东西根本不稀罕,但我们也只能拿出这些。还有上次你坐车的车钱,我们一并给你,你无论如何也要收下,不然我们心中不安。”

  刘玄见推辞不掉,无奈之下只好接过。刘玄趁着车夫一家人不注意,把一锭五十两的银子放在自己的座位上。车夫一家没有注意到刘玄的动作,见刘玄收了礼物这才兴高采烈的送刘玄公孙燕二人出门。

  车夫一家一直送出二十里路方才回家,到了家中看到座位上的银子,明白了一切,对管辂的感激自不必表。后来,常家为了躲避战乱,利用刘玄留下的五十两银子,举家搬迁到河内郡,后来车夫生了个儿子,取名常林,常林长大后果然不出刘玄所料,先后任过博陵太守,幽州刺史,五官中郎将,大司农,太常等等职位,封乐阳亭侯。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曹操听说刘备法正取了汉中,曹操亲率大军前去,要夺回汉中。大军出发时,本来说好要曹植随军出征,这对曹植本来是个绝好的机会,曹植夜晚却高兴过度喝的酩酊大醉,第二天出征时,竟然酒还未醒。曹操大怒,不等曹植,率军赶往汉中。

  刘备法正听说曹操亲率大军赶来,驻军阳平关,只是闭关不战。阳平关地势险恶,易守难攻,曹操攻打了几次,损兵折将,无奈之下,只好与刘备对峙。苦思良策。

  这一日,忽然东吴派使者求见,原来是东吴杀了关羽,怕刘备报复,便把关羽的首级送了过来,想嫁祸曹操。

  曹操见了关羽的首级,想起管辂一再告诉自己,关羽必会战死,襄阳樊城之围是危而不危,刘备的目的是汉中。自己却不听管辂所言,事到如今,一切果然如管辂所料,关羽战死,刘备取得了汉中。

  曹操越想越怒,因为关羽,自己失了汉中,当即命令兵士道:“把关羽的首级暴晒三日,三日后鞭打一百以泄我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