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寒门状元> 第二四七五章 不给面子

寒门状元 第二四七五章 不给面子

  徐进了内堂,将衣服一扯,让人拿来湿巾擦汗。

  徐程跟着进到后堂,没等他开口,徐已气恼地道:“这个沈之厚,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他分明是想压本公一头……自恃是钦差的身份,没人治得了他是吧?”

  徐程苦着脸道:“公爷,家将刚刚发现,王府周围出现许多神秘人,个个身手矫健……”

  徐当即站起来:“难道有人想刺杀沈之厚?”

  徐程摇头:“怕并非如此,这些人很可能是沈尚书亲自带来的高手,暗中保护他的安全,我们能查到的只有这么多……除此之外,潜伏在城里的细作更多,沈尚书恐怕早就有准备,若公爷您要对他不利的话,怕是……占不了什么便宜。”

  “去……你这算什么话?”

  徐没好气地喝斥道,“老夫就算觉得那小子不识相,也不会将他怎么着……他在别的地方出事,老夫还有借口说与之没有关系,但若是在府上出事,老夫不是自找麻烦?不过那小子挺阴损的,怪不得席间一再为难老夫,感情他是有恃无恐?”

  徐程无奈道:“老爷,其实沈尚书席间说的那些话,很可能只是试探之言,并非有意为难您。”

  徐皱眉道:“你怎么还在替他说话?”

  徐程道:“沈尚书在朝多年,当初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当政时,他便在朝中如鱼得水,先皇何等贤明?居然也委命他为兵部尚书,说明他不但军事造诣很高,为人处世更有一套……他跟公爷在公开场合说这些事情,或许只是想表明他不结党营私的立场,而非刻意跟公爷您为难。”

  徐脸色阴沉,皱着眉头一语不发,显然对徐程的话不是很赞同。

  徐程继续道:“况且他说的那些,谁都知道不太可能实现,公爷您已届花甲,怎么可能跟他一同出征?”

  “那他就可以随便张口胡来?”

  徐到底气消了一些,但仍旧嚷嚷不休。

  徐程道:“要不……公爷您敷衍着他点儿,看看他究竟想做什么?有些事其实可以顺着他的话说,公爷就算说跟着他去平海疆,不也要陛下恩准么?京城来回耗费时日颇多,沈尚书哪里等得起?他到底只是借道南京……”

  经过徐程提醒,徐终于明白过来,脸上怒色进一步消退。

  徐程再道:“现在要看的,不是沈之厚在公开场合说了什么,而是要等私下单独相处时他的言辞,若是公爷您现在便沉不住气,那他就此离开,你们就少了深入交流的机会,到那时就算公爷您能继续掌控江南权柄,也很可能为其记恨,世子想要继承守备之职会很困难……未来朝堂能与沈之厚争锋之人,目前看来还未出现。”

  “有道理,有道理。”

  徐完全赞同徐程的看法,连连点头。

  徐程道:“公爷先回席,至于王府外面隐藏大批沈尚书手下之事,咱全当不知,和气生财要紧,这节骨眼儿上,谁先沉不住气,吃亏的便是谁……这是咱自己的地头,就算其他人乱,咱不能乱。而且有人乱了,还需要公爷您出来主持大局呢。”

  ……

  ……

  徐从后堂出来时,心情已彻底平复,浅笑吟吟,不过他还真拿出数十年陈酿好酒,让下人开封后酒香四溢,他满脸笑容地为沈溪敬上已呈琥珀色的美酒,似乎没有任何介怀。

  沈溪神色平常,看起来满脸是笑,却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感,此时宾客基本到齐,六部剩下的尚书、侍郎和应天府尹等中高级文臣悉数到齐,酒宴正式开始。

  徐率先沈溪敬酒,所谈不再涉及南京权力之争,沈溪欣然饮下。

  之后不断有人过来敬酒,徐和沈溪俱都从容应对。

  酒宴过半,徐突然站起来,用力拍了拍手,示意在场之人安静,他大声说道:“今日老夫特意请来教坊司歌舞为诸位助兴……把人叫上来吧。”

  说话间,外面院子突然喧闹起来。

  一群提着乐器的乐师列队而出,同时从月门处进来的还有一群莺莺燕燕的女子,原本堂前院子中间便有一处空地,专门为表演预留,此时乐师和舞女进来后,很快便把位置填充满。

  古琴声率先响起,接着萧声传来,随后钟、磬、笙、筝、卧箜篌等乐器开始加入和鸣,一场活色生香的表演就此开启。

  十八名舞女长袖抛舞,无数花瓣自她们的手撒出来,翻飞于天地间,一阵沁人肺腑的花香袭来,令人迷醉。

  这些个蹁跹美女有若绽开的花蕾,向四周散开,漫天花雨中,一个美若天仙的黄杉少女,如空谷幽兰般出现,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姿容。

  四周的宾客如痴如醉地看着她那曼妙的舞姿,几乎忘记呼吸。少女美目流盼,在场每一人均心跳不已,不约而同想到她正在瞧着自己。

  徐看得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侧过头笑着对沈溪介绍:“之厚,此等风景想来你在京城也常看到,不足为奇,不过你看那当中一人,在江南之地却是声名卓著,很多人想见一面都不得。”

  此时天色已暗淡下来,虽然四周屋檐下的红灯笼早就点亮,但以沈溪所在的位置,想看清楚每个舞女的容貌实在太过困难,只能大概欣赏一下。

  王倬笑道:“在下曾巡抚顺天,见识过北方歌舞,大开大合,跟江南歌舞温婉细腻大不相同,说起来还是江南风情更打动人一些。”

  “哈哈。”旁边的人听到王倬的话,居然哄笑起来,这些个勋臣以及朝中大员脸上都涌现猥琐的笑意。

  沈溪环视一圈,对这群老家伙当众谈论风月有些抵触,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这江南官场就是养老之所,这些人难以接触实权,便在这儿花天酒地,恣意人生,当然对于酒色之事津津乐道。”

  沈溪微笑不语。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院子里的表演结束,没有鼓掌或者称颂的环节,乐师和舞女列队来到正堂门前,等候徐赏赐。

  中山王府正堂不是一群下九流的乐籍之人可以进来的,舞女站在最前面,正堂内这些官员和勋臣目光在她们身上逡巡,似乎是在寻找姘头,不过最终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当首那名女子身上。

  那女子年约十七八,肌肤如雪,体态婀娜,没有了少女的青涩,清丽的容颜却带着几分不谙世事的无邪,眼神充满魅惑,灵动的眸子在房间内所有人脸上转了一圈,最后准确落在沈溪身上,好像对这个主宾饶有兴致。

  可惜此时的沈溪却好像对面前的酒杯更感兴趣,连正视这绝美女子的兴趣都欠奉。

  徐笑道:“一并赏赐。”

  “得令,公爷。”

  侍立门口的管事笑着应承下来,马上安排人给眼前的教坊司众人打赏。

  徐招了招手:“韵诗姑娘,你过来给沈国公倒杯酒吧。”

  本来乐师和舞女都要退下,闻听此言,当首那绝美女子停驻脚步,娉婷施礼:“小女子乃风尘中人,岂有资格在中山王府登堂入室?”

  徐笑道:“小丫头倒是伶牙俐齿,为奴为婢奉茶敬酒,难道也没资格?”

  徐乃堂堂魏国公,中山王徐达之后,即便他很欣赏这名叫韵诗的舞女,神色间还是表露出极大的不屑,本就就不是同一层次之人,自然不会平等相处。

  韵诗听到徐的话后,低头敛起舞裙,缓步进到堂中,围坐四周的官员和勋臣都将目光落在她身上,一个个脸上全都是爱慕之色。

  走到主桌前,她敛身行礼:“小女子韵诗,见过诸位大人。”

  徐笑着指了指沈溪:“这位便是当今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也是我大明赫赫有名的沈国公,快倒酒吧。”

  徐盯着韵诗,脸上满是轻浮的笑意。

  韵诗走到沈溪身旁,拿起酒壶给沈溪斟上一杯,香风袭来,一股淡雅的清香萦绕身旁,勾起沈溪某种思绪。

  韵诗笑盈盈道:“小女子今日有幸见到文曲星和武曲星下凡的沈大人,实乃三生有幸,小女子敬沈大人一杯。”

  徐没好气地道:“你有资格给沈国公敬酒?你不过是来倒酒,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莫不是没人教你规矩?”

  韵诗被斥责,并未着恼,谦卑地往后退了两步,道:“小女子平时所学,不过是琴棋书画,舞乐娱人,若有失礼之处,这厢赔罪了。”

  在这种官员和勋臣聚集的场合,一名风尘女子说话时不卑不亢,气度雍容,让人感觉到她的不凡。

  徐正要喝斥,沈溪一抬手,微微笑道:“这位姑娘一片心意,徐老不必苛责,这杯水酒就当在下接受好意,也趁此机会借花献佛,敬堂上以及前面院中诸位大人。”

  说话间,沈溪拿着酒杯站起来,他这一起身旁人都没资格坐着,勋贵、官员和士绅代表全都跟着站起。

  一群老家伙被一个年轻人调配,场面显得很另类,不过在场之人可没有觉得有何不妥,以朝中地位轮序,他们起身接受沈溪这个上官“敬酒”,表现出足够的尊重乃是理所应当之事。

  徐最后起身,以体现他与众不同的卓然地位,笑着道:“之厚你也是,居然以风月女子的敬酒来转敬诸位宾客,岂不是给了她天大的脸面?不过既是你亲自敬酒,我们便给你面子,诸位……共饮!”

  说话间,一群人共同仰头喝下酒,然后在徐招呼下,陆续归座。

  韵诗一直站在沈溪身后不远处,双眸明亮如宝石,饶有兴致地观察沈溪,沈溪虽然感觉有目光落在身上,却始终没有回头看她。

  徐侧目看了韵诗一眼:“下去领赏吧。”

  韵诗娉婷施礼,微笑着道:“小女子便不多打扰诸位大人雅兴了,暂且退下。”

  这话听起来好像之后还会再来一样,韵诗告退时,一群老家伙又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她样貌和身材都绝佳,举手投足间皆有一种媚在骨子里的诱惑,连徐这样年过花甲的老人都不由多看两眼,一直到韵诗离开后才将目光收回。

  徐伸出脑袋,凑在沈溪耳边低声道:“之厚,才子配佳人,若是你觉得她还堪入目,今晚便留她在府上,送至你卧房如何?”

  这话说得非常直接,其他人此时正在谈论之前的舞蹈,稍显嘈杂,没人留意到徐这边跟沈溪私下对话。

  沈溪笑着摇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下本应领受徐老好意,可惜此番领兵在外,军旅中不敢有丝毫懈怠,再者今日在下要入住城中驿馆,很多事实在不便……徐老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徐对于没能把韵诗推到沈溪身边,有些许失望,不过他老奸巨猾,并未表现出任何不悦,仍旧谈笑风生。

  一直到宴席快结束时,徐突然当众说了一句:“之厚,老夫有些事,涉及江南军机,乃紧要之事,不知可否跟你私下详谈?”

  堂上顿时变得安静下来。

  谁都知道徐要谈的根本不是什么军国大事,而是有关南京权力交接,之所以如此说,是想打开天窗说亮话,有跟沈溪结盟或者互相依从的意思。

  沈溪却显得很生分:“在下不胜酒力,如此情况下再跟徐老谈军情,难免有所懈怠,不如等明日酒醒后再跟徐老详谈如何?”

  沈溪没同意私下会晤,却也没拒绝,说是来日方长,让徐有些搞不清楚沈溪的真实用意,就在他迟疑间,旁边王倬笑着说道:

  “沈尚书旅途劳顿,理应先行休息,不如等明日沈尚书恢复精神后,再于驿馆内详细商谈军国大事,徐老公爷以为如何?”

  本来徐跟王倬密会商定南京兵部尚书及权力分配归属问题,既然沈溪和王倬都如此说,他也没法坚持。

  沈溪起身:“时候不早,在下该回去歇息了……徐老,在下先行一步。”

  “这么着急走?”

  徐没想到宴席尚未结束,沈溪便急着告辞,完全打乱了他之前的计划,徐正要说什么时,却见门口站着徐程,频频擦汗,好像有什么要紧事找他。

  在这种情况下,他再难挽留,而沈溪则跟在场的官员和勋臣一一告辞。

  徐没辙,只好亲自送沈溪出府,而在场宾客,包括院子中没能进正堂的士绅代表也都出来相送,比之迎沈溪进门时人数多了两倍有余。

  中山王府门口车水马龙,不过徐治军严谨,为了防止沈溪在城里发生意外,他可说是煞费苦心,安保工作极为严密,客人的车驾都被挡到街口,至于各家车夫和随从也没有能靠过来。

  院门口又是一番客套的相送,沈溪好不容易在马九和云柳等人协同下,上了战马,随后一行急匆匆往驿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