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陈年纪事> 第二十一章 使臣
  定国公卫康的营房设在了卫指挥使司之中,是以卫雍进城之后并未回大营,而是直接去了卫司。

  来到卫司衙门,卫雍翻身下马,大步跨进了门,守门的小兵看到他,立刻躬身为他引路,道:“卫将军来的正好,大将军刚还问起您来着。”

  卫雍脚步不停,问道:“大将军可有说因何事寻我?”

  那小兵一路小跑着,有些气喘吁吁的道:“小人不知,不过今儿一早,有个胡人求见大将军。大将军请您过来,怕是与此有关。”

  卫雍嗯了一声,便不再回话,大步向书房走去。

  定国公此时正与那自称是金朝使臣的人相对而坐,下首则有几位参将作陪,就听到有人隔着门传道:“大将军,卫将军到了。”

  定国公微微蹙了蹙眉,有些不悦:“让他进来吧。”

  卫雍推门缓步而入,看到屋中之人并未有何异色,而是直接向上首的定国公躬身行礼道:“末将来迟,还请大将军恕罪。”

  卫康向着他微微挥了挥手,卫雍便直起身立于卫康身后,默默的打量起与父亲相对而坐的这个人。

  此人年约三十,浓眉深目,着一身青色胡服,头发却不似胡人那般松散蓬乱的束在脑后,而是用一支木簪整整齐齐的挽了个道髻。明明是不伦不类的装束,看上去却丝毫不让人觉得不适,反而有种莫名的和谐之感。

  “此乃犬子卫雍,”卫康声音低沉,不带任何情绪的望向对面的胡人使臣,问道:“不知易国师此来我大陈所为何事?”

  那人闻言却是一笑,淡淡的瞥了眼卫雍,说道:“令公子果然一表人才,难怪中原人有言,虎父无犬子。”他收回眼神,默默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才继续说道:“只可怜吾汗,人至暮年却痛失爱子,整日寝食难安,我等臣子皆是愿为吾汗分忧,只是不知从何处着手。是以易九此来是向大将军求一个说法的,我朝二皇子因何会在自己的领地内,被大陈的将士所杀。”

  “笑话,真是笑话!”坐在卫康下首的副总兵孟常德猛的一拍身侧的案几,怒道:“阿鲁台那贼子自率大军犯我大陈,如今兵败身亡,你们金贼反倒来找我等要说法,简直荒唐至极,可笑至极!”

  那易九却不看孟常德,只含着浅笑望着卫康。卫康略一抬手,示意孟常德安静,自己却笑着说道:“国师既然觉得二皇子的死,我大陈应给你个说法,那卫某就要先替为护义洲而战亡的万千将士,向国师讨个说法了。”他笑着垂下眼睛,轻叹道:“我义州城将士本应安居乐业,安稳度日,却不想城外之人狼子野心,举兵来犯,不得不提刀护家国,进而战死疆场。对此,国师可能给我大陈一个说法?”

  易九闻言表情半点不动,不怒反叹道:“将军所言极是,两国交战,苦的只能是边疆百姓普通兵士。只是我等皆是忠君护主之人,如今立场不同,自是无法心平气和的相处。只是卫将军应知,大陈那些护国战死的将士,皆可安眠于故土之中,而我朝二皇子,尸身却依旧漂泊在外,故土难还。”易九将眼神转向卫雍,说道:“你们中原有句话叫做入土为安,叶落归根。易九此来,就是要请卫小将军将二皇子的尸身归还我朝。”

  “哦?”卫康面带恍然,微微扬声问道:“易国师所言可是确有其事,那金朝二皇子的尸身可是在你那里?”

  “回禀大将军,末将不知。末将这几日一直在操持忠勇伯父女的后事,所以并不知有此事,许是国师消息有误。”卫雍躬身抱拳,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闻言卫康微微的点了下头,回望向易九,笑道:“犬子仰慕忠勇伯已久,是以近几日是在忙碌此事,此事我亦是知晓的,今日犬子更是因送忠勇伯的棺木回京而来迟。”他顿了一顿,笑容更加温和有礼:“既然他说不知,那想必二皇子的尸身是不在大陈境内了,国师恐是要无功而返了。”

  那易九闻言也不多做纠缠,只笑笑的望了望卫康父子二人,站起身来,行了个汉人礼,道:“既如此,那在下就不多叨扰了,告辞。”说罢便向外走去。

  卫康跟着缓缓起身,笑道:“易国师慢走,恕卫某不远送了。”

  直到那易九行出了卫司,卫康才怒喝一声:“逆子!”

  卫雍忙绕到卫康面前,一撩袍角单膝跪下,垂首道:“儿子知罪。”

  “你这逆子!”卫康伸出手指怒骂道:“为父一再告诫你,为将者,切不可因私情而忘大义,你却私藏那阿鲁台的尸身,若是那金人以此为由,再次攻我大陈你又当如何!”

  “儿子知罪。”卫雍依旧不卑不亢,只回这四个字,再不发一语。

  “你这逆子!”卫康作势站起来,抬起腿就要踹向卫康,两侧的参将,亲卫忙上前阻拦。

  “大将军息怒,卫将军也不过年轻气盛,气不过那阿鲁台杀我大陈万千子民,才出此下策,大将军息怒啊。”参将沐升双手架住卫康的臂膀,劝道。

  “是啊,卫将军此为也的确是让将士们出了一口气,大将军还要看在战亡的将士们的面上饶恕了卫将军吧。”同为游击将军的范丛誉也劝道。

  “罢了罢了。”半晌,卫康长叹出一口气,问道:“如今那阿鲁台的尸身何在?”

  “儿子自知若是将此尸身带回必会给大陈带来麻烦,可是就如此轻易让他回归故土,实在是难消儿子心头之恨。”卫雍垂首道:“是以,儿子命逐海将那阿鲁台捆在了马背上,然后用剑刺了马臀,那马受惊狂奔而去,如今,儿子也确实不知尸身究竟在何处了。”

  厅中的众将士听得此言,一阵静默后,竟是哄堂大笑。卫雍被笑的有些窘迫,他知道他此事行径太过幼稚,不过,他不悔。

  “想不到一向沉稳的卫小将军,竟也能行出如此荒唐的举动,”孟常德抚掌大笑,“干得好,干得好,那马儿惊了胡乱的跑,与我等何干。”

  “将军说的对,如今那阿鲁台的确是不在我大陈的境内,只怕此时,已是入了狼腹了,那狼崽子也算是去了他该去的地方。”参将田砥也咬牙恨恨道。

  “如此便罢了,那阿鲁台既确不在我大陈,若是圣上问起,我等也算是有个交代。只是你且记住,以后万不可再如此行事。”卫康表情严肃的说道。

  “儿子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