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陈年纪事> 第七章 入城
  夜越来越深,韩清原估摸了下时间,便示意几人慢慢向兀良河的方向行进。四周静谧无声,只有偶尔踏过地上枯枝败叶的沙沙声响起,苏瑾跟在几人身后,缓缓前行。

  摸到距离兀良河还有十几步的位置时,已是到了树林边缘。远远望去,河岸边不见明火,只是偶有士兵巡视走过,而那河水果然并未冻结,粼粼的波纹发出淡淡的光亮。而旁边的营帐里一片静谧,想是围城多日不见反抗,守卫的士兵稀松懒散,有些值夜的人甚至就靠在营帐外呼呼大睡。

  张黑子一个闪身就奔出了树林,几个起落便不见了身影,苏瑾几人便趴伏在林边默默的等待。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河边不远的某一处营帐冒起了滚滚的浓烟,渐渐不仅仅是浓烟,隐约可以看到红色的火光闪现。而到此时,金兵营中才有人发觉失火了,金人叫嚷着几人听不懂的胡语四处奔走,一时间喧嚣四起,人仰马翻。

  渐渐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空,金人士兵抱着各种盆罐跑往河中取水,整个营中乱作一团。

  苏瑾几人瞅准时机,几步窜到河边,因为他们几人穿着金人的兵服,所以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几人随着金兵跑向河床,看见黑子已经趁乱入水,几人也趁人不备,滑入水中。

  河水温热,入水不觉寒冷反而让人感觉更加温暖。苏瑾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沉入水底,借着水面上淡淡的微光,逆流而上,沿河入城。

  城外的喧嚣渐渐远离,耳边只剩下潺潺水声,苏瑾不知道自己游了多远,只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只大手将她一把拖出水面。

  苏瑾出水便猛的张开嘴大口吸气,待气喘匀,才发现自己躲在了城墙下。原是这座小城,为了防止兵乱,在这丈余宽的河上亦修建了城墙,墙下仅留出一人高的孔洞让河水流出,而如今她就藏身在其中一个孔洞之下。

  “河岸上果然有士兵在巡视。”韩清原在苏瑾的耳边低声说道,刚才正是他一把将苏瑾拖出水面,所以两人此时站的距离非常近,他的声音虽然很低,却还是让苏瑾惊的一颤。

  韩清原以为苏瑾是出水吹风有些寒冷,不自觉的伸手握住她的肩膀,问道:“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苏瑾微微侧身避开他的触碰,眼睛望向不远处的岸边,淡淡的回道:“无碍,多谢韩先生。”

  韩清原这才发觉自己的行为失礼,连忙将手放下,轻咳一声道:“多有得罪,抱歉。”

  苏瑾并未多言,环顾四周才发现,这个孔洞中只有她和韩清原二人,其他人想必都隐在其余几个洞下。她望向河岸边来回巡逻的卫兵,不禁蹙起眉头,轻声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韩清原并不回话,只凝神静听了一会儿,便笑着说:“不急,您的先锋军已经出发了。”

  苏瑾还未想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就听见哗啦一声水响,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接着就听到了岸边跑动的声音。众多士兵听到动静举着火把围了过来,火光中能看到弓箭手拉满弓弦立于岸边,一个士兵对着河中的人大声的询问着:“什么人?”

  赵中猛的窜出水面,还未等喘平气息,就感觉有箭擦着自己的耳朵钉入水中。“奶奶的,你倒是听老子答了话再射箭啊!”赵中在军中混迹多年,脏话脱口而出。

  岸上的士兵显然没想到他居然会说汉话,皆是一愣,弓箭手也将弦微微松了松。“你到底是什么人,报上名号来。”岸上的士兵已经不似刚才冷厉,语气里带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赵中是也,是伯爷手下亲卫,此次是护了伯爷的长女,苏家大小姐来此寻伯爷的。”赵中立于齐腰深的水中,声音如钟。

  岸上的士兵不敢掉以轻心,相互对视一眼,继续问道:“你说你护了大小姐来此,那大小姐呢?”

  “大小姐自然也在此地,不过他们在后面,吾乃先锋。”

  “既是自己人,又为何畏首畏尾,不敢露面?”

  “奶奶的,你这小子恁的话多,大小姐何等金贵的人,万一被你们误伤,你我可担待的起?”

  岸上的士兵依旧半信半疑,窃窃议论了几句,复又对河中的赵中喊道:“你且等等,我等立刻上报伯爷,若是你有半句虚言,我等定杀不赦。”

  有脚步声渐渐远去,岸上虽然明亮依旧,却是安静了下来。有几个年轻的小兵耐不住性子,低声问赵中:“我们刚看到外面金兵营里火光冲天,可是你们烧了他们的粮草。”

  “是。”赵中吐出一口气,却不在多言,只定定的望着岸边主城的方向。

  良久,由远及近响起了一片杂乱的脚步声,踢踢踏踏的向着河水的位置跑了过来。苏瑾自孔洞中探出头来,便看见一片火光中,一个四十岁左右身穿铠甲的男人大踏步的向这边走来。距离太远,苏瑾看不清那人的脸,她回头看向韩清原,低声问道:“那人,你可识得?”

  韩清原抬头望向岸边,似是看清了岸上人的长相,他笑着望向苏瑾说道:“走吧,我们可以上岸了。”

  苏瑾明白,岸上这人,韩清原定是识得的,所以她并不多言,随着韩清原蹚水出了孔洞。

  那中年男人走到岸边,看向河中的赵中,还未说话,又看见自孔洞中缓缓走出的两人,仔细确认了半晌,才犹豫的喊道:“前方可是韩先生?”

  韩清原笑声朗朗,应道:“正是在下,多日不见,卢将军可还无恙?”

  “果真是韩先生!”那卢将军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惊喜之意,“韩先生果然是忠义之人,卢某没想到在这种境地下还能再见到您。”

  韩清原几步跨上岸,转过身来伸出手想要扶苏瑾一把,苏瑾却侧身躲开了,紧随其后的竹青忙抬手将苏瑾扶上了岸。

  上岸之后,湿透的衣衫紧贴在身上,散发着微微的热气。为了入水后方便行动,苏瑾随众人在偷袭的时候就已经将厚重的棉衣留在了城外的小树林里。此时她的身上仅着一件单薄的军服,在水中之时并不觉的寒冷,上岸后方觉寒气蚀骨。

  竹青伸手拥紧苏瑾,无奈二人衣衫皆是单薄,主仆二人拥在一处,形似筛糠,话都说不清楚了。

  韩清原一把扯过旁边一个士兵的棉衣,罩在了苏瑾的头上。苏瑾下意识的用手扯紧了衣服,将自己裹了起来,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向扯了另一个兵的衣服盖在竹青头上的韩清原道谢:“多谢先生。”

  韩清原的声音里也带着点抖:“小姐不必客气,冬日寒冷,现下只有这些兵士的棉服可应急,还望小姐不要介意他们粗鄙。”

  “也谢过这位小将军。”苏瑾转向被脱了棉服的小兵,微微欠了欠身。那小兵被猛的脱了外衣,尚未回过神,听见苏瑾道谢,他挠挠头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这,这,大小姐客气了。”

  “小女苏瑾见过卢将军。”苏瑾这才转过身,向着那卢将军微微一福,“请问将军,我父亲是否安好?”

  卢将军哪里敢受苏瑾的礼,忙侧身拱手:“卢某见过大小姐。”直起身来,却看着苏瑾欲言又止。

  苏瑾心中一沉,问道:“可是我父亲出了什么事?”

  卢将军只得叹息道:“大小姐随我来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