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陈年纪事> 第十四章 重生
  苏瑾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头一阵一阵的发晕,她有些蒙,缓缓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昏暗的小屋之中。她感觉自己的额头隐隐作痛,遂抬起手想要揉一揉,这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缠着一圈厚厚的绷带。

  苏瑾有些糊涂,她记得那日守得城后,金兵果然一连几日都没再来犯,城中虽然缺粮少药,却也给了将士们喘息的空暇。

  除夕那日,将士们思乡情浓,纷纷登上南城眺望家乡,却看到天边滚滚烟尘,似是有大军疾行而来。有年轻的士兵忍不住高声呼喊,援兵到了,援兵到了。

  哪可知,兵至城下方才看清,这哪里是援军,分明是再次战败,落荒而逃的金兵。

  虽然将士们迅速进入了备战状态,怎奈粮草已断,众将士皆是疲乏无力,所以不多时,城门被破。

  城内的士兵们虽是奋力抵抗,但哪里是强壮的胡人的对手,这已不是两军对垒,而是金兵单方面的屠杀了。

  苏瑾严泗等人赶到南门的时候,已经涌进了大量的金兵。众人虽是奋力厮杀,却怎奈金兵人数众多,源源不绝。

  那是怎样一种无奈啊,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苏瑾怒吼一声扬鞭而起,她不服,明明再守得几日就能等到援军,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将命埋葬在了这里。

  有箭射了过来,苏瑾不闪不避,长鞭直直的挥向那扬手指挥的将领,她不知道那是谁,但是她知道,她要杀了这个人。

  鞭尾缠住那人的脖颈,苏瑾狠狠用力一扯,似是听见卡啦一声响,那人便歪头栽倒在地。她缓缓的疏出一口气,这才发现,箭并没有射到她的身上。

  侧过头,才看见,韩清原缓缓的倒了下来,背后竟是插着四五支箭矢。苏瑾下意识的接住他的身体,却说不出一句话,只听见他似叹似嗔般的留下一句“清原总算不负公子所托,如此,便让清原回去吧。”

  之后,便再没了气息。

  城中的厮杀还在继续,只是那金人边战边退,苏瑾已不知自己身上有多少刀伤箭伤,只记得,远远的,有人骑马而来,唤着她的名字,“瑾儿”。

  自己自那之后便失去了意识,现下,自己这是被救了?只是,看这里的摆设,自己似是已不在兀良了,怕是已经回了大陈境内。她轻轻的坐起身来,头还是一阵晕过一阵,门外似是有人听到了她的动作,响起了浅浅的脚步声,不多时,一个身穿粗布棉衣,头发斑白的妇人掀帘走了近来。

  还未等苏瑾开口询问,那妇人便红了眼眶,哑声道:“媛儿,我的儿,你总算是醒了。”

  苏瑾心中一片茫然,这妇人的话是何意,媛儿,是在叫她?她缓缓张口,声音干涩沙哑:“这位大婶,请问这是何处?”

  那妇人听了苏瑾的话,竟是放声大哭起来:“我的儿,为娘知道你怨我,可是娘也没有办法,你那哥哥是个不顶事的,这进了军中,哪里还有活路啊,可是若是无人袭了你爹那军位,我们家又该怎么过活啊。”她抹了两把泪,继续哭道:“让你去,为娘也是舍不得啊,可是再怎么怨娘,你也不能不认娘了不是。”

  苏瑾被这妇人哭的更是一头雾水,她有些不忍,低声说道:“这位,这位大婶儿,我是真的不记得您了,您先别忙着哭,先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又是为何会在您家里。”

  那妇人见苏瑾神情不似作假,终是停止了哭嚎,缓步凑了过来,将苏瑾仔仔细细的打量一番,问道:“你是真的都不记的了?”

  “的的确确不记得了。”苏瑾眼神清明,直直的望向那妇人,那妇人轻叹一声,挨着苏瑾在床边坐了,方携着她的手说道:“也怪不你恼,那军中,的确不是女子该去的地方,只是娘真的是没法子啊。”她又看了看苏瑾,似是觉得苏瑾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才继续说道:“你爹年前战死了,军中要求次丁补替,你哥那痨病秧子,至今咳的起不了身,你与你哥是同胞双生,样貌身材皆是相同,如今除了你,没人能替了你哥。”

  “我哥?”苏瑾眉头皱的更深,眼中的不解也更盛,妇人见她仍是一脸的懵懂,不由凑的更近,轻抚着苏瑾的头发问道:“我的儿,你不会是将脑子撞坏掉了吧,怎么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苏瑾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见那妇人猛的站起身来,慌慌张张的向外跑去,嘴里还喊着:“大田家的,你快来看看吧,我家媛儿撞了头,把脑袋撞坏掉了!”

  不多时,从外间走进来一个样貌普通的少妇,那少妇穿着件暗色的棉布褙子,头发也绾的整整齐齐,看见苏瑾靠坐在床头,抿嘴笑道:“媛妹子醒了。”

  苏瑾看这少妇到近前,抬手握住她的手腕,为她诊起脉来。苏瑾觉得自己醒后,件件事情都透着古怪,也不多言,任由这少妇诊治。

  不多时,那少妇似是诊完了,顺势就握了苏瑾的手,在床边坐了下来,笑道:“我看妹妹这伤已无大碍了,怎的秦婶子却说妹妹撞坏了头。”

  苏瑾却没有回答这少妇的话,只环顾了下四周,低声问道:“这位大嫂,可否帮我将台上的铜镜拿来?”

  大田家的以为是小姑娘爱美,撞了头自然要看看自己容貌是否还好,也就笑笑,起身将梳妆台上的铜镜取了来,递与她。

  苏瑾忙捧了铜镜细细查看,只见铜镜之中,映出一张英气十足的少女脸庞,长眉微黑,眼角微扬,鼻挺唇薄,若不是知道自己是女子,粗一看去,倒更像是个长相柔美的少年郎。

  苏瑾却是震惊的不能言语,镜中这人,显然并不是她,她忙低头看自己的手脚,果然手长脚长,不复曾经那娇小玲珑的模样。

  大田家的却是以为她被自己额上的伤口吓到了,伸手夺过那铜镜,笑着安慰到:“妹子不用担心,那伤口并不十分严重,而且藏在发中,不会对容貌有损的。”

  苏瑾抬起头,看她良久,才哑着嗓子说:“多谢田嫂子了,只是我总觉得头昏昏的,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还请问嫂子,我究竟是怎么撞到头的?”

  “哎,你这丫头,性子太倔,你娘不过是一句话不合你的心思,你就要死要活的,这样可不好,听嫂子的,一会儿给你娘陪个不是,这事儿,也就过去了。”大田家的似乎并不知道秦家妇人的打算,还以为是小姑娘和娘闹矛盾,就简单劝慰了两句,起身离开。

  苏瑾此时才有时间好好思考自己当下的处境。她倚床而坐,想起自己在铜镜中看到的那张脸,又想起自己失去意识之前那一身的伤,终是相信,自己,恐怕是借尸还魂了。

  可是自己现在究竟是在哪里呢,听这姑娘的娘亲说,军中要求他们家中以次丁补军位,那这里就应该是某个卫所了。这姑娘的爹年前战死了,而最近一段时间,整个大陈就只有辽东有战事,那么,她现在就是在辽东的某个卫所里了。

  那妇人称自己为媛儿,那田家的又称那妇人为秦婶子,那么也就是说,自己现在的名字,应该就是秦媛了。

  “既已入了你的身体,那么就以你的名字好好活下去吧,”秦媛喃喃自语道:“有些事情,若我死了,便也就随我入了土。而如今我却借你之身重活一回,就必要让那些冤情得以昭雪,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一连躺了数日,秦媛的身体总算是好一些了,而这几日,她通过和秦母聊天,终于弄明白了大半事情。

  秦媛有一个双生兄长名秦渊,兄妹俩人长相有八九分相似,而两人的父亲秦百生本是义洲卫的一小旗,金兵来犯之时,守城阵亡,所以军中要求秦家次丁充军袭职。然而秦家长子秦渊自幼体弱,如今更是疾病缠身,卧床不起,秦母自然舍不得儿子去军中受苦,不得已,才出了个以女代子的主意。哪知这秦媛也是个性子烈的,听她娘说了这打算之后,竟是一声不吭,一头撞在了井沿上,就此一命呜呼了。

  秦媛忍不住向秦母询问了兀良镇的事情,这才听秦母唏嘘道:“我听刘二家说啊,那兀良镇里本是困着忠勇伯爷,不知怎的,那苏家大小姐竟也在那城中。除夕那日,金兵被定国公爷大败,一路北逃,到了那兀良,竟是将兀良再次屠了城。”

  “要说这苏家大小姐也真不愧是将门之后,女中豪杰,临死前竟然将那金人的二皇子阿鲁台的脖子给扭断了,只可惜了那样好的姑娘,据说死极其状惨烈,身上连块儿好肉都没有了。”

  原来,她杀的那个人是阿鲁台,秦媛笑笑,复又想起伤重修养于主城的父亲,问道:“那娘可知道那忠勇伯爷怎么样了?”

  “哎,还能怎样,死了。”秦母提起忠勇伯,也是一脸惋惜:“忠勇伯爷可是个大好人,咱们辽东多亏了他才能安稳这许多年,只可惜,好人不能善终。卫小将军到的时候,忠勇伯爷身中数刀,早已气绝了。”

  秦媛听的心中一痛,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哽咽道:“您说的对,忠勇伯爷是个好人,我们不能让好人含冤而死。”

  秦母伸手轻抚秦媛的长发,语带不舍道:“儿啊,军中已来催过数次了,说是大战过后,兵力匮乏,须得新兵尽快到营。儿啊,你别怨娘,娘是真的没法子了。不过听说那卫小将军近日正在挑选亲兵,你到了营里也去试试,将军亲兵许就没有这么苦了。”

  秦媛知道,秦母是真的无法了,才出此下策,不过于她而言反而有利,她若想继续查清父亲兵败之事,就必须重回军中,重回京城。所以她抬起头,望向秦母,说道:“儿明白,娘亲,您不必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