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之管辂传> 第一百六十三章 刮骨疗毒

三国之管辂传 第一百六十三章 刮骨疗毒

  关羽接到刘备的书信,书信中让他佯攻襄阳,以配合法正取得汉中,还一再嘱咐他要搞好与东吴的关系。

  关羽心中冷笑:东吴那帮人也值得去讨好?佯攻襄阳?来就来真的!我这就领兵攻打襄阳,倒要看看曹仁有多大能耐。

  关羽次日祭了帅旗,起兵奔襄阳大路而来。曹仁在城中忽然听到关羽领兵前来,与众将商议对策。

  吕常自从在辽东跟随了刘玄以来,跟着刘玄到了邺城,曹操见吕常勇猛过人,便派吕常做了曹仁的副将。吕常道:“魏王本有命令,命令我们从旱路进攻荆州,约会孙权从水路进攻荆州,本来就是要攻打关羽,如今关羽自来送死,将军请给我一支兵马,我去会会关羽。”

  满宠摆手阻止道:“不可,我们还没有去进攻关羽,关羽倒来攻打我们,这其中必有蹊跷,我们应该坚守不出,即刻把这个情况派人告诉魏王。况且关羽有勇有谋,坚守乃是上策。”

  副将夏侯存说道:“满宠之言乃书生之言。自古都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今关羽领兵前来,我军以逸待劳,自可一击而败关羽。”

  曹仁听了点头称是,命令满宠吕常守樊城,自率大军来迎战关云长。

  探子报给关羽,说曹仁率领大军正赶来。关羽吩咐关平,廖化,如此这般。二人领命而去。

  曹仁领兵到来与荆州兵对阵。廖化出马溺战。副将翟元出马迎战。二将战了三四十回合,廖化招架不住,拨马便走。曹仁见廖化被打败,用剑一指,大军向荆州兵冲去。

  廖化军中大乱,只好退兵,曹仁一直追出去十多里路。忽然听到背后喊声震天,鼓角齐鸣。曹仁知道中计,急忙命令大军撤退,可哪里还来得及。只见背后王平率军杀来,前面廖化调转马头,率军杀了回来。

  曹仁唯恐襄阳有失,当即率领一支人马杀开一条血路直奔襄阳。到了襄阳,曹仁急道:“速开城门。”

  只见关羽在城门上对着曹仁说道:“关某拿下襄阳多时。放箭。”

  城上的兵士万箭齐发。曹仁急忙退兵,被射杀于城下的兵士不计其数。曹仁只好逃往樊城。

  关羽得了襄阳,大赏三军,安榜抚民。随军司马王甫说道:“将军一鼓作气拿下襄阳,曹兵虽然胆怯,但东吴吕蒙屯兵陆口,大有吞并荆州之势,不得不防。”

  关羽手捋五绺须髯道:“司马说的对,关羽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你即刻回去荆州,沿江上下,每隔五里,选一高处建筑一烽火台,每台用五十兵士驻守。如果吴兵渡江,夜里放火为号,白天燃烟为号。我当亲自率兵击之。”

  王甫说道:“荆州乃兵家必争之地,事关重大,如今城中没有得力主事之人镇守,只怕不妥。”

  关羽将丹凤眼眯起,想了一下道:“关羽受大哥重托,镇守荆州,断不能让荆州有失,你说的有道理,我让关平留守荆州。”

  关羽让关平回去镇守荆州。令周仓廖化准备船只渡襄江,准备攻打樊城。

  曹仁退守樊城,见到满宠满脸惭愧,说道:“悔不听先生之言,如今襄阳失守。该如何是好?”

  满宠道:“关羽有勇有谋,不可轻敌。为今之计,即刻派人到邺城求救,把这里的情况告诉魏王,我们在这里坚守樊城,等待援军。”

  吕常刚跟曹操不久,欲立战功,听到满宠说要坚守,当即说道:“关羽若要攻打樊城,必要渡过襄江,常言道军半渡可击之。吕常愿领一支人马,在关羽渡襄江时击败关羽。”

  满宠道:“不可,关羽久经沙场,岂能不备,为今之计,坚守樊城为上。”

  吕常道:“关羽为人高傲,未必会做准备,若等关羽率兵来到城下,把樊城围住,樊城只怕也坚守不了几日,倘若吕常能击退关羽,岂不省事。”

  曹仁见吕常说的有道理,分兵两千给吕常。一面派人星夜兼程到邺城求救。吕常带了两千人马出了樊城,赶到江边。只见关羽已经率军渡过了襄江。

  曹军本就被关羽打败了一次,早无战心,又见关羽威武,兵马不知是自己的几倍,而且关羽率军渡过了襄江,没有办法偷袭。一些胆小的兵士便开始偷偷的溜走。这事情就是这样,一旦有人领头,便会有后续者跟上,兵士们见一个偷跑,偷跑的就多了起来。

  吕常见关羽已经渡过襄江,便要列阵对敌。忽然听到队伍后面一阵喧哗,定睛看时,却是兵士在逃亡。吕常大怒,当即赶到队伍后面,接二连三杀了几个逃跑的兵士,大喊道:“谁敢临阵逃跑者,斩。”

  关羽见有人拦住自己的去路,列队迎敌。忽然看见对方军队开始混乱。心里一阵鄙视:这样的军队也敢出来迎战。当即大刀一指,命令军队冲了过来。

  吕常在后面刚刚稳住兵士逃跑,就听到杀声震天,只见关羽领兵杀了过来,前面的兵士大乱,一个个开始逃跑,后面的兵士见此,也是没命的逃了起来。吕常见此,知道大势已去,只好率兵狼狈逃向樊城。

  曹仁与满宠正在樊城城墙观望,见吕常带人狼狈逃了回来,关羽在后面紧追不舍。曹仁道:“打开城门,放吕常将军进来。”

  满宠道:“万万不可,关羽在后面紧追不舍,城门打开,关羽会跟着进城。为今之计,乱箭射退关羽才是上策。”

  曹仁惊道:“那样的话,只怕吕常性命难保。”

  满宠道:“损一员大将,总比把樊城丢失了好。樊城若丢,中原门户大开,关羽就可长驱直入了。”

  曹仁一跺脚,叹气一声,吩咐道:“弓箭手准备。”

  吕常逃到城门处,见城门紧闭,当即大吼一声对兵士们喊道:“横竖是个死,不如我们回头跟关羽拼了。”说完一马当先杀向关羽军队。众兵士见城门不开,呐喊一身,跟着吕常杀入。

  关羽率军追到城下,见吕常手中一把打铁用的大锤,上下翻飞,挡着立毙。关羽大怒,手中青龙偃月刀一横,直奔吕常。

  满宠在城墙上看的清楚,见关羽靠近大喊道:“红脸的大汉就是关羽,放箭,射杀关羽者连升三级,封万户侯。”城墙上顿时箭如雨下。

  关羽眼看就要冲到吕常身边,突然城墙上万箭齐发,感觉胳膊上一疼,低头看时,一支箭正射中上臂。关羽急忙抡起青龙偃月刀,抵挡弓箭。却感觉伤口越来越麻,知道中了毒箭。

  周仓一直跟着关羽,见关羽受伤,急忙护着关羽撤了回来。吕常这才得以退回樊城。关羽退出两箭之地,按下营寨。早有军医过来查看关羽伤势。军医解开关羽衣服,拔出箭头,只见右臂青肿,不能运动。

  军医问道:“将军感觉如何?”

  关羽道:“感觉伤口处不痛,只是酸麻。箭头上应该抹了药。”

  军医道:“不错。这是药箭。箭头上有毒。”

  周仓听了急道:“将军右臂中毒箭,不如我们暂回荆州养伤,等养好伤后再来不迟。”

  众将纷纷称是,劝关羽回荆州养伤。关羽怒道:“如今樊城指日可下,取了樊城后,即可长驱直入,直捣许昌,剿灭曹贼,安抚汉室。这等小伤何足挂齿。岂可因为这点小伤而耽误大事。”

  众将见关羽不肯回荆州,周仓只好问军医道:“君侯的伤能治否?”

  军医道:“能治,只是需要在一大柱子上钉一铁环。让君侯的右臂穿于环中,绑在柱子之上。”

  关羽奇道:“这却是为何?”

  军医道:“君侯所中的是毒箭,毒已经到了骨头上。需要把腐肉剜去,割开皮肉,直至入骨,然后把骨头上的毒刮去方可。这种方法常人根本忍受不住,胳膊会乱动,因此需要如此。”

  关羽哈哈笑道:“关羽又岂是常人可比,你也不必用什么铁环绑住我的右臂,直接用尖刀剜肉刮毒。”

  众将听了面面相觑。关羽坐在桌子前,将上衣脱掉,赤裸上身。对马良说道:“来,趁着军医治伤,你我下棋。”

  马良摆好棋盘,与关羽下棋。关羽先喝了一壶酒,将右手扶在大腿上,对军医说道:“你可以开始了。”

  军医尖刀在手,令兵士在关羽右臂下捧着一个盆子接血。军医用尖刀将伤口剜开,把腐肉剜去,隔开皮肉,直至见骨,只见骨头已经发黑。军医用尖刀将骨上之毒一刀刀刮去,吱吱有声。

  众将看的一个个心惊肉跳,看关羽时,关羽的右手狠狠的揪着自己的大腿,左手一边与马良下棋,一边喝酒,满头冷汗。却谈笑风生,与马良有说有笑。

  军医刮毒干净,敷上药,用线把伤口缝好。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水。军医给关羽刮骨,竟然自己出了一身大汉。

  关羽活动了一下右臂说道:“军医好手段,右臂已经能动了。”

  军医望着关羽道:“某从医以来,从未见人能够如此,将军乃天神下凡,堪称神人!”

  众将听了齐声说道:“将军神人!”

  关羽哈哈大笑。军医又说道:“将军箭伤虽好,但百日内切勿动怒,百日后当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