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陈年纪事> 第五十八章 祭拜
  沈慎下了马车,便有小厮过来禀到:“爷,定国公府的二公子来了,我说您上朝了尚未回来,他便说要等您回来。您说过若是二公子来,好生招待着,小的不敢拦,人此刻正在厅中喝茶呢。”

  沈慎闻言却只是淡淡的笑了一声,说道:“知道了,你且下去吧。”说罢便向着正厅直行而去。

  “劳卫将军久候了,是沈某失礼了。”沈慎迈步进屋,想着卫雍拱手笑道。

  卫雍见他回来,却并未起身,只是直直的盯着沈慎,眼神里带着丝毫不掩饰的敌意。

  沈慎也并不在意,在他身侧落座,抬一抬手让上茶的丫头退下去,轻笑道:“不知卫将军到我沈府,有何贵干啊?”

  卫雍望着面前的人一片云淡风轻,冷声说道:“在下为何来拜访阁老,怕是阁老心知肚明吧。”

  “将军说笑了,”沈慎端起茶盏,浅浅的啜了一口,双眼微眯,似笑非笑道:“将军为何而来,沈某又如何得知。”

  “沈慎,你休要与我兜圈子,”卫雍冷哼一声,“我原以为你对于瑾儿多加关爱,不过是因为你看她长大,将她当作胞妹一般,却不想你居然也对瑾儿存了心思。”

  沈慎听了他的话,只是抬眸斜睨了卫雍一眼,笑道:“瑾妹妹未嫁之身,入不得苏家祠堂,义母怜妹妹身后无人供奉,这才与我商量,将妹妹嫁入我沈府。”说着,他又笑了起来,“说起来,义母之前也曾向国公夫人说起过此事,只是国公夫人似是十分不愿,并不接话,义母这才找到我这里。”

  “二公子,你若是有怨,便去怨你家母亲吧。”

  卫雍抿紧嘴唇一言不发,半晌才说道:“沈阁老,我想祭拜一下瑾儿,还望阁老通融。”

  “二公子岂不是在强人所难,”沈慎轻轻将茶盏放于案几之上,“瑾妹妹如今已入了我沈府,便是沈某的夫人,二公子称沈某内人的闺名似有不妥吧。”

  “且瑾妹妹如今供奉在我沈家祠堂内,祠堂又岂是外姓之人可以随便进入的。”他说着,唇边笑意更深,“恐怕要让二公子失望而归了。”

  卫雍听到沈慎的话,愣愣的坐了一会,终于缓缓站起身来,向沈慎拱手道:“那在下就不多叨扰了,告辞。”说罢不等沈慎回应,转身便走。

  沈慎却只坐着微笑不语,眼见卫雍就要跨出门去,方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若是今日不让你去祭拜,内子泉下有知,怕也是要怪我的罢。”

  卫雍听到他的话,僵立在门口,只听见沈慎缓缓迈步与他侧身而过,轻声道:“二公子,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卫雍忙躬身抱拳:“多谢沈阁老。”

  沈家祠堂的门被缓缓推开,因为沈慎是自立门户,所以祠堂之中原先只供着沈邱氏的牌位,如今又多了沈苏氏。

  沈慎走到桌案之前,先是对着自己母亲的牌位拜了两拜,才将眼神缓缓移向摆在沈邱氏下方的苏瑾的牌位。

  “瑾妹妹,我今日带了卫家二公子来看你,我想你也是愿意见到他的罢。”他笑了笑,眼睛中却带着淡淡的哀伤,“若是我不让他见你,你是一定会怪我的。”

  身后的卫雍看不到沈慎的眼神,却听出了这声音里的温柔,他偏过头,心中冷哼,什么应苏夫人所求,这厮分明就是对瑾儿图谋不轨。

  沈慎没有回头,只冷冷的说了句:“卫二公子请吧。”说完便一甩袖子,出了祠堂。

  卫雍缓步上前,自香案之上抽出了三支香来,自烛上引燃,插入那香炉之中。他这才缓缓抬起眼眸,望向面前的牌位,只见那木质的牌位上,用端正的隶书写着“沈苏氏讳瑾之灵位”。

  卫雍深吸一口气,沈苏氏那三个字似是有毒,狠狠的刺痛了他。他伸手轻触那几个字,轻轻的说道:“终是我对你不住。”

  定国公府近日一直在宴请宾客,各个品阶的官员前来道贺,各府的夫人小姐也纷纷过府来拜访林氏。

  这一日,国公府又办了场赏花宴。说是赏花,不过是因着各府的女眷纷纷上门,林氏不堪其扰,干脆就直接请了大半京城的勋贵及官员女眷,一齐热闹一番。

  辰时末,便有马车进了二门,杨氏听了婆子的禀报立刻起身去迎。她领着一众婆子到了垂花门的时候,永宁侯府的侯夫人韦氏和她的嫡幼女林萱,已经扶着婆子的手自马车上下来了。

  杨氏忙迎了上去,向韦氏福身行礼道:“见过舅母。”又拉起林萱的手笑道:“萱姐儿来的可早,我这正愁没人能给我帮把手呢。”

  林萱身量不高,长得眉清目秀,有三分肖似林氏。她回挽住杨氏的手笑道:“母亲说今儿个国公府设宴,里里外外就只有大表嫂一人忙活,便催促我早些来,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杨氏还待说些什么,便有婆子小跑过来禀道:“世子夫人,长清侯府的马车进了二门了。”

  韦氏便笑着挥了挥手,说道:“亲家到了,你赶紧招待着,咱们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我自领着萱姐儿进去就是了。”

  杨氏欠身道谢,便向门外的马车迎去。

  长清侯夫人赵氏带了杨氏的庶妹杨宁来,她下了马车,便见到自家长女迎了上来,向自己行礼。她双手扶起杨氏,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半晌,才笑道:“又见丰腴了,可见你婆母待你不错,盛民也是疼你。”

  杨氏听了略带赧然的笑了笑:“母亲又笑话我,婆婆待我自然是再和善不过了,”她又转向母亲身后的杨宁,笑道:“二妹也出落的愈发水灵了。”

  杨宁忙向杨氏行礼,略带些怯怯的喊了声:“长姐。”

  赵氏对这个庶女一向看不顺眼,见她如此小家子气,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出来。她斜睨了杨宁一眼,冷声道:“到了你长姐这里,你有什么可怕的,作出如此一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

  那杨宁听了嫡母的话,将头埋的更深了些。杨氏看了更是心头光火,她本不愿意带这庶女出门,却不知道秋姨娘那蹄子在侯爷面前说了些什么,侯爷昨夜里竟是特意跟她提起,要她带着杨宁来参加定国公府的赏花宴。

  杨氏见自己母亲脸色发黑,忙挽了母亲的手向里走:“刚刚永宁侯夫人带着萱姐儿来时听到您的马车到了,您还是快些进去罢,免得叫婆婆她们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