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点道为止> 第325章 羝羊触藩 进退两难在海山

点道为止 第325章 羝羊触藩 进退两难在海山

  “以你的智慧,很少有人比得过你,而且你在学术上有造诣,假以时日,必成大器。”苏劫对唐云签不乏赞美之词。

  因为他感觉得出来,唐云签的境界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在她的内心深处,还隐藏着更深的一些东西。

  否则,不可能帮助刘石设计出来那么大胆却又符合时代符合古老风水,甚至是符合星象地理的院落来。

  听见苏劫这么夸她,唐云签脸上出现了开心的笑容。她带着苏劫走入了里面,从另外一个偏门进去,转过几道弯,就进入了一个小院子。

  这院子里面凉风习习,深潭之中,养育着巨大的锦鲤,和“刻意按摩馆”有些类似,这些锦鲤游来游去,给整个院子增添了生气。

  不过,这些锦鲤不是阵眼,苏劫看到了在深潭锦鲤群中,似乎还有一只大乌龟,这老乌龟趴在石头上晒太阳,懒洋洋一动不动的样子,老神在在,深得养生之奥妙。

  古人观察乌龟,可以获得很多灵性。

  乌龟乃是长寿之物。

  这只大乌龟才是整个院子的阵眼之所在。

  “乌龟长寿,配合这个南山居的名字,是相得益彰。”苏劫赞叹:“南山本身就是长寿的象征。”

  “你是风水大行家,我在你的面前是班门弄斧,不过这院子是我爸设计的,你看看其中有什么瑕疵没有?可以提出来意见改进。”唐云签问。

  “瑕疵?”苏劫看了看,顿时所有的地势全部都在脑海中酝酿,他整个人的意念好像飞到了半空中,在俯视此地,足足有一分钟时间,他才开口道:“这南山居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福禄寿三全,地气雄浑,而且向下在沉淀,假以时日,就是一方福地,人在这里面读书养气,不问世事,逍遥自在,简直可称得上一方洞天。在无数的人看来,这的确是无可挑剔,但要说有瑕疵,那还真有一些。”

  “哦?是吗?”唐云签让苏劫挑瑕疵,本来就是客气客气,她也认为自己老爸的风水技术天下一绝,所造的南山居乃是千挑万选,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瑕疵之所在,但她想不到苏劫真的可以挑出来瑕疵:“那你说说,瑕疵到底在什么地方?”

  “胡说八道。”

  就在苏劫要说瑕疵在什么地方的时候,一个声音传过来。

  有个青年从房子里面出来,穿着休闲服,身材修长,手掌如羊脂美玉,整个人没有半点俗气,这就是唐云签的哥哥,唐云昊。

  他眼神之中有不悦之色,明显是被苏劫的话所激怒。

  苏劫居然说这个南山居有瑕疵,这就是在赤裸裸打唐南山的脸,说是眼光不行。这在任何行业都是大忌。

  苏劫知道这点,不过他的本质是位科学家,不想在学术上面掺假,和唐云签也是在讨论学术方面的问题,所以他并不隐瞒。

  “哥,你怎么偷听我们的谈话。”唐云签皱了皱眉头。

  唐云昊并没有理她,而是径直走了过来,打量着苏劫:“我妹妹说你极其优秀,但现在看来,你很是自大,你知不知道,在南山居的布局是何等玄妙?你居然说有瑕疵?”

  “你难道不想听一听瑕疵在哪里?”苏劫问。

  “无非是一些废话而已,没有必要说下去。”唐云昊道。

  “南山居就是太过齐全了,没有瑕疵,事事完美,就干了天地造化之嫉,将来物极必反之时,就是劫数难逃之时,岂不闻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碎琉璃散一说?”苏劫道:“天地之道,都有不全,何况一居住之所在。”

  “胡言乱语。”唐云昊伸出手来,“我听云签说你功夫不错,倒是要看看你到底练习得如何。”

  这是传统武术搭手的姿态。

  两手一搭,既可以变成太极推手,又可以立刻变化成为擒拿,或者是施展杀招。千变万化都是瞬息之间。

  苏劫的手也搭了上去。

  唐云昊顺势一动,手臂就压迫下来,一个小擒拿招式为“顺手牵羊”,讲究的是借势一拉一扯一带。

  唐云昊此招炉火纯青,一招之间,那牵扯的方向居然是深潭水池,想要让苏劫变成落汤鸡,颜面尽失。

  苏劫只是微微一笑,手法变化,他单手一抖,两指伸出,一卡一顿,立刻就把唐云昊的“顺手牵羊”之小擒拿给瓦解,反而使得唐云昊进不能进,退也不能退,极其尴尬。

  苏劫的这手法极其玄妙,是八卦掌中的一招经典手法,叫做“羝羊触藩”。

  所谓“羝羊触藩”,乃是出自易经大壮之卦,卦词曰:“羝羊触藩,羸其角。不能退,不能遂。”意思是公羊的角被卡在篱笆上面,进退维谷。

  八卦掌本身就是根据易经八卦的原理而来的,其中很多招式都是易经的卦辞,可以说八卦掌已经不是一门武学,而是一门运动学中的哲学。

  咔嚓!

  唐云昊的手臂发出来骨头震荡的声音,是他自己的运劲,他双臂向上一挂,整个人的重量压迫上去,然后突然一脱,居然摆脱了苏劫的擒拿,这招用得是恰到好处,正是一招“羚羊挂角”。

  “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野外羚羊晚上睡觉时,为防止受到侵犯,以角悬树,脚不着地。这的确是生物的一种现象,现实中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这个词语在禅宗中比喻极其精妙,如天外飞仙,不可揣摩。

  此招在唐云昊的手上施展出来,不但动作上是唯一的解脱之法,在意境上也是解脱之法。

  “羝羊触藩,进退两难”,那我就来个“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好。”苏劫点点头,倒对于唐云昊的灵机一动非常赞赏,由此看出来,这唐云昊的传统武术也练得有相当的火候,几乎都和张晋川不相上下了。

  苏劫是故意要看看他的功夫,所以才会在这里和他相互擒拿,这不是太极推手,而是传统武术中的散手较量。

  散手较量,其实就是一种除开生死搏杀的比武,也就是古代的擂台较艺。双方可以用杀手,但还是要按照规矩来,什么暗器、石灰粉,袖子里面藏匕首那还是不允许的。

  而太极推手就是纯粹试双方对于劲力的运用,不会受伤,不会出丑,最为文明不过,相对起来,散手就比较危险。

  如果不看唐云昊功夫的话,苏劫一招之间,就可以把他打得生死不知。

  苏劫现在的功夫,已经完全不是在明伦武校和张洪青较量的时候能够比拟得了。

  虽然就过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可苏劫已经在心灵上脱胎换骨,经过了无数事情,特别是他获得了皮又道,柳龙晋升活死人的经验,最重要的是自己参悟出来了贯穿时空,契合每个时代的修行之法,除此之外,从龙天明的身上获得了大首领的修行道路,这些东西全部融会贯通,使得他豁然开朗,沉淀积蓄都已经足够。

  也就是说,现在他哪怕还没有到达“悟”之境界,实际上也和张洪青完全可以平起平坐。

  如果说张洪青现在来杀他,恐怕机会只是在五五之间。

  苏劫和唐云昊的交手在闪电之间,连续交换了三招,唐云昊虽然脱离了苏劫的掌控,但只觉得对方深不可测,如渊深海阔。

  但他不相信苏劫真这么厉害。

  吼!

  在以一招“羚羊挂角”脱离了掌控之后,他突然身躯一纵,整个人肃穆庄严,如南山之坚固,如大海之扬波。

  “山海!”唐云签大吃一惊,他知道哥哥唐云昊施展出来了唐家的绝学“山海”,这招是杀招,山镇之,海陷之,威力极大,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

  “有点意思。”苏劫五指张开,向前一巴掌。

  就是“锄镢头”心意把。

  此把一出,遮天蔽日,山为之崩,海为之裂。

  海裂山崩。

  无论是唐云昊怎么攻击,都是无济于事,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苏劫的这一巴掌下来,拍在了他的脑门之上。

  嗡.....

  苏劫这一拍之间,力量转换,先用的是向下劈力,然后就是压力,随后是扎力,接下来是挤力,然后是拉扯力,定力,炸力,钓力,提力.....

  简单一拍,诸多力量综合在一起,唐云昊只感觉到自己全身以脑袋为首,被一波波的力量反复搓揉,自己完全不能够掌控身体,好像一大块面团,被揉成各种形状。

  他一刹那,也感觉到了苏劫的多重力量混合,似乎可以随心所欲操纵自己,也可以把自己一拍一下,全身骨骼都震碎。

  此时此刻,他算是真正感受到了苏劫的恐怖之处。

  蹬蹬蹬......

  他被这一拍,连续退了十多步,根本稳定不了身体,最后一屁股坐在走廊的栏杆上。苏劫是算准了他会退到那个位置坐下,没有让他一屁股坐地下出丑。

  “哥,服气了吧。”唐云签道:“苏劫的功夫远远在你之上,就算是使出来了山海这招,其实也是徒劳。”